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十章 生意
    张铁一个人在外面火急火燎的寻找莎柏琳娜一行人的踪影,一直寻找了数个小时,仍然消息全无,不过张铁也没看到让自己担心的某些凄惨的景象,这让张铁的的大脑稍稍冷静下来了一些。

    俗话说,关心则乱,在张铁完全冷静下来之后,张铁就重新回到了营地。

    营地的气氛仍然压抑,到了这个时候,今天外出的所有人基本都回来了,大家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都没想到,部落联盟的先遣队居然会遭遇到这样的事情,二十个人的一支小队眨眼就被人干掉,这让许多人都感到不好受,营地里的各处不时有人发出怒吼的声音。

    对部落联盟,张铁并不觉得自己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也因此,对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并没有那种感同身受的痛彻感和愤怒,在张铁眼中,被干掉的某个部落的小队,和这两天他遇到的那些被干掉的拓荒者一样,都是在提醒着他这地下的暗涌。

    “莎柏琳娜她们回来了吗?”张铁逮住一个人问道。

    “回来了!”

    一听这个消息,张铁立刻就加快了脚步,来到莎柏琳娜和她的娘子军所在的那片营帐区。

    到了那里,看到莎柏琳娜那一身紫色的皮甲,张铁的心终于安然的落到了肚子里,莎柏琳娜没有事,只是在她的娘子军的队伍中,他看到了十多名伤员,不过伤的都不太重,张铁看到莎柏琳娜的时候。莎柏琳娜正在为几个娘子军包扎清理着伤口。

    “怎么回事?”

    “遇到一队不开眼的拓荒者,看到我们一堆女人。以为我们好欺负,干了一架!”看到张铁过来,莎柏琳娜停了下来,从地上站起走了过来。

    “那几个拓荒者呢?”

    “被我们干掉了!”莎柏琳娜说着,看着张铁的脸色。突然笑了起来,一下子变得妩媚无比,整个人靠了过来,用手指点着张铁的胸膛,轻轻的画着圈圈,“听说你回到营地后看到那小队人出事,就火急火燎的去找我了!”

    莎柏琳娜的手上戴着一只通体翠绿的永生之石的手镯,这也是张铁送给她的礼物。

    刚才去找莎柏琳娜的时候张铁倒觉得没有什么。这个时候被莎柏琳娜当众说出来,再看看莎柏琳娜的笑脸,张铁一下子觉得微微有些窘迫,就有点像读书的时候和小女生约会被学校的老师逮到了一样,“这个……确实有点担心你们,没事就好!”

    “算你有点良心!”对张铁的回答,莎柏琳娜非常的满意,瞟了张铁一眼。风情万种。

    张铁知道,不论自己和这个女人是怎么开始的,这中间夹杂着多少玩笑。有过多少的挑逗,甚至不排除过互相利用,但这个时候,自己真的有点喜欢上这个在外面声名狼藉的“浪女”了,至少,在知道她有可能受到伤害的时候。自己的确没有办法把她看得和其他部落联盟的人一样,能心安理得的坐等着有可能更糟糕的消息传到自己的耳朵里。

    到目前为止,和自己最有瓜葛的冰雪荒原上的人居然就是两个女人,这样的结果,让张铁都忍不住自问了一句——难道我真的那么好色?

    “小姐,我们带来的伤药已经没有了,现在还差一点,你看,是不是到野熊部落的营区去借一点!”莎柏琳娜的心腹卓拉走了过来,小声的对她说道。

    作为一堆娘子军的首领,一直以放荡不羁的形象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莎柏琳娜也没有预料到这次来到地下的行程会遭遇到这样的凶险,带来的伤药不够也是正常的,下来之前,部落联盟又有几个人能预料到到了地下整支小队的部落联盟战士会被人干掉呢?或许是出于女人的细心,莎柏琳娜她们至少还带了一些伤药和绷带之类的东西,有些队伍,据张铁所知,完全是准备来地下发财的,除了一点干粮和必须的武器之外,其他会影响一个人负重的东西,半点都没带下来。

    “还缺得多吗?”

    “不多!大概还缺两个人的分量!”

    “那就不用去了,把这个拿去给她们试试!”说话的是张铁,张铁一边说着话,一边像变魔术一样,把手伸进自己随身携带的药剂囊中,摸出了两支全效药剂,递给卓拉。

    绿中带金的药剂溶液,药剂瓶上华丽炫目的曼殊沙华的个人标识,这两瓶药剂一拿出来,一下子就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在冰雪荒原,如果说还有什么东西是这里最稀缺的,各种各样的药剂几乎可以排在首位,冰雪荒原是贫瘠之地,各方面的条件相对落后,信息和交通都相对闭塞,向来没有几个药剂师愿意来这里发展,冰雪荒原各部落自己培养的药剂师无论是人数还是水平都与外面相差一大截,这就造成了这里药剂和药剂师的稀缺,在这里,就算是一些极普通的药剂,也是只有各部落的贵人才有资格使用,至于大多数普通人和普通战士,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使用一次药剂,所以此刻看着张铁毫不犹豫的拿出两支药剂来,周围的娘子军们的脸上一个个都表情各异。

    不过更惊讶的却是莎柏琳娜。

    “全效药剂?”一看药剂瓶上那独特的标识,莎柏琳娜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张铁颇为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你知道?”

    “金鹏银行的徐涛经理前几天曾向我们隆重推介过这种药剂,那天你也在,不过后来你走了,所以没有参加后面的推介会……”莎柏琳娜说着,自己也从身上的药剂囊中拿出了一支全效药剂,和张铁拿出的那两支对比了一下,三支药剂放在一起。完全一模一样,“徐涛经理说这种药剂现在在外面非常抢手。每支的价格差不多已经突破到三十金币,比起其他的药剂,虽然算不上最贵,但却有价无市,几乎没有在市面上流通的。以金鹏银行的能量,也只是获得了一小批这种药剂,我获赠了一支,你怎么会有这种药剂?”

    看着莎柏琳娜那双目放光的样子,张铁回想了一下,那天自己在离开金鹏银行的那艘怒风级飞艇的时候,好像的确有听到徐涛经理在吹嘘着一种“神奇的药剂”,只不过那个时候自己想找到奥劳拉。所以就没在意,没想到金鹏银行却是在给自己的全效药剂在做着广告。

    这个时候的张铁当然不能说所有的全效药剂都是自己生产的,这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莎柏琳娜的问题在张铁的脑子里微微转了一圈后,张铁就有了答案,哪怕张铁不愿意对女人说谎,这个时候也不得不灵活一些。

    “你知道佣兵帝国阿麦斯吗,我有一个朋友在阿麦斯的雷神佣兵团。在佣兵团里面还算有点地位,雷神佣兵团前段时间从晋云国搞到了一批全效药剂,我就从朋友哪里弄到了几支!”

    “啊。原来是这样!”莎柏琳娜没有怀疑张铁的话。

    听到张铁递给自己的药剂如此珍贵,连莎柏琳娜都只有一支,卓拉拿着手上的那两支药剂,一下子就有些犹豫了。

    “小姐,你看,这……”

    “没关系。拿去用吧,算我欠他的,对了,把我的这支也拿去给大家试试,听说用这个不会留下疤痕!”莎柏琳娜很大方的把自己的全效药剂也递给了卓拉。

    所有的娘子军这个时候都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张铁和莎柏琳娜,这也让张铁感觉到了莎柏琳娜的心机,两支全效药剂对张铁来说不算什么,但莎柏琳娜这么一说,一下子就让娘子军们对她感恩戴德,更加的忠心耿耿。

    “你不会介意吧?”莎柏琳娜小声的问了张铁一句。

    张铁笑了笑,在莎柏琳娜的屁股上拍了两下,“最近地下有些混乱,有很多人和其他势力搅在里面,那些人可能并不在乎你在野熊部落的身份,你就不要到处乱跑了,如果没事的话,就回到地面上去吧,那里安全一些!”

    “你以为谁都能像你一样,随随便便就能发现一堆永生之石,哪怕被通缉,也有海蓝堡商社这样的靠山眼巴巴的给你送大笔的钱来吗?如果没有钱,哪怕我在野熊部落中也需要看别人的眼色,有时候也身不由己,跟着我的这群护卫的所有开支,可都是由我自己挣的,要不是我母亲还给我留了一点东西,你以为我能像现在这么自由?”

    “其实赚钱很简单,用不着你在这里涉险!”张铁一边说着,刚刚莎柏琳娜关于全效药剂的那些话在他的脑子里面转了一圈,就让他有了一个想法。

    “你有什么主意?”

    “刚刚你的话倒提醒了我,如果全效药剂在冰雪荒原那么珍贵的话,你不如就在这里卖全效药剂好了!”张铁的大脑里的思路慢慢的理清,说的话也顺溜了起来,“我在雷神佣兵团的朋友还有一点关系,知道一点门路,我去打听一下,每年弄一批全效药剂来让你销售应该不会有问题!”

    张铁这么一说,莎柏琳娜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

    “可是我听说全效药剂现在非常不好弄到啊,就算是雷神佣兵团,能弄到的全效药剂估计也不会有很多!”

    “雷神佣兵团能弄到,那就说明全效药剂的对外渠道口子并非是完全封闭的,只要有人在卖,有人在制造,那就没有问题!”

    “奥劳拉呢,你的小情人现在好像也挺缺钱的样子!”莎柏琳娜的美目转了转,一下子问了一个问题。

    “你觉得全效药剂在冰雪荒原的市场有多大?”

    “如果全效药剂真的如徐涛经理说的那么好的话,这样的药剂在冰雪荒原完全会供不应求,无论有多少,只要价钱没有太离谱,都会被人收起来!”莎柏琳娜认真想了想之后说道。

    “那就是了。这样的生意就让你们两个人一起来做好了,每年让你们每个人赚个一二十万金币应该没有问题!”张铁自信的说道。

    “不要说一二十万。就算每年能赚三五万金币我也满足了,就怕你的小情人吃醋不干!”莎柏琳娜笑着说道。

    “这你不用担心,她的事情我来搞定!如果决定的话,你最好这两天就回去!”

    “那你呢?”

    “我可能还要在这里再呆一段时间!”

    “好吧,经过今天这事。我和我的护卫也需要在这里休整两天!”

    ……

    张铁离开莎柏琳娜,向着灰鹰部落的营帐区走去,一路上越想自己刚刚想出来的这个主意越觉得妙极,莎柏琳娜很有手腕,背景强大交际广阔,奥劳拉则实力强悍,也很有野心,两个人的性格和能力都有很强的互补性。把她们两个撮合在一起,作为全效药剂在冰雪荒原的代理人,那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奥劳拉的个性和自尊心太强,以自己目前和她的关系,直接给她金币她估计不会干,而介绍给她生意的话,张铁相信,她应该没有多少理由拒绝了。

    张铁见到了奥劳拉。和莎柏琳娜的热情不同,奥劳拉远远看到张铁的时候,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看着奥劳拉向着营地外面走去,张铁连忙追上,一直追到营地外面,来到一处僻静的废墟旮旯里,张铁才一把抓住了奥劳拉的手。

    奥劳拉使劲的甩了两下,发现甩不掉。再加上张铁一脸嬉皮笑脸的样子,更让奥劳拉有火发不出来。

    “放手,你这个无赖……”

    “生气了?告诉我谁惹你了,我去好好的教训他,为你出气”张铁故做气愤的说道,就差卷袖子了。

    “别装了,你不是去找那个骚狐狸了吗,还来找我干什么?”

    张铁怔了怔,没想到奥劳拉是吃醋了,他笑着,两只手一圈,就把奥劳拉抱在了怀中,因为两个人已经有过更亲密的接触,奥劳拉这个时候对张铁的抵抗就少了很多,只是象征性的推了他两把,发现推不开,也就由他了。

    张铁伸手去揭奥劳拉的面具,奥劳拉只是微微把头偏开,稍微反抗了一下,就让张铁把她的面具拿了下来。

    那是一张绝美而冷艳的脸,每次看到奥劳拉的这张脸,张铁都会忍不住认真欣赏一番,那吹弹可破的皮肤,挺值的鼻子,秋水一样的眼眸和那倔强的嘴唇,都像艺术品一样的精致。

    在张铁灼灼的目光之下,再加上张铁那渐渐滑到奥劳拉臀部开始作起怪来的手,奥劳拉的脸微微的红了起来,那种羞涩中带着几分享受与抗拒的样子,就像小女生一样,让张铁都感到有些炫目。

    不论奥劳拉的武力值怎么样,至少在感情上,张铁知道,她和那些第一次谈恋爱的小女生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说到对男人的了解,可能在玫瑰社中随便找出一个女生来都能把奥劳拉甩出几条街。

    这二十多年来,奥劳拉其实一直把自己封闭在一个狭小的圈子之中,没有给自己多少自由呼吸的机会,她和莎柏琳娜不一样,莎柏琳娜是想从部落的铁笼中逃出来,而奥劳拉,却是想一头钻进去。

    奥劳拉那微微害羞的样子让张铁有些心疼起来,心境一变化,他看着奥劳拉那充满了侵略性的灼灼的目光也变得温柔起来,在张铁温柔的目光中,奥劳拉那还有些僵硬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吃醋了?”

    奥劳拉偏过头,不理他。

    张铁笑了笑,“那二十个人的伤口你看过没有?”

    听到张铁在说正事,奥劳拉才转过了头,“看过了,是个高手,用剑的高手,至少是五星强战士,或者有可能是一星以上的战师!”

    “和这样的人遇上,你有几分把握?”

    “交手没有胜算,但有五分的把握可以逃走!”在张铁面前,奥劳拉很直白,也没有多少掩饰。“你呢?”

    “近距离交手没有胜算,用飞矛的话不好说,我想逃走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奥劳拉沉默了一下。看着张铁,突然说了一句话。“你回去吧,这个地方原本就不是你应该来的!”

    张铁愣了愣,然后就是感动,他把奥劳拉搂得更紧了,“这正是我想跟你说的话!”

    “这是一次机会!”奥劳拉固执的摇了摇头。

    “你是指超级遗迹吗?”

    奥劳拉一震。“你知道了?”

    “是的,我知道了,今天被干掉的那一队战士,也应该是部落联盟派出去寻找从这里通往超级遗迹路径的人,如果到了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部落联盟在打什么主意,那我岂不是太笨了!”张铁笑了起来。

    “越是这样,我在这里才是越要抓紧时间!”奥劳拉看了张铁一眼,“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是不会要你的钱的!”

    奥劳拉这一句话就直接把张铁想说的话憋到了肚子里,张铁只能换一个说法,“赚钱的道路并不是只有一条,我知道你现在很需要钱,但比起在这里寻找机会,做生意是来钱最快的!”

    “生意,什么生意?”听到张铁准备为自己介绍一门生意。奥劳拉一下子来了兴趣。

    “全效药剂的生意!”

    张铁把和莎柏琳娜说过的内容和奥劳拉说了一遍。

    “你想让我现在上去?”知道张铁的用意,奥劳拉的声音也温柔了起来。

    “是的,最好尽快!”

    “你呢?”

    “我想再留下来看看。不过也不会呆很长时间!”

    “那个骚狐狸呢,你是不是也对她做了同样的许诺?”奥劳拉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盯着张铁。

    张铁没有想到奥劳拉的反应会这么快,一下子就想到了莎柏琳娜身上。

    “是的,我也对她做了同样的许诺!”张铁斟酌了一下,这样的事情根本瞒不过人,不如现在就说清楚。“其实,她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奥劳拉沉默着,不说话,这让张铁又有些担心起来奥劳拉倔强的性格再次发作,又拒绝自己的好意。

    良久之后,奥劳拉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好吧,我同意!”

    听到这句话,张铁真的比找到一堆翡翠还要高兴,“你同意了?”

    “当然,凭什么要让我把什么东西都让给那个骚狐狸,哼……哼……那个女人现在巴不得我不同意呢,我偏不让她如意!她能做的事情,我也同样可以做到。”奥劳拉此刻的脸色,倒有些像小孩子赌气似地,有些“恶狠狠”的味道。

    张铁笑了起来,看着奥劳拉生气的样子,发现别有一番魅力,奥劳拉刚刚说完,张铁已经一下子吻上了奥劳拉的双唇……

    十分钟后,张铁已经有爆炸的趋势,脸红得像石榴一样的奥劳拉喘息着,一把把张铁推开,更把张铁的那双怪手从自己胸前的高地上掰开。

    “我和那个骚狐狸你到底喜欢谁?”

    关键时刻又是这个问题,张铁一阵头大,只是在挣扎了两秒钟之后,张铁就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我都喜欢!”

    奥劳拉推开张铁,戴上面具,头也不回的就往营地里走去。

    看着奥劳拉的背影,想着刚才那**的滋味,张铁低头看了一眼,苦笑了一下,把右手揣进裤兜,也回了营地。

    ……

    今天营地里的气氛异常,所有人都没有精神来探寻一下张铁和奥劳拉一前一后的回到营地里究竟有什么猫腻。

    奥劳拉回到营地,就有人来通知她去开会和商量事情,对张铁这样的“编外人员”来说,部落联盟内部的正式会议,自然没有他参与的资格,张铁也不在乎,自己钻到自己的帐篷里面,就安静的修炼起来。

    不管怎么说,张铁觉得只要奥劳拉和莎柏琳娜能先回到地面上,地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担心了。

    既然发现在地下没有旅游那么轻松,还充满了许多难以预测的危险,那么这些打打杀杀你争我夺的事情还是交给男人来好了。

    只是张铁没有想到,很多事情的发展,完全不是能由他来控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