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章 缘由
    ……

    “第三次圣战的惨烈程度,将远远超过前两次圣战,我知道你此刻一定想问我第三次圣战的结果,人类能不能取得第三次圣战的胜利,在这里,我只能告诉你的是,在那时间之河中,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未来,没有一个未来的结局是确定的,无论是对于魔族和人族来说,双方卷入到这场圣战中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我能力的极限,那些力量在时间之河中的投影,已经超出了我的视角。”

    “在某种程度上,我是站在时间之河边上的旁观者,如果换一个说法,我同样只是一只爬到大树上的蚂蚁,相对于依旧在地面上爬行着的那些蚂蚁来说,因为我的位置,我可以比他们看得更远,我在三维的立体世界之中,而他们却在二维的平面世界之中,在他们还不知道前面有什么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

    “但人族与魔族之中的某些力量,却是可以从树上飞到空中的小鸟,就如同在地上的蚂蚁无法想象爬在树上的蚂蚁所看到的世界一样,爬到树上的蚂蚁同样也无法想象那些小鸟所看到的世界,更无法预知那些小鸟将要飞向何方,因为小鸟处在更高的时空纬度之中!”

    “你就是那样一只小鸟,或许还会成长为雄鹰,当你在读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仍然在地上爬行着,不知道天空是什么模样,但你终究会成为一只小鸟,因为你的身上,有一种强大的力量,一种比我在许多的小鸟身上看到的力量都要强大的力量,当你还在爬行的时候,我就已经无法看到你前方的道路!这样的情况。我只在你身上看到过。”

    “不用担心我知道你太多的秘密,你的身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笼罩着,能够看到你在不同场合当中那两张不同的面孔还有不同的名字,已经是我能力的极限了。这宇宙之中有太多的未知。有太多令人敬畏的东西,人有时候必须承认自己是无知和渺小的。是你和你身上的那股力量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无知和渺小。”

    “所以,相比起对你的好奇心,我更关心的则是生存在冰雪荒原上的这些斯拉夫人的命运,因为我也是斯拉夫人。我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我和他们的身体之内流着一样的血脉,我所有的朋友,我所有的亲人,所有爱我与关心我的人,都在他们中间,都在他们之中延续着自己的血脉。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着。”

    “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我只有能力对自己的命运负责的时候,我会选择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接受命运给我安排的一切。不过当我能爬到树上,看到那些依旧在地上爬行的斯拉夫人的命运和他们前面的景象之后,我就感到了自己身上那沉重的责任,我想为这些和我流着一样血脉的人做一点什么,在我看到他们前路出现的摧毁一切的洪流之后,我就想把他们带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当然,这样还不够,在第三次圣战到来的时候,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称得上是绝对的安全,特别是在这远离东方大陆的偏僻之地,于是我留下了预言,让他们以最虔诚的姿态等待你的到来!”

    “说到这里,请你原谅一个上了年纪的斯拉夫老头的自私,在还未征得你的同意的情况下,就和你签署了一个带有霸王条款的协议,但我无法不这么做,因为在我看到的未来之中,那没有你的冰雪荒原的未来之中,亿万斯拉夫人在临死前的哀嚎和最后一个斯拉夫人死去的样子,曾让我彻夜难眠,忧愁绝望,能改变这一切的,能让这一切偏离既定轨道乃至不会发生的,只有强大的力量,强大到让我都无法触摸和窥视的那种力量,只有在那种力量的影响和笼罩下,整个冰雪荒原和所有斯拉夫人的命运才有改变的可能!”

    “你身上有那种力量!”

    “我知道你会在你生命中的某个时间来到冰雪荒原。”

    “所以,我留下了那预言,为所有斯拉夫人选择了一条让我无法看到未来结局的道路,相比那已知的残酷结果,这个时候,未知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奖励,也是斯拉夫人生存下去最大的希望!”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冰雪荒原上的斯拉夫人已经分裂,再也不是一个统一的部落,几百年过去了,冰雪荒原上的斯拉夫人虽然仍然尊重我,但更多的斯拉夫人却有了自己的选择与利益,他们也不会再把我这个已经入土的人的预言当做圣旨来遵从,不过无论如何,冰原巨熊部落的战士们和神庙里的祭祀们仍然会遵从我的旨意,传承着我的精神,等待你的到来。”

    “整个冰原巨熊部落就是我留给你的礼物,从你打开这个箱子的那一刻开始,整个部落的所有战士,神庙中的所有祭祀,都会坚定的跟在你的身后,相信你,追随你,拥护你,忠诚于你,成为你此刻最大的助力,他们,会把你拥上王座,乃至神坛!”

    “答应我,不要抛弃那些从今天以后会永远忠诚于你的斯拉夫人,不要抛弃冰原巨熊部落,请你给斯拉夫人一个希望。这不是我强加给你的责任,只是我对你的恳求,假如未来有一天,当你不得不抛弃他们离开冰雪荒原的时候,也请你尽量让更多的斯拉夫人能活下来,让这个种族能够存续下去,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这种能够创造奇迹的能力!”

    “如你允诺,这将是我最大的欣慰!”

    “黑铁历617年7月21日——”

    看完这封信,张铁坐在椅子上发着呆,脑子里完全被厄尔奇达的这封信搅成了一堆浆糊,厄尔奇达在信中所谓的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强大力量,张铁知道,就是黑铁之堡和里面的那颗小树。除了这两样东西,张铁实在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像厄尔奇达那样的人都感到敬畏。

    与其说厄尔奇达在预言中选择了自己,还不如说是选择了自己所拥有的黑铁之堡,如果没有黑铁之堡。张铁知道。自己此刻要么就是黑炎城中一个仍然为食物和生存而奋斗的少年,要么就是怀远堂中张家的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有什么资格能让厄尔奇达在自己身上下注。

    这样的认识虽然说有一点伤自尊,但张铁一项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这就是事实。

    不知不觉中,张铁只感觉自己的手微微一热。却是他拿在手上的那封信自己无缘无故的开始自燃起来,张铁连忙把那封信丢在了地上,慢慢的看着那一张羊皮纸慢慢的变成了一堆灰烬。

    看来当初这封信就被厄尔奇达用特殊的方法处理过,只要接触空气或者被人触摸过一段时间,就会自燃起来,所以现在,除了张铁。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知晓信上的内容。

    自己居然一下子拥有了一个部落,成为一个部落的主宰者,一直到此刻,张铁心中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在做梦一样。

    冰雪荒原上的熊级部落最低的人口基数都在1000万以上,作为所有熊级部落中最强大的一个,冰原巨熊部落的人口规模绝对要在千万人以上。

    自己有能力对这千万人以上的命运负责吗?

    这个问题出现在张铁脑海中的时候,一下子就让张铁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甚至非常的惶恐,但慢慢的,张铁镇定了下来。

    在没有自己的未来中,厄尔奇达看到的整个冰原荒原上所有斯拉夫人的命运就是悲惨的灭亡,那么,无论自己怎么折腾,对冰原巨熊部落的那些人来说,结果也不可能比那个更差了,既然这样,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张铁这样想着,整个人的精神就轻松了下来,再也没有任何的压力,大脑一瞬间又活泼了起来,智珠滚滚……

    张铁这个时候并不知道,正是这种轻松和毫无压力的状态,才是像他这种被突如其来的天大的馅饼砸中脑袋的人最难保持的状态——轻松,就意味着进入角色,就意味着自信,就意味着大脑中那丰富的想象力可以毫无限制的展开。

    没有了疑虑,那在冰雪荒原上掌握一个巨大部落的各种好处就出现在张铁的脑海中,张铁的眼中精光闪闪。

    张铁在帐篷里喊了一声,让人把沙林大祭司三个人再叫进来。

    三个人进来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那一堆灰烬,还有感觉到了张铁坐在部落族长位置上的那种从容淡定的气势。

    “厄尔奇达在箱子里给我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告诉我他留下那个预言的前因后果,我看完后那信就自己烧起来了!”看到三个人目光扫过地上的那一堆灰烬,张铁笑了笑说道。

    伟大的先知大祭司厄尔奇达给这个男人留了一封信,信上说的居然是那个预言的前因后果?三个人微微惊讶了一下,随后又释然,一个个松了一口气。

    “冰原巨熊部落这次随军带来的补给有多少?”张铁紧接着问托尔斯。

    “部落这次出动所携带的各种补给和物资,足够十万大军在外面坚持作战三个月!”托尔斯并不知道张铁问这个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诚实的回答到。

    “外面有一些我的追随者,去拨给他们一个月的给养,并告诉他们,我已经成为了冰熊部落的族长,他们如果要继续追随我,那就加入冰原巨熊部落,让他们自己走到灰色山丘,每个人在那里开凿一块至少两百公斤重的灰色花岗岩,自己背着到冰原巨熊部落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