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章 密匙之箱
    冰原巨熊部落这次南下的有十万人,都是部落里的精锐剑齿兽骑兵,大体相当于于一个精锐兵团的人数,张铁知道,这股力量,在冰雪荒原这样的地方,除了熊级部落以外,大多数的部落和势力,都没有能力抵挡这样的锋芒。

    有资格进入营帐的将领也就是二十多人,这其中,还包括张铁这两日认识的,到遗迹废墟去接他的奥金。

    奥金是一名万夫长,统领着拱卫厄尔奇达圣山上冰原巨熊部落神庙的一支武装,那支武装的名字叫做“暴熊营”,暴熊营中的每一个战士都是掌握了狂化技能的六级以上的战士,在整个冰雪荒原上,除了冰原巨熊部落之外,再也没有哪个部落可以拼凑出一支同样由万人组成的暴熊营。

    这一万暴熊营的战士,是冰原巨熊部落这一次深入到地下迎接张铁回归的主力,他们,同样也有幸见证了张铁在地下完成了最后一次的神迹显现,罗斯拉夫和瓦吉德同样来自暴熊营,两人虽然都是十级的战士,不过只是旗长,还没有资格参与这样的会议。

    冰雪荒原各部落的军制与张铁曾经接触过的都有不同,部落中最小的军队编制是五人,五人之中设一个伍长,两个伍为一什,设什长,五什为一队,两个队一百人设一个百夫长,五百人为一旗,两旗有一千人,设千夫长,三千人为一锋,一万人为一营,三个营为一团,十万人为一军。

    综合下来就是伍长,什长,队长。百夫长,旗长,千夫长,锋长。营长(万夫长)。团长,军长。至于由数十万人组成的军团级的编制,在冰雪荒原上还没有出现过,因为真要统领这么多人的话,只有部落的族长有资格。

    这样的军制划分。与冰雪荒原各部落的等级息息相关,在鼠,鹰,狼,豹,狐,熊的六个部落等级划分标准中,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个部落能拿得出来的正规军的人数,像灰鹰部落的正规军的人数大概也就是能凑出千把人,这种部落族长在冰雪荒原上的地位,也就是在千夫长的基础上往上跳一格。大概和锋长差不多,这也是奥劳拉在冰雪荒原上的地位,当然,这样的前提还必须是奥劳拉能把灰鹰部落彻底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冰雪荒原同样也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地方。虽然没有诺曼帝国那么变态,但等级的壁垒同样到处都可以看到。

    就如此刻,能有资格第一批走进帐篷的人,都是冰原巨熊部落中万夫长以上的将领,个人的实力等级最少都在战师或者大战师之上,这么一群人涌进来,那强大的气场,让张铁都感到了一些压力,特别是走在最前面的那几名将领,他们身上的气息虽然没有张铁感受过的骑士那么强大,但同样,能给人带来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如果不是张铁本身就有着远远超出七级战士的实力,本身的精神力又强大无比,换了其他一个普通的七级战士来,在这么多人的注视和气场自然而然的压迫下,能不能坐稳都成问题。

    张铁正身端坐在那宽阔的兽皮椅之上,两手扶着自己的膝盖,眼睛从这些将领的脸上一个个的扫了过去。

    因为之前这些将领都听说张铁对回归冰原巨熊部落还有一些其他的想法,需要和部落的两名长老与沙林大祭司详谈,这一刻这些将领进帐之后,发现张铁已经端坐在代表部落统治者的位置上,所有人都以为张铁已经认可了自己新的身份 ,一个个的脸上出现都出现了狂喜和激动的表情。

    进入营帐后的将领们整齐划一的举起右手,放平,砰的一声捶打在自己左胸的盔甲上,向张铁敬礼致意。

    “拜见族长!”二十多人粗声粗气的大声说道,这声音不仅在帐篷里回响了起来,更是远远的传到了帐篷之外,随后,张铁就发现帐篷外面士兵们巨大的欢呼声开始此起彼伏的传来,如山崩海啸一样,很显然,帐篷外面的士兵们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也就知道了张铁的立场和选择,开始欢呼起来。

    看着这些将领脸上没有任何掩饰的激动和喜悦的表情,听着帐篷外面那因为“拜见族长!”这简单的一句话带来的越来越大的欢呼声,张铁就知道了,这绝不可能是由沙林大祭司几个人给自己制造的假象或陷阱,而是来源于这些将领和士兵们对那个预言的认可,也就是对自己的认可。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想把自己扶上台玩什么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绝对只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族长召集你们进来,是有军令要下达!”托尔斯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托尔斯话音一落,进入到营帐中的二十多名将领脸上的神色就是一肃,每个人都挺起了胸膛,眼中精光闪闪的看着张铁。

    张铁的目光从沙林大祭司的脸上扫过,沙林大祭司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

    这一刻,无数的念头从张铁的脑海中闪过,最终,所有的念头在张铁的脑海中汇聚沉淀了下来,成为张铁从口中用清冷而平静的声音吐出的一个清晰的决定,张铁没有解释为什么,只是下了命令。

    “明日出兵艾斯基尔城!”

    张铁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些将领们,听到这个命令,将领中有的人惊讶的,有的人迷惑,还有的,则似乎是兴奋,兴奋得双眼冒光浑身发抖。张铁自己都知道,这个决定是有些荒唐的,张铁可以理解其中有些人的惊讶和迷惑,但兴奋,张铁就不懂了。

    张铁原以为有的将领会跳出来询问一下自己的原因,或者沙林大祭司会站出来询问一下自己原因,但没有,没有人跳出来,再次捶胸向张铁致意之后,冰原巨熊部落的将领们一声不吭的出了营帐。

    营帐内。就再次只剩下张铁和三个老头,在说出那个看似玩笑的命令的时候,张铁注意到,除了沙林大祭司以外。其他两个老头脸上的神色都僵硬了起来。

    在那些将领走出营帐后不到半分钟。张铁就听到了一声悠长浑厚的号角声在营帐外面响起,在那声悠长浑厚的号角声响起之后。营帐外面士兵们的欢呼声没有几秒钟就戛然而止,逐渐变得静悄悄的。

    “那是寝息号,因为明天要出征,所以现在必须要让部落里的战士们安静下来。快速休息,蓄养精力,好为明天的出征做准备!”沙林大祭司解释道。

    “你不担心我胡闹吗?”张铁微笑着问道,那模样,足以把脾气好的人气出心脏病。

    “我说过了,整个冰原巨熊部落都是你的,你有胡闹的权力!”

    张铁哈哈大笑了起来。“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如果还有什么底牌的话就赶快亮出来吧,想要反悔也来得及,拖得越久。你们想要反悔的成本也就越高!”

    “的确还有一件东西要给你,古拉斯,去把伟大的先知大祭司厄尔奇达的那件东西取出来吧!”

    ……

    两分钟后,一个两尺大小造型奇特,有着沉闷的古铜色光泽的金属箱子摆放在了张铁面前,那是一个看起来就非常有年头的箱子,那个叫古拉斯的冰雪荒原的部落长老郑重的把它抱到了张铁面前的桌子上。

    张铁看了一下,发现这是一个奇特的密匙箱,就在箱子的开口处,有着七个金属齿轮,那每一个金属齿轮上都有着从零到九十个数字,稍稍让张铁意外的是,那箱子齿轮上的十个数字,不是普通的阿拉伯数字,而是非常正宗与规范的华文字体。

    最左边三个齿轮代表的是黑铁历的年份,中间的两个齿轮是月份,最后的两个齿轮则是日子。

    “这是什么?”

    “伟大的先知大祭司厄尔奇达当初在留下那个预言的时候,也留下了这个箱子,这个箱子就是留给他预言中的那个人的,这个箱子只有那个人才能打开,打开箱子的密码就是那个人黑铁历的生日!”

    “你是说,这个箱子是几百年前你们的先知大祭司厄尔奇达留给我的?”张铁难以置信的问道,张铁此刻的感觉,简直就和他的那些狂热信徒看到他显化神迹时的心情一样,完全不能相信。

    “不错,这个密匙箱的设计非常特别,自始至终,它最多只能接受三次的开启命令,如果输入这个箱子的密码错上三次,那这个金属箱里面的机关装置就会把这个箱子连同着里面的东西一起销毁,因为这个原因,冰原巨熊部落的历代的大祭司们都不敢尝试把这个箱子打开,这个箱子也从来没有被人动过!”沙林大祭司郑重的说道。

    “里面有什么?”

    “不知道!”

    听到这样的回答,张铁暗暗想到,这不会是这三个老家伙给自己找的退路吧,遇到像自己这种不听话的家伙,只要自己连续三次打不开这个箱子,他们就有理由宣布自己不是预言中的那个人,然后就可以把自己踢走,然后他们也有台阶下了。或者,其实任何日期都能把这个箱子开启,但里面可能会有一些对自己现在这个身份不利的东西……

    这样的手段,也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这么想着,张铁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他把箱子拉了过来,随意的拨动着那七个齿轮,先在里面输入了一个与自己生日不同的日期,然后试着把打开箱子的金属提手按下,咔嚓的一声,箱子没有动,那七个齿轮飞速的旋转了起来,又回到了全部归零的状态。

    张铁再次拨动那七个齿轮,又输入了一个错误的日期,咔嚓的一声,箱子没有动,七个齿轮再次归零。

    到了这个时候,张铁看到沙林大祭司的脸上的神色愣了一下,古拉斯和托尔斯两个人的神色则紧张了起来。

    张铁无所谓的耸耸肩,无赖的笑了笑,“呵呵,不用紧张,刚刚那两个日期是我故意输错的,我只是想看看错误的日期能不能把这个箱子开启,你们有没有骗我而已!”

    听到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除了沙林大祭司没有表示之外,古拉斯和托尔斯两个人已经忍不住对张铁怒目而视。

    只是在两个人愤怒的看向张铁的瞬间,张铁就感觉身上一下子就像多了两座山峰一样,那强大的气势和压力,几乎有让他下跪的冲动。

    骑士,我靠,张铁心中大骂,这两个人身上的气势和给人的压力,虽然没有怀远堂长老的那样骇人,但它们的强大却毋庸置疑,那种跨越位阶让人完全无法反抗的巨大压力也和当初张铁所感受到的那种压力如出一辙。

    张铁完全没有想到这两个老家伙居然有着骑士的实力,张铁咬牙坚持,额头上的汗珠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还有一次的,正确只需一次就够了!”沙林大祭司的声音响起,张铁身上的那两座大山一下子消失。

    张铁咽了咽口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哪怕没有读心术,只是从古拉斯和托尔斯两个人这个时候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张铁就知道了这两个老家伙此刻心中的念头——这样的一个无赖和混蛋,怎么可能在地下显化神迹,怎么可能是冰原巨熊部落的王者?

    就在古拉斯和托尔斯两个人那压抑着的愤怒的目光中,张铁第三次在那七个齿轮上输入日期,这一次,张铁输入的是自己的生日——8730326——黑铁历873年3月26日——

    输进去这个日子,张铁咬了咬牙,把金属提手按下……

    这一次,那七个金属齿轮没有再旋转起来。

    在一阵沙沙沙沙的轻微悦耳的机械与金属的摩擦声中,金属密匙箱子像悄悄绽放的花朵一样打开了……

    古拉斯和托尔斯两位长老眼中那愤怒的目光消失了,两个人用复杂的神情看着那慢慢如花瓣一样一层层打开的金属箱子,向张铁弓腰行了一礼之后,两个人和沙林大祭司在箱子完全打开之前就都退出了营帐。

    箱子里面的东西是伟大的先知大祭司厄尔奇达留给能打开他的那个人的,按照先知大祭司的嘱托,里面的东西只有打开它的那个人才能观看。

    营帐里,看到箱子里的东西的时候,张铁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