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章 近况
    拉贝吕中校给张铁的特别通行证是铁角军团监察部军官执行特殊任务时所使用的证明,上面有张铁的照片,证件的有效使用日期,军衔和人物编码,但却没有具体的名字,那特别通行证的意义,就在于让张铁这次回来的时候尽量低调一点,能少让一些人知道就少让一些人知道,这会免除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和尴尬。

    离开了巴利家所在的居民区,和巴利约好了下次再见的时间,张铁就去了特蕾莎嬷嬷开的容孤院。

    一个人在这寒冷寂静的深夜走在黑炎城那熟悉的街道上,张铁的心中充盈着一种莫名的感慨。

    这一年多的时间,黑炎城似乎改变了许多,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改变。

    巴格达他们加入了军队,正式成为第三十九师团的士兵,而未能通过参军体检的巴利和沙文则在黑炎城里开始经营一家小商行,商行的股东,正是当初飞机兄弟会的七个成员。

    善于钻营的巴利居然和当初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三十九师团后勤部的克拉克中尉搭上了线,开始涉足三十九师团后勤部废旧物品处理的生意。

    在军团后勤部呆过的张铁非常清楚,因为诺曼帝国严苛的军供体制,在军队中很多按规定需要报废或者以及达不到军队要求的东西最后都是当废品处理的,这些废品,有些是彻底没有了利用价值,但有些东西,只要重新捣鼓一下,拿到民间,却依然可以发挥出很大的价值。

    克拉克中尉掌握着三十九师团部分报废的士兵武器的处置权,这些报废的武器。按诺曼帝国的规定已经可以当做废铁卖出,但实际上,这里面却非常的有利可图。

    比如一把诺曼帝国标军中一把标准的四尺七寸的单手长剑,如果这把单手长剑的剑尖部分崩断或剑刃的某个区域部分损坏严重。这把剑按规定就可以报废了。巴利他们把这把剑从克拉克的手里拿过来,只要重新加工一下。把剑尖崩断的部分去除掉,再重新打磨一下,哪怕让四尺七寸的长剑变成三尺左右的普通剑,甚至是短剑。乃至是匕首,依旧有利可图,因为民间对武器的需求没有军队那么严格,也没有那么多的标准,只要能用就可以了,而诺曼帝国的军品质量一直都非常的高,哪怕完成一个瘦身。变了一个摸样,只要能用,依旧有不错的销路。

    巴利和沙文两个人此刻就正在经营着一家小型的作坊,作坊里有几台砂轮机和几个金属加工台。还请了几个伙计,他们就把从克拉克手中拿到的那些报废军品在小作坊里重新加工变身,然后再卖出去,去年一年,刨去各项开销,这个小小的作坊给大家赚了一百多个金币的钱。

    就在自己见巴利之前,巴利这个家伙和沙文刚刚在明光大街请克拉克吃饭,并在饭桌上给克拉克送了一笔“大礼”,有了这个做铺垫,巴利预计明年他们的生意规模起码可以翻两番。

    自己在离开黑炎城的时候给巴利他们留下的一些钱和资源巴利他们并没有一下子完全投入在这门生意上,用巴利的话说,赚钱的秘诀不是做大,而是做熟,没有根基,再多的钱投进去也不能保证一定会赚钱。

    说到做生意,张铁不得不承认,那个死胖子的确天生就是干这行的料,比自己厉害多了。

    如果这次自己不回来,巴利他们或许还会继续把这门生意红红火火的做下去,但是现在,还要不要继续留在黑炎城,这对巴利来说已经是一个迫在眉睫需要考虑的问题。

    张铁已经把自己这次回来的目的和巴利说得很清楚,黑炎城不是久留之地,一旦圣战爆发,像黑炎城这种孤悬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边缘地带的城市,要么,就是第一时间成为前线,转眼之间灰飞烟灭,要么,其他地方一打起来,黑炎城的后路就会被断,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回旋余地,布莱克森人族走廊那狭长的地形,就决定了黑炎城这种城市在圣战中的命运。

    这次离开这里,有可能就是要和黑炎城说永别了,所以,哪怕是巴利再相信张铁,在这种事情上,也要非常郑重的和家里的人商量一下,才能决定一家人要不要随着张铁一起离开。

    对任何一家人来说,在这种事关一家人命运选择的问题上,都会非常郑重。

    张铁告诉巴利,只要他们家的人想走,迁徙证的问题由他负责搞定,巴利明天就会去找沙文,让沙文认真考虑,其他兄弟会的几个家伙则要等他们过两天从军营里出来,才能通知到。

    时间倒不急,从现在开始到明年二月,张铁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黑炎城把该做的事情做完。

    来到特蕾莎嬷嬷的容孤院,让张铁意外的是,那块容孤院的牌子已经不见了,容孤院大门紧闭,在张铁的黑暗视觉之下,他甚至可以看到原本作为容孤院里孩子们游戏玩乐的那一块院子里的场地,如今,已经堆满了一包包的货物,整个容孤院,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仓库。

    院子大门旁边那个作为守夜人住的小房间里依稀有些灯光透出,张铁走上前去,轻轻的敲了敲那个房间的门,隔了几秒钟,房间里没有动静,张铁又再次敲了敲。

    这一次,房间里面传出了一些响动,隔了几秒钟,那个守夜人住的房间门上巴掌大的一个小铁窗被人从里面拉开了,一个上了年纪的守夜人露出半张脸,举着一盏萤石灯,从门里向外打量着,眼神间充满了警惕。

    “你找谁?”

    “我想问一下,这里原来不是特蕾莎嬷嬷开的容孤院么,你知道她们现在到哪里去了吗?”

    “你说的是原来住在这里收养了很多孤儿的那个上了年纪的守护之神教派的修女么?”

    “是!”

    屋子里面的守夜人稍微想了想,“两个月前她们就搬走了”

    “她们还在黑炎城么?”

    “不在了,在把这里的房产处置了以后,那个修女就带着很多孤儿离开了,当时好像是坐飞艇走的,有飞艇把她们接走了!”

    “好的,谢谢,打扰了!”

    张铁转身离开了容孤院,守夜人的消息让张铁心中松了一口气,能用飞艇把特蕾莎嬷嬷和那些孤儿接走的,除了守护之神教派,应该没有别人了。

    在冰雪荒原上,当他遇到克雷尔而克雷尔似乎对特蕾莎嬷嬷的情况非常熟悉,从那个时候开始,张铁就怀疑特蕾莎嬷嬷在守护之神教派中的身份应该没有这么低微,特蕾莎嬷嬷开的这个容孤院似乎在黑炎城也有可能兼具着其他的使命,比如说是发现适合守护之神教派修炼体系的孤儿之类的责任,现在看来,情况果如所料。

    不管怎么说,特蕾莎嬷嬷和那些孤儿们离开了黑炎城,张铁总算放心下来,他来到黑炎城的任务又少了一件,如果特蕾莎嬷嬷她们没有离开,这一次,张铁打算把特蕾莎嬷嬷和那些小家伙们一起带走。

    离开了容孤院,张铁在清冷的街道上继续一个人走着,想要找一个落脚之地,不知怎么,贝芙丽的面孔就出现在张铁的脑海里,让张铁心中一热。

    或许,也可以给她一个惊喜!

    张铁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整个人也加快了步伐。

    ……

    半个小时后,张铁出现在黑炎城北边丹枫大街附近一条小巷的公寓楼外面。

    这个时候,整栋公寓楼已经没有一家的窗户是亮着的了,张铁站在楼下,抬头看了看,他记得贝芙丽家就住在这里的六楼,也就是顶层,贝芙丽的房间外面,就是这个毗邻着小巷这边的阳台。

    张铁做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心里有些激动,他看了看,发现周围没有人注意,就站在贝芙丽家的阳台下面,身子一跃,整个人就像夜枭一样从地上冲起,中途用一只手在两户人家的窗台边上按了一下,整个人又再次升起,如此两次之后,张铁的身影就无声无息的站在了贝芙丽家的阳台外面。

    对一个像张铁这样的八级高手来说,这的确没有一点难度。

    阳台直通贝芙丽的房间,在阳台和房间之间,有一道玻璃门和一扇窗户,因为是冬天,窗户和玻璃门里面拉着深色的,厚厚的窗帘,阳台和房间的那道玻璃门也是关着的,张铁用手在玻璃门的门把手上一扭,只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嚓的一下,那门就开了,张铁快速的闪了进去,然后把门关好。

    在张铁的黑暗视觉之下,那黑漆漆的房间里的一切宛如白天一样醒目。

    房间不大,但收拾得非常的整洁,整个房间只有十多平米,在房间靠近窗户的晾衣杆上,还挂晒着一些女人的衣物,还有两套白色的护士服,贝芙丽这个妖精的几条小巧玲珑的内裤和尺寸相当可观的胸衣同样凉在哪里,整个房间里有一股张铁熟悉的贝芙丽身上的甜美的少女气息。

    因为这栋公寓有暖气的缘故,房间里并不显得寒冷,只是穿着一件睡裙的贝芙丽正以一个香艳的姿势睡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