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七章 化蝶
    把手上的长剑插在脚下的草地上,张铁看了看周围的那些狼尸,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经过这些天的努力,他猎杀的巨狼的数量终于超过了四百五十只,九颗巨狼七力果终于到手了。

    张铁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这几天张铁虽然一直期待着可以遇到一只巨狼的狼王,但可惜到最后都没有遇到,这让张铁心中微微有一丝遗憾,不过张铁知道这种事情勉强不得,自己这次能再次收获九颗巨狼七力果已经很逆天了,就不要再想着十全十美的好事了。

    而一想到再次把九颗巨狼七力果吃下去后自己身垩体力量的暴垩涨程度,张铁心中由然就生出了一股豪气。

    一只巨狼所拥有的力量,实在超过野狼和铁牙鬣狗很多,更不用说魔鼠了,也因此,只要吃下那九颗巨狼七力果,自己的身上再多出九只巨狼之力的话,张铁知道,这一次,自己的实力和力量将真正实现一个质的提升。

    西边的太阳在远处的天空中幻化出一片美丽的晚霞,那晚霞把远处的天空和那苍茫的荒原映得通红一片,张铁看着那幻化的晚霞,觉得有一片晚霞有点像蝴蝶的形状,似乎刚刚破茧而出的样子。

    那美丽的晚霞与张铁此刻的心境共鸣,看着那片晚霞,张铁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曾经的虫子,虽然离化龙还很远,但至少已经可以化蝶了。

    远处传来莎柏琳娜一声低位的惊呼,一听这声音,张铁连忙拿着长剑就朝着莎柏琳娜冲了过去。

    “怎么了?”短短两百多米的距离,张铁十多秒的时间就跑到了莎柏琳娜的面前。

    莎柏琳娜的脸色微微有一点发白,她指着旁边的一个草丛,“刚刚在那里被里面的恶心的东西吓了一跳!”

    张铁拿着长剑走了过去,还没走到近前,那一堆草丛中传来的让人闻之欲呕的血垩腥味和恶臭就让张铁连忙屏住了呼吸,他用长剑拨开草丛,一具被巨狼啃咬撕扯得不成样子的人的尸体就出现在张铁面前。

    从那尸体还残留的装束上来看,那个人应该是一个拓荒者,或者更准确的说,这是一个倒霉蛋,这里离那片遗迹入口所在的峡谷差不多有上百公里,张铁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几天前从那个峡谷那里跑出来的还是最近这几天正准备前往那里的,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哪怕她已经见多了尸体,但是太恶心的东西还是会有可能把她们吓一跳。

    别说莎柏琳娜,就是张铁,只是看了一眼,也连忙退了出来,再看下去的话,哪怕张铁神经再强大,也绝对会影响今天晚上的晚饭胃口。

    “没事了,只是一具拓荒者的尸体,估计在这里遇到了巨狼的狼群!”张铁摇摇头,看了远处正在下了坐骑准备收拾被他干掉的那些巨狼尸体的娘子军一样,“那些巨狼的尸体还是别要了,要是处理尸体的话还不知道会从它们的肚子里掏出什么东西来,要是一不小心吃下去.—————”

    “你别说了,实在太恶心了……莎柏琳娜脸色惨白的连忙摇头。”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一分钟后,张铁坐在剑齿兽上,抱着莎柏琳娜,和那两百多的娘子军骑兵离开了这里,迎着夕阳,准备返回遗迹所在的那道峡谷。

    张铁和莎柏琳娜跑在队伍的最前面,在两个人身后几十米的地方,则跟着那些娘子军。在一起外出行动了几天之后,那些娘子军们现在已经会主动跟张铁和莎柏琳娜保持“安垩全距离”了,以免听到或看到一些不应该让她们听到或看到的东西。

    在象征性的轻微反垩抗被张铁霸道的瓦解以后,莎柏琳娜又落入到了张铁的魔掌之中。

    “你今天似乎很高兴!”女人的直觉实在是非常的强大,张铁只是搂着莎柏琳娜奔驰了一段,莎柏琳娜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张铁今天的异常,男人垩心里上的异常常常会表现在行动上。

    “啊,你怎么知道?”

    “这就是女人的直觉!”坐在张铁前面的莎柏琳娜转过头来说道。

    神棍一样的庄严虔诚的表情再次出现在张铁脸上,在剑齿兽奔行起来的细微颠簸中,他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一双手却毫不客气的捂住了莎拍琳娜颤垩抖的那对大白兔,隔着一层衣服,轻微揉搓着,“你说对了,我今天的确高兴,因为经过这几天的努力,我感觉到了这片土地上的各物种之间,又重新慢慢恢复了平衡,这就是我奋斗的意义所在!”

    “你骗人!”因为张铁那对怪手的搓弄,莎柏琳娜的脸色慢慢变红了起来,她扭动了一下,发现无法把张铁那双无赖的怪手摆脱,在嗔了张铁一眼之后,也就由他了,“这次巨狼的兽潮成千上万,这几天被你干掉的巨狼也不过只有几百只,这么一丁点的数量怎么可能就让这片土地上的各物种之间重新恢复平衡!”

    “一切各行其道我只要把我的这条道走好就够了,这是我与它们之间的平衡,我的心若平衡了,那么一切就平衡了!”张铁继续以庄严的表情瞎扯道。

    莎柏琳娜还在微微皱着眉头思索着,张铁的头一下子凑过来,一口含住了莎柏琳娜的双唇—………

    又被张铁偷袭的莎柏琳娜紧紧闭着自己的嘴巴,同时狠狠的用手拧了张铁的大垩腿一下,皮粗肉厚的张铁不为所动,只是手上的食指和中指轻轻的用力把掌心下面变大凸起的按钮捻住按下。

    嘤咛一声,莎柏琳娜浑身一软所刚呻垩吟了一声,双唇的防线一下子就被张铁趁机攻破……

    张铁今天的确很高兴,今天除了狩猎巨狼的行动彻底完成以外,他体垩内爆骨针的威胁,在今天早上已经被他成功的解除了。

    为了不至于让灰鹰部落的莫科长垩老感觉到留在自己体垩内的禁制在突然消失后带来的各种麻烦,张铁体垩内那爆针的能量,还残存有最后的一丝这一丝能量,如果张铁要化解的话,只要半分钟就行,这点能量现在已经无法阻止张铁在关键的时刻运用自己的战气,更不可能给张铁的身垩体带来什么难以承受的破坏。

    而张铁之所以没有现在就把那一丝爆骨针的能量彻底化解,那是因为他还没有想好接下来自己要做什么,是否要马上离开冰雪荒原还是继续呆在这里看看有没有其他提高自己实力的机会。

    如果要强制把爆骨针全部化解,那么对张铁来说,在化解后立刻离开冰雪荒原将是他唯一的选择。

    按照原本的计划”张铁是打算等自己在这里晋升八级后再离开,而此刻距离他到八级的距离,从明点上来说,只有三个多一点,从无漏果生长的时间上来说,也就是差不多一个半月而已。

    两个小时后,天彻底黑了下来张铁和莎柏琳娜的娘子军骑兵们则刚刚回到了被部落联盟军垩队所占领的那个遗迹峡谷。

    此刻的遗迹峡谷,到处点燃着火堆和火把,峡谷内是部落联盟的军垩队,而在离着峡谷不到两公里的地方,则是那些拓荒者们的临时营地,到了夜晚,峡谷内外到处都是火光点点,看起来颇为壮观。

    在知道部落联盟的军垩队不是要独占遗迹峡谷,而是想与拓荒者们合作的时候,除了少部分拓荒者因为无法接受部落联盟的合作条件愤然离开了这里以外大部分拓荒者都选择了留下来,毕竟对绝大多数拓荒看来说,能有一半的收获,总比什么收获都没有要强一点的,部落联盟虽然强势,但好歹还是给大家留了一个希望在。

    哪怕回到遗迹峡谷,张铁依旧大喇喇的坐在莎柏琳娜的剑齿兽上,抱着莎柏琳娜。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抱着一个二十多岁三十岁的成熟美艳的女人,骑在一只威猛的坐骑上,后面还跟着两百名的娘子军骑兵护卫,这样的队伍和阵容,无论在哪里,都足够引人瞩目了。

    张铁脸上带着一丝微笑,莎柏琳娜的俏脸在有一些美艳的红晕,两个人一副恋奸情热的样子,丝毫不介意路边人群的目光。

    “彼……彼得?”就在张铁刚刚进入峡谷后刚刚几百米的距离,他的耳边,忽然听到了一个震惊到极点的声音。

    一听这个声音,剑齿兽就停了下来,张铁偏过头,只见正走在路边的一大群衣衫褴褛的拓荒者中,一个满脸漆黑,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形容非常狼狈的家伙停下了脚步,正瞪大着眼睛,张着嘴巴,用见鬼一样的神情看着张铁。

    这个家伙虽然有些狼狈邋遢,但那紫色的头发和微胖的体型还依稀可辨。

    “塞姆!”张铁也愣了一下,连忙跳下了剑齿兽,朝那些拓荒者走了过去,刚刚这群人低着头,神情沮丧的在走着路,张铁完全没有发现有自己认识的都人在里面。

    张铁身后的娘子军的骑兵们停下了,那群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劫难的拓荒者们也停住了,双方都非常诧异,似乎根本没有想到就这么两群人里面,怎么可能还有人互相认识。

    “真的是你,彼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格里分开了那些拓荒者,一脸激动的从人群里走了出来,看着张铁,仔细的揉了揉眼睛。

    “哈……奤……你这个家伙做梦的都能睁着一只眼睛,怎么可能认错呢!”张铁哈哈笑着,在格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狠狠的拥抱了格里一下。

    “啊,我的衣服有些脉””看着张铁那一身千净华丽的武士装,激动的塞姆走了过来,刚刚想说什么就被张铁一个熊抱抱住,然后狠狠的在肩上锤了一下。

    “能看到你们两个家伙没有事情,真是太好了!”张铁仔细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两个家伙,看着两个家伙似乎没什么大碍,不由高兴的说道。

    看到现在的彼得还是以前的那个彼得,塞姆嘿嘿傻笑着,格里的眼睛则亮闪闪的。

    “对了彼得,你怎么在这里?”格里问出了这个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张铁刚想开口,远处上百骑兵就已经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骑兵们手上拿着武垩器,眼睛凶狠的盯着这些拓荒者,一过来就把这群拓荒者包围了起来,似乎一语不合就要动手的样子。

    被骑兵包围住的这群拓荒者们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彼得先生这些拓荒者是否对你无礼了?”这群骑兵的一个带队军官从犀马上跳了下来,来到张铁身边,恭敬的问道,等他的眼光看向拓荒者的时候,则闪过一道凶光。

    张铁那恐怖的实力,还有前几天在占领遗迹峡谷之中的表现,已经彻底赢得了部落联军中绝大多数士兵和底层军官的尊重,更别说张铁这几天还和野熊部落的莎柏琳娜那传得沸沸扬扬的绯闻,在许多部落联军士兵的眼里,张铁这个家伙完全就是偶像级的存在。

    张铁知道,一定是自己和这群拓荒者在这里停住,所以引起了远处执勤士兵的注意,以为双方有了什么冲垩突或麻烦,这才连忙跑过来帮忙。

    “谢谢了,他们没有对我无礼,我只是刚刚在这里遇到两个朋友,就忍不住在这里停了下来!”

    朋友?带队军官用疑惑的眼睛在张铁和格里与塞姆的身上转了两圈,最后摆了摆手,带着手下的骑兵们走了临走之前还不忘给张铁敬个礼。

    看着离开的军官,张铁转过头,对着一直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的莎柏琳娜笑了笑,“我的小母马,你先回去,晚上我再来找你!”

    莎柏琳娜对着张铁笑了笑,也带着她的娘子军们离开了。

    等到部落联盟的士兵们都离开了之后,和塞姆与格里在一起的那些人才一起围了过来。

    “格里……这位是”那群拓荒者中一个四十多岁的家伙小心的看着张铁问道。

    “这位是彼得,我和塞姆的朋友!”格里的声音不知不觉就大了一些,“对了,彼得也是一名拓荒者!”

    格里后面的那句话一下子给所有的拓荒者带来的巨大的冲击,一时间,所有拓荒者的脑门面前都好像都飞过一只只看不见的乌鸦,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张铁,一个个的眼里充满了惊奇,怀疑和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眼神……

    拓荒者?不是在开玩笑吧,如果面前这今年轻人是拓荒者的话,那么我们算什么?万里迢迢来到冰雪荒原上乞讨的乞丐吗?

    都是拓荒者,大家混的差距怎么那么大捏?

    冰雪荒原部落里的大美妞抱着,剑齿兽的坐骑骑着,一有动静马上几百个部落联盟的骑兵就冲了过来,后面还有几百个娘子军的跟班,对了,这个家伙还叫那个大美妞什么来着—一我的小母马,听听这口气,这哪里像一个拓荒者,这个叫彼得的家伙明明是冰雪荒原大部落中的贵族好不好?

    众人的心里闪过各种各样的念头。

    格里的话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感觉有些冷场,不知道说什么。

    “你们现在要去哪里?”张铁主动开了……

    “我们刚刚从地垩下出来,听说拓荒者们在上面,还没有离开,正要到上面找个地方落脚!”塞姆回答到。

    “你们还没吃东西吧?”

    塞姆摇了摇头。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我们上去再说!”

    塞姆和格里看了看,都点了点头。

    张铁于是就和这群拓荒者一起来到拓荒者营地。

    张铁现在这个样子,和那些拓荒者比起来,实在太显眼了,等张铁来到拓荒者营地的时候,营地里对张铁那天的恐怖表现还有印象的拓荒者们看到他,一个个都脸色大变,有些家伙差点要拔腿就跑。

    而等到关于张铁也是拓荒者的身份在拓荒者的营地之中传开之后,整个营地都隐隐约约的骚动起来。

    塞姆和格里对此一无所觉,两个人此刻还不知道张铁的事迹,以为营地的骚动只是大家看到张铁现在这个样子觉得有些震惊所致。

    张铁拿出自己身上带着的肉干给两个人,两个人就坐在一个火堆边上,狼吞虎咽,一边吃一边就和张铁诉说起两个人离开张铁之后的经历。

    塞姆和格里没有注意到,就在两个人和张铁诉说着自已经历的时候,越来越多的拓荒者已经慢慢的朝两个人这边沉默的聚集了过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