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九章 怒风到来
    第二天一早,黎明之前,一艘巨大的飞艇飞抵遗迹峡谷……

    张铁在结束了自己的早上的功课——在魂劫之境中挂了两次,打磨了一番明点之后,弯着腰从帐篷里钻出来,头一抬,就看到了那艘停在峡谷之中一处空旷草地上的巨大飞艇。

    看到那艘飞艇的时候,张铁愣了一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仔细看了看那飞艇那400多米长,鳐鱼一样的三角形的艇身,确定自己不会看错之后,张铁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一个念头出现在张铁的脑海之中——不会是怀远堂的人到了吧!

    那是一艘怀远堂出品的怒风级硬式战争飞艇。

    难道是怀远堂的人要来抓自己回去,这个念头在张铁的脑袋里闪了一下,然后就被张铁否决了,自己现在在怀远堂只是小人物,还不需要怀远堂如此的兴师动众,而且怀远堂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现在在这里啊。

    再仔细看了看远处的那艘怒风级的硬式战争飞艇,发现那个飞艇的艇身上没有任何怀远堂的标记,张铁那跳动的小心肝终于微微平复下来了一些。

    飞艇的确是怀远堂生产的怒风级硬式战争飞艇,但它现在的所有者则不一定是怀远堂的,因为据张铁所知,怒风级硬式战争飞艇可是怀远堂出品的最抢手的大型的战争机器,生产这种飞艇的工厂就在仪阳城,这种大家伙即可军用。也可民用,除了装备怀远堂自己的部队以外,还有一些是对外出售的,在张铁离开怀远堂的时候,听说仪阳城里生产怒风级硬式战争飞艇的订单都排到了五年之后,怀远堂正打算在金海城扩建一个新的大型飞艇的生产基地。

    除了张铁之外,营地里的许多人都在朝着那边张望,很多战士脸上的神色都有些震惊。这样巨大的战争飞艇,带给人的视觉和心理冲击是非常巨大的,冰雪荒原本身飞艇就比较少,更不用说这种级别的飞艇了。

    ……

    看到很多人都在看着那边的飞艇,张铁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来到营地里的水槽边上,开始洗漱起来,刚刚洗漱完毕,他就看到塞顿朝他走了过来。塞顿今天穿在身上的盔甲闪闪发光,看得出是仔细擦拭和整理过的,看上去非常有精神。

    “彼得。准备一下。过一会儿和我们一起过去。”塞顿说着,指了指远处的那艘怒风级飞艇。

    “那艘飞艇好大啊,是哪个部落又准备来这里搀和一脚吗?”张铁半真半假的问道。

    “不是,那艘飞艇是艾斯基尔城金鹏银行的,那是一个大金主,也是这次部落联盟行动的合作伙伴。负责收购部落联盟在这次行动中所获得的东西与提供一些后勤支持!”

    张铁听了愣了愣,完全没想到部落联盟的这次行动中,居然还有金鹏银行在背后插了一脚,想到昨天晚上塞姆和格里告诉他的那些话,张铁一下子明白了。或许金鹏银行已经从某些渠道中已经得知了这里存在一个超级遗迹的可能性,所以才把部落联盟拉过来。一边出钱,一边出力,一起合作想把这块肥肉给吞下去。

    只要看看那艘巨大的飞艇,张铁一下子就感觉到了金鹏银行的胃口和决心。

    从黑炎城到怀远郡,从埃温达拉到冰雪荒原,这一次,张铁真正感觉到了金鹏银行那无所不在的强大影响力,而控制着金鹏银行背后的华族势力,又是何等的恐怖。

    ……

    十多分钟后,张铁随着塞顿和奥劳拉一起骑着犀马离开了灰鹰部落的营地,萨伦低眉顺眼的跟着,再也没有了前几天的那种嚣张,这几天萨伦甚至在刻意的回避着张铁,就是偶尔遇到,也是马上堆出一个菊花般的笑脸,直接弄得张铁对这个家伙没了脾气,对这样的家伙,只要老实一点,张铁这个时候也没功夫去找他的麻烦。

    而相比起萨伦对张铁的“热情”,原本对张铁还算不错的奥劳拉却反而对张铁冷淡了起来,两个人对张铁的态度就像在玩跷跷板一样,这让张铁不由感叹世事的奇妙。

    这几天张铁和莎柏琳娜“恋奸情热”,在别人眼里,张铁早已经是莎柏琳娜入幕之宾,而实际上,两个人大多数时候也只是动动手动动嘴,表现得非常克制,这个过程对张铁来说虽然好玩,也充满了一种奇异的征服的快感,但每天和莎柏琳娜卿卿我我的,却又不是真枪实弹的大干,时间一久,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来说,张铁的身体里早已经积累了一肚子的火气。

    从昨天晚上下半夜到今天早上,张铁的木乃伊自然而然的就像一根铁棒一样的硬了好几个小时,简直就像要爆炸一样。

    此刻,看着奥劳拉骑在犀马上的背影,张铁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奥劳拉那颠簸的臀部上,并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把奥劳拉的臀部与莎柏琳娜的臀部做着比较。

    莎柏琳娜臀部那深邃柔软的沟壑简直就是一个大杀器,这两天抱着莎柏琳娜在野外颠簸了好几天的张铁对此已经深有体会,而眼前这个么,似乎要小一点,不过比较挺,手感应该不错……

    似乎感觉到了身后那带着热度的目光,骑在犀马上的奥劳拉一转过头,就看到了张铁盯着她臀部那直勾勾的目光。

    “混蛋,你看什么?”带着面具的奥劳拉有些恼羞成怒的骂了一句,然后快马加鞭,一下子把张铁甩在了身后。

    萨伦一语不发的跟着奥劳拉拍马而去,看到塞顿看过来的目光,张铁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抓了抓脑袋。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我刚刚也没看什么?”

    “奥劳拉的身材不错吧?”

    原本以为塞顿会义正词严的说上几句,没想到从粗豪的塞顿口中听到的却是这句男人和男人说的话,张铁一下子差点没反应过来,“呃……不错!”

    “我是从下看着奥劳拉长大的,奥劳拉长得很漂亮,比她的母亲还要漂亮,而且她以前从来没交过男朋友。她的年纪虽然比你大一点,但心里,特别是在男女关系上,却和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差不多,很容易动感情,有时候也很情绪化,难道你没发现自从你和莎柏琳娜在一起的这几天,她的脾气不怎么好吗?”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塞顿意味深长的看了张铁一眼。然后也快速的冲到了前面,追上了奥劳拉。

    只有张铁在一边傻愣了半天,不知道塞顿和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塞顿这个家伙……不会……不会是在暗示奥劳拉喜欢自己吧?

    张铁想了想他和奥劳拉在一起的那些片段。不是你揍我就是我揍你。要么就是冷语相向,两个人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处于半敌对状态之中,真正能心平气和说话的时候都不多……

    “怎么可能!”张铁讶然一笑,摇了摇头,然后也拍马跟了上去。

    ……

    各部落的头面人物都在野熊部落的主帐哪里汇合,张铁一看。来的人基本都是那天出席晚宴的人物,在看到张铁和灰鹰部落的几个人到来的时候,很多人都主动的和张铁打起招呼来,似乎张铁才是灰鹰部落的领军人物一样。

    奥劳拉一语不发,塞顿面无表情。张铁则和大家点头微笑,至于萨伦。则基本被人无视了。

    所有人在大帐中聚成一个个的圈子,小声的聊着这几日的收获和那艘巨大的飞艇。

    “奥劳拉,听说你今天准备亲自带人进入地下遗迹?”奥劳拉的表哥努尔多带着三个人走了过来,先对着张铁点了点头,才开口和奥劳拉说道。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奥劳拉依旧冰冷。

    “哈……哈……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表妹,我们都是亲戚嘛……”努尔多的脸上带着微笑,一点也不生气,同样的话,比起张铁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说出来的那种张狂劲儿,因为场合与地点不同,周围的人也不同,努尔多的表现一下子变得彬彬有礼起来,一点都不勉强,这让张铁暗暗警惕,这样像变色龙一样的家伙,要么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和白痴,要么就是城府深沉,嬉笑怒骂都让人看不清他内心真正想法的狠角色,这个努尔多,显然不是前者。

    奥劳拉直接用鼻子哼了一声,算是对努尔多的回答。

    “我忘了告诉你,我今天也准备带风狼部落的人下去,大家一路好了,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地下可不比地上,人越多,也就越安全!”

    奥劳拉盯着努尔多,目光如箭,“那是你的人开路还是我的人开路?”

    “前锋一边出一半或者轮流好了,这样即使有损失也可以降低一点!东西一起发现的对半分,各人单独发现的归各人!”

    在认真的看了努尔多半响之后,奥劳拉终于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边努尔多在和奥劳拉说着话,那边努尔多带过来的一个女人却正在对着张铁大抛媚眼,那个女人十**岁,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隆胸细腰,有着一副甜美的瓜子脸,样子很傻很天真,不过眼睛却会电人。

    “哦,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伊莉莎,前两天收到我发回去的消息,听说这边很有意思,昨天刚到这里……”这边刚刚和奥劳拉说完话,那边努尔多就把这个女人拉到了张铁面前向张铁介绍起来,“诺,伊莉莎,这位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可以舞动着六百多公斤的巨锤跳出血腥华丽舞步的彼得,而且彼得的飞矛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你如果感兴趣的话以后可以多找彼得聊聊……”

    努尔多说完这话,甚至也不等奥劳拉发飙,就带着几个人离开了,就像顺其自然的在这种场合互相介了两个朋友一样,只是那个叫伊莉莎的女人在离开的时候回过头来对着张铁甜甜一笑。又用眼睛电了张铁一回。

    这个努尔多,不会是过来拉皮条的吧……张铁心中出现了一个让他都有些不确定的想法,这个伊莉莎,虽然外表清纯,但张铁总觉得清纯似乎并不是那个女人的全部特质,在伊莉莎的清纯之下,似乎还有一些别的在挠动着他的东西,现在整个部落联盟的人都知道自己和一个浪女整个厮混在一起。自己在这方面的名声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努尔多在这种时候给自己介绍一个女人,是什么意思呢?

    张铁正在想着,耳边又听到了奥劳拉的一声冷哼。

    ……

    大家没有在大帐里等多久,甘谷拉,莎柏琳娜和冰原巨熊部落的罗斯拉夫和瓦吉德几个人就一起出现了。

    莎柏琳娜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女子武士服,更显得前凸后翘风情万种,看到张铁,莎柏琳娜对着张铁笑了笑。

    “各位。金鹏银行的飞艇已经如约而到了,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我们就去看看金鹏银行这次给我们带来些什么东西吧!”甘谷拉很干脆。说完这话。直接就带着众人走出了营帐,大家都跟在甘谷拉的身后,张铁落后了几步,故意落在最后,和同样放慢脚步的莎柏琳娜走在了一起,前面的人一个个都视而不见。奥劳拉更是头发一甩就大步的跟着甘谷拉离开,只有伊莉莎从前面转过头来看了张铁和莎柏琳娜一眼。

    “你今天很漂亮!”张铁把头凑到莎柏琳娜的耳边小声说道,莎柏琳娜身上那熟女诱人的体香让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身体内的火气躁动了一下。

    “是吗,你喜欢我穿黑色的衣服?”对于张铁的赞美。莎柏琳娜显得很高兴。

    “像你这样成熟的女人穿黑色的衣服会显得很性感!”张铁说着,看到后面没有人。就大胆的捏了一下莎柏琳娜那丰满的屁股。

    “小混蛋,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要是让甘谷拉看到你这样当众调戏他的姐姐,小心他叫人砍了你的脑袋!”莎柏琳娜小声的娇嗔一声,啪的一声把张铁的手打开了。

    “呵呵,想到后面很长时间看不到你了,一下子离开还怪有些舍不得的!”

    “想不想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莎柏琳娜目光流转。

    “什么好消息?”

    “我决定了,我也要去地下遗迹看看!”

    “什么?那地方那么危险,你怎么能去?”

    “有什么关系,不是还有你嘛,而且罗斯拉夫和瓦吉德也会带着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一起下去,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地下可不比地上,没有足够的准备,下去很危险的!特别是有可能长时间呆在下面……”张铁郑重的说道。

    “你是说进入地下的装备吗,放心吧,我们现在不就是去挑选装备吗?”莎柏琳娜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艘怒风级的战争飞艇离这边的大帐的距离并不远,也就是几百米,所以所有人都步行过去。

    也就是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在甘谷拉的带领下,大家就到了那艘飞艇的下面,对许多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感受怒风级飞艇的部落联盟的这些头领们来说,那400多米长的艇身带给他们的巨大压力,让许多人在走到飞艇面前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放缓了呼吸。

    “欢迎你,甘谷拉公子!”一个50多岁的华族老者带着一队人,站在飞艇下面的舱口处微笑着……

    看到这个50多岁的老者,甘谷拉哈哈大笑着,似乎很这个老者很熟,快步走上前去,给了老者一个热烈的拥抱,互相拍着对方的背。

    “你今天带来的这个大家伙真的吓了我一跳,这么大的飞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和老者拥抱过后,甘谷拉抬着头,眯着眼睛看着飞艇那巨大的三角形的艇身,“说吧,我们野熊部落要想买一艘这样的大家伙需要多少钱?”

    “这是晋云国怀远堂最新出品的怒风级硬是战争飞艇,在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在这个级别的战争飞艇之中,怒风级的性能可以排到第一位,如果野熊部落想要购买的话,这艘飞艇的价格是42万金币,订单的生产时间还要等上五年!”

    那个50多岁的老者的话一下子让跟着甘谷拉一起到来的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冷气,42万金币,5年的等待时间,这两个数字,无论哪一个都让人感到震惊,这里的很多小部落五年的时间都不一定能攒得了42万个金币财富,比如说灰鹰部落,要是依靠奥劳拉做赏金猎手要赚够42万金币的话,那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怎么这么贵,还要等这么长时间?”甘谷拉皱了皱眉头。

    “因为魔鬼北风带,怒风级飞艇只能通过海运把部件运到艾斯基尔城完成组装,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而且现在大陆上局势紧张,怀远堂现在的怒风级的订单,的确已经排到五年以后了,我们金鹏银行因为和怀远堂有着深度的合作关系,这才能够优先拿到几艘,如果不想等这么长时间的话,每增加4万金币,可以把你的订单往前提一年……”

    “那五年就是……”

    “再加20万金币,可以让野熊部落在三个月后拿到一艘怒风级飞艇!”

    “62万金币!”喃喃的念叨了一遍这个数字,就算甘谷拉有着疯狗的外号也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后,甘谷拉收回了眼光,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向大家介绍那位老者,“诸位,我介绍一下,这位是艾斯基尔城金鹏银行的经理,徐涛……”

    “大家请上去看看我给你们带来的东西吧!”徐经理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和甘谷拉一起走进了飞艇的艇舱。

    看着面前这熟悉的飞艇,张铁心头这个时候究竟是什么滋味连他都说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