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章 来信
    冰原巨熊部落的三个长老走出了帐篷,在帐篷外面停了下来……

    此刻,那整整十万人的兵营仿如沉睡的怪兽一样慢慢的安静了下来,而在离这片兵营稍远一些的地方,那遗迹峡谷之中,则依旧热闹无比,那冲天而起的巨大的篝火映红了天空,数万人,在围绕着篝火载歌载舞庆祝他们获得的新生。

    在那些人中间最显眼的位置处,是那些人从地下带上来的七个巨大的石制水缸,这个时候,那七个巨大的水缸已经变成了神圣之物,无数人跪在水缸边上祈祷,还有更多的人则想要挤到那几个水缸旁边,为的就是能够亲手触摸一下那见证了神迹的神圣之物。

    而就在冰原巨熊部落大军的军营边上,还有一群人在安静的坐着,他们并没有像听到寝息号后马上就开始强制自己睡觉的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一样在休息,更没有像遗迹峡谷之中的那些人一样在欢庆,那些人只是在坐着,安静的坐在这边大军营地的警界线之外,安静的看着这边的营帐。

    那些人,是跟着彼得一起过来的,当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们把彼得迎接到这里的时候,那些人也跟着过来了,没有任何人让他们过来,他们自己就跟着过来了,在遭到了冰原巨熊部落战士的阻止之后,那些人就安静的在大营之外坐了下来,没有喧哗,没有声音,没有庆祝,只是用眼睛看着彼得消失的方向,像一个个雕塑一样,安静的盘腿坐着。

    那些人中,有冰雪荒原东部各个部落中的战士。有拓荒者,还有其他一些形形色色的人,这些原本绝不会如此融洽聚集在一起的人这个时候聚集在了一起,像一滴滴水汇聚了起来。虽然沉默。但却有另外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悄悄的澎湃着。

    三个长老的目光从喧闹的遗迹峡谷慢慢转移到了这群人身上,良久。良久,都没有再挪开。

    “这股力量很可怕,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一股比死士更加强大,更加坚定的力量!”托尔斯长老叹了一口气。“如果那个人在这里出了什么事,这些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向大营发起进攻,就算他们不是我们部落这十万精锐战士的对手,他们还是会进攻,无论遭遇到什么样的打击和牺牲,都不会有一个人后退,直到他们之中最后一个人的血彻底流尽。要把这样的一群人消灭,哪怕在占据着绝对优势兵力的前提下,哪怕我们战士的个人实力要高于他们,我们至少也要付出同等的牺牲才能够做到!”

    “这就是信仰的力量。那个人,就是他们眼中的神!”沙林大祭司说道。

    “说实话,哪怕是已经有无数人和无数证据向我证明那个人显化了神级,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一个锡瓶变成了永不枯竭的甘泉,我到这个时候,还有感觉难以置信!”古拉斯长老摇了摇头,“早知道是这样,当初我真应该下去亲自看一看的!”

    “你能保证你在看到以后不会像那些人一样吗?”托尔斯长老用手指着那静默的一批人。

    “不知道,或许我会看出什么端倪,或许也有可能陷进去,这个世界上,哪怕是最神秘的炼金术,其实也是有道理可循的,它同样遵循着某些不可逾越的自然法则,哪怕是传说中最强大的三昧力量,它同样来源于骑士自身修炼完成的能量积累、跃进与对法则的感悟,这种完全超越扭曲了自然法则的事情,真是难以想象!”古拉斯长老沉重的说道。

    “一切的法则,让我们领会的除了强大的力量之外,更应该还有敬畏与谦卑,对未知的敬畏,知道自己渺小的谦卑!”沙林大祭司眼中的目光犹若满天的繁星一样湛然和深邃,“亘古以来,除了这片星空是永恒与伟大的,还有什么能与它相比,我有预感,在这片星空的见证下,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将来的影响有可能会超出你我的想象,或许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候,当人们谈到今天,谈到我们眼前所看到的这些东西的时候,那些此刻在我们眼中不起眼的人一个个会光芒万丈,而我们几个都会成为不起眼的背景和点缀……”

    沙林长老的话让古拉斯和托尔斯两位长老同时吸了一口冷气,两个长老都知道,像沙林长老这种能够触摸到时间法则的人所拥有的预感会代表着什么。两个人重新把目光投向了遗迹峡谷之中围绕着篝火庆祝新生的那些人,投向了触摸那几个大水缸的一只只的手,还有坐大军营地之外那沉默的一群人,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

    “明天真的要发兵艾斯基尔城么,如果我们和铁熊部落开战,整个冰雪荒原都会天翻地覆,而且会引发大问题,我们部落的的力量虽然强大,但还不足以在这个时候用武力完成统一冰雪荒原的行动。”托尔斯长老沉默良久之后,问了沙林长老一个问题。

    “我们比伟大的先知大祭司更智慧么?”沙林长老问道。

    古拉斯和托尔斯两位长老都摇头。

    “那或是我们比伟大的先知大祭司更能洞察那遥远的未来?”

    古拉斯和托尔斯两位长老再次摇头。

    “那或者你们认为伟大的先知大祭司背弃了斯拉夫人?”

    古拉斯和托尔斯两位长老再次摇头,这一次,两位长老的头都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谁要怀疑伟大的先知大祭司对斯拉夫种族所倾注的爱与责任,谁就不是斯拉夫人,如果没有伟大的先知大祭司厄尔奇达,所有的斯拉夫人早已经变成了历史中的尘埃和魔族的口粮。

    “既然如此,那么,就让我们去相信和跟随那比我们更智慧,更能洞察未来,更关心斯拉夫人命运的伟大的先知大祭司所做出的决定吧!”沙林长老一锤定音,“如果伟大的先知大祭司预言中的那个人所做的事情都会在你我的预料之中,一切循规蹈矩,那么,这样一个人又与你我有何不同,你我无法做到的事情又如何期望他能做到?”

    “在那个人打开先知大祭司留下的那个箱子之前,沙林大祭司你是否也无法百分之百的肯定那个人就是他?”古拉斯长老问道。

    “那时间与空间交织的神秘迷宫太过神秘,我所看到的与确认的,有可能也并非真相,为了冰原巨熊部落这十万将士的生命和未来,我必须要让自己保持谦卑和冷静,但现在,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半丝的理由去怀疑了。”

    “那箱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托尔斯长老终于忍不住好奇问出了这个问题。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伟大的先知大祭司不想让人看到和探查到的东西,其他人又怎么能知道呢?”沙林大祭司怅然的说道。

    ……

    就在营帐外面的三个人好奇着那个神秘的箱子里到底装有什么东西的时候,张铁则在对着箱子里面的东西发着愣。

    箱子里没有绝世秘籍,没有神兵利器,更没有价值连城的宝贝,里面有的,只是一张纸,没错,就是一张纸,整整齐齐放在箱底黑色绒布上的一张已经有些变色的羊皮纸,纸上有字,似乎是一封信。

    愣了半响,张铁才把那张纸拿起来,展开,阅读上面的内容,那纸张虽然有些变色,但纸张上的字迹还非常的清晰。

    只是看了纸上的第一行字迹,张铁就差点跳出来,纸上的字是华文,非常工整漂亮的华文楷书,让张铁吃惊的并非是那伟大的先知大祭司也能写一手漂亮的华文,而是那信上第一行的内容。

    ——你好,张铁,或者应该叫你这个时候的名字,彼得.汉普雷斯,我是厄尔奇达。

    这第一行字看完,张铁就像直接被一个雷击中了一样,浑身的寒毛和头发都炸了起来,完全变了脸色。

    密匙箱子可能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把戏,但这封信却不可能是把戏,因为到这个时候,哪怕是张铁的父母与他在潜龙岛上的那些熟人,都不知道张铁的行踪,更何况能把张铁现在的面目认出来了。所以,这封信,是真的,真的是几百年前那位有着伟大的先知大祭司厄尔奇达写给自己的信,厄尔奇达的那个预言,说的也是自己。

    张铁的脑袋里乱哄哄的差不多有两分钟,最后才重新镇定了一下心神,满怀敬畏的重新把信上的内容看下去。

    ——不要惊讶我怎么会知道是你,还能说出你的身份和名字,当你能够穿透时间与空间的重重迷障看到未来的时候,你也能像我这样知道和了解许多会发生在未来的事情。

    ——你不用羡慕我,因为这条道路不仅艰难,而且还寂寞无比,这不是你要走的路,在你看到这封信的那个时候,人类最需要的,能够给人类带来光明和未来的,不是像我这样能够看到未来,站在时间之河边上的旁观者,而是能够拿着刀剑,在即将席卷而来的历史的洪流中为人类的生存杀出一条血路的勇士。那才是你将来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