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章 恭迎吾王
    洞中无日月,转眼之间,二十多天就过去了,时间眨眼之间就到了十一月,准确的说,这一天是十一月二号,再有五天,就是张铁成为神棍一个月的纪念日,如果可以领月薪的话,张铁觉得自己应该可以领上一笔了。

    大多数人带来的食物储备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慢慢见底,虽然还没有到饿肚子的地步,但张铁估摸着,估计再有几天,自己就得再次显现出“新的神迹”了。

    自己用个瓶子可以变出源源不绝的水来,不知道那些人看到空多出来的粮食甚至是深海巨妖的肉这样的东西的时候,自己该怎么解释。

    ——为了不让大家饿肚子,那无所不能的神干掉了一只深海巨妖,然后给大家送肉来了。

    当这个想法出现在张铁脑海里的时候,张铁就有一种蛋疼的感觉。

    神迹中出现泉水是神圣的……

    出现粮食也勉强可以接受……

    如果真的出现一堆肉,那就……

    张铁记得,就算在大灾变之前人类的那些宗教和神话传说中,在所有的神迹里,好像也没有神给饿肚子的人送烤肉的。摩西带着一堆人饿肚子的时候,神为摩西显现的神迹也只是由露珠和水滴变成可以填报肚子的食物,而不是牛排和烤肉。

    真要到达这一步的话,张铁已经决定,等一回到地面上,自己就第一时间改头换面找机会脚底抹油闪人,妈的,这神棍不能再装下去了,这简直不是人干的活,在被人捉去解剖切片之前,得赶快离开冰雪荒原才是正经。

    如果真的出现了深海巨妖的肉,张铁不敢保证有没有人会把自己乘坐极光号遇到深海巨妖的事情和这联系起来。这在大幅度的让自己身上的神圣光环溃散的同时,还大幅度的增加了自己的风险,实在是最划不来的事情。

    而想到自己身上的神圣光环。张铁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那天自己的战气图腾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新的图腾到底代表着什么意义。对新的那个图腾,海勒对此的解释非常的简单,他说新的图腾是张铁意志,精神,愿力和每个人拥有的身体内神秘力量的体现,新图腾的秘密只能由张铁自己去探索,他无法给张铁现成的答案。

    海勒虽然没有给出什么答案。但海勒本身的回答就给张铁带来许多的联想,反正张铁可以肯定的是,那新的图腾,绝对不简单。至于其所拥有的作用,可以等将来慢慢的去了解,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离开这里最重要。

    这些日子里对张铁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这个通道的外面。金鹏银行和巨熊部落已经调来了人手,在另外一边做着和这边一样的事情,已经干了很多天,这让所有人离开这里的时间可以大幅度的提前。

    如果能在这里所有人的食物消耗殆尽之前就能把地下通道打通就好了,张铁这么想着。就走出了他的帐篷。

    他现在睡觉的帐篷曾经是甘谷拉的中军大帐,现在则归他使用,除了张铁自己微微有点不好意思之外,其他的人,包括甘谷拉在内,似乎都觉得理所当然。

    一个人睡这样的帐篷实在是太宽敞了,如果是以前,张铁觉得莎柏琳娜和奥劳拉应该是自己帐篷里的常客,但此刻,这两个女人都和他保持着距离。两个女人虽然都在他身边,似乎触手可及,但实际上, 因为张铁此刻身份的变化,两个女人对他的敬畏正越来越多,不要说一直冷冰冰的奥劳拉,就连莎柏琳娜在面对他的时候也越来越庄重,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任性随意。

    这就是神棍的代价吗?张铁摇头苦笑,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黑炎城的那些神棍为什么会变态了,妈的,完全是憋出来的……

    张铁走出帐篷,一直为张铁守在帐篷外面的来自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们一个个的脸色就变得肃然起来。

    罗斯拉夫和瓦吉德走了过来,两个人脸上的神色,就像风化了千年的花岗岩一样。

    奥劳拉也双手怀抱圣瓶走了过来,带着面具的她暂时看不出表情,不过张铁看了奥劳拉那整齐得没有一丝褶皱的绿色裙子一眼,再看了一眼自己以前送给她的手镯和戒指,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张铁知道,奥劳拉以前没这么在意这些细节的。比起奥劳拉现在的这个样子,如果奥劳拉穿着一身耐磨的武士服,用一只手随意拎着那个破瓶子的样子会让张铁更觉得亲切和顺眼。

    不过张铁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哪怕是再不爱打扮的女人,在那种万人瞩目的神圣场合,也会非常在意自己的形象,你要女人在那种场合穿着打扮随便一点,简直就像要毁她们的容一样让她们难以接受。

    开始的时候奥劳拉还不习惯戴着自己送她的手镯,因为对于一个十级的强战士来说,那翡翠的质地非常的脆,一不小心就容易弄断了,在这种环境下,实在不适合戴出来,可是奥劳拉在发现莎柏琳娜戴着自己送的手镯之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奥劳拉就把手镯戴了出来,除了这个手镯,还有那个鹰眼戒者,非常的显眼,特别是在她抱着那个瓶子的时候,那些用虔诚目光注视着瓶子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看到奥劳拉手上戴着的戒指和手镯。

    在塞顿那个家伙有意无意的泄露这两样东西都是自己送给奥劳拉的之后,奥劳拉的地位就变得特殊起来,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尊重,虽然莎柏琳娜什么都没说,可是张铁却感觉到那个女人看着自己的目光变得幽怨起来。

    张铁知道奥劳拉和莎柏琳娜这两个女人一直都不怎么对付,但没想到哪怕到了这个时候,这两个女人也在过着招。

    莎柏琳娜的反击是让自己变成了真正的圣女,因为她每天在主持着那七大缸水源的分配工作,所以莎柏琳娜能接触到的人也就更多,在莎柏琳娜工作的时候,张铁曾去看过一回。看到莎柏琳娜那圣洁善良的微笑,那和蔼亲切的态度,让张铁差点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所以这段时间。甘露圣女的名头丝毫不比持瓶圣女的名头弱多少。

    张铁走在前面,这些人都安静的跟在他身后。一个个步伐神圣庄重。

    走了两步,张铁终于忍不住回过头,看着罗斯拉夫和瓦吉德,“你们两个的表情其实不必要这么肃穆,其他人的也是,如果实在学不会如何放松自己脸上的肌肉,那你们可以试着微笑一下。我不会介意的,我想其他人也不会介意的!”

    罗斯拉夫和瓦吉德用庄严的表情听着张铁的这些话,两个人的眉头微微皱着,在互相看了一眼之后。罗斯拉夫扭过他粗壮的脖子,用命令的语气对后面的士兵说道,“听到没有,放松你们脸上的肌肉,微笑起来!”

    看着那些故作轻松。但实际上扭曲到可以把小孩子吓哭的笑容,张铁终于被打败了,“算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勉强自己微笑了。自然点吧!”

    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一行人穿过那数万人围起来旁观的人行通道,来到通道的入口处,莎柏琳娜带着她的那些娘子军们在用最恭敬的姿态等待着。

    虽然接下来张铁表演的神迹所有人已经看过了很多遍,但每一次,看着那泉水源源不绝的从瓶子里喷涌而出的时候,所有人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就像看一副引人入胜的绝美的画卷一样,一个个的表情虔诚而肃穆,不少人双手合十跪在了地上,彷如胸中已被那神圣溢满一样……

    一看周围数万人脸上那差不多的表情,张铁一下子就明白了,估计在地底这段时间,自己想让所有人脸上的表情轻松一点这件事估计是没有指望了。

    神迹再次显现,仪式完成,张铁把瓶子交给了奥劳拉,然后开始了每日一个小时的布道……

    张铁一开口,所有人就都如痴如醉,马克西姆奋笔疾书……

    ……

    也就在张铁在布道之时,那通道的另外一边,此刻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七八万男人排成里许的长队,在地下挥洒着汗水,把阻挡在所有人面前的那一块块大大小小的石头搬开,挪走,露出通行的道路……

    一块屋子大小的巨石挡住了前面人员的脚步,让前面开路的人无法把他挪开。

    “让开!”随着这样的一声暴喝传来,早有经验的开路者连忙跑开,在一阵战气闪动的光华中,一个人影飞了过来,只是一拳,那个人的一只手掌就没入到巨石之中,整块巨石就完全崩散,变成可以让人轻易搬动的小块的石头。

    开路的人冲上来,如辛勤的蚂蚁,眨眼之间就把那些可以搬动的石头席卷一空。

    半个小时之后,在这恐怖的效率之下,随着一块巨石的崩碎,开路者们发出一声欢呼,通道已经打通了。

    只是让所有人奇怪的是,这对面的通道里,毫无一人,在那些开路者还在发愣的时候,一队强大的战士早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

    张听已经听到了身后通道里面的动静和那汹涌而来的脚步声,他的心剧烈的跳了两下,激动得想要跳起来,不过他忍住了,他没动,那数万的人就都没动。

    那队风风火火冲进来的战士进来看到的,就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年轻人端坐在石台上,原本在他们想象当中这个时候要么落魄要么激动的被困在这里的数万人都安静的盘膝坐在那个年轻人的面前,就像完全没有看到他们一样。

    整个遗迹废墟之内,只有那个人的声音清晰的响着。

    有两个女人站在那个年轻人的身边,一个女人还抱着一个瓶子,罗斯拉夫和瓦吉德这两个家伙带着一队部落里的战士肃立在那个人的身后。

    眼前的景象,已经毫无疑问的表明了那个年轻人的身份。

    冲进来的战士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所有的恐惧都来源于妄见,那妄见,就如你熟睡之后的噩梦,假使我用光照到那正在做噩梦的人的身上,在梦中,那个人也会把这光当做梦中的一景而更加的恐惧,如果他苏醒,认出了那光明,他变脱离了恐惧,梦境的虚幻面貌就暴露无遗,这脱身并非靠幻觉与你的妄见,而是来源于你对真实世界的洞察,那洞察,不仅让你自由,还让你清清楚楚的明白,你本来就是自由的……”

    说完这句话后,张铁停了下来,故作镇定的看着从外面冲进来的这一队战士,从这队战士的身上,张铁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

    张铁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的神棍生涯终于要结束了。

    但张铁似乎有点高兴得过早了……

    那队战士走到了张铁的面前,就在张铁以为他们会说一点什么的时候,所有的战士都一下子单膝跪在张铁面前,连一直肃立在张铁身后的罗斯拉夫和瓦吉德与那些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都一下子走到张铁前面,和那一队战士跪在了一起。

    这一下的变故,不要说张铁,就是连奥劳拉他们也没有搞清楚。

    “冰原巨熊部落恭迎吾王返回圣山!”

    那一队跪在地上的战士整齐的声音,一下子像一颗重磅炸弹一样,把所有人惊醒了过来。

    张铁的大脑死机了几秒钟,要不是他知道自己身后根本没有什么人,他真想回头看看这些家伙到底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

    “罗斯拉夫,这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成为冰原巨熊部落的王了!”张铁用镇定的声音说着,小心肝却在打着鼓,这些家伙不会弄出什么阴谋吧。

    “从您出生的那一刻,你就注定会成为我们的王者,这是来自伟大的先知大祭司厄尔奇达的预言,沙林大祭司已经证实了,为了这一天,我们已经等待了数百年,请您原谅,我和瓦吉德之前已经确认了您的身份,但没有告诉你,如果您生气我们对您隐瞒了真实的情况,那么,希望这样能让吾王你满意……”罗斯拉夫说完,他和瓦吉德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的眼中都闪过坚毅的神色,两个人一下子拔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同时用力扎向自己的心脏。

    张铁扬手,两颗石子飞出,击打在两个人的匕首上,两个人的匕首一下子就脱手飞了出去……

    张铁闭着眼想了一会儿,随后睁开了眼睛,“沙林大祭司在上面吗?”

    “沙林大祭司因为年岁已高不便进入地下,这次虽然同样随军到来,只能在上面恭迎吾王!”

    “那我们先上去吧,等我见过沙林大祭司再说!”

    张铁起身,直接向通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