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一章 征服
    在张铁刚刚走过来的时候,这边的交谈和正在发生着的事情就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这个时候,听到保尔森说那个金票夹里面有着50万金币的金票,整个大厅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无数的目光聚焦在那个金票夹上,50万金币啊,整个灰鹰部落一年的收获能有10万金币吗?

    听到这个数目,连甘谷拉都震惊了一下,要一次性的拿出这么多钱,对甘谷拉来说,虽不至于拿不出,但也有些吃力,而且要筹集这么多钱绝对需要好几天的时间。

    塞顿看着奥劳拉,身体微微有一点激动,只要有这些钱,奥劳拉回到灰鹰部落,马上就能拉起一支队伍,逐渐把部落的大权掌握在手中……

    萨伦看看奥劳拉又看看那个装着50万金币的金票夹,看奥劳拉的时候,他的眼神有些害怕甚至恐惧,但看向那50万金币的时候,他的眼中又闪过贪婪,他明白,这50万金币对奥劳拉和他父亲来说意味着什么。

    努尔多也在远处看着奥劳拉,神情微微有些紧张,那50万金币的分量,在冰雪荒原,已经可以做很多事情了,他的眼神在奥劳拉和张铁之间来回的转动着,眼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也有一些人的眼光则盯在张铁身上,这钱不是张铁拿出来的,但却比他拿出来的还要给人带来更大的冲击,因为是有人愿意为了他拿出来的,这让张铁身上的神秘色彩更加浓重了起来。

    张铁看着奥劳拉,刚刚过来的时候,虽然奥劳拉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他却本能的感觉到奥劳拉微微有点不对劲,整个人的气场莫名有些冰冷。

    他知道。奥劳拉现在很需要钱。

    “既然通缉令已经撤销,那么彼得就是无辜的,我不会要这些钱……”奥劳拉古井无波的声音从她脸上戴着的那副面具之后传了出来。带着一种奇怪的沉闷感,“从现在开始。彼得.汉普雷斯自由了,他不再是我的俘虏和私人财产,灰鹰部落会把所有属于他的东西还给他!”

    说完这话,奥劳拉转身就离开了这个圈子,完全不给其他任何人说话的机会。

    保尔森张了张嘴,完全没想到奥劳拉居然会不要金币。

    只有张铁看着奥劳拉那倔强的背影,心中一下子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这让张铁的心情复杂起来。

    ……

    “彼得先生,我们得到消息,魔蛇岛派出圆桌武士道森追杀你,你有没有遇到他。根据我们的分析,那两个赏金猎手极有可能就是被道森杀死的,他们死亡的现场很血腥,与传说中道森杀人的手法非常相似,而且他们身上的致命伤。也和道森所使用的武器所造成的伤口一致,艾斯基尔城现在正在通缉道森!”

    艾斯基尔城警察局的督查总监安德鲁在礼貌的和张铁聊着天,即是在借这个机会修复双方的关系,也是想从张铁这里得到一点有用的情报。

    张铁的眼睛扫了一下,发现就几分钟的功夫。大厅里已经找不到奥劳拉的身影。

    “道森在灰色山丘追杀过我,不过已经被我干掉了,现在估计已经变成了铁牙鬣狗的粪便,你们的通缉令可以撤销了,他的那副黑暗撕裂者手套也落在了我的手里!”张铁只用了一句很简短的话就把所有想说的都说清楚了,“不好意思,安德鲁总监,我现在还有事,要失陪一下……”

    在安德鲁微微诧异的眼神中,张铁拍了拍莎柏琳娜的手,向保尔森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就快步朝着那边的塞顿走了过去。

    “奥劳拉呢?”张铁问塞顿。

    “她把这里的事情丢给了我,说要休息一下,估计现在已经回营地了!”塞顿的脸色有些复杂,看了看张铁,想说什么,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感觉。

    张铁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了大厅……

    在张铁离开大厅的时候,他听到徐涛经理的声音传了过来,“各位,下面我要向大家隆重介绍的,将是一款大家曾经听说过,但却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神奇药剂,事实上,从大灾变之前算起,在人类有据可查的最近六千多年的历史之中,这种药剂还是第一次出现,比起许多昂贵的药剂,这种药剂的价格或许并不高,但却绝对可以称得上稀有和珍贵,这种药剂可以称得上是所有人的福音,这里今天并不出售这种药剂,因为金鹏银行从特殊渠道获得过一批,因此今天可以赠送每位来宾一支这种神奇的药剂作为礼物……”

    张铁甚至还没听清楚徐涛经理后面所讲的话,就已经快步离开了飞艇。

    走出飞艇后,张铁直接就向着灰鹰部落的营地跑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灰鹰部落的营地。

    “奥劳拉回来了吗?”张铁问部落营地门口站岗的卫兵。

    站岗的卫兵点了点头,张铁就进入到营地,直接朝着奥劳拉的营帐走去。

    “你不能进去!”奥劳拉营帐门口的两名侍女一下子拦住了张铁,张铁不说话,只是用手轻轻一拨,就把两名侍女轻飘飘的拨开了,随后就大步的走了进去。

    “你……”一个侍女脸色一边,就要上去阻止,另外一个侍女一下子拉住了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让他进去吧……”,那个侍女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和拉住她的那个侍女对视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然后就重新默默的守在门口。

    穿过了两层帷幕,张铁直接走进了奥劳拉的闺房之中。

    张铁一进去,奥劳拉就发现了,一下子从房间里的一个柜子面前转过了身,手上拿着一瓶东西。

    “这么快就等不及想要你的自由了吗?”奥劳拉冷笑着,扬着脸,“我虽然是女人,不过我说的话也是算数的,你的东西我会一样不少的还给你的。这是你身体内爆骨针的解药,连着桌子上的东西一起拿去吧!”

    奥劳拉说着,就把手上的一个小瓶子滴溜溜的丢到了房间里的一张桌子上。那张桌子上,张铁看了一眼。他的双鱼剑,黑暗撕裂者手套,鹰眼戒指都在,再加上那瓶解药的话,总共有四样东西。

    他没问奥劳拉怎么会有爆骨针的解药,对桌上的东西也没多看第二眼,而是看着奥劳拉的眼睛。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要那50万金币?”

    “我要不要金币你管的着吗,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你现在自由了。可以随时去和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继续鬼混了,没有人再能把你怎么样了,凭你的本事,就算在野熊部落也照样能风生水起。对了,还有哪个埃温达拉的媚狐……”奥劳拉的话语充满了尖刻和讽刺的意味。

    张铁听而不闻。继续往前逼近了一步,继续逼问,“为什么不要那50万金币!”

    “你管不着。你是我什么人,我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过问?”奥劳拉的胸膛微微起伏了起来,情绪似乎有点激动起来。

    “为什么不要那50万金币?”张铁继续往奥劳拉逼近。

    “带着你的东西滚出去!”奥劳拉暴怒。

    “因为你喜欢我。所以无论那个人出多少金币你都不会要对不对,因为你不会用你喜欢的人去换取任何的人酬劳和感谢,你不会用你喜欢的人去做任何的交易,对不对?”张铁一边说一边朝奥劳拉走近,慢慢的和奥劳拉的距离已经触手可及。

    奥劳拉如被雷击,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

    “知道我为什么能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吗,因为换做我是你,我也不会用我喜欢的人去做任何的交易,换取任何的东西!”张铁说着,已经大胆的拉起了奥劳拉的一只手。

    和奥劳拉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这是张铁第一次把奥劳拉的手握在手里。

    奥劳拉的手凉凉的,手背上的皮肤非常的细腻,但手掌里的皮肤却显得有些粗糙,张铁知道,这是练功的结果,就算奥劳拉是天才,但天才的成长,也是需要努力的。

    “放开我……”在触电般的颤抖了几秒钟之后,奥劳拉才使劲儿的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但张铁的力气她又怎么挣得脱,情急之下,奥劳拉一拳就向张铁打去。

    张铁哪里又会让她打中,拉着奥劳拉的手一用力,就在奥劳拉的一声低呼声中,一把就把奥劳拉拉扯了过来,整个人的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张铁正想把奥劳拉的两只手一起拿住,却发现奥劳拉的一只脚带着一股劲风已经直扑自己的面门,作为一个十级的强战士,奥劳拉的近身搏击的技巧同样非常的强悍,这一脚要是被奥劳拉踢中的话,张铁敢肯定,自己的这张脸霎时就会比桃花还要灿烂,毁容的概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

    “我靠,想要谋杀你的男人吗?”张铁嘴里调戏了奥劳拉一句,手上的动作却异常迅捷的再一抖,就把奥劳拉抖开,让她的那一脚踢空。

    “混蛋!”刚一落地,奥劳拉就发疯的母豹一样的冲了上来……

    ……

    听着帐篷里传来的搏斗声,站在门外的那两个侍女脸上的神色古怪起来,想要进去,但又有些犹豫,就在这时,赛顿已经脚步匆匆的冲了回来,看到赛顿,奥劳拉身边的两个侍女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

    “彼得来过了吗?”

    “彼得刚刚进去没多久,里面就打起来了……”

    赛顿抬了一下手,阻止两个侍女继续再说下去,而是认真的站在门外倾听了一会儿,然后赛顿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个一闪而逝的笑容,随后赛顿看了看营地里那些看着这边探头探脑的士兵,就板起脸骂了起来,“混蛋,你们现在没有事情做吗,都给我搬粮食去,从现在开始,因为里面在商议重要事宜,灰鹰部落主帐附近二十米之内,严禁任何人靠近!”

    说完这话,赛顿就大马金刀的守在了帐篷外面,瞪着营地里的那些士兵。所有的士兵都缩了缩脖子,一个个再也不敢往营帐这里张望。

    ……

    因为奥劳拉没有动用战气,当然。张铁也没有戴上黑暗撕裂者手套,所以在搏斗了数分钟后。凭着自己皮粗肉厚的优势,在硬挨了奥劳拉几下之后,张铁再一次凭借自己的实力把奥劳拉制服了。

    只不过比起第一次来,张铁这一次把奥劳拉制服的姿势要暧昧许多,在奥劳拉彻底失去行动能力的时候,张铁已经把她压在了自己在营帐之中的床铺上。

    张铁用一只手把奥劳拉的两只手按住,整个人压在奥劳拉的身上。连腿都缠在一起,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

    “混蛋,放开我!”奥劳拉低声骂道。

    张铁不说话。而是把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朝着奥劳拉的脸上伸过来。

    感觉到张铁的企图,奥劳拉更加用力的挣扎了起来,可奥劳拉的挣扎,除了让双方的身体毫无意义的摩擦了一阵之外,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张铁的手还是摸到了奥劳拉的面具上。

    “你敢拿掉我的面具我就杀了你……”奥劳拉叫了起来。

    张铁的手像铁一样的纹丝不动。奥劳拉对他的威胁,只是让他犹豫了不到半秒钟,然后就以更加坚定的姿态把那块面具从奥劳拉的面具上取了下来。

    出现在张铁面前的,是一张如冰霜般冷艳,又如玫瑰一样娇媚的二十多岁的女人面孔。

    在面具被张铁拿开的那一瞬间。奥劳拉整个人变得镇定了下来,没有再反抗。

    张铁在与那张面孔不到一尺的距离内,从上到下俯视着那张面孔。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奥劳拉冰冷的声音从她拿诱人的嘴唇中吐了出来。

    “我发现,没有面具的阻碍,你的声音要更好听一点!”张铁笑了笑,盯着奥劳拉的脸,“至于你的问题,如果我连喜欢自己的女人是什么样子都没有勇气看一眼的话,我他妈的还是男人吗?”

    “你……嗯……”

    奥劳拉刚想开口,张铁已经毫不客气把自己的双唇压到了奥劳拉的双唇之上,痛吻起来……

    奥劳拉的身体开始是僵硬,接着是挣扎,然后是颤抖,最后变得像火一样热,像水一样软……

    ……

    十多分钟后,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的奥劳拉一个翻身,一下子就把张铁压在下面,两个人互相换了一个位置,两个人都喘息着,面色发红,两双眼睛互相紧紧的看着对方。

    在喘息着,用凶狠的眼神看了张铁十多秒之后,奥劳拉俯下身,一口吻在张铁的唇上,那灵活的舌头,一下子就撬开了张铁的嘴唇,钻到张铁的口中……

    奥劳拉的这一吻,几乎要把张铁吞下去一样。

    几分钟之后,张铁都感觉自己被奥劳拉弄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奥劳拉就像一座被冰封的火山,这一喷发起来,简直惊天动地。

    “啊,我能喘口气吗?”好不容易奥劳拉的双唇离开了,张铁偏过头,大口的喘起气来,这样的女人爆发起来简直太可怕了。

    奥劳拉的鼻孔发出诱人的喘息声,她的双唇却没哟离开张铁的身体,而是继续往下移,从张铁的嘴唇,到下巴,到脖子,最后大胆的用手拉开张铁的衣襟,露出了张铁的坚实的胸膛。

    就在张铁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以为奥劳拉无师自通,要像玫瑰社的那些女生那样,给自己带来一番前所未有的刺激的时候。

    奥劳拉的嘴巴,准确说连带着她的牙齿,落在了张铁左边的胸口,在离他的心脏最近的地方,刺破张铁的皮肉,狠狠给张铁来了一口。

    的确够刺激!

    张铁当下就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

    帐篷外面的赛顿皱着眉头,有些想不明白,这个时候,发出惨叫的,为什么会是张铁,难道这个家伙这种时候会比奥劳拉还要疼,这不科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