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八章 只求心安
    从艾斯基尔城的北门到城中杜哈尔大街,张铁率领的这支十人队伍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在路上快速的解决了几十只魔化傀儡之后,张铁就冲到了杜哈尔大街。

    杜哈尔大街是艾斯基尔城靠近西边的一条普通的街道,整条街道两侧的招牌上,都是一间间规模不大的小商行,而街道两边,都是四五层楼的低矮建筑。

    那些建筑楼下的商行的大门很多已经被砸开,整条杜哈尔大街上有上百具尸体,血腥遍地。

    张铁他们冲到这里的时候,正看到一群魔化傀儡蹲在路边,围着几具尸体埋头撕咬着。

    “杀了他们!”张铁低喝一声,就冲了上去。

    察觉到有人冲过来,那些魔化傀儡们也从那些残缺不全的尸体上抬起满是血污的脸,双眼通红的朝着张铁等人冲了过来。

    罗斯拉夫和瓦吉德都是十级的强战士,除了张铁在内的其他几个人的等级都在七级以上,在那些魔化傀儡还没有冲到张铁面前,罗斯拉夫和瓦吉德已经越到了前面,冲杀进那群魔化傀儡中间,眨眼的功夫,两个人就各自扫倒了一片魔化傀儡。

    拿着一把普通长剑的张铁只来得及把两个魔化傀儡那丑陋的脑袋砍下来,战斗就结束了。

    在下一批魔化傀儡游荡到这里之前,整条街道暂时清净了下来,先在的情况,对张铁来说其实很轻松,因为艾斯基尔城成为魔化傀儡的人数。要远远比天寒城的要少,像天寒城那样整座城市绝大多数人成为魔化傀儡的才是真正的地狱。在那样的地方,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如果此刻的艾斯基尔城和天寒城差不多,那么即使雷神之锤再厉害,张铁也绝对不会把雷神之锤派进来,真正面对数百万悍不畏死的魔化傀儡,每走一步迎面都有几十米厚的肉墙在阻挡着,在那种情况下,派部队进去只是找死。

    大雪纷纷扬扬的落下。那白色的血与大街上那些猩红色或暗红色的色块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有一种残酷的冷在空气中回荡着。

    快速的跳过路边街道边上的金属隔离栏,张铁快速的朝前面跑去。一边跑,一边转过头看着街道两边的门派号和那些小型商行或商店的名字。

    当杜哈尔大街176号的门牌号出现在张铁眼前的时候,张铁心中微微的一冷,这里的大门已经被砸碎了。门口有一些鲜血。碎玻璃就洒在了门口的台阶上。

    在那被毁坏的大门上,有一个蓝色的招牌,上面写着伊勒梅斯商行几个字。

    张铁冲了进去,他身边的几个人也跟着他冲了进去。

    商行一楼的一个柜台后面有一具脖子被咬断的年轻人的尸体,那尸体的鲜血此刻已经完全流淌在了地板上,把地面染得猩红一片,除此之外,整个商行的一楼已经没有人了。但楼上还有着巨大的响动传来,张铁直接冲上了二楼。

    二楼是仓库。里面堆放着许多的货物,却没有看到有人,张铁接着冲上了三楼。

    三楼更显混乱,刚刚冲到楼梯口,张铁就看到一个肩膀上沾着一把劈柴斧头的魔化傀儡正在扭着自己的身体,用手抓着斧头想把斧头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下来,但因为那斧头好像已经卡在了那具身体肩背部位的骨头里,而且斧头的手柄朝后,那个魔化傀儡一直没有办法把那柄斧头拿下来。

    看到冲上来的张铁,那个魔化傀儡愣了一下,张铁手上的剑一挥,那个魔化傀儡的脑袋就飞了起来。

    绕过二楼的两间屋子,张铁找到那响动声的时候,看见的是五个魔化傀儡正在疯狂的用斧头和各种东西劈砍敲打着一道金属门,想把那道金属门打开,魔化傀儡们一边敲打破坏,一边发出难听的尖叫声。

    而那道金属门里面,在那沉重的斧头每一次砍上去之后,里面都有小孩子惊恐的压抑的哭泣声音传出来。

    瓦吉德冲了上去,眨眼之间,五颗脑袋飞了起来,几具无头的尸体在地上晃了晃,然后倒下,浓浓的血腥味一下子就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面散发开来。

    张铁走了过去,看了看那扇已经被砸得变了形,几根连接在墙体中的钢条都暴露出来的金属门,轻轻摇了摇头,如果自己不来的话,真不知道这扇门还可以坚持几分钟。

    张铁双手抓住金属门的门框,身上蛮力一爆发,哗啦一声,就直接把金属门扯倒,

    在金属门倒下的那一刻,一把斧头就朝从门里面朝着外面劈了出来。

    “住手,伊勒,是我!”张铁一把抓住斧头的斧柄,然后把门背后那个貌似疯狂的家伙扯了出来。

    这个家伙,正是张铁乘坐极光号的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专门从事食品与皮货贸易的艾斯基尔城的一个小商人伊勒!

    此刻的伊勒,脸色苍白,满血色,身上的衣服上还有一些血迹,只冲着他那红着眼睛的模样,要是此刻出现在外面大街上被雷神之锤的骑兵们遇到的话,说不定就要被当做魔化傀儡干掉了。

    在被张铁猛烈的摇晃了两下之后,伊勒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看了看此刻已经倒在地上的那几具无头尸体,再看了看张铁,眼睛瞪得贼大,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样子。

    “彼得……”

    张铁看了看那间狭小的屋子一眼,此刻,正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妇女,用手紧紧的搂着两个小孩,恐惧的蜷缩在那间小屋子的墙角。

    那两个小孩一大一小,大一点的是个五六岁的小男孩,面孔上依稀还有几分伊勒的模样。小一点的那个则是一个粉雕玉琢的两三岁的小姑娘,那个妇女一边紧紧的把两个小孩子搂在怀里,一边用手蒙着两个小孩的眼睛。似乎不想让他们看到那门被破开的一幕。

    这件小屋子里,还有一个保险柜,一看那个保险柜,张铁就猜到这间屋子,有可能就是这间小商行的财务室,因为里面摆放着重要的东西,这间屋子的门才是坚固的金属门。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伊勒一家躲在这里,没想到却救了他们一命。

    “赶紧把你的家里人叫出来吧。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

    “啊,彼得,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说来话长,我们路上再说!”

    “梅斯。赶快出来。来的是我的朋友!”伊勒说着,转身重新跑进了那个小屋子里面,抱着那个小男孩,把小男孩的脸蒙在自己的怀里,不让他看到外面那血腥的一幕,随后就和那个叫梅斯的女人一起走了出来。

    “伊勒,这是你的孩子和老婆吗?”

    “是的!”

    “过一会儿我们要离开这里,女人和孩子的速度可能跟不上。为了安全起见,只能由人背着她们走!”

    “只要你们能把我的小凯文和苔丝带出去就行。我和伊勒可以留在这里,绝不拖累你们……”伊勒的老婆看了张铁和罗斯拉夫他们一眼,也看出这些人的实力应该是强大的战士,咬了咬牙,非常坚决的说道。

    伊勒的女人在这个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份牺牲的勇气和母爱让张铁有些动容,听到梅斯这么说,伊勒也看着张铁郑重的点了点头。

    关键时刻,父母都把活下来的希望留给自己的孩子。

    “妈妈,不要离开我……呜呜……”

    “妈妈……”

    那两个小孩虽然被伊勒和梅斯抱在怀里,眼睛看不见外面的东西,但他们却可以听得到自己的父母在说什么,在听到自己的母亲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两个小孩都哭了起来,一个个用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父母。

    此情此景,让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用一只手重重的放在了伊勒的肩上,“伊勒,你相信我吗?”

    伊勒点了点头。

    “我一定会把你们一家人带出去的,你,你的老婆,还有你的这两个孩子,不会有人被丢下!”

    ……

    几分钟后,张铁的三名亲卫背着伊勒的两个孩子和他的老婆,一行人快速的从伊勒梅斯商行里面冲了出来,顺着大家来时的小路,向着北门冲去。

    因为外面的景象太过恐惧,伊勒的老婆甚至亲自找来两块手帕,把孩子的眼睛给蒙了起来,并告诉两个孩子不许睁开眼睛。

    哪怕身上背着一个人,战士们的奔跑速度依旧非常之快,基本上维持在百米八秒的速度上,伊勒的身体虽然健康,也还年轻,或许还点燃过几个明点,但在这个时候,哪怕伊勒用尽了全力,在咬着牙跟着队伍跑出500多米后,就气喘吁吁的有些跟不上了。

    “彼得,你们走吧……我……”

    伊勒还没说完,一直关注着他的张铁就直接一把抓住他,把他背在自己的背上奔跑起来。

    张铁的这个动作,先是让他身边的亲卫们心中一惊,继而,所有人的血管中就像注入了一道激烈的热流……

    罗斯拉夫和瓦吉德连忙冲到张铁的身边,想说什么,但张铁只是看了他们一眼,两个人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伊勒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带着雷神之锤打通艾斯基尔城的逃生通道,让这座城市的大多数人可以逃出去,张铁觉得那是自己在那种情况下应该做的事情。

    而此刻,背着自己认识的这个朋友从这里逃出去,张铁也觉得是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做的事情,完全没有什么别扭。

    在带着雷神之锤冲进来的时候,张铁曾有过去把伊勒带出来的念头,但那个念头在张铁心里闪了一下,就被他否决了,此刻,看到伊勒一家没有事情,还能坚持到自己赶来,张铁的心中无比的满足。总算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张铁知道,他未必能救得了所有人,也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他所做的,也仅仅是让自己没有遗憾,能够心安而已。至于其他的大人物们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关他屁事……

    ……

    张铁并不知道,当他把伊勒背在身上的时候,就在离他百米之外的路边一栋十多层高楼的屋顶上,一个从张铁第二次进入艾斯基尔城后就一直跟着他但却让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的危险人物一下子停下了脚步。

    那是一个老头,一个满头银发,但身体站在楼顶之上依旧如山岳一样耸峙着的老头。

    那个人看着张铁把伊勒背在身上狂奔的样子,眼中的神色复杂了起来,那眼中仅有的一点冷冽的杀机就在那复杂的目光中慢慢消散了,良久之后,老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铁熊堡那边的方向,脚一动,身体就在这栋楼的楼顶上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300多米外的另外一栋楼的楼顶上……

    在这个人离开这栋楼后不到十多秒后,就在这个人刚才站立的地方旁边,那从天空中落下的纷纷扬扬的大雪怪异的扭动了起来,随后,就在那些扭动的飞雪之中,一双深邃如星空的眼睛出现,那双眼睛,就像出现在水面上的倒影一样,只是一个晃动的虚影,那双眼睛朝着刚刚离开的那个人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就消失了。

    在那双眼睛的虚影出现的时候,刚刚出现在这里的那个老头的身影虽然已经出现在了铁熊堡所在的那片区域,离这里已经差不多有十公里左右,但那双眼睛一出现,那个老头的身子还是不由得一僵,然后转过了头,看向他刚才站立的方向……

    ……

    夏塔小镇西北面两百多公里的地方,沙林大祭司睁开了眼睛……

    ……

    第二天中午,当冰原巨熊部落的十万大军赶到艾斯基尔城的时候,整个艾斯基尔城的外围,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难民营,最近两日,从艾斯基尔城逃出的数百万人,把艾斯基尔城外围方圆几十公里内能住人的地方都挤得满满当当。到处都是扎堆的帐篷或者活动的木板房。

    在紧挨着艾斯基尔城附近的几座小镇上,那从城里逃出来的人更是把小镇上的街道都睡满了,有的大胆一些的人,甚至就直接挤在艾斯基尔城南门到港口区的这一片商业区中,等着重新返回艾斯基尔城的日子。

    整个艾斯基尔的外围虽然已经拥挤不堪,但还保持着基本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