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十五章 我的兄弟们啊
    张铁一直安静的听着,一直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紧紧握住了奥劳拉的手,认真的看着奥劳拉,“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的!”

    奥劳拉笑了笑,只是把张铁的话当做了纯粹的安慰,“我知道,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可能就不会在这里,说起来,还是我拖累了你!”

    “别傻了,这里是我自己要来的,和任何人都没关系!”

    “我发现你虽然混蛋了一些,但有时候也挺可爱的!”奥劳拉的眼睛眺望着远处,“能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吗?”

    张铁点了点头,奥劳拉就柔顺的把头靠了过来。

    两个人看着远处,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你知道我刚才知道自己在这里一个月后就要死去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吗?”

    奥劳拉在张铁的耳边轻声的说着,看起来就像情人之间的细语,但话中的内容却很残酷。

    “你在想什么?”

    “我当时第一个感觉是害怕,第一次感到了生命的可贵和分量,然后就发现我自己好傻,灰鹰部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是我自己想得太多把它弄复杂了,你说的是对的,我其实只要把奥利耶夫和尤文图斯那两个老家伙和他们的支持者召集起来,让他们宣誓效忠我,谁不服气就砍了谁的脑袋就可以了,因为我能决定他们的生死,所以他们绝对会服从我,也必须要服从我。”

    张铁没想到奥劳拉在这个时候心灵居然有这样的脱变,不过这是好事,至少对灰鹰部落是好事,张铁敢肯定,在莫科长老的支持下,只要砍下一两个人的脑袋。剩下的人绝对会屈服。奥劳拉当初没有鱼死网破的勇气,那些人更不会有。

    奥劳拉真正成熟了。

    苦难让人成熟,这句话还真是一点都没错。

    想到甘谷拉那疯狂的眼睛和今天下命令时那干脆利落的样子。张铁心中突然紧了一下,他问了奥劳拉一个问题。“甘谷拉应该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他的计划是什么?”

    听张铁问到甘谷拉的计划,奥劳拉的脸色白了一下,坚决的摇了摇头,用坚决的语气说道,“那个疯狗的计划你不会想知道的,我宁愿死。也绝对不想像他安排的那样活下去!”

    张铁闭起了眼睛,隔了几秒钟后又睁开,“他是不是在计划杀人,在拓荒者们把自己携带来的补给和干粮消耗干净之前。甚至不用等到三天后,他就把拓荒者先杀干净,把拓荒者们的补给先收缴过来,通过与拓荒者的战斗,把部落联盟的战士也消耗掉一部分。由此,聚集起来的补给就能让剩下的人支持更长的时间,至少从水源供应上,部落联盟内部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紧张。”

    奥劳拉沉重的点了点头,张铁虽然没有参加部落联盟高层之间的会议。但却能推断处在这些内容,这不得不说张铁厉害。

    “正是这样,甘谷拉还打算实行分级配给制与伤病员隔离制度,在这两个制度下,部落联盟的战士一旦受伤或者染病,因为得不到足够的给养和治疗,很快就会死去!”

    奥劳拉的声音带着一种难以抑制的悲伤,“甘谷拉以为别人看不出他的计划,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在消灭完拓荒者,并且把部落联盟的伤病员淘汰之后,以甘谷拉的狠辣,下一步,为了获得足够多的给养和让剩下的人能在这里坚持更长时间,除了野熊部落以外的其他中小部落,只会被他一个个的当做负担抛弃或者想办法杀死!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今天的会议到最后大家吵成一团,除了野熊部落以外,其他的部落现在只能联合起来才有与甘谷拉讲条件的资格!”

    在奥劳拉的口中,张铁知道了部落联盟这次会议开到后面发生的事情,在这种生死关头,部落联盟的其他中小部落这一次并没有退让,而是向甘谷拉提出各部落按战士人数比例公平派遣出战,公平分派给养物资和由其他中小部落从野熊部落手上接手两处水源地的要求,这些要求,无一例外的遭到了甘谷拉的否定。

    如果是在外面,那些中小部落根本没有胆子向甘谷拉提出这些要求,但此刻,在这种生死关头,大家都顾不得这些了,野熊部落虽然实力强劲,但是在这种时候野熊部落一旦和部落联盟的其他中小部落翻脸动武,就等于把那些中小部落逼到了拓荒者一边,这是野熊部落和甘谷拉所不能承受之重。

    到了这个时候,张铁才知道,只是半天的时间,部落联盟内部就已经出现了裂痕与分化,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每个人都使出了自己的浑身解数。

    “塞顿来了,估计找我有事,我走了!”

    废墟楼下,塞顿走了过来,仰着脸望着这边,就在今天,他带着灰鹰部落的战士来和奥劳拉汇合,没想到却一头扎进绝地之中,再次看到这个男人,张铁发现塞顿的脸色多了几分凝重和苦相。

    奥劳拉轻轻的在张铁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自己戴上面具,就从楼顶上轻轻飘下,然后和塞顿一起离开。

    张铁看着奥劳拉离开,自己没动,此刻张铁的心中,充满了不为人知的纠结,这纠结,有可能关系到张铁自己的生死,更有可能关系到眼前这片遗迹废墟之上数万人的生死。

    在走过十七年的生命旅程中,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决定,让张铁这么矛盾,这么难以取舍。

    是袖手旁观,心安理得的让自己和自己在乎的几个人坚持到最后活下去,还是勇敢的站出来,冒着巨大的风险,带领这些和自己一同掉进陷阱里的这些人走出去……

    张铁不知道!

    他问海勒。

    “堡主大人,黑铁之堡足够解决这里数万人的饮水需求,其中存储的大量粮食还有肉食也足够让这里的人坚持三个月以上,这样重要的决定,只能由堡主大人自己做出。只能来源于堡主大人最真实的内心而非其他,无论堡主大人做出任何的决定,我都支持!”

    海勒的回答让张铁更加的迷茫了。自己最真实的内心究竟是什么呢,张铁也不知道?

    自己怎么不知道自己最真实的内心究竟是什么呢?

    怎么会不知道呢?

    张铁就呆呆的坐在那废墟的楼顶之上。想着这个问题,慢慢的浑然忘我……

    ……

    在这种状态之中,张铁完全忘记了时间的概念,地下无日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一天或者两天,张铁只觉得楼下面的人来来走走。远处纷纷扰扰,奥劳拉又来到了他的身边,在认真的端详了他一阵之后,用悲伤和讽刺的语气告诉了他一个信息。

    “甘谷拉已经和部落联盟其他中小部落的头领们达成了秘密协议。只要各个部落的头领支持他,甘谷拉将保证每个部落最后都会有几个重要人物活下来,按照甘谷拉的计划,这里最后大概有两三百人,可以坚持到三个月之后。一直到外界的救援力量把通道重新打通!”

    听到这个消息,张铁的后背,那曾经在天寒城被鞭笞过的地方似乎变得灼痛起来。

    甘谷拉的计划最后归结成一句话——大人物活下来,活到最后,小人物去死。越小的人物越先死,把资源让出来,于是,大人物们都同意了。

    “在明天,部落联盟的部队就正式开始清扫绞杀这片遗迹废墟中的拓荒者,直到拓荒者们被杀光!为了让灰鹰部落的战士们能活下来,我会参加战斗,我会和我手下的战士们一起去死,而不是最后一个人独自活下来!”

    说完这句话,奥劳拉走了。

    张铁的心像被什么刺了一下,感觉有些痛。

    这是心痛吗?这就是我的心吗?

    张铁迷惘了……

    ……

    奥劳拉离开,不知道过了多久,莎柏琳娜和她的两个护卫来到这栋只剩下骨架的废墟遗迹上。

    “小姐,彼得怎么了,我听人说自从知道所有人将被困在这里,有可能出不去的消息后,彼得就被吓傻了!”

    “闭嘴!”

    张铁听到了莎柏琳娜和她的两个护卫的脚步声,三个人还在楼下,离张铁很远,莎柏琳娜与其中一个护卫小声的对话就清晰的传到了张铁的耳中。

    不知道什么原因,张铁发现自己这个时候的听觉比以前还要灵敏许多。

    三个人来到了张铁面前,莎柏琳娜蹲下,用手轻轻摸着张铁那盯着远处,看起来似乎有些傻傻痴痴的脸,发现这个时候的张铁连眼珠都不会动一下,不由叹了一口气,柔声说道,“我的小男人,你不用担心,我们现在仍然能保持着和外面的联系,野熊部落和其他部落派出的救援队伍再过几天就到了,我们只要在这里坚持三个月,他们就一定能把我们救出去,只要我能活着出去,我就一定能把你带出去!”

    说完这话,莎柏琳娜轻轻的在张铁的唇上亲了一下,就走了,她身边的两个护卫还在张铁身边留下了一点水和一点吃的东西。

    发现有吃的东西,张铁似乎才感觉到了自己似乎有些饥饿,他没有伸手去拿那些东西,只是他的意识刚刚动了一下,黑铁之堡中储存着的香甜的全效药剂的溶液,已经出现在张铁的口中,被张铁咽下。

    ……

    不知道过了多久,塞姆和格里出现在张铁的面前。

    “彼得,我和塞姆是来向你告别的,我和塞姆商量了一下,我们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拓荒者,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回到拓荒者的队伍中去,反正所有人都无法离开了,也不可能坚持到地下通道被重新打开的那一天,如果非要死的话,我和塞姆都希望能够以拓荒者的身份死去,这样至少能有一点尊严!”这是格里的话。

    “对了,我们听说拓荒者已经被几个来到这里的独行高手组织起来了,昨天部落联盟清剿拓荒者的行动并没有取得多少效果,反而被组织起来的拓荒者们抢过来两个水源补给地,双方各有损伤,奥劳拉已经答应把我们两个送到安全的地方。不管怎么样,你永远都是我们的朋友!”这是塞姆的话。

    塞姆和格里离开,张铁的心再次动了一下。

    两个人的到来。让张铁想到了他以前的那些朋友,那些在野狼谷试炼时候认识的那些朋友。塞姆和格里与自己在野狼山谷认识的那些小人物朋友一样,大家都出身于普通或者穷苦的家庭,没有任何的靠山和大腿好抱,每往前走一步,付出的都是自己的汗水,拼搏还有血泪,大家年轻。真诚,在一起充满快乐,关键时刻同样不缺乏勇气。

    一系列的画面就像重播一样出现在张铁的脑海之中。

    ……

    那幽深弯长的地下坑道中,自己带着一队人。举着火炬安静的前进着,那是一个用大祝福术构筑的骗局,完全就是自己的一个玩笑,但每一个跟在自己身后的人的脚步的坚定,就像去创造一个世界。

    ……

    自己抽出匕首。所有人抽出匕首,然后排着队在自己面前,把手割开,拼命把那淋漓的鲜血洒入到那石头上。

    ……

    “这是兄弟们的血液啊。在这个神圣的大祝福术的仪式完成之前,你怎么可以干枯呢?”

    “啊。不要啊……”

    “用我的,用我的血……”

    “混蛋啊……”

    ……

    那行走于黑暗中的人啊,你们满面灰尘,你们步履蹒跚,你们的双手沾染了污秽,你们行走在那无光的不净之地,可你们的心中的光明和火焰却永远不会熄灭,终有一天,你们心中的光明和火焰,会化为黑暗中的火炬,那熊熊的火炬将你的兄弟们的道路照亮,让他们看到路上的艰险和歧途,那负轭之人啊,执于汝手的火炬,就是你们对这个世界最好的祝福,这是光的祝福,将照亮那扇通向最终的神圣之门的道路——带路的几个挖矿的少年听着这话一个个泪流满面。

    ……

    已经成为执火者傻傻的波特大叫着,脸上带着神圣的光彩,“我愿意为大家牺牲!”

    ……

    哈伦.伍德跳了出来,“我愿意作为牺牲者!”

    杰克.琼斯跳了出来,“我愿意作为牺牲者!”

    那地利.甘地跳了出来,“我愿意作为牺牲者!”

    黑炎城一个普通园丁的儿子,弗朗西斯.弗兰萨跳了出来,“我愿意作为牺牲者!”

    ……

    曾经的轻狂和玩笑,张铁以为自己早已经不放在心上,甚至有一天会忘记,而一直到了这个时候,张铁才发现,那天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当自己的鲜血与那些兄弟的鲜血混合在一起之时,那样的画面,那样的感动,那天经历的每一个细节,兄弟们的音容笑貌,早已经烙印在自己的骨头与灵魂深处,哪怕历经轮回,也永远无法抹去和忘记。

    不知不觉,张铁泪流满面。

    我的兄弟们啊,那些愿意和我一起用匕首划开手掌流血的兄弟们,那些愿意一起和我执着火炬走进黑暗的兄弟们,那些愿意和我一起把这个世界闹个天翻地覆的兄弟们,你们现在,还好吗?

    不好意思啊,差一点就让兄弟们失望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铁血战气的氤氲的血色光华开始慢慢的出现在张铁身上,那光华像一道道血浪一样冲天而起,越冲越高,如逆风飞扬的旌旗一样,席卷长空。

    张铁从废墟的楼顶上站了起来,看着远方,“那勇敢的牺牲者啊。你们把自己奉献给了你们的兄弟,这是最高尚的义行啊,这是最圆满的爱……你们的名字,将被永远镌刻于那神圣的拱门之上,当你能够视弟兄如己,你就已升至真知之境。时间会有终结,大海会被干枯,高山会被摧倒,而你们的名字。却永不褪色,那牺牲既是永生,终有一天,我们全都结合于那神圣的永恒之境内。你为弟兄所行的每个圆满。都会回到你这儿来。你的兄弟不会遗漏你,任你独自流浪。你知道,光明就在你的身体之内,你所创造的一切会与你同在,就如你与神圣同在一般。”

    话音刚落,就在这怒卷的战气锦旗之中,巨大的百足蜈的战气图腾还未升起,就变得粉碎,被张铁心中那强大的精神与超绝的意志击碎,有一种东西在张铁的胸腔之中回荡,那是信任,是跟随,是无畏,是坚决,是虔诚,是悲怆,是小人物们不屈的呐喊,是少年们澎湃淋漓的热血,更是兄弟们成为牺牲者那崇高自我的升华。

    因为这升华,一切变得神圣。

    粉碎,粉碎,粉碎,因为无法承载张铁此刻那强大的意志,百足蜈的战气图腾粉碎……

    在那粉碎之中,一点光,如黑暗中的火炬一样在张铁的胸中亮起……

    一个全新的,从未有人见过的奇异的图腾,冉冉从张铁的背后升起,贯穿天地,那图腾,是让人震撼的一滴滴,一片片,一股股燃烧着的淋漓的鲜血从天上洒下,无休无止,宛如天幕,更似神话传说中诸神降下的审判一切的末日火焰,只是看上一眼,就能让人心胆俱颤……

    神圣图腾,血火天幕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远处,部落联盟的战士与拓荒者们杀声震天……

    ……

    最后一天,兄弟们的月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