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一章 斯宾塞家族(三)
    一个小时后,斯宾塞家族的精英们相继走出了议事厅,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

    帝林族长已经决定,就在明天,由家族的一名长老亲自带着艾斯基尔城的“诚意”,去和彼得与冰原巨熊部落的几位长老好好沟通一下。

    不管怎么样,也不管冰原巨熊部落这次的十万大军朝着艾斯基尔城奔来的目的是什么,战也罢,和也罢,先弄清楚冰原巨熊部落的目的,总好过让斯宾塞家族在这里猜来猜去的要好。

    冰原巨熊部落的大军还在艾斯基尔城的千里之外,这点距离,对冰原巨熊部落的那些精锐骑兵来说,哪怕道路再不好走,他们冲到艾斯基尔城下面的时间也就是在最近几天之内了。

    因为受到某些消息或者说是传言的影响,那所谓的“诚意”,自然是斯宾塞家族里的漂亮女人,这个时候正是家族里的那些女人们为家族出力的时候,那名家族长老只要把家族里选定的女人带去就可以了,如果彼得真的是一名好色之徒的话, 斯宾塞家族的女人有的是办法实现她们的价值与维护家族的利益,这是每一个斯宾塞家族的女人从小就开始学习的内容。

    在冰雪荒原,每一个部落统治者家族的女人,特别是熊级部落统治家族的女人,从来都是统治家族里的男人们用来维护家族统治的工具,这从来都不是什么秘密,斯宾塞家族在做的事情,除了曾经没有族长的冰原巨熊部落以外,每个熊级部落都在做着,这根本没有什么算得上是丢人的。

    对斯宾塞家族来说。当其他部落的统治家族还在用“粗放”的方式让统治家族里面的女人充当着那种原始而有效的联姻工具的时候,斯宾塞家族早已经开始对这个工具进行着更加精雕细琢的“深加工”——每一个斯宾塞家族的女人,几乎从懂事起,就开始接受和进行大量专业课程的熏陶。

    除了那些积淀一个人基本素养的普通课程以外。音乐。舞蹈,诗歌。绘画,化妆,礼仪,外交。谈吐,心理学,谋略学等等等等之类的课程更是斯宾塞家族里的女人们的必修课,在这些女人到了十四岁之后,甚至还开始学习各种取悦男人的技巧。

    斯宾塞家族从大陆上请来了真正的专家对家族里的女人进行系统性的教育和培训,教授她们礼仪的是大陆上那些帝制国家的宫廷顾问,教授她们取悦男人技巧的是阅男无数。如今已经在颐养天年的“名妓”,这样的“名妓”还不止一人,教她们外交技巧的是斯宾塞家族高价请来的大陆上资深的外交官与有名的交际花,教授她们心理学和谋略学这些课程的都是从各处找来的真正的专家级学者和各领域内的杰出人士。

    在这样的教育体系的熏陶下。“斯宾塞家族的女人”这句话,甚至都成为了冰雪荒原上的一句许多人耳熟能详的俗语,在冰雪荒原的那些部落中甚至是在艾斯基尔城里,如果有人或有邻居指着某个女人说那个女人是“斯宾塞家的女人”,这绝对是对那个女人非常高的赞美——漂亮,精明,能干,还懂得驾驭男人,这就是斯宾塞家的女人的意思。

    ……

    皮尔斯最后一个走出了议事厅,因为厌恶和不屑的缘故,哪怕是那些斯宾塞家族的后辈们,在他走出来的时候也没有谁有兴趣转过头来看上他一眼,更不用说来和他打下招呼或者一起结伴离开铁熊堡了。

    前面的人都三三两两的离开,只有皮尔斯一个人慢腾腾的,一边走一边打着哈欠的来到了停车场,在把自己肥胖的身体塞到那辆来自东方大陆的进口的高级轿车后座上之后,就让司机开车离开了铁熊堡。

    斯宾塞家族的铁熊堡,是家族里标准的族长官邸,历代都只有现任族长才有资格住在这里,哪怕是族长家里成年以后的子女,都没有住在铁熊堡的资格,所以开完会后,除了帝林以外,所有斯宾塞家族的精英们都乘车离开了这里。

    当然,在其他斯宾塞家族的精英眼中看来,“家族精英”这个词儿用在他们身上他们倒是可以坦然接受,要是用在某人身上的话,那换来的,有可能就是一声冷笑罢了。

    皮尔斯的车还没有完全驶出铁熊堡,甚至就在铁熊堡大门那些驻守士兵的眼中,坐在车后座上的皮尔斯已经从车后座的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高级的杜松子酒,然后给自己满满的倒了一杯……

    一杯酒下肚之后,皮尔斯灰败的脸上显现出了一丝红晕,整个人看起来也似乎有了一点精神。

    这个时候的艾斯基尔城,因为宵禁的缘故,大街上显得颇为冷清,而就在一个星期之前,整个城市到了夜里还到处灯火通明,而现在,才刚刚入夜不久,城里到处看起来就已经一片黑灯瞎火的死寂,因为车辆稀少的缘故,艾斯基尔城的所有街道看起来都空旷无比,可以开着车在街上风驰电掣。

    很快,皮尔斯的车就开到了他的住所附近,也就是在这里,道路暂时被封闭起来了,有不少艾斯基尔城的警察在这里忙活着。

    高级轿车停了下来,皮尔斯放下了车窗玻璃,露出了自己的小半张肥肥的脸,有些不快的看着那个正在弯下腰来准备和他说话的警察小头头。

    这个小头头自然是认识皮尔斯的,不够皮尔斯在斯宾塞家族中有着什么样的地位,显然都不是他们能得罪得了的。

    “出了什么事?”皮尔斯用明显中气不足的声音问道。

    弯下腰来说话的警察小头头一边示意手下把抬起路卡,一边解释道,“皮尔斯先生,有人乘天黑在这边街道的墙上刷下了不少胡说八道的标语,我们接到报告,特地赶过来处置!”

    这几天,为了警察局前段时间发出去的两张通缉令,整个艾斯基尔警察局的头头脑脑们一个个被上面训得狗血淋头,所有警察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这个时候自然没有一个人敢疏忽,只是发现了一点风吹草动,一大票人就赶来了。

    “你们这些饭桶,快点给我让开……”皮尔斯不耐烦的骂了一句,像赶苍蝇一样的挥了挥手,然后把车窗关上了。

    在车辆驶过前面的路边时,皮尔斯在车里看到了那被人用红色的油漆刷在墙上的几条标语——伟大的先知大祭司厄尔奇达预言的王者已经出现!

    还有一条是——斯拉夫人统一的时间终于到了。

    哪怕已经过去了几百年,但在冰雪荒原,只要是有斯拉夫人聚集的地方,就总会有着厄尔奇达的狂热粉丝和信仰者存在,还有一些幻想着所有部落重新统一的所谓的大斯拉夫主义者,这些人的人数在艾斯基尔城虽然不多,造不了反,但在关键的时候,给人添麻烦的本事却是有的。

    就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皮尔斯刚刚看完两条标语,这两条标语已经被一堆警察们用同样的红色油漆刷干净了。

    在这里再次看到厄尔奇达这个名字的时候,皮尔斯在车里的右手不由紧紧的握而来一下,随后又松开了,若无其事的伸向酒柜。

    “呸……”,看着皮尔斯的车离开,那个警察的小头目狠狠对着车消失的方向的吐了一口唾沫……

    ……

    不一会儿的功夫,高级轿车就回到了皮尔斯那栋占地广大的豪华别墅内,别墅里的保镖为他打开了别墅的大门,然后皮尔斯的车就驶到了别墅的院子里。

    下了车之后,皮尔斯的脸色已经阴沉了起来。

    看到院子里的花坛里今天刚刚修剪过的漂亮常青树,皮尔斯让管家把园丁叫来,对着那个可怜的园丁发泄了一通雷霆之怒后,让管家把园丁这个月的工钱扣下,并把园丁打发了滚蛋,这才怒气冲冲的走进了别墅。

    随后的半个小时,别墅里又传来一阵杯盘砸在地上的声音和皮尔斯不时响起的怒吼声,还有被抽了耳光的侍女们的哭泣声,整个别墅里所有人都心惊胆颤,一直到皮尔斯进入书房,整个别墅才算消停下来。

    皮尔斯脸上愤怒的神色在书房的房门被关上之后就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静,让人莫名心寒的平静。

    在书房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用沉思的表情安静的坐了两分钟之后,皮尔斯站了起来,他来到书房的壁炉面前,把摆放在壁炉面前的一把火钳伸进壁炉里面拧了一下,壁炉旁边的一面壁砖就无声无息的滑开了,露出一条通向地下的幽暗通道。

    皮尔斯把火钳放回原位,走入到那条通道之中,壁炉旁边的那一面壁砖又返回到了原位。

    萤石灯幽暗的灯光把地下室照得惨绿一片,这似乎是一个冰窖,走到下面,到处都堆放着巨大的冰块,那些冰块每一块都晶莹剔透,透出一股幽蓝色的迷离光华,像超级巨大的水晶一样。

    如果有熟悉的人看到,就一定能够认出,那些冰块,不是普通的冰块,而是来自冰封大陆部分地区才有的万年寒冰,这些冰块已经保持了这个状态上百万年,冰块比钢铁还硬,温度极低,而且不容易化掉,这种万年寒冰一块的开采成本,几乎和一块同等重量的黄金的价值相当。

    就在一张由万年寒冰雕琢而成的床上,一个年龄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双手放在小腹那里,安静的躺在冰床上,就像睡着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