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章 我回来了
    12月29日,黑炎城中已经有了过年的气氛,黑炎城最纸醉金迷的明光大街两旁的那些商店的橱窗和门口,许多都装饰一新,点起了各色的彩灯,很多商家和餐厅都推出促销活动,以争取在过年的时候好好赚上一笔,往年到了这个时候,即使是平时很少会来明光大街购物的黑炎城的普通百姓,很多都会借着节日的气氛来奢侈一下,感受一下黑炎城中那些有钱人的生活。

    可能只有那些细心的人才会发现,今年的明光大街,虽然看起来依旧热闹,但真正在明光大街某些顶级的消费场所出现的曾经主导黑炎城煤钢联合会七个掌权家族的人已经少了很多。

    自今年年初开始,这七个黑炎城曾经的掌权家族已经慢慢的淡出了黑炎城普通民众的视线,虽然七个家族在黑炎城的不少产业和生意似乎依旧红红火火,但七个家族在黑炎城露面的人却越来越少了,有小道消息说,这七个家族的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许多都离开了黑炎城,前往别的国家了。

    科林上尉终于在明光大街买了一套140平米的房子,不是他的钱终于攒够了,而是黑炎城的房价降低了一些,终于让这个黑炎城中最可怕的独眼龙有了自己的“爱巢”,“爱巢”虽然有了,但房间的女主人却依旧没影。

    前几天科林上尉鼓起勇气向黛娜老师表白,结果得到的回复是黛娜老师的一句“谢谢你。我们不适合!”,这让科林上尉大受打击,整个人差点一蹶不振。整个人消沉了好几天。

    在这临近过年的时候,看着那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只有自己一个人和满地酒瓶的房间,科林上尉怀疑自己要是再这么一个人在这里呆下去,会不会发疯。

    于是,科林上尉穿起了外套,站在洗漱间的镜子面前,用冷水。胡乱的洗了一把脸,再沾点水在手上随意整理了一下他那狮子一样乱蓬蓬的头发,然后。红着眼睛的独眼龙就离开了他所在的那栋公寓楼。

    这里离铁荆棘战馆战馆不远,在消沉了几日之后,科林上尉打算到战馆里面练练手,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如果运气好的话。再去找战馆里面的那个死胖子打一下秋风。

    这几日,光是喝酒的钱就让科林上尉那原本就不够鼓的钱包瘪了下去,捏捏外套口袋里那几个硬邦邦的银币和铜板,科林上尉暗骂了一声那些把酒价卖得比去年贵了两倍的奸商一声,然后就出了门。

    出了公寓楼,就是明光大街,这个时候的光明大街,正是晚上。整条大街灯火辉煌,街上到处都人来人往。

    看着在大街上牵着女人的那些衣冠楚楚细胳膊细腿的小白脸。独眼龙挺起了自己坚实的胸肌,一丝自信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如果真正到了乱世,黛娜就会知道,真正能保护她,给她依靠和安全感的男人,只有自己,而不是这些只会耍嘴皮子哄女人开心的奶油小生,只有强大男人的拳头才是女人在乱世中最好的依靠,黛娜很快就会明白了。

    哲罗姆那个家伙还想让自己去当什么佣兵,哼,他不知道吗,越是这个时候,才越是我在黛娜身边体现价值发光出彩的时候,男人都会为了环境而改变自己,何况是女人,我是不会放弃的,黛娜一定会有回心转意的一天。

    科林上尉一边走一边在给自己打气,再次坚定了追求黛娜的决心。

    现在自己已经有房子了,或许,自己也应该像那些小白脸一样,给自己买几套像样的衣服,再找个时间到理发店里弄弄自己的头发……

    明光大街街边那热闹的商店里给了独眼龙许多的灵感,独眼龙再次振作了起来,他昂着头,挺着胸,大步的走在人群中。

    嗯,想要做这些事情最好先弄点钱。

    想到铁荆棘战馆里面的那个死胖子,科林上尉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整个人也加快了脚步。

    这刚刚才想到胖子,就在独眼龙的前面,他马上就看到了一个胖子,只不过这个胖子比起战馆里的那个胖子,却更加的猥琐许多。

    科林上尉快步的走了上前,一只大手就重重的落在了那个胖子的肩上。

    脸上冒出了几颗青春痘的巴利转过头,就看到那让他的半个青春期都笼罩在浓浓阴影中的独眼龙在正在自己身后,和巴利走在一起的沙文看到科林上尉,也吓了一跳。

    黑炎城第七中学无数学长们用鲜血凝成的教训在毕业后还有一条在起着作用除非你能打得过那个独眼龙,否则,就算你从学校毕业了,对独眼龙也最好保持足够的尊重。对一个在部队里连长官都敢打的人,这个家伙要揍一个他曾经的学生的话,绝对是都不会看场合的。

    “啊,科林上尉,你也来这里逛街吗?”一看到科林上尉,死胖子巴利就笑得跟一条捡到了很多烂肉的土狗一样,就差吐舌头了。

    沙文也连忙向科林上尉问好。

    独眼龙微微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猥琐的死胖子,巴利身上那考究规整的呢绒西装与丝绸衬衣让独眼龙微微有点不爽,独眼龙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像巴利这么一个连当兵的资格都没有的不学无术的死胖子一年多的时间就似乎混得不错了,而自己一直省吃俭用却经常口袋空空,老天爷真是太不公平了,小白脸可以招惹女人喜欢,这些狡猾猥琐的家伙会弄钱,而自己,却始终与钱和女人沾不上边。

    “怎么,你们要到哪里去?”独眼龙脸色阴沉的问道。

    “啊,我和沙文只是随便来逛逛。顺便给家里人买点小礼物。”巴利笑着说道,“听说科林上尉你在附近买了房子,真是太令人羡慕了。这里的房子可是整个黑炎城最贵的呢,多少女人都想嫁个能在这里买房子的人,我们就早日祝科林上尉能给自己的豪宅找到一个漂亮的女主人!”

    巴利这个家伙太会察言观色,他那上嘴皮和下嘴皮一碰,科林上尉的脸色就缓了下来。

    “嗯,不要在外面逛得太晚了……”科林上尉的眼睛在巴利和沙文两个人身上转了一下,实在找不出什么好发作的地方。就闷闷的说了一句,然后大步就往前走了。

    看到科林上尉离开,巴利和沙文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松了一口气,这个独眼龙今天的不爽几乎就是完全挂在了脸上,要是在以前,独眼龙以这幅表情站在学校门口的时候。所有从学校门口走过的人的腿都是软的。还好,终于把他打发走了,就在一分钟前,两个人还在谈论着黛娜老师来着,真不知道独眼龙要是早一分钟走到两人身后听到那些话,会不会当场把他们两个人打成残废。

    “好险……”沙文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看独眼龙的样子,似乎追求黛娜老师没什么进展啊!”巴利用一只手摩挲着下巴,看着科林上尉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说道。

    “废话。难道你想看到黛娜老师被这头野兽压在身下的样子吗?说实话,黛娜老师无论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我都会感觉有些难以接受……”

    巴利摇了摇头。吸了吸鼻子,“走吧,先把我们的事情办了,这种闲事,也轮不到我们来操心了!”

    沙文点了点头。

    两个人当然不是来单纯逛街的,几分钟后,两个人出现在明光大街的一个高档餐厅的包房里,在等了差不多十多分钟后,换了一身便服的铁角军团十九师团后勤部的克拉克中尉就出现在餐厅的包房中。

    在一桌非常昂贵的美酒佳肴之后,巴利熟练的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个钱袋,轻轻的推到了克拉克中尉的面前。

    克拉克中尉拿过袋子来随意掂了一下,明白了里面的分量,脸上就出现了一个笑容,然后举起了酒杯,“来,为了我们明年的合作越快,干杯!”

    “干杯!”

    三只酒杯碰在了一起……

    ……

    饭后,服务员拿着菜单进入包房来结账。

    “一共96个银币又86个铜币,请问哪位结账?”

    “我来吧!”巴利说着,大方的掏出一个金币弹了过去,“不用找了!”

    “谢谢!”服务生鞠躬离开。

    在和巴利与沙文聊了两句之后,克拉克先离开了,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沙文才在包房里面吸起了冷气,“啊,太奢侈了,没想到一顿饭就吃了差不多一个金币,我现在肚子还没吃饱呢!”

    “这就是要撑面子!”巴利用老成的语气说着,“要不是这种地方,你换一个低档一点的餐厅,我告诉你,克拉克都不一定会来!”

    “这样还不来,我们可是给他送金币啊,刚刚那六十多个金币在你拿出去的时候,看得我都有些心疼了,我们忙活了一年,也才挣了一百多个金币,这一下,一半的钱就拿出去了……”沙文感叹着。

    “放心,不要只盯着那点钱,只要我们把握好克拉克这条线,到了明年,那些钱还要加倍从他身上赚回来,这只是双方建立信任的开始。”巴利咬牙切齿的说道,“走吧,赶紧追上那个服务生……”

    “干什么?”沙文愣了一下。

    “让他给我们找钱,妈的,那可是三个银币又十四个铜子儿啊,安娜夫人最近的生意不好做了,如果是熟客,那些钱都可以去安娜夫人那里光顾两次了。”

    听巴利这么一说,两个人急急忙忙的从包房里冲了出去。

    ……

    “先生,你们……不是说不用找了吗?”服务生惊异的看着巴利。

    “你可能听错了,我说的是那四个铜子儿的零钱不用找了,算你的小费,剩下的三个银币还有十个铜币请尽快给我拿来,快一点。我们还有事情呢!”巴利脸上毫无惭愧之色的说道。

    最后,服务生脸色僵硬的把三个银币还有十四个铜币的找零放在了死胖子巴利的手上,在那腻歪的四个铜板的“小费”和自己的“尊严”之间。服务生没什么挣扎就选择了后者。

    ……

    离开了餐厅,巴利和沙文两个人又脚步匆匆的赶到了明光大街的一处高档服装店,而在之前,两个人找了个寄存东西的地方换上了自己相对普通的衣服,而把身上那两个多金币一件的衣服重新折好,放回包装盒中,拿回到服装店退货。

    “先生。我们的衣服有什么问题吗?”服装店的店员用同样郁闷的表情看着巴利和沙文。

    “没有问题,只是我们突然不想要了,你们这里的规矩。不是七天之内,只要衣服完好,标签还在,就可以无理由退货的吗?这衣服是我们昨天买的。应该没有问题吧!”巴利一本正经的说道。

    服装店的店员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两件衣服。发现的确完好,而且衣服上的标签也还在,只有郁闷的又把钱还给了巴利。

    ……

    从服装店出来,走在街上,巴利和沙文互相了一眼,接着就一起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笑声过后,巴利把手放在了沙文肩上,“兄弟。你放心,有一天。我们不会再来这种店里挑选衣服的!”

    “不来店里挑,那要去哪里挑呢?”

    “我们会有自己的裁缝,手艺最好的那种,就像黑炎城里煤钢联合会里的那些大人物一样……”巴利用憧憬的神色说道。

    沙文愉快的笑着,“我当然相信!”

    “走吧,今天早点回家,明天我们再去扫点过节的年货,给道格,巴格达,莱特与西斯塔那几个家伙的家里送了一点去,他们估计要过了年才会有几天的假期!”

    “听说巴格达已经要成为三级战兵了……”

    “这个家伙的进步的确是非常的快,从毕业到现在,两年不到的时间,已经点燃了三个明点了!”

    “不知道大头现在怎么样,应该更厉害了吧!”

    “这个家伙现在说不定已经六级了!”

    说到张铁,巴利和沙文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些特别的神色,那是他们的好兄弟,一个足以让他们骄傲的好兄弟。

    ……

    巴利和沙文随后就分开了,因为已经很晚,两个人就各自回了家。

    巴利的家在黑炎城中一处环境不错的居民区中,等巴利回到那个居民区的时候,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十二点以后,这个时候的居民区中已经没有什么人影,到处一片安静,只有远处的狗叫声隐隐约约的传来。

    前几天居民区里有个人跳楼死了,死得有些惨,脑浆都溅射到了十米之外,一阵冷风吹来,看着那孤零零的几盏路灯灯光照不到的道路两边的阴影,在路过那跳楼者出事的地方的时候,巴利的脖子上不由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连忙加快了脚步。

    一只手无声无息的从黑暗中伸出来,在巴利都毫无所觉的时候就搭上了巴利的肩膀。

    一瞬间,巴利头皮发炸,整个人脚一软,那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叫刚刚从他的嘴里跑出了半个音节,他的嘴就被一个人捂住了。

    “是我!”一个让巴利几乎以为是错觉的声音出现在巴利的耳边,巴利一回头,就看到了张铁那隐约而又熟悉的脸。

    张铁的脸上同样带着一丝让巴利熟悉的笑容,看到巴利那瞪大的眼睛,知道巴利已经认出了自己,才把手从巴利的嘴巴上挪开,“一年多不见,怎么胆子变小了,拍你的一下肩膀就把你吓成这样?”

    “大头?”巴利震惊的自语了一句,这个时候,哪怕真的是跳楼的那个家伙站在他面前,他也没有这么震惊。

    “已经很久没有人叫我的这个绰号了!”张铁揉了揉自己的脸,

    “你回来了?”

    “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