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二章 父爱
    皮尔斯走到躺在冰床上的那个似乎是睡着的少年面前,用慈祥而温柔的目光看着他,还非常小心的为那个少年整理了一下少年额头上的头发。

    少年的脸色雪一样的白,已经没有一丝的生气,皮尔斯那温柔的目光和动作,在这个时候,就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栋宅子的管家出现在了皮尔斯的身边。

    就像皮尔斯在进入书房之后变了脸一样,这个在外面好脾气的温文尔雅的管家,这个时候整个人的气势和给人的感觉也随之一变,变得阴冷而又高高在上。

    绿色的萤石灯在两个人的脸上头罩下一片幽深的阴影,一下子让整个地下室的气氛阴森起来。

    “斯宾塞家族的会议有什么结果?”管家开了口, 声音不再温和,而变得咄咄逼人,甚至有些居高临下。

    “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我们的计划可能已经被人知道了!”皮尔斯的声音冷静,再也没有议事厅中的那种卑微的感觉,“冰原巨熊部落的这十万大军有可能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这话一说出来,管家脸上的神色就是一惊,“你是说我们在遗迹中设下的那个陷阱出了纰漏,冰原巨熊部落顺着那边的线索追到艾斯基尔城来了?这怎么可能……”管家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在那样威力巨大的炼金炸弹的爆炸中,所有的一切都化成了飞灰,还有什么能留下,三眼会为这个计划前前后后投入了巨量的精力和资源,为了吸引冰雪荒原上其他那些部落的眼光,我们派出的几个驭兽师都被人干掉了。”

    “不是遗迹那边的问题,而是有人可能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是谁?”管家的语气一下子阴森锋利了起来,他看着皮尔斯,语气一点也不客气。“既然有这样的人。你为什么不派人去把他干掉,现在回来这里干什么。这样的人多活一秒钟,就是对我们计划最大的威胁!”

    “那个人有可能是厄尔奇达!”皮尔斯沉声说道。

    “谁?”管家的脸色微微错愕了一下。

    “斯拉夫人伟大的先知大祭司厄尔奇达!”皮尔斯解释道,而且把在会议中自己听到的内马尔的猜想说了出来,“厄尔奇达在密匙之箱里面留了一封信给彼得。他有可能在信上提到了艾斯基尔城将来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从而让冰原巨熊部落提前做出反应。”

    管家自然知道厄尔奇达是谁,这个时候听着皮尔斯的解释,脸色就变化起来,“已经确定了吗?”

    “没有确定,但大家讨论来讨论去,发现能让冰原巨熊部落出兵艾斯基尔城的各种可能性中。归结起来背后的主导力量只可能来自三个方面,一方面是冰原巨熊部落中的某些狂人和大部落沙文主义者,如果这些人出兵的话,理由很充分。但是从各方面来看准备则有所不足!”

    “第二个方面则是彼得,彼得让冰原巨熊部落出兵,有可能只是想检验一下自己对冰原巨熊部落的控制力,冰原巨熊部落的部队最终只会在艾斯基尔城转一圈会回去,当然考虑到传说中这个彼得在那片遗迹的地下所做出的一些神奇的事情,也不排除彼得让冰原巨熊部落出兵背后有其他的深意,如果这个人真能显化所谓的神迹,而且当时他也是掉到陷阱中的人之一,那么,有可能他已经发现了些什么,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神奇的领域不是我们可以测度的……”

    “最后一个方面就是厄尔奇达,以厄尔奇达的能力,他有可能已经看到了艾斯基尔城某些未来的景象,所以才留下书信,让冰原巨熊部落做出妥善的应对举措!”

    听着皮尔斯那毫无感**彩的语气,管家脸上的肌肉痛苦扭动了起来,那是愤怒,更是痛恨,还有一丝挫折,哪怕厄尔奇达已经死去了数百年,但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谁比三眼会更清楚这个人的能力。

    在这个人活着的时候,三眼会曾经针对斯拉夫人的一个个阴谋和布置都被这个人破去,几百年前,三眼会曾经在斯拉夫人中潜伏的家族和豢养的那些政客走狗们一个个被厄尔奇达用铁血手段铲除,三眼会损失惨重,哪怕到现在,三眼会在斯拉夫人中也没有完全恢复元气,更没有以前那样的影响力,能被三眼会吸收利用的人少得可怜,整个冰雪荒原都是三眼会势力的薄弱和真空地带。

    能把皮尔斯控制住,三眼会已经下了非常大的力气,自己在冰雪荒原二十多年的布置,眼看再过几个月就要大功告成,没想到,那个已经死了几百年的家伙又跳出来了。

    或许斯宾塞家族的人在听到厄尔奇达的时候还会有些疑虑,但对三眼会来说,凡是在他们针对斯拉夫人的阴谋中,只要出现厄尔奇达的这个名字,那就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更没有什么侥幸,厄尔奇达,那一定是冲着三眼会来的,想都不用想。

    管家的脸色这个时候非常可怕,狰狞得宛如魔鬼,浑身上下都有黑色的战气图腾的氤氲在滚动着,但又被他强制压了下来。从那滚动的战气图腾的氤氲上,就表明管家至少是一个十级的高手。

    “或许,真实的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这仅仅是一种猜测!”皮尔斯以冰块般的冷静声音说道。

    “我知道,当然还没有到最糟糕的时候,就算是厄尔奇达,他可以看到未来,但也不可能看到未来所有的事情和细节,否则的话,现在朝着艾斯基尔城冲过来的,就不是十万大军,而是只要一个骑士就够了!”

    皮尔斯沉默,重新把目光投向了似乎在床上睡着的那个少年。

    管家也沉默了,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似乎是在内心挣扎着什么……

    整个地下室安静了一会儿之后……

    “皮尔斯……”管家的声音一下子平静了下来,甚至还带着一丝温柔的感觉。

    皮尔斯抬起头来,看着管家,似乎对管家接下来要说的话已经有了预料,“你想要提前发动吗?如果再等上三个月的话,一切都会不同。”

    “时间来不及了,如果等到冰原巨熊部落的大军一来,我们以前做的一切都有可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输得一干二净,我们不能把主动权交到别人的手上,现在我们还有鱼死网破的资本,还可以把艾斯基尔城弄个底朝天,而再等几天,我们有可能就变成那条被甩到岸上的鱼了!”

    皮尔斯也叹了一口气,用手摸了摸躺在冰床上那个少年已经完全僵硬的脸庞,“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和你们合作吗?”

    管家愣了一下,“只有我们三眼会有能力让少爷重新活过来,只要少爷的身体依旧保存完好,一旦我们的大军打到冰雪荒原,我们就能利用少爷身上的细胞完成再生和克隆……”

    “但那样的一个人,还会是我的小海尔法吗?真到了那个时候,我还有什么价值值得你们如此为我大费周折……”皮尔斯摇了摇头,语气一下子充满了忧伤,“我和你们合作,只是想要让斯宾塞这个家族里的人知道,有些事情,只要做了,就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家族原本就应该是我的小海尔法的,如果他不出意外,几年之后,他就是这个家族的族长,我争不过帝林,但我的孩子却比帝林所有的儿子加起来都要优秀,但意外却偏偏出在了他的身上,执行家族任务的时候,最优秀的人死了,那些平庸之辈却一个个无耻的活了下来,既然连小海尔法都死了,那么,斯宾塞家族为什么不去死呢,这样一个腐朽的家族继续存在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你……”管家一惊,刚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而是感觉心上一痛,是真痛,不是假痛,他低下头,看着一柄乌黑的长剑从自己的心脏上穿了过去,剑的一端,稳稳的拿在那个他自认为已经完全在他掌握之中的平庸无能的男人的手上,男人的手稳如泰山。

    这个男人身上居然藏着一把剑,他不知道?

    这个男人对他出了剑,他中剑之后才有感觉?

    这是什么剑法,这还是那个平庸无能只会借酒浇愁的男人吗?

    鲜血从管家的嘴里冒了出来,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男人肥胖的身子和那宽大的衣袖,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但那身上迅速流失的力量和整个人的生命力,却让他连最后说一句话的力量都没有了,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说不上来……

    “既然连我都要准备去死了,去和我的小海尔法相会,你为什么又要活着呢?你知道吗,在以前,作为一个斯拉夫人,我其实是最痛恨你们这些三眼会的杂碎的。”皮尔斯说着,抽出了长剑,一剑斩出,管家的脑袋就飞了起来,然后无头的尸体一下子往后摔倒。

    整个地下室一下子充满了血腥味,管家脖子上的一点鲜血飞溅了出来,落在了那个躺在冰块的少年的脸上,皮尔斯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块雪白的手绢,小心翼翼的把少年脸上的那一滴鲜血擦干净,然后无比温柔的俯下身,在少年的额头上亲亲一吻,然后惭愧的笑了笑。

    “小海尔法,你看,爸爸真的老了,连杀一个人都不利索了,还让那个人肮脏的血溅到了你的脸上,如果你还活着,这个时候一定比爸爸厉害吧,你再等等,等爸爸把事情做完了,再带着很多人来陪你,你就不会觉得冷和寂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