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五章 永生之石
    在张铁扫开一个柜台上面的灰尘,看到里面东西的同时,格里和塞姆也在巨大好奇心的驱使下,麻利的把张铁旁边的一个柜台上面的灰尘扫干净,露出了柜台下面那些东西的真容。

    哪怕过了千年,在柜台完整密封性的保护下,柜台里的东西,依旧没有多少灰尘,这让里面的东西更是一目了然。

    在三个人萤石灯绿油油的光线的照耀下,柜台里面那些东西的光彩更加耀眼起来,就像一个埋藏了千年的深幽梦境一样。

    “这……这些东西是……”到了这个时候,格里和塞姆两个人都有些不确定起来,有一个不确定的念头在两个人脑袋里面闪过,但这个念头在面对着一楼柜台里那满满东西的时候,也一下子变得“惊悚”起来,以至于两个人都有些不敢相信两个人看到的东西会是真的。

    张铁也被镇住了,他此刻的心情和塞姆与格里差不多,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运气,因为哪怕是在这个时代,在黑岩城火车站附近的那些跳蚤市场附近,也常常有这样的骗子,用那些绿色或者深色的玻璃制品,来冒充这种昂贵的只有东方才有出产的特殊宝石来引诱某些想发财的傻帽上当。

    这种珍贵的宝石,哪怕是在大灾变之前,也是东方大陆,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华族中少数人身份与财富的象征,而到了这个时代,随着炼金师的出现,这种宝石又被赋予了另外一种更加震撼人心的意义。

    这种珍贵的宝石叫翡翠!

    独一无二的翡翠。

    在这个时代。这种宝石在东方大陆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称呼——永生之石。

    在大灾变之前,这种宝石很珍贵,但还没到离谱的地步。比起那个时代人们所推崇的钻石这种宝石来,价格还有着巨大的悬殊,但在这个时代,两者的价值已经颠倒过来了。

    应该不会有人那么无聊到900年前在这里卖假货吧——张铁看着柜台里的那些幽绿色的各种首饰与挂件,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彼得……”

    听到格里喊了自己一生,张铁转过头去,看了正一脸紧张的格里和塞姆一眼,很显然,两个人已经猜到了什么。但这实在有些惊悚,也不由得他们会感到紧张。

    “看看就知道了……”张铁笑了笑,就算他现在不缺钱,但感觉自己说出这话的时候嗓子还是有一点发干。

    张铁正想动手,塞姆却一下子从楼梯上窜了上去,“你们……在下面,我在上面看着!”

    张铁知道塞姆是给两个人在楼上警戒放哨,虽然张铁不相信还有谁敢不要命的冲进来打扰,但这个时候,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塞姆上去之后。格里也不敢轻易动手,而是看着张铁。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铁一拳打在他面前的一个柜台上。

    柜台发出一声响动,上面的灰尘掉落了一层,,但整体却完好无损,张铁有些愣住了,他刚刚这一拳,虽然只用了三分的力量。但也非常惊人了。就算面前的是一块铁板,估计也能留下一个拳印。但砸在这个看似玻璃做成的柜台上面,却没有动静。

    “在大灾变之前,这种出售珍贵宝石和贵重物品的商店的柜台。所使用的不是普通玻璃,而是那个时代人类制造的像玻璃一样的特殊的合成材料,用来保障柜台里面的这些东西在遇到劫匪和各种意外时候的安全,这种材料看起来和玻璃差不多,但其坚硬的程度,要超过钢铁!”格里在一旁解释道。

    张铁微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再尝试用暴力把这个柜台砸开,而是转到了柜台背后摸索了起来,柜台背后有活动的抽拉门,张铁只是摸索了一下,用手上的蛮力把抽拉门上已经锈蚀的锁具扯了下来,就轻易的把柜台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件。

    那是一只手镯,深绿色的手镯,以张铁在杂货店锻炼出来的眼光,他第一时间就判断出来,这手镯,绝对不是玻璃,也与他见过的任何宝石与石头截然不同。

    手镯上没有多少灰尘,显得特别的漂亮,以前曾与唐德那个家伙闲聊的时候,唐德那个家伙曾告诉过张铁一些粗浅的鉴定真假翡翠的办法,不过那个时候唐德笑称,恐怕张铁这一辈子都难有机会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永生之石。来自东方大陆的永生之石,在这个时代,基本上都被华族中的强大势力收在手中,成为东方大陆炼金师们的禁脔,即使有少量的外流,能得到永生之石的人,也绝对不是不会是普通人,那个时候的张铁,每天的零花钱也只有几个铜板,连家里几个铜板一碗的米酿都不敢放开肚皮吃一回,又如何能让唐德相信他这辈子有接触这种珍贵宝石的机会。

    张铁把手上拿着的那只手镯轻轻的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霎时,一股清凉的感觉就从那只手镯上透了出来。

    拿出打火机,张铁毫不客气的就把手上捏着的那只手镯凑到了打火机的火苗上。

    十多秒的时间过去,张铁移开打火机,用袖子擦了擦被那只手镯接受高温考验的地方——手镯一切如旧,半点没有变色,质地光洁如新。

    作为一个拓荒者,格里当然也知道这种最简单的可以大致分辨这种珍贵宝石真假的方法,不说是这个时代那些用来骗人的低级的绿色玻璃,就是在大灾变之前,同样的假冒翡翠就有不少。

    张铁在把手镯擦干净的时候,格里也紧张的把脑袋凑了过来,唯恐看得不够仔细,格里还把自己腰上挂着的萤石灯提到手中凑了过去,看到张铁擦拭后那依旧没有丝毫变化的手镯,格里吸了一口冷气,再看看一楼那些被灰尘掩盖的一圈柜台,格里一下子就觉得脑子有些充血,脚下虚晃了一下,有些站不住的样子。

    当务之急,是要把面前的这些东西弄走,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