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一章 归来!
    三天后,十一月五日晚上,在所有人即将弹尽粮绝之际,在地下被困了一个月的数万部落联盟的战士和数万拓荒者们终于重返地面,再一次看到了冰雪荒原上那久违的灿烂星空。

    因为所有人在地下呆的时间已经太久了,许多人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少光的环境,所以张铁特意选择了这个时间让众人回到地面上,如果是白天回来的话,一下子看到外面刺眼的阳光,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变成瞎子,而晚上回来的话,经过一晚的适应,问题应该不大了。

    在呼吸到来自地面那带着荒原气息的清新空气的时候,张铁紧绷了差不多一个月的神经终于彻底放松了下来,这次能带领这么多人活着回来,这个过程,简直犹如做梦一样。哪怕张铁不是一个自恋的人,这个时候,心里也生出一种复杂的感觉。

    我的兄弟们,我做到了!张铁对自己说道,内心充盈着感动。

    当第一缕微凉的夜风吹来的时候,张铁的眼角微微有了一点湿润的感觉,这是喜悦,是激动,还有一点自豪,哪怕是装了一回神棍,他总算把大多数的小人物们都活着带出来了,对张铁来说,这件事,是他长这么大所做的最伟大最有意义的一件事,老爸老妈如果知道的话,绝对会为他自豪的……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或者更准确的说,换了任何人在这里,这都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就算从地下回到地面的这三天的旅途,对这数万人来说,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冰原巨熊部落派到地下近万人的强大战士和被困在地下的那些人的矛盾一开始就爆发了出来。

    双方的矛盾就是从那几个石制的大水缸开始的,那几个在张铁眼中值不了几个铜板的大水缸差一点就让冰原巨熊的战士和地下的那些人之间爆发出了剧烈的冲突。

    那几个大水缸在张铁眼中是普通的东西。但在双方的眼中,那几个大水缸的价值却比黄金还贵重一万倍,因为那是神迹的见证之物,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由此也变得神圣起来。

    在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们想把那几个大水缸带走的时候,跟随着张铁的那些狂热分子们站了出来,坚决不许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们动那几个大水缸,双方为几个石制水缸的归属,都拔出了武器,一个个互不相让。气氛一度剑拔弩张。

    对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们来说,他们的王所缔造的一切荣耀,都应该随着王的回归而回归,但对原本就在地下被张铁忽悠了差不多一个月的那些人来说,那些东西。却是张铁赐予他们的救赎,不能被任何人夺走。

    一直到这个时候。张铁才彻底明白了唐德所说的那句话众人认定之事。就是真实!

    当众人认定那几个石头水缸有着非凡的意义的时候,那几个石头水缸也就有着非凡的意义。

    在人类历史上,这种与神迹和信仰有关的东西的巨大价值,简直难以估量,由这些东西带来的传说,战争。阴谋,血腥和争夺也数不胜数,无数的势力因它而生,无数的势力也因它而灭。

    耶稣在最后的晚餐时所使用的那个杯子。成为了圣杯,传说中的圣杯可以让人长生不老!

    钉死耶稣的那个木头十字架,成为了基督教的圣物,被称为真十字架,成为了无数信徒们的信仰之物。

    由一个普通百夫长刺入耶稣身体的那把普通长枪,因为沾染上了耶稣的鲜血,就变成了朗基努斯之枪,这把枪,最后成为罗马帝国皇帝所拥有的炫耀权柄与功勋的神器。

    一个普通的杯子,一个木头架子,一个铁制的枪头,只因它们与某人有关,这就变成了最神圣的东西。所以一件东西是否神圣,是否有超凡的价值,并非由它本身的价值而决定,而是由这件东西经历过的事情和人物来决定。

    张铁所显现的神迹无疑是最神圣的,所以,与这神迹相关的这几件东西,也就不再是用金钱能衡量的了。

    耶稣用过的杯子成了圣物,皇帝用过的马桶成为文物,那么,神用过的东西会成为什么?

    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也因此,在张铁决定离开地下的时候,那些东西的价值一下子就凸显了出来,变得具有非凡的意义。

    在这种时候,张铁当然不会让在地下跟随着自己的那些狂热信徒失望,所以,最后还是由张铁做出了决定,那七只石制的大水缸,由他的那些信徒们带上来。

    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们无条件的服从了张铁的命令,但所有人的眼光,却已经盯在了由奥劳拉携带保管的那一只圣瓶之上,

    奥劳拉把那个瓶子抱得更紧了。

    那石制的水缸很重,每一个都将近有数吨重,要把这种东西从地下拿上来,其难度可想而知,不过在运送那几个大水缸的过程中,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出力,凡是能摸到那几个水缸的人,一个个都充满了荣耀感。

    在来到地面的前一天,大家晚上休息的时候,张铁在地下最后一次用圣瓶展示了神迹,将那七个大水缸装满。

    这一次看到这神迹的人,除了原本被困在地下的那些人以外,还有来自冰原巨熊部落派到地下的一万战士……

    还有从冰雪荒原东部各个部落赶来这里参加挖掘任务的许多部落的救援者……

    还有金鹏银行从艾斯基尔城调来的数万人……

    总的人数超过十万。

    张铁在那个广阔的地下空间最显眼的地方,完成了这个仪式。许多第一次看到张铁展示这个神迹的人,激动得简直不能自已,特别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神迹的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们,每个人都跪下了。

    这就是我们的王,这就是我们的王……

    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们一个个在心中呐喊。只觉得部落数百年苦苦的等待,在今天,终于有了回报,还有什么,是比一个能创造神迹的人更有资格做他们的王的,整个冰原巨熊部落都将因为这个人而更显荣耀!这是上天送给他们的王。

    “明天,大家就要离开这里,所以这一次,是神迹的最后一次显化……”仪式完成后,张铁看着周围空间里密密麻麻鸦雀无声的人。板着脸,准备为自己装神弄鬼的这种高风险勾当画上一个句号,他的声音清晰的在那个巨大的溶洞空间中回响着。

    所有人沉默而震惊,张铁很满意这种效果,他发现这就是大人物和小人物说话的区别。大人物做决定的时候,根本不需要解释为什么。只要说出决定就好了。特别是在他现在的这个位置,几乎没有任何人敢质疑。

    不过张铁还是向所有人解释了一下,这个解释,在此刻他这个神棍的口中说出来,同样神圣无比。

    “若要用神迹和奇观来诱发人的信仰,那便是走入了邪路。误解了真理与神圣的目的!”

    所有人释然,然后对张铁更加的敬畏,和对自己的庆幸,特别是对从遗迹中走出来的人说。那在遗迹中所经历的苦难和绝望如果和他们所收获与见证的比起来,那就太微不足道了。

    所谓的神迹,自然是因为稀少才能显得更加的珍贵和让人震撼。

    随后的两个多小时,张铁再次布道,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把剩下的内容讲完,由此,为他的这个神棍身份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那无数第一次听到内容的人一个个泪流满面,感觉就像听到了永恒的真理,看到了真正的光明。

    张铁的布道一结束,无数的人就涌了上来,张铁用手指蘸着水缸里面的水,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弹洒向那一**涌过来的人潮,也是向这将近一个月的神棍生涯挥手说再见……

    经过这一晚之后,张铁在遗迹废墟之中所行的每一个事迹,所说的每一句话,就在无数人的口口相传中彻底轰传开来。

    就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他让圣瓶涌出了甘泉……

    他还当着所有人的面治愈救治了一个个轻伤或重伤的病人和伤者,他救治病人和伤者的时候,只要用手放在病人和伤者的胸口,那人就会痊愈,部落联盟伤兵营中的每一个人,那日战场上被张铁救治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为之作证……

    他的祝福同样也是无价之宝,冰原巨熊部落的罗斯拉夫和瓦吉德在他的洗礼和祝福之下,两个人当场就完成了二级狂化的突破……

    还有他那神圣的图腾,那像初生的太阳一样,可以把一切黑暗照亮的血火一样的天幕……

    他还把那不朽的光明与真理无私的传播给了每一个人……

    最后,他把数万绝望之人带出了绝地,赐予了所有人新生……

    在别人轰传着他的事迹的时候,经过这一晚,张铁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就像卸下了一副重担一样。

    第三天的路途,对所有人来说,都有一种凯旋的感觉。

    张铁终于带着所有人出来了。

    在满天的星光下,张铁看到的是一片让他都感到震撼的一望无际的由刀枪组成的静默的丛林方块,密密麻麻的战士如磐石一样站在他面前,森冷的盔甲在月光下反射着淡蓝色幽冷的月光。

    几个上了年纪,头发胡子雪白一片的老者肃穆的站在那几个方块的前面,那几个老者中最中间的那一个人尤文引人注目,那个人穿着一身雪白的祭祀长袍,身上似乎有淡淡的光圈在一张一缩,他站在那里,给张铁的感觉,就像在呼吸着满天的星光。

    “轰”的一声,整个大地都震动了一下,那一片一望无际的钢铁丛林一下子单膝跪地,然后三声震天的怒吼声响起。

    “吾王归来!”

    ……

    “吾王归来!”

    ……

    “吾王归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