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八章 重返灰鹰部落
    冰原巨熊部落的大军离开遗迹峡谷,穿过菲洽尔河口,在天黑之前,一天就奔行了500多公里的距离,来到了距灰鹰部落三十多公里以外的一处荒原上驻扎了下来。

    对于一支十万人的大军来说,一天能在荒原上奔行500多公里,这个速度,只能用神速来形容。

    张铁没有驻扎在大军的营地之中,而是只带着一队五十骑的骑着剑齿兽的亲卫,轻装简从,和奥劳拉与灰鹰部落的骑兵们,一起直赴灰鹰部落。

    一个多月前,奥劳拉出来的时候带着400个骑兵,这400个骑兵之中,她的人有200人,萨伦的人有200人,而现在,到了她回来的时候,灰鹰部落的骑兵队伍里的人数已经少了60多个人,这60多个人,除了在地下和拓荒者战斗的时候死了5个人以外,剩下的,都成为了张铁的追随者,已经义无反顾的离开了灰鹰部落和奥劳拉,朝着灰色山丘去了……

    这一次,冰雪荒原东部参与部落联盟行动的各个部落的战士中,都有不少人成为张铁的追随者,放弃他们原本拥有的一切,选择走上一条与他们以往生活截然不同的道路。成为张铁追随者的那些人,差不多占到各个部落出征人数的六分之一左右。

    在刨除了这些没有回归灰鹰部落的人以外,剩下的那330多人,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萨伦什么事了,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如果说还有灰鹰部落的战士愿意继续跟着萨伦和他老爹混的话,那样的战士,绝对是又蠢又瞎到相当境界了。

    如果说在奥劳拉离开灰鹰部落之前。在灰鹰部落里,奥劳拉与奥利耶夫和尤文图斯两位长老还处在某种势均力敌的平衡状态的话,那么现在,这种平衡状态已经完全变得粉身碎骨了。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奥劳拉现在的身份。自从张铁在地下对奥劳拉说过那句“你是我的伴侣,不用跪在我面前!”的话之后。每一个人都知道了,奥劳拉是张铁的女人,而张铁现在是什么身份,冰原巨熊最部落的传奇族长。张铁的女人,那就是冰原巨熊部落族长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在冰雪荒原,其身份,如果要用一个比喻来说的话,那应该和公爵夫人差不多是一个层次上的存在。奥劳拉和张铁将来生了孩子,那个孩子,是绝对有资格在名字后面冠上“公子”称谓的。

    相比起奥劳拉此刻身份隐隐透出的显赫,灰鹰部落的两个长老。那就是乡村土财主的等级。

    两个乡村土财主能有资本和熊级部落的族长夫人较劲儿吗?

    就算不说这些,奥劳拉现在持瓶圣女的名头,在冰雪荒原东部的各部落中的影响力,也绝对比奥利耶夫和尤文图斯两位长老大上一百倍,这已经不是一个层级上的较量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今天赶路最积极,一刻也不愿意休息的,不是冰原巨熊部落的十万大军,不是张铁,不是奥劳拉,而是萨伦,在大军和灰鹰部落的战士途中休息的时候,萨伦快马加鞭,一刻不停的要赶回灰鹰部落。

    灰鹰部落这样的小部落可没有什么昂贵的远程通讯装置,为了让自己的老爹能早做准备,为了让奥利耶夫家族还能够生存下去,萨伦必须在奥劳拉和张铁赶回灰鹰部落之前,先回到灰鹰部落把现在的情势向他老爹说清楚。

    不说与奥劳拉的矛盾,就算是与张铁的过节,凭着张铁在灰鹰部落的时候奥利耶夫曾让手下想要杀死他这件事,张铁就能随便找个理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奥利耶夫家族彻底灭绝。

    这世事的奇妙,谁又能想得到一个多月前的艾斯基尔城的通缉犯这个时候会变成冰原巨熊部落的族长呢,而且还是伟大的先知大祭司预言过的那个人,这样的转变,直让萨伦感觉整个奥利耶夫家族都被老天玩了一把。

    相比起萨伦那种火烧眉毛的焦急,其余的灰鹰部落的战士,包括塞顿在内,这个时候,都有一种打了胜战凯旋而归的感觉。

    虽然这次参加部落联盟的行动并没有达到灰鹰部落和奥劳拉的预期目的,但相比起其他的部落,哪怕是和野熊部落相比,灰鹰部落这一次也算得上是赢家,最大的赢家,因为灰鹰部落这次收获的,有可能是一位冰原巨熊部落的族长夫人,这样的收获,说实话,对灰鹰部落来说,绝对要比一两百万金币更有价值。

    ……

    在剑齿兽沉重铁蹄踩踏大地的轰鸣声中,灰鹰部落的轮廓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张铁这次随着奥劳拉一起回来,就是想看着奥劳拉扬眉吐气狠狠的收拾那两个老家伙一番,可是等到众人到了灰鹰部落家门口的时候,张铁的这个想法就破碎了。

    当初在灰鹰部落里趾高气昂的尤文图斯和奥利耶夫两个老家伙率领着一干家人,老老少少几十人跪在灰鹰部落的家门口。

    跪着的那些人中,年纪最大的就是那两个老家伙,而年纪最小的,也就是几个四五岁的小孩,大人们的脸色因为恐惧而显得有些发白,被自己父母强制按在地上的不懂事的小孩则在挣扎着大哭。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这个时候的冰雪荒原,大地一片萧瑟,入夜之后的气温已经陡降,一直在灰鹰部落里养尊处优的尤文图斯和奥利耶夫两个老家伙穿着一身可怜的单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那模样,说不出的可怜,也不知道两个人到底在这里跪了多久了。

    萨伦也跪在人群之中,萨伦的身边,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那个女人身边则有两个孩子,一个七八岁,一个四五岁。当五十多头披着钢铁战甲的剑齿兽狰狞的身影出现在这些人视线中的时候,连那些正在挣扎哭闹的小孩也吓得止住了哭声,发着抖的往父母的怀里躲去。

    就在这些人的身后,整个灰鹰部落的人差不多都出来了。站在远处。用复杂而疑惑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一幕,曾几何时在部落里嚣张无比的两位长老。怎么会摆出这种认罪而且任人宰割的姿态跪在部落门口等人到来呢。

    莫科长老孤零零的顽强站在尤文图斯和奥利耶夫两家人的后面,看着张铁和他身后的那一群剑齿兽亲卫,神色同样也有些不安,他也不知道张铁会如何处置尤文图斯和奥利耶夫。甚至不知道张铁会不会迁怒于他,毕竟当初他也在张铁身上种下过爆骨针。

    在熊级部落的威严之下,灰鹰部落这样的小部落就如同剑齿兽铁蹄下面的鸡蛋一样,完全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所有骑兵在这些人二十米外停住,看到有一个祭司模样的人还站着,罗斯拉夫和瓦吉德两个人的目光一下子就锁定在沙林祭司的身上,只要沙林祭司稍有异动。两人似乎就要策动剑齿兽扑过去,把沙林祭司就地斩杀。

    尤文图斯和奥利耶夫两个老家伙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骑在一匹神骏的剑齿兽上面的张铁,张铁身上那代表着熊级部落族长威严的三色服饰一下子就把两个人吓得低下了头,身体颤抖起来。

    张铁一个人策动着剑齿兽慢慢的走了过来。一直到剑齿兽那犀利的剑齿要碰到尤文图斯和奥利耶夫两个老家伙的时候,才停了下来,他坐在剑齿兽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这两个老家伙。

    尤文图斯这个老家伙那肥胖的身体在跪下的时候几乎要缩成了一个圆球,虽然现在很冷,但这个家伙的背上还是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在灰鹰部落里一直以强硬著称的奥利耶夫这个时候连头都不敢抬,甚至连辩解的话都没有一句。

    想想一个多月前这两个老家伙面对自己的那副嘴脸,再看看两个人此刻的样子,骑在剑齿兽上的张铁闭起了眼睛,细细品尝着平生第一次尝到的这由权力带来的甘美滋味。

    再次睁开眼睛的张铁眼光扫过两个人身后的人群,在那几个年纪只有三四岁,五六岁,甚至有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身上停留了一下,又看了一眼那些凄凄哀哀的女人们,心中一软,那一丝杀意也就淡了下来。

    再看这两个老家伙,张铁就像看到了两块快要风干的老腌肉,一下子索然无味起来。

    “既然认罪了,那就都起来吧!”张铁淡淡的说道。

    尤文图斯和奥利耶夫两个人一下子抬起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不过此刻张铁的话对两个人来说比什么命令都管用,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也不敢再跪下去,就挣扎着站了起来。

    尤文图斯这个老家伙似乎是跪得腿都麻了,刚刚才站起来,脚一软,一个趔趄,差点又摔到在地上,奥利耶夫站起来后身子也摇摇晃晃的。

    随着两个人站了起来,跪在两个人身后的他们的那些家人也一个个脸上表情茫然的跟着站了起来。

    “彼得大人,我……”奥利耶夫想要说点什么。

    张铁却没有听的兴致,也不想再说什么,他一抖缰绳,策动着剑齿兽就从这群人的面前越过,张铁身后的亲卫和灰鹰部落的骑兵们也跟着张铁从这群人的面前越过……

    奥利耶夫和尤文图斯两个茫然的看着张铁的背影,似乎不敢相信张铁就这样放过了他们,而他们身后的女人因为压力的骤然消失,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许多人一下子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

    晚上,解下盔甲洗去一天灰尘的张铁穿着一身宽松的长袍,在尤文图斯家里的一栋小楼上,默默的看着远处的夜空。

    整个灰鹰部落最好的房子就是尤文图斯长老家里的,所以尤文图斯长老一家人全部搬了出来,把最好的地方让给了张铁和他带来的那些亲卫。

    张铁现在的身份,能在灰鹰部落这种地方逗留,毫不夸张的说,整个灰鹰部落真的是蓬荜生辉,部落里把最好的房子让出来,那是基本的礼数。

    现在已经十一月份,从天寒城事件爆发到现在,眨眼就差不多四个月了,张铁并没有忘记天寒城事件后自己得到的那个至关紧要的消息,如果甄家的阴谋没有被自己揭破的话,那么,按照西蒙教授的分析,到了明年,天寒城的傀儡蠕虫的虫卵就会全部正常孵化,天寒城中的那数百万人,也就变成了完全由傀儡蠕虫控制的可怕的僵尸和杀戮机器,整个晋云国琅琊郡都要大乱,第三次人族圣战的号角就会彻底吹响。

    阴谋虽然被揭破,但因为魔族带来的危机并没有解除,张铁知道,最迟就是明年,最快甚至就是两个月之后,真正的圣战就会到来,这一次的圣战,将是人类经历过的最漫长的黑暗之冬……

    不知道黑炎城的那些人过得怎么样了?

    张铁心中想起了他在黑炎城的那些朋友,兄弟,女人,有一丝忧虑从张铁心中闪过。

    无论如何,张铁已经决定,在离开冰雪荒原之后,就要回一趟黑炎城。

    身后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了,张铁没有转身,他知道进来的是谁。

    奥劳拉来到张铁身后,紧紧的把张铁抱住,把脸贴在了张铁的背上。

    不会儿的功夫,张铁就感觉自己背部的睡袍就被奥劳拉无声的眼泪和浸湿了一大片。

    “好了,都过去了,不要哭了……”张铁转过身,把奥劳拉那冷艳面孔上的泪水擦去。

    就在一个小时前,张铁已经知道了灰鹰部落会议的结果,尤文图斯和奥利耶夫都主动辞去了部落长老的职位,两个老家伙彻底把自己手上的权力交给了奥劳拉,尤文图斯还主动“捐献”给了灰鹰部落三十多万的金币,而奥利耶夫也让自己的几个儿子和亲信宣誓向奥劳拉效忠,奥劳拉正式成为了灰鹰部落的族长。

    从今天起,灰鹰部落就只有一个族长和一个长老。

    灰鹰部落的一切都结束了,整个部落又回到了奥劳拉的手中。

    还未彻底把奥劳拉脸上的泪水擦去,奥劳拉就突然紧紧的抱住了张铁,疯狂而热烈的亲吻起来,差点让张铁窒息,最后直接一把把张铁推倒在了阁楼的床上……

    ……

    塞顿和张铁身边的几个亲卫都守在小楼下面……

    十多分钟后,耳尖的塞顿听到了小楼上面传来的奥劳拉一声压抑着的痛苦的呻吟,塞顿心中一下子松了一口气——这下科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