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章 戏剧性再见
    当初即使张铁被帝国的秘密警察通缉的时候,铁角军团也没有取消他的军官资格,秘密警察对他的通缉,并没有受到帝**方的认可,哪怕最后张铁离开了诺曼帝国,他在诺曼帝国的身份,依然是铁角军团的军官,一直到现在都没改变。

    当初法兰卡少校陷害他的那笔烂帐,背后纠缠的是帝国北疆军区和帝国北疆秩序审查委员会这种庞然大物之间深层次的矛盾,秘密警察通缉他,军方则通缉法兰卡少校,双方互不相让,在矛盾突然爆发的时候,他和法兰卡少校则成为两个庞然大物之间过招的小卒,对他和法兰卡少校爆发冲突的背后的真相,反而没有人在意了。

    只不过事情后来峰回路转,自己背后跑出了一个怀远堂,秘密警察们就偃旗息鼓了,现在,虽然因为面子和程序上的原因,秘密警察对自己的通缉令依然没有撤销,但只要自己不跑到秘密警察的总部门口去大喊大叫我是张铁,快来抓我,那么,自己在帝国秘密警察的眼中就是一个透明人。

    至于帝国的北疆军区这边,则更是没有问题,因为如果铁角军团承认张铁有问题,那么,这就等于北疆军区在自己抽自己的脸,自己承认在与秩序委员会的较量中落入了下风,在这种事关整个军方脸面的问题上,根本没有退让的可能。

    所以,这次回来,对张铁来说,只需要低调一点就可以,没必要藏头露尾隐姓埋名,因为这个时候根本不会有人来找他的不自在。

    看到张铁递过来的那个军官证,那个检查张铁的士兵脸色肃然了起来。连忙用双手接过,然后翻看了起来,只看了两眼,那个士兵就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军官证上有张铁的任职经历和授勋获奖的情况——

    三十九师团铁血营少尉……

    诺曼帝国铁血勋章获得者……

    后积功升至中尉。同时因为重伤被调到了铁角军团后勤部综合后勤支援处第九装备科做科长。

    这是一个在卡鲁尔战区战功卓著,最后因伤退居二线的军官。

    对检查的士兵来说。张铁的这份军官证分量太重,但张铁的年龄似乎又让人有所怀疑,自从入伍也没机会摸过两次军官证的普通士兵对这份军官证的真假也有些摸不清,最后只能把求助的眼光看向远处哨卡边上的一个少尉军官。悄悄的做了一个手势。

    那个少尉军官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然后带着两名士兵走了过来,在那个少尉军官走过来之后,那个士兵立刻就把张铁的军官证递给了那名少尉军官。

    那名少尉军官拿过来仔细查看了起来,只是看了几秒钟之后,就确定了军官证的真假,然后少尉在车门外面一个立正。啪的就对着张铁敬了一个军礼。

    “长官,欢迎回国,您想到布拉佩吗,是否需要我们提供车辆护送你回去?”少尉军官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把张铁的军官证恭敬的从车窗里递了进来,在诺曼帝国的军队之中,任何一个在战场上获得过铁血勋章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享受一些特殊待遇,张铁的中尉身份不至于让那名少尉军官如此恭敬,但再加上一个铁血勋章,那分量就不同了。

    “不用了,我坐出租车回去就可以了!”

    “好的,那祝您一路顺风!”

    看到哨卡的军官主动给张铁敬礼,其他的士兵已经连忙把哨卡的路杆抬了起来,让张铁坐着的车过去。

    ……

    在哨卡处执勤的这名少尉军官今年年初才刚刚从诺曼帝国北疆军事指挥学院毕业,然后被分派到铁角军团,等他来到这里的时候,铁角军团与光辉之羽的战争刚刚结束,所以,他并不认识张铁,看着那出租车消失在远处,这名少尉军官的眉头轻轻的皱着。

    张铁,这个名字他觉得自己好像什么时候听人提起过,但又想不起来了,这么年轻的中尉军官,而且拿到过铁血勋章,这样的人,就是在整个天铁角军团也不会太多,自己怎么会想不起来呢。

    年轻的少尉军官心中莫名有些烦躁,一直等到张铁离开二十分钟后,少尉军官无意中看到哨卡处贴着的那些通缉令,他才浑身一震,一下子想起他在什么时候听到过这个名字。

    那个据说干掉了几十个来到布拉佩给军团找碴的秘密警察,闹出轩然大波,被秘密警察通缉的铁角军团最出名的年轻军官?

    他回来了?

    少尉使劲儿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二话不说,随便给副手交代了两句,跑到哨卡边上的一辆已经完成热火的汽车上,开着汽车就往布拉佩冲去。

    ……

    虽然车里的气温不高,可给张铁开车的出租车司机头上的冷汗却忍不住的往下滴,在知道张铁的身份后,出租车司机仔细回想着自己和张铁交谈时所说的那些话,在他想起自己也曾在车里说过几句诺曼帝国混蛋之类的话,而且不止一次把诺曼帝国的军队骂做“红皮狗”和“鬼子”的时候,出租车司机的脸都绿了。

    这下完了,想到传说中诺曼帝**队的凶残,那布拉佩,对出租车司机来说完全已经变成了地狱一样。

    车里的气氛重新沉闷了起来,看到出租车司机被吓得不轻,而且一副紧紧闭着嘴巴的样子,张铁也就不说话了,而是靠在车后座上闭眼假寐。

    因为大雪,车辆的的速度有些慢,有些路段的积雪虽然被清理过,但通行能力大受影响,从卡鲁尔到布拉佩这100多公里的距离,出租车司机用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等到了布拉佩之后,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天色已经想暗了。

    出租车在布拉佩的一条街上停了下来,还不等张铁自己打开车门,前面的出租车司机连忙手脚利落的从车上下来,从外面帮张铁把车门打开。

    “先生,为您服务是我……我的荣幸……这趟免费,这个钱,我还……还给你!”

    看着出租车司机一脸紧张结结巴巴的拿出那枚金币,张铁笑了笑,“我这个人耳朵有些不好,车里面你说的有些话我听不清楚,你不用担心,15个银币的车资,剩下的钱,就当给你的小费吧,时间不早了,你家里人还在等着你回家,布拉佩的啤酒和肉肠不错,顺道买点带回去吧,回去的路上开慢点,再见了……”

    张铁挥了挥手,拿着帆布包就走远了。

    看着张铁离开的背影,出租车司机心情复杂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终于确定,自己遇到了一个好人,不会有什么麻烦,这才钻进车里,然后真的顺路买了一点啤酒和一堆肉肠,才回到了卡鲁尔……

    ……

    布拉佩的街道上也有一些积雪,路也有些滑,这个时候,因为天冷的缘故,路边的很多商店都打烊了,街上的行人也不多,偶尔遇到几个人,都把自己裹在厚厚的衣服里,张铁在布拉佩的街上走着,决定先找一个地方住下来。

    不知不觉,走着走着的张铁就来到了布拉佩城中的一条街上,等张铁发现路边那家熟悉的女性服饰店的时候,张铁愣了一下,怎么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这里。

    比起上次张铁看到的样子,这家店里面向街道这边的橱窗里的衣服,已经变成了厚厚的女性的冬装,橱窗里的模特的脖子上,还有几条毛茸茸的围脖,其他的,女人喜欢的高跟鞋,漂亮的长筒靴子,还有亮晶晶的饰品也一样不少。

    在萤石灯的灯光效果的烘托之下,整个橱窗布置得精致而充满了浓浓的女人味,也很有情调,店门旁边的路上有一堆被铲起来的厚厚的积雪,但店里的灯光却给人一种温馨浪漫的感觉。

    张铁揉了揉自己的脸,笑了笑,然后就推开店门走了进去。

    “叮……”

    门铃发出一声清脆悦耳的响声,听到响声,站在店里收银台旁边的那个正在说着什么的男人转过了头,看到了张铁,然后三个人再次愣住了,张铁也没想到会这么巧,同样的地点,同样差不多的时间,再加上同样的人物,一切都充满了戏剧性。

    “巧啊,拜斯先生!”张铁露齿一笑。

    拜斯的脸白了,整个人颤抖起来,张铁那微笑着露出的牙齿,在拜斯先生看来,简直宛如恶龙要吃人时才会露出的峥嵘,“这……这……我只是……只是刚好路过……给我夫人买点东西……这是第一次……真的……我保证……”

    “那你的东西买完了吗?”

    “买完了……买完了……你们聊,你们聊……”拜斯先生说着,拿着一个纸袋,看都不敢再看张铁一眼,连忙就要出去,在经过张铁身边的时候,更是侧着身子,屏住呼吸,整个人贴着墙边一寸寸的往外挪,冲出店里的拜斯先生刚出门就狠狠的摔了一跤,整个人的脸都磕在了地上,爬起来的拜斯先生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整个人连滚带爬的跑了。

    一下子,店里就只剩下两个人。

    张铁和站在收银台后面那个烫了一个漂亮波浪卷发的服装店老板娘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