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十七章 神迹(二)
    比奥劳拉,瓦吉德和罗斯拉夫三个人最先冲到张铁面前的,是驻守在部落联盟大营中的那些战士,就在张铁的神圣图腾血火天幕冲天而起的时候,面对着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的事情,驻守大营的数千战士都被惊动,在大营驻守军官的带领下,几千人冲出大营,来到张铁所在的那栋废墟的小楼附近。

    真正近距离感受着那高达两百多米,宛如一道流火的天幕一样出现在张铁身后那不可思议的图腾景象,数千战士鸦雀无声,就看着张铁像在血火之中走出的神祗一样,从小楼上飘然而下,双脚落地,一步步的像离小楼不远的伤兵营走去。

    对这些战士们来说,张铁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并不知道,张铁身后出现的那个让人窒息的天幕是什么,大家也不知道,所有人心中这个时候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敬畏,对未知的,强大的,神圣力量的敬畏。除了敬畏,还有一丝莫名的恐惧,张铁身后那恐怖的燃烧着的血火天幕,不要说是靠近, 就是只是在旁边悄悄的看上几眼,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脸色有些发白。

    血火天幕中那燃烧的鲜血在每一刻,都如成千上万燃烧着的血红色的流星一样从天幕之上落下,在这样幽暗无光的地下,那数百米高大的天幕和不断燃烧着的鲜血更是把张铁身前身后近千米的的范围内照耀的通红一片。

    张铁不说话,只是安详的向伤兵营走去,那围着他的数千士兵,看到他走过来,都连忙让开一条通道。

    瓦吉德和罗斯拉夫带着冰原巨熊部落的那一队战士过来了,这一刻,即使没有那血火天幕光明的照耀。瓦吉德和罗斯拉夫的脸上,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一队战士的脸上,也早已经激动得通红一片。

    沙林大祭司那激昂的咏叹在这一刻。又开始回荡在所有冰原巨熊部落战士的心头。

    “吾王,那在未来注定要征服世间一切海洋的王者。只身一人,于万里之外,踏海而来,那汹涌莫测的大海在吾王的脚下宛如大道坦途……”

    “吾王,那开创不朽伟业的造物之主,他从东方而来,也从南方而来。此刻,他即在海上,也在天上……”

    “吾王最强大的武器,是他抓在手里的飞矛。那飞矛,有着闪电雷霆一样的恐怖威能,将摧毁一切挡在我们道路上的敌人……”

    “吾王的面貌,即是他本来的,却也让人看不出他的原貌……”

    “当吾王真正战斗的时候。他会竖起召集他麾下战士的旌旗,所有跟随他的战士必能看到……”

    “他是一切神圣中最神圣者,他掌握着诸神的权柄,他会把天国里的光辉带到世间,不分男女与种族。让每一个人回归原本的荣耀!”

    飞矛,锦旗,神圣——看着眼前的景象,来自冰原巨熊部落的每一个战士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内的血液这个时候已经快要灼热的燃烧起来了。

    不会错,不会错,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瓦吉德和罗斯拉夫在心里大叫着,虽然在过来之前两个人心头已经隐隐的有所期盼,但是当真正看到眼前景象的时候,瓦吉德和罗斯拉夫两个人还是觉得心头狂跳,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似乎都用涌到脑部,让两个人微微有些眩晕,两个人这个时候想大喊大叫一番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激动,但看着眼前的景象,却偏偏让他们说不出一个字来。

    沙林大祭司的预言还有一些东西是两个人不明白的,但此情此景,已经足以让两个人断定了。

    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们一个个鼻翼剧烈的张颌着,他们瞪大了眼睛,像其他部落联盟的战士一样站在一边,用像岩浆一样沸腾灼热的目光看在张铁的身上,生怕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幻觉,在他们眨一下眼睛之后就一切都消失了。

    为了这一天,他们的父亲,他们的父亲的父亲,他们的祖父,他们祖父的祖父,已经在冰雪荒原等待了数百年。

    奥劳拉来了,血火天幕的光辉把她狰狞的金属面具照耀得一片赤红,显现出别样的妖异,他看着张铁,不敢相信面前这个人就是她认识的那个有些无赖的家伙。

    张铁此刻的脸上的神色是肃穆而庄重的,在他身后那让人不敢逼视的血红天幕的映衬下,他的肃穆和庄重,就变成了神圣。

    奥劳拉想说什么,但眼前万人无声的场面却把她的话堵到了喉咙里面。

    沙……

    沙……

    在这样的场合下,这个时候,每个人耳朵里唯一能听到的,只有张铁那从容脚步踩到地上的沙沙声。

    张铁只是安静的走着,他走进了伤兵营,看着那些此刻同样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的伤兵们,就在数千人安静的注视下,他走到了水槽边,轻轻拿起了那个已经没有半滴水的锡制的水壶。

    张铁的行为很奇怪,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在拿起那个水壶的时候,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只要 走出这一步,他就真的没有办法回头了,后面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必须咬着牙承受下来。

    这个时候,他看了伤兵营里的那些伤兵一眼,伤兵们躺在地上,所有能坚持着挣扎爬起来的人,这个时候都已经爬了起来,伤兵们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许多人惊愕的张大了嘴巴,艰难的喘着粗气,在这些伤兵之中,很多人的年龄,也就是十七八岁左右,和自己一样,和自己的那些兄弟们一样……

    张铁说话了。

    他的话,洪亮而缓慢,带着一股低沉的味道,清晰的传遍了伤兵营,还有周围的每一寸空间。

    所有人都听到了。

    “那信我的人,必得救赎!”

    这第一句话说出来,张铁举起了水壶,把水壶倾斜倒下,水壶里面一滴水都没有……

    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

    听到张铁的第一句话,马克西姆一下子口干舌燥,几乎要站不稳,他的心剧烈的跳动着……

    “那跟随我的人,即使行走在荒漠之中,那石头上面,也会涌出甘泉……”

    张铁的第二句话说出,那原本空空如也的普通锡瓶,一下子,就有一股清澈的水流流了出来,注入到伤兵营的水槽之中……

    在那哗啦哗啦的水流之中,整个伤兵营和周围围观的那数千人就像被凝固了一样,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或许,那水瓶之中原本就有水,只要普通的高手,都能控制着里面的水,不让它流出来——一个念头在许多人的心里闪过,但转眼之间,心里流淌过这个念头的人的身体就颤抖了起来,因为从那水瓶里面流出来的水流源源不绝,其容量,早已经超过了水瓶的好几倍。

    瓦吉德和罗斯拉夫的身体颤抖着……

    奥劳拉的身体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在数千人鸦雀无声的注视下,张铁举着手上的锡制水瓶,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从张铁手上水瓶流出来的清澈水流,已经把伤兵营那个巨大的水槽注满。

    那个水瓶在张铁的手上已经不是水瓶,而是一眼永不枯竭的甘泉。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一个吊着胳膊的受伤的战士颤颤巍巍的走到了水槽边上,战士用左手拿着行军饭盒,在水槽里舀了一下,然后仰起头,喝下……

    晶莹的水珠顺着那个战士的胡子滴在了地上……

    “是……是真的……这是……这是……神迹,神迹,我们得救了!”

    喝水的战士在张铁面前跪下了,用最虔诚的姿态跪下……

    神迹,这是神迹,只有神,才能在众人的注视下创造出这样的奇迹……

    伤兵营还能行动的一个个伤兵在张铁面前跪下了,一个个泪流满面,他们知道,他们得救了,再也不会在这里绝望的等死和在看不到希望的黑暗中挣扎……

    是神,是神的化身拯救了他们!

    “神迹……神迹……”

    外面,有人激昂的高呼着!

    这一刻,再也没有任何的怀疑,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瓦吉德和罗斯拉夫双眼通红,第一个虔诚的跪了下去,跟着着他们的冰原巨熊部落的那一队战士们也跪了下去,看到冰原巨熊部落的人都跪下了,外面的那数千人一个个都虔诚的跪了下来,内心激动无比。

    所有人就看着神迹出现在自己眼前,哪怕是没有信仰的人,这一刻,也恐慌而虔诚的跪下……

    伤兵营里,那些躺在地上无法爬起来的伤兵们这个时候也想挣扎着爬起来……

    张铁走了过去,口中的话语充满了神圣的味道,“一切的黑暗,只因为缺了光明,一切的罪恶,只因为缺少了慈悲,你们饱受痛苦与恐惧的折磨,只是因为你们与我分离,若要治愈你们身体的创伤,先要敞开的,则是你们被禁锢的心灵的大门……”

    张铁来到伤兵营躺在地下不能动弹的伤兵面前,蹲下,用手轻轻的在每个伤兵的胸口上摸了一下,然后就转身走出伤兵营,在他走出伤兵营的时候,几个原本不能动弹的伤兵,已经可以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