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六章 交易
    在张铁离开营地之后,奥劳拉的表哥努尔多终于找了一个机会,和奥劳拉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来了一次详谈。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彼此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有两米。

    奥劳拉的态度一直冷淡,哪怕是答应和努尔多详谈,但整个人身上的气息还是没有改变多了,即冰冷,又充满了对努尔多的防备。

    “就在这里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可以说了!”奥劳拉抱着手臂,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冷冷的说道。

    这里离营地不远,而且奥劳拉对自己的实力也非常的有自信,所以也不怕努尔多玩什么花样,努尔多九级,奥劳拉十级,这就让奥劳拉至少是在面对努尔多个人的时候,没有多少心里压力。

    “你喜欢那个叫彼得的家伙?”知道奥劳拉脾气的努尔多也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喜欢谁是我的事情,这还轮不到你操心!”奥劳拉冷笑着,“如果你拉我过来就是想和我讲这种无聊的话题,我可没功夫陪你!”

    “尤文图斯是我的人,他已经把彼得在部落里的一切告诉我了!”努尔多说着这话的时候表情很平静,就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情。

    戴着面具的奥劳拉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特别是在这样的黑暗的环境之下,但努尔多还是发现奥劳拉的身子震了一下,这让努尔多的嘴角飘起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努尔多知道,和奥劳拉这种女人交谈。只有先让她乱了方寸,自己的目的才能达到。

    “那又怎么样呢?”过了半响,奥劳拉才冷冷的说了一句,“尤文图斯是谁的人对我来说有什么不同吗。只要他不是我的人,他在灰鹰部落里行使的是任何人的意志也和我无关,如果他公然出卖灰鹰部落,做出背叛的事情,哪怕冒着分裂的危险,灰鹰部落的刀子也不介意砍到长老家族的脖子上。”

    “我可以让他支持你尽快掌握在灰鹰部落的大权,有了他的支持,以你现在在灰鹰部落中的实力,用不了一年。就能把奥利耶夫压制得死死的,彻底把灰鹰部落掌握在手中!”

    努尔多的话语让奥劳拉也不禁沉思了一会儿,她知道努尔多说的是真的,以灰鹰部落现在的格局来说,自己加上莫科长老,再加上尤文图斯的话,以三比一的实力,确实可以把奥利耶夫压制得动弹不得,灰鹰部落现在最大的麻烦,就是自己和奥利耶夫一方太势均力敌了。奥利耶夫和尤文图斯掌握的势力让自己在部落里不敢轻举妄动,而且处处受制,如果奥利耶夫和尤文图斯的联盟彻底瓦解的话,那灰鹰部落的问题也就不会是问题,曾几何时,这曾是自己所追求的最完美解决灰鹰部落问题的方案……

    奥劳拉在思索着,一下子怦然心动,她看了努尔多一眼,努尔多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他那微微眯着眼睛透露出来的一丝寒光却让让她心中一凛。

    奥劳拉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你的条件是什么?”

    “很简单,和我结婚!”努尔多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不可能!”奥劳拉断然拒绝。

    “先听我说完!”努尔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知道你喜欢的是那个小子,但那个小子现在能帮你什么,他什么都帮不了你。他现在只能算得上是一个高阶武力而已,这样的武力,我们部落同样也有,而且灰鹰部落的事情,不是靠单纯的武力可以解决的,这一点,我想你也明白!”

    看到奥劳拉不说话,努尔多继续说道。

    “就算他能接受你,你也要明白,你只是他许多女人中的一个,以他现在和莎柏琳娜的火热劲儿,你觉得你自己在莎柏琳娜面前有多少优势,而且,别忘了,这次是谁把它的通缉令撤销的,听说埃温达拉的媚狐同样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所以你也把伊莉莎那个女人送来了!”奥劳拉的语气中有一种浓浓的讽刺意味。

    努尔多却面色不变,“我承认,我把伊莉莎推出了的确有用这个女人引他上钩的意思,一个女人如果能让像彼得那样一个高手在将来某个时候能出手帮我一次,也就足够了!”

    奥劳拉一下子似乎想到了什么,面具下的眼神突然一凝,“你父亲去年已经确定了风狼部落将来的继承者是你的大哥米尔巴,你难道……”

    “连你这样一个女人都要想着统领一个部落,我又怎么会甘心屈居于米尔巴那个白痴之下,那个白痴除了有一个老婊子的母亲比我强一点之外,他哪里比得过我?”努尔多抬起了头,眼中就像闪耀着一团火,“我父亲的意思并不是最后的决定,他至少还能再执掌风狼部落十年,在这十年中,我还有机会,我已经获得了两名部落长老的支持,那两位部落长老答应支持我的条件就是我能让风狼部落更进一步,成为豹级部落……”

    奥劳拉一下子就明白了努尔多的意思,只要努尔多娶了自己,把灰鹰部落吞入口中,加上灰鹰部落的人口和实力,整个风狼部落就能再进一步,成为豹级部落,豹级部落的后面是狐级部落,而在狐级部落之后,当部落的人口基数达到1000万以上规模时, 就是熊级部落。

    鼠,鹰,狼,豹,狐,熊——这就是斯拉夫人部落实力的划分标准。

    可以说在冰雪荒原之上,每一个斯拉夫人的部落统治者与生俱来的使命和荣耀,就是让部落的人口和实力达到熊级部落的标准,为了这个标准,斯拉夫人部落的统治者们可以一代接一代的无休无止的奋斗下去。而除了部落自然而然的人口与实力增长之外,通过联姻或者战争完成部落的扩张兼并则成为各个有实力部落的完成自我膨胀的主要手段。

    风狼部落的人口基数现在已经达到了35万人,如果再加上灰鹰部落的人口基础,整个风狼部落的人口规模就有望突破40万人。刚刚达到豹级部落的最低标准。

    “只要你助我坐上风狼部落的宝座,我就让你统领整个灰鹰部落,这是一次双赢的合作!”努尔多野心勃勃的说道。

    “被狼吃到肚子里的肉,还能再吐出来吗?”对于努尔多的话,奥劳拉根本不信。

    “我并不想占有你,我甚至不在乎你喜欢什么人,想要和什么人在一起,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婚姻和灰鹰部落名义上的顺从,等我掌握了风狼部落之后。我也不会干涉灰鹰部落的事情,灰鹰部落的一切事情都由你做主,我觉得这个方法对我们两个都有利!你所要付出的,只是一点时间和一个名义上的婚姻!”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如果这就是你早就有的计划,我不相信你会登到现在!”努尔多的话虽然充满了诱惑,但奥劳拉却并没有失去理智。

    “我承认,这和我最初的计划的确有点出入,在我最早的计划中,我想要的是逼你就范,而不是与你合作。正应为如此,你才应该相信我的诚意!”

    “应为彼得?”

    “一个可以用飞矛瞬间干掉一名十级战士的家伙,的确已经有资格让你的灰鹰部落多了一重强大的保障,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努尔多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冷笑,“但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是什么吗?武力可以算是一种,但还有一种力量,却比武力更能震慑人心,这股力量就是金钱。如果你当时接受了海蓝堡商会的那50万金币,我们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灰鹰部落就是你的囊中之物。奥劳拉,你太骄傲了。是你的骄傲打败了你!”

    奥劳拉冷哼了一声,扬起了脸。

    “尤其好笑的是,彼得也拒绝了海蓝堡商会的帮助。他知道你需要钱,但却同样拒绝了媚狐那个女人给他的那笔钱,你在他心里是什么地位,难道还不清楚吗?或许他觉得你并不值得他这样做,不管怎么说,那可是50万金币,你千万别说那个家伙自己可以拿得出这些钱来,我知道,在他被你和塞顿俘虏的时候,他钱包里的那点钱,都被你们掏光了,他现在也是一个穷光蛋……”努尔多的话中充满了挑拨的意味。

    “把一个女人的钱拿给另外一个女人用,这难道不是吃软饭的小白脸做的事情吗,至少这次彼得是陪我一起下来的,我相信这次发掘遗迹的行动,我不会空手而归!”奥劳拉倔强的说道。

    “别在自己安慰自己了,就算把你们整个部落的人都拉下来,你们能从这此的行动中赚到多少,5万还是10万金币?要把整个灰鹰部落握在手中,没有35万以上的金币,你不可能吧尤文图斯和奥利耶夫顺利砸倒,主持这次行动的是野熊部落,难道你还指望就靠着你这几个人能从这里分走多大的一块蛋糕?那个家伙只是陪着莎柏琳娜那个女人下来探险和旅游,或许还想发点小财,而对你来说,这样的机会,你只会有一次,不会有第二次。”

    “遗迹的吸引力,不正是收益的不确定性吗,你又怎么能肯定我和彼得这次不能在下面大赚一笔!”

    “你以为有实力的人运气就一定好吗,就一定是百万富翁吗,不要天真了,奥劳拉,你现在已经过了天真的年纪,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最后再说一下,无论你考虑得如何,都不会影响我们这次的合作,我们之前的约定一样有效。”

    “不用考虑了,我现在就能告诉你,没门,不管怎么样,灰鹰部落我一定要把它抓在手里,不会让任何人把它夺走!”奥劳拉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就祝你好运!我和你说的那些话,我不希望能有第三个人知道!”

    “哼……”

    努尔多知道自己暂时无法说服奥劳拉,不过这就够了,有些东西。只要能埋在奥劳拉的心中,早晚有一天会发芽的。

    为了一个小白脸虚无缥缈的感情和自尊而放弃50万金币的女人,居然还想执掌一个部落,她以为这是过家家么。真是笑话,努尔多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看了奥劳拉一眼,转身就走。

    这次的会谈,不欢而散。

    看着努尔多消失的背影,奥劳拉紧紧的捏了捏拳头……

    ……

    就在奥劳拉和努尔多分开的时候,张铁和塞姆与格里三个人终于从那栋废墟的入口之处出来了。

    入口的外面这个时候围着的拓荒者越来越多,起码有数百人,那些好奇废墟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那些抱着一丝贪婪渴望的拓荒者们,并没有远走,而是就守在外面,彼此的眼神在闪动着,但没有一个人带头首先进去。

    先进去的人,能不能发现什么东西尚不说,以刚才那个怪力男表现出来的实力看来,没命的可能性却是很大,所以这种时候,没有人愿意做这种傻瓜。

    三个人出来了。

    三个人的上身都脱得精光。只穿着一条裤子,能脱下来的衣服,都打成了包裹,严严实实的包着三包东西背在自己的身上,让人根本无法看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塞姆和格里的脸色有些发白,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细心的拓荒者发现,他们两个人的脚步都有些发飘,搂住包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只有怪力男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样行吗?”塞姆紧张的问了一句。

    “没问题。你们两个不要说话,放轻松一点。不管有什么我来应付就好!”张铁说道。

    听到张铁这么说,塞姆咽了一口口水,郑重的点了点头。

    三个人出来的时候。围在外面的拓荒者又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被张铁如电的眼光一扫,所有人又停了下来。

    “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有人问了一声。

    张铁根本不理,只是冷哼一声,随后拿起面前的那根工字钢,走到一边,就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眨眼的功夫,又把几块重达七八吨和十吨以上的建筑垃圾撬到了原位,挡住了由他打出来的那个洞口。

    看到这一幕,无数的拓荒者在心里暗骂,不过许多人的眼睛同样也亮了起来,按照拓荒者的规矩,只要发现者离开,那么这里面不管有什么,都与发现者无关,而张铁的这个动作,无疑让许多人确定里面还有东西,只是这三个人没有带出来。

    原本那些盯着三个人身上包裹的人看到张铁的这个动作,也把视线转移到了那几块重新堵住洞口的建筑垃圾之上,眼睛发亮。就算原本还有一些其他想法的人,在斟酌了一下张铁的实力和面前的那几块建筑垃圾之后,也改变了主意。

    三个人一走,留在原地的不少拓荒者一下子一窝蜂的叮了上去,马上就有人找来了同样的工字钢,开始数人合力撬动那几块让人望而生畏的拦路虎。

    现场混乱了起来。

    ……

    张铁和塞姆三人直接离开了这里,看到没有人来追,塞姆和格里都松了一口气,张铁也松了一口气。

    “对了,彼得,你为什么还要把那个废墟的洞口堵上呢?”

    “没什么,只是有点不想在这里杀人而已!”张铁轻松的说道,“给某些人一个飘渺的希望,总好过让那些家伙不自量力过来送死的好!”

    塞姆和格里互相看了一眼,似乎又重新认识了张铁一样。

    ……

    既要稳,又要快,所以三个人的速度比起来的时候都不算快,但也不算慢,不过即使这样,在快速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三个人还是重新回到了几个人离开的那个营地。

    巧得很,张铁他们三个人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奥劳拉从远处走了过来。

    看到张铁三个人光着身子的样子每人用衣服裹着一堆东西的样子,奥劳拉怔了怔,“你们干什么去了?”

    “发财去了!”塞姆和格里两个家伙此刻非常的紧张,但张铁却还保持着轻松,要不是张铁,发现身上的这些东西,塞姆和格里根本不敢重新回到这里。

    奥劳拉看了张铁一眼,似乎是心情有些不好,也并未理会他的玩笑。

    “你到营地后来我的营帐一下,我有事对你说?”

    “巧了,我也有事情对你说!”

    “什么事?”

    “先回去再说吧,也就几步路的距离!”

    奥劳拉点了点头。

    张铁几个人回到营地的时候,看到莎柏琳娜,努尔多都没睡,而是和几个营地中的客人在一起。

    那几个“客人”是金鹏银行派到地下的那支队伍中的几个人,还有野熊部落队伍中的几个头领,两边的人前后几个小时从上面下来,如果有心的话,在这里遇到也属正常。

    张铁到来的时候,让那几个人一下子就转过头来,对张铁此刻**着上身背着东西的样子都感到很奇怪。

    “哈……哈……”努尔多第一个笑了起来,“怎么,才来了这里几个小时,你们就去发掘遗迹了吗,看你们的样子,似乎很有收获!连衣服都脱下来了!”

    努尔多的语气谈不上讽刺,但也充满了挪揄的味道。的确,几个小时的时间,没有人会相信张铁他们能找到什么好东西。

    看到那几个金鹏银行的人,张铁反而一下子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不需要再为身上的这堆东西麻烦了……

    张铁从裤袋里摸了一下,拿出拇指大的一个东西朝着金鹏银行的一个人弹了过去,那个人眼明手快的一把抓住。

    “叫你们的人下来,我要委托保存一批货物!”

    “彼得先生,我们金鹏银行的委托保存业务的最低下限金额是……”刚刚说到这里,那个拿着张铁弹给他东西的金鹏银行的脖子一下子就像被什么卡住了,他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翻来覆去看了两下,瞳孔一下子瞬间放大。

    “总共有1674件!”张铁认真的说了一个数字,其他的人没听懂,那个金鹏银行的人听了,看了一眼张铁三个人身上的包裹,只做了一件事——用最快的速度从怀中拿出一根金属圆筒,然后把金属圆筒对准天空,扣下了扳机……

    随着一声尖锐的啸声响起,一个巨大的金鹏银行的符号一下子就出现在天空之中,让周围几十里内的人都能清晰的看到……

    霎时间,远处的黑暗中就有战气光华闪耀了起来,许多的光点开始朝这里飞速的接近……

    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