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章 得失之间
    如果说奥劳拉是一块冰,张铁喜欢看到奥劳拉这块冰融化成水的样子,那琳达则原本就是水,她不会融化,她只会变成一块温柔泥泞的泥沼,把张铁裹住,然后在她那婉转压抑的呻吟中,把张铁陷落在那最柔软的地方。

    这是一个温婉成熟风姿卓越,同时有着贤妻良母气质的漂亮女人,哪怕在把她压在身下,大加挞伐的时候,这个女人脸上依旧会有那种欲拒还迎的羞涩感,甚至会不好意思的闭上眼睛,偏过头,不敢去看张铁。

    依旧是格林夫妇的小楼,在张铁搬走之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琳达就从三楼搬到了四楼,那是张铁以前住的房间,像第一次张铁送琳达回来的时候一样,昨天,两个人都喝了一点酒,到了晚上,张铁送她回来,随后一切就发生了。

    好吧,张铁必须承认,那个时候,他首先没有忍住。

    在那幽暗的楼梯之上,琳达走在前面,张铁走在后面,从下到上的看着前面琳达上楼的时候那扭动着的,紧紧贴在紫色短裙下的丰满漂亮的臀部和穿着高跟鞋的那一双漂亮雪白的大腿,闻着这个成熟女人身上那充满了诱惑气息的香味,在走到三楼的时候,张铁忍不住把手放在琳达的屁股上摸了一下。

    琳达没吭声,只是回过头来,微微有些羞涩的看了张铁一眼。这一眼,对张铁来说,似乎是一种鼓励。

    那幽暗的楼道似乎让琳达有了一些预感,整个人的呼吸都有些变了。

    在两个人走到四楼房间外面那黑暗的楼道中的时候,张铁就抱住了她,两个人亲吻起来。

    那黑暗中的别样刺激让张铁就在楼道之中,把那个温婉漂亮的服装店老板娘紧紧的挤压在墙角。只是用手抄起了那个女人一条雪白的大腿,就用他的木乃伊摸索着,挤压着,摩擦着。从那个女人裙底那狭窄的有着蕾丝花边的布料缝隙之中刺入到了那一片如泥泞一样温润柔软的地方。

    张铁还记得。那个时候,琳达整个人如一团燃烧起来的火。而她的舌头则一片冰凉。

    ……

    第二天,身体内的生物钟准时把张铁叫醒了,醒来的张铁睁开眼睛,就发现琳达正如小猫一样的蜷缩在他的胸口。女人的头发有些散乱在张铁的脖子和肩膀上,两只雪白饱满的大白兔则紧紧的挤压在张铁的肋下和胸口,张铁微微一动,脖子上就传来一阵痒痒的感觉。

    张铁看了一眼卧室外面的窗外,在窗帘的缝隙外面,这个时候正飘着雪,天还未透亮。而这间小小的卧室里却春光旖旎。

    琳达白皙姣好的脸上依然残留着那极致的欢娱过后的一层红晕和光泽,看起来分外的迷人,就在床下的地毯上,两个人身上的衣裤裙子丢得到处都是。稍微显得有些混乱,卧室的门开着,而就在那门把手上,还挂着琳达那黑色的36e的胸罩,那胸罩上还有一些张铁残留喷洒的乳白色的体液,此刻已经变得干硬。

    琳达是一个成熟迷人的女人,一旦被人征服,在床上也会变得特别的听话,就像一个她这个年纪的贤淑的女人在服侍自己的男人一样,这让张铁作为男人的征服欲和满足感变得爆棚。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把这样的一个女人压在身下,会让一个男人的身体和心灵得到双重的满足感。

    看着这个女人熟睡时安静甜美的样子,张铁很难想象,如果在去年的时候这个女人没有遇到自己,那生活的残酷又会把这个女人逼迫到何等的境地。老天爷似乎总喜欢让这些善良而又漂亮的女人经历许多的磨难,在男人的背弃与贪婪中颠簸。

    轻轻在这个女人的脸上吻了一下,张铁动作轻柔的把这个女人搂着自己脖子的胳膊拿开,非常小心的下了床,然后为这个女人轻轻的拉上被子。

    张铁走到窗边,轻轻的用手把窗帘分出一条缝隙,朝下看了一眼,四楼的楼下,就在格林夫妇这栋房子的巷道外面,虽然天还未亮,但已经有两个人站在哪里,微微的跺着脚,看着房子这边。

    两个人身上都穿着暗红色的诺曼帝国的军装,而就在离两个人不远的地方,有两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路边,从这个角度,依稀可以看到那两辆小轿车白色的军牌。

    张铁的嘴角飘起了一丝微笑,军方的反应很快,用了一晚的功夫就找到了自己,如果没有这样的效率,张铁都要怀疑铁角军团对布拉佩的掌控能力了。

    放下窗帘,张铁放轻手脚到浴室里面用水箱里冰冷的冷水洗了一个澡,然后再回到卧室,把自己的衣服捡起来,穿上,

    琳达似乎仍然在睡觉,在看了床上的女人一眼之后,张铁轻轻的离开了房间。

    张铁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刚刚关上房门,睡在床上的琳达就睁开了眼睛……

    ……

    因为时间还早,格林夫妇和他们的房客这个时候都还没有起床,张铁一个人出了格林夫妇的小楼,直接朝站在小巷巷口的那两个士兵走了过去。

    看到张铁果然从那栋小楼里走了出来,两个士兵的精神都是一震,刚想开口说话,张铁却已经先开口了。

    “两位辛苦了,带我去见你们的长官吧!”

    两个士兵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直接把张铁带到小巷外面的一辆车上,打开车门,让张铁进去,他们则上了前面的一辆车。

    一个面色严肃,挂着中校军衔的诺曼帝国的军官正坐在车里,等着张铁的到来。

    “你好,张铁中尉,真想不到还能在布拉佩再见到你,我是铁角军团监察部的拉贝吕中校!”

    两个人就在车里握了一下手,张铁则坐在拉贝吕中校的对面的座椅上。

    “你好中校,很抱歉在这种天气还给监察部的兄弟们添麻烦!”

    拉贝吕中校脸上严肃的表情在听到张铁说出那句“监察部的兄弟们”的时候。一下子多了一丝温和,“张铁中尉,虽然我个人也非常讨厌那些红手套,站在个人立场。我对你曾经在布拉佩所做出的事情深感钦佩。但你要知道,无论怎么样。你现在仍然是秘密警察的通缉犯,为了你的事情,整个军团和北疆军区与帝国秩序委员会的那些人的关系都闹得有些僵,你应该知道自己是一个敏感的人物。你的出现有可能会引发一些问题,我能知道你这次回来的原因吗?”

    “我在黑炎城和布拉佩有一些朋友,这次回来就是想看看他们,如果这个时候不回来看一眼,我担心以后有可能见不到他们了?”张铁坦然的说道。

    拉贝吕中校眯起了眼睛,“你所说的担心以后有可能见不到你的那些朋友们是什么意思?”

    “我是天寒城事件的见证者和亲历者,对天寒城事件的某些关键信息的预测分析。帝**方肯定有参与,我想铁角军团对某些重要信息的通报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秘密下达到校级军官这一级了,再晚的话就会显得太过突然,这就是我那句话的意思!” 张铁平静的说道。

    能做在铁角军团中做到中校的人。智商至少也是在正常水平以上的,也因此,拉贝吕中校只是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就明白了张铁的意思。

    如果这句话是由一个铁角军团的普通中尉说出来,拉贝吕中校此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个中尉逮捕,然后追查那个中尉从哪里知道的消息,但天寒城事件本身就是怀远堂在全程主导和控制的,诺曼帝国从天寒城获得的某些关键信息和证据还通过怀远堂来进行,张铁既然是怀远堂的人,又是事件的参与者,那么,他知道一些信息也就不足为奇了。

    拉贝吕中校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释然的神色。

    “为了保持正常的社会秩序,帝国方面对某些消息到现在还没有正式的通报,你应该知道那些消息如果提前泄露出来会引起多大的问题,你此刻的身份依然是帝**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坚守一个帝**人的操守和行为准则,不要做出一些过分的事情!”

    张铁笑了起来,“当然,我这次去黑炎城只是想见见几个老朋友,晋云国怀远郡毗邻大海,那里的风景非常的漂亮,我的那些朋友们长这么大许多人还没见过大海是什么样的,所以我想看看他们的意思,愿不愿意和我去看看大海!”

    “你的朋友人多吗?”

    “如果连上他们的家人的话,一艘飞艇应该就能够装得下了!”

    “帝国现在在实行着非常严格的人口迁徙管制,如果你想把你的那些朋友们带出去的话,他们每个人都需要一张迁徙证明,这可能会有点难办!”

    “没关系,黑炎城中的那些大家族有钱人是如何获得迁徙证明的,我也会按规矩获得,不会给别人添麻烦!”

    “你要在布拉佩呆多久?”

    “看情况,最迟明天就走,我会从这里乘坐火车到黑炎城!”

    “除了黑炎城,你还要去其他地方吗?”

    “不了,黑炎城就是我的最终目的地,只要那边事了,我就会和他们一起离开!”

    ……

    在和拉贝吕中校坐在车上谈了二十多分钟的话后,张铁下了车,把拉贝吕中校给他的一个铁角军团的特别通行证装进了兜里。

    “张铁中尉,不得不说,能够做你的朋友是一件幸运的事情,祝你和你的朋友们有一个愉快的旅途!”拉贝吕中校最后隔着车窗和张铁说了一句话。

    “谢谢!”张铁笑了笑……

    两辆小车轻轻一抖,然后就离开了。

    张铁看着小车离开,笑了笑,重新放回格林夫妇的小楼。

    回到四楼的时候,因为没有钥匙,张铁敲了敲门。

    门开了,已经穿好衣服,脸上还微微带着一丝诧异和惊喜神色的琳达站在张铁面前。

    “怎么了?”张铁诧异的问了一句。

    “我以为……以为你走了!”琳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铁笑了笑,进了房间。把门关好。

    “你吃早餐了吗,我去给你做早餐?”

    在张铁灼灼的目光下,琳达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想转身向厨房走去。张铁一把把她的手拉住。自己坐在了沙发上,然后拍拍自己的腿。“坐到这里!”

    琳达咬了咬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的侧着身坐在了张铁的大腿上。

    “不是这样,要打开双腿坐上来……”张铁搂着琳达的腰“命令”道……

    以更加暧昧的姿态坐在张铁的大腿上,及膝的裙子被掀起。露出雪白的大腿根部,30多岁的服装店的老板娘的耳朵红了起来。

    “是……这样吗?”琳达用蚊子一样的声音小声的问了张铁一句,以为张铁又会让她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看着我的眼睛!”张铁搂着女人的腰说道。

    侧着头的琳达把头转了过来,眼神有些躲闪的看着张铁。

    而张铁看着这个在突破了那层关系之后就变得听话乖巧的熟女,特别是这个女人脸上那有些害羞的表情,差一点又把持不住,这样的女人。在张铁看来,简直是极品,真不知道她以前的那个混蛋未婚夫是怎么想的,竟然会为了几个金币把这样一个女人丢下不顾。真是白痴。相比起来,拜斯那个混蛋还更有一点眼光。

    女人身上那诱人的香味让张铁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铁知道自己不是上帝,救不了所有的人,但把这样一个女人留在这里,再经历一次人生的磨难,那实在是太残酷了一些。

    “琳达,你在这个城市还有亲人吗?”

    听到这个问题,女人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然后摇了摇头。

    “那么,你想去别的地方生活吗?”

    “我能去哪里呢,在这里我还能有一份自己的工作,自己生活,要是到了其他地方,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女人摇了摇头门脸色有些迷茫。

    “就算到了别的地方,你依然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你喜欢开店,喜欢摆弄女人的衣服和饰品,都可以继续,没有人会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

    “你想带我离开这里吗?”

    “是的,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带一些人离开诺曼帝国,在以后,这个地方有可能会很危险,我不想把你当成我的货物,不会禁锢你,更不会在危险的时候抛开你,到了外面,你仍然是自由的,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你相信我吗?”张铁用真挚的眼光看着这个女人。

    琳达看张铁,眼光复杂迷离,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突然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然后点头,一边流泪一边用力点头……

    ……

    一直到很久以后,张铁才知道琳达这个时候流泪激动的原因,在遭遇了父亲逝世未婚夫的背叛等诸多打击和磨难之后,整个布拉佩对琳达来说,已经变成一个伤心的地方,在这个女人的心里,其实一直在幻想着,有一天,有一个可以让她依赖的男人,对她说,愿意带她离开这里,不会在有危险的时候再次把她抛弃。

    张铁成为了那个人……

    ……

    下午的时候,踩着厚厚的积雪,张铁来到了曾经熟悉的契夫里村,张铁甚至不用打听,就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一个消息。

    就在一个月前,汉娜就结婚了,把布拉佩最耀眼的啤酒皇后娶走的是诺曼帝国北疆首府诺丁堡某个大商团的少爷——一个完爆张铁这个铁角军团后勤部小中尉的高富帅,汉娜一家和他们家酿造啤酒的秘方都随着汉娜去了诺丁堡。

    汉娜成了契夫里村飞出的金凤凰,契夫里村的村民都在感叹,从此以后,他们估计就很难再喝到那么好喝的啤酒了。

    这意外的消息让张铁一个人在契夫里村的雪地里驻足了许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没有人是这个世界的中心,别人不是,自己也不是,有的人,有的事,或许,错过了就错过了,对这个结果,张铁留给汉娜的,只能是深深的祝福。

    也就在第二天早上,在让琳达这几天找时间把她在布拉佩的小店处理掉,并做好相应的准备之后,张铁就坐上了从布拉佩开往黑炎城的火车。

    我的兄弟们,你们,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