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十八章 神迹(三)
    张铁就这样拿着那个看起来灰扑扑的普通锡制水瓶,在血火天幕的衬托之下向远处的战场走去。

    外面数千人依旧跪在地上,包括奥劳拉在内,所有的人,都被自己看到的这活生生的神迹惊呆了,这一刻的张铁,对奥劳拉来说,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奥劳拉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敬畏。直到这一刻,奥劳拉才发现,这个自己以为已经很了解的人,这个在绝境之中让大家看到神迹的人,或许,自己就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

    此刻的张铁,是那样的耀眼,那样的神圣,那样的让人无法直视,奥劳拉的心中甚至一下子有些自惭形秽起来,她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再也不是她随意拥抱和触摸的那个彼得了。

    张铁手中的那个水瓶变成了一眼用不枯竭的甘泉,汩汩的冒出水来,他走到那些跪在外面的战士面前,把水瓶中的水毫无保留的淋在众人的身上,人群骚动了起来,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向张铁这里拥挤过来,一个个跪在地上,虔诚的抬着头,用渴望的眼睛看着张铁,伸出一双双颤抖的双手,想要亲手触摸这发生于自己眼前的神迹。

    所有人都触摸到了,是水,真的是水,那源源不绝的水就从那个瓶子里流下来……

    当冰凉甘洌的泉水淋到这些人颤抖的手上的时候,有的人迫不及待的把手上捧着的泉水喝下,有的人,则激动的把手上的泉水虔诚的涂抹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上……

    这一刻,泉水和数千人的泪水一起流下……

    绝望者,因为看到希望而哭泣……

    苦难者,因为感到解脱而哭泣……

    虔诚者,因为那神圣带来的感动而哭泣……

    无信者。则因为惭愧和自责而哭泣……

    张铁的身旁,有无数双手,那些手争先恐后的想触摸一下张铁的衣角。没有一双手敢直接触摸张铁的身体,因为这样做。已经是亵渎。就连张铁走过的足迹,都有人跪在地上亲吻。

    这一刻的张铁,就是一切神圣和庄严的化身。

    张铁来到奥劳拉面前,奥劳拉也伸出了她的双手,当清澈的泉水流过她的手掌的时候,奥劳拉心中最后的那一丝坚持和怀疑也瞬间消失了,这是神迹。真正的神迹,而创造这个神迹的,就是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

    “你是我的伴侣,不用跪在我面前!”张铁的声音清晰的传出。他坚定的握着奥劳拉的手,把奥劳拉从地上拉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哪怕以前已经和张铁足够的亲密,但这一次,当张铁说出这句话。当张铁握着自己的手把自己拉起来的时候,奥劳拉还是激动了起来,身体内一下子就像注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一样。

    张铁继续向前,奥劳拉紧紧的跟随在张铁的身边……

    张铁看到了罗斯拉夫和瓦吉德,还有他们身后的那一群来自于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如果是在平时,被一堆杵剑跪地的男人用如此火热赤诚与激动无比的目光看着,张铁说不定就要转身撒腿就跑,但此刻,他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走上去。

    张铁知道,既然已经开始了,那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只有神棍到底。

    张铁把水洒在冰原巨熊部落战士们的身上,那些战士的脸上,一个个就如同久旱逢甘霖的瘾君子一样,一个个显现出如痴如醉的满足神色。

    罗斯拉夫和瓦吉德还是跪在地上,两个人虽然激动,但那灼热的目光,似乎还想要多一点什么,还在等着什么……

    张铁咬了咬牙……

    当周围的人看到张铁用自己的手指在水瓶中蘸了一点水,伸向跪在地上的罗斯拉夫的额头的时候,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见证着这神圣的时刻。

    罗斯拉夫和瓦吉德激动了起来,两个人都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抬起了自己的头。

    张铁表情平静,用手指蘸着水,在罗斯拉夫和瓦吉德的脑门上画下三横,还有一竖,留下了一个“王字”,整个过程,就像是一个神秘的洗礼的仪式。

    “我对你们的祝福,来自冰雪荒原的勇士们,从今天起,哪怕你们身处最黑暗与绝望之境,你们心中的光明,勇气,还有忠诚也会指引你们找到那条荣耀的道路,永不迷失!”

    张铁话音刚落,罗斯拉夫和瓦吉德两个人的身上,就出现一蓬绚丽的光华,在那光华中,无数的紫色的星星点点的光芒汇聚成一头巨熊的模样,无声的咆哮了一声,就慢慢的消散。

    张铁不明所以,不过他的脸上却不动声色,那些知道刚刚出现在罗斯拉夫和瓦吉德身上的光华和图案代表什么意思的人则再次惊呆了……

    “二次狂化,他们进阶到二次狂化……”有人失声的叫了起来……

    没想到罗斯拉夫和瓦吉德只是被那神秘的仪式完成一次洗礼之后,两个人瞬间就突破到二次狂化的境界。

    所有人都把这归功于张铁刚刚对两个人所做的那神秘的洗礼和他在罗斯拉夫和瓦吉德额头上留下的那个祝福的神秘标记,这一刻,所有人看向罗斯拉夫和瓦吉德的目光,都充满了羡慕,罗斯拉夫和瓦吉德两个人也激动无比。

    只有张铁知道,这次罗斯拉夫和瓦吉德的突破和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自己根本没有让两个人突破的能力,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是二次狂化,这次突破,应该和两个人的心境与精神的变化有关,人的精神和信仰的力量是一个神秘的领域,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如果受到刺激,人的潜力就会爆发出来,一个普通人在危急的时候一只手抬起数吨重的东西也不奇怪。

    只是这两个人在这个时候完成这次突破的时机太好了,简直好得不能再好,看了一眼周围所有人看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张铁就知道,从现在起,无论自己说什么话。这些人都会毫不犹豫的相信,盲从。再也不会问为什么。

    这就是信仰和精神的力量!

    这股力量,在有的人手中,会很可爱,和风细雨,滋润万物,而在有的人手中,这股力量却很可怕。暴风雷霆,毁天灭地。

    此刻的张铁需要这股力量,只有把这股力量握在手中,最终才能让所有人都离开这里。

    张铁脸色肃穆的向远处的战场走去。这个时候,甚至不用他说什么,所有人就都坚定的跟着他,罗斯拉夫和瓦吉德两个人率领着冰原巨熊部落的一队战士走在涨铁的右手边,两个人的神情庄严。充满了使命感,俨然好像是张铁的护卫一样,奥劳拉则走在张铁的右手边。

    ……

    战场之上,随着张铁身上那可以让任何人失去思维能力的血火天幕越来越靠近,交战的双方。无论是拓荒者还是部落联盟的战士,都即好奇,又紧张,为了稳妥期间,双方各自快速的收缩了阵线,把伤兵留在战场上,然后,所有人就扭着头,向远处望去。

    等到血火天幕越来越近,近到它发出的红光都把整片战场渲染得一片通红的时候,战场上的士兵们终于看清楚了血火天幕中那些从天空坠落的燃烧着的血液的样子。

    和张铁身后那些人看到血火天幕的反应一样,这景象,让原本还喧闹的战场变得一片死寂。

    张铁不说话,而他身后的人,这个时候,却早已协调好一般,五六千人,用激昂的腔调把张铁刚刚曾说出的话大声的吼了出来,响彻四面八方,在这个相对封闭的地下空间之中带起阵阵的回音,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神圣的感觉。

    “那信我的人,必得救赎!”

    ……

    “那跟随我的人,即使行走在荒漠之中,那石头上面,也会涌出甘泉……”

    ……

    “一切的黑暗,只因为缺了光明,一切的罪恶,只因为缺少了慈悲,你们饱受痛苦与恐惧的折磨,只是因为你们与我分离!”

    ……

    这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慢慢如雷霆一样的在遗迹废墟上面回荡起来,让战场上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就在这庄严的声音之中,张铁的身影带着血火天幕带来的万丈光芒,手持锡瓶,出现在战场之中……

    那锡瓶的瓶口,流出一股泉水,源源不绝,一路洒落……

    遇到受伤的部落联盟战士或者是普通的拓荒者,张铁就停下来,一视同仁,脸上带着慈悲,用手轻轻按在那个人的胸口……

    饥渴的人一下子就有了力量……

    昏迷的人眨眼之间醒过来……

    轻伤的人转眼之间伤口就开始愈合……

    重伤的人,伤势一下子不再恶化,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

    “那信我的人,必得救赎!”

    ……

    “那跟随我的人,即使行走在荒漠之中,那石头上面,也会涌出甘泉……”

    ……

    “一切的黑暗,只因为缺了光明,一切的罪恶,只因为缺少了慈悲,你们饱受痛苦与恐惧的折磨,只是因为你们与我分离!”

    ……

    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看着那像一眼泉水一样源源不绝流淌出清澈水流的瓶子,当啷的一声,米兰大叔手上的武器掉在了地上,嘴里喃喃念叨着,“神迹……神迹……我们得救了,我们得救了……神来救我们了……”然后整个人一下子就对着那个带来万丈光芒的人跪了下去,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战场上,一排排的部落联盟的战士和拓荒者丢下了手上的武器,跪在了地上,刚刚在浴血厮杀中没有留下半滴眼泪的铁血战士和拓荒者们,在这一刻,许多人的眼泪汹涌而出,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只因为……

    在这绝望与黑暗之中……

    那神圣的显化……是在救赎我这个卑微如尘的人!

    ……

    部落联盟的中军大帐之中,看着一片片的战士跪在地上,看着一片片跪在地上的战士和拓荒者们毫不犹豫的加入到那个人的身后的队伍中,让那开始只是数千人的声音变成数万人的激昂的呐喊的时候,甘谷拉面色发白,整个人都在颤抖着,部落联盟的战士,甚至包括野熊部落的战士们在加入到那个人身后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往这里看上一眼……

    ……

    “那信我的人,必得救赎!”

    ……

    “那跟随我的人,即使行走在荒漠之中,那石头上面,也会涌出甘泉……”

    ……

    “一切的黑暗,只因为缺了光明,一切的罪恶,只因为缺少了慈悲,你们饱受痛苦与恐惧的折磨,只是因为你们与我分离!”

    ……

    这个声音,在这个时候,简直让地面都震颤起来。

    在这种时刻,所谓的世俗的权威,个人的威信,在这神圣面前,一下子变得如地上的尘土一样没有一丝的分量。

    看着张铁拿着那个神圣的瓶子往这边走来,中军大帐外面的士兵和将领们一片片的跪倒在地,甚至就连各部落的头人们在这不可思议的神迹面前也仓惶跪在地上的时候,甘谷拉虽然想坚持,但却发现自己的脚莫名有些发软……

    莎柏琳娜也跪下了,当身边的其他人跪下的时候,莎柏琳娜也跟着跪下了,她就在甘谷拉的身边,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看着那光芒万丈而又神圣无比的那个男人,笑容中带着震撼,更带着一种难言的满足,“我的弟弟,在这样的神迹面前,难道你还要坚持你所谓的尊严么?”

    甘谷拉是疯狗,但不是笨狗,他知道这个时候想要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鹤立鸡群会有什么下场,那下场,会让他很快就变成一只死狗!

    整个中军大帐外面到最后只有甘谷拉一个人在站着,在坚持着,甘谷拉想为了自己的尊严再坚持得久一点,但甘谷拉也没有坚持多久,就在张铁身后数万人肃穆眼光的注视下,就在张铁离他还有五十多米,罗斯拉夫和瓦吉德已经开始眯着眼睛打量他的时候,满头冷汗的甘谷拉也跪在了地上。

    ……

    看到甘谷拉跪下的时候,张铁终于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成功了。

    “那跟随我的人,只要你们有一颗芥子一样的心,你们叫那山移开,那山就会移开,你们叫那天堑消失,那天堑变成坦途,这是我对你们的许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