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六章 惊喜
    贝芙丽的睡裙刚刚遮到了她的臀部,因为侧着身子睡,一条惊心动魄的雪白的大腿正压在被子外面,那宽松的睡裙的上面还露出了她一半的香肩和小半的**,一切都半遮半掩的,充满了诱惑。

    一年不见,已经十八岁的贝芙丽显得更加成熟了一些。

    她金色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整个人平稳和均匀的呼吸着,漂亮精致的面孔在睡着的时候显得特别的宁静。

    睡熟的贝芙丽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房间里此刻已经多了一个人。

    贝芙丽的床上有几只毛绒玩具,哪怕在睡觉的时候,贝芙丽的手上还抱着一个巨大的毛绒玩具狗。

    张铁的目光落在了她抱着那只玩具狗的右手的无名指上,在那里,是他送给她的那只红宝石戒指,贝芙丽还一直戴着。

    张铁慢慢的走近到贝芙丽的床边,正要俯下身来在贝芙丽的脸上亲一下,然后,他看到了贝芙丽压在自己枕边的一样东西,他愣了一下,悄悄伸手把那样东西从贝芙丽的枕边拿了过来。

    那是一个看起来粗陋无比的白麻布的小布包,小布包里装着一些东西,张铁用手捏了捏,就知道里面是他上次在野狼谷试炼的时候在野外找到的一些黑桑子,而这个小布包,也是他用自己的衬衣撕碎后缝出来的。

    没想到那些黑桑子贝芙丽一直没有用,而且还把这个粗陋的小布包留下了,如此珍视的放在枕边,每夜就这样陪着她入睡。

    这个粗陋的小包比起当初的时候已经有些不同,因为它的上面多了三个锈上去的字迹——我爱你!

    这是贝芙丽哪怕在和自己最疯狂的时候都从未对自己说过的几个字,但此刻。她却把这三个字悄悄的锈到了那个布包上,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看看那个戒指,再看看这个小布包,张铁一下子似乎明白了什么。张铁的眼睛微微有点湿润了。

    他悄悄的把那个布包放回原处。动作轻巧的为贝芙丽拉上被子,然后就从贝芙丽的床边悄悄的退到墙边。就在房间内的一把椅子上坐下,安静的看着熟睡中的贝芙丽,脑海里闪过一幕幕和贝芙丽在一起的画面。

    ……

    第二天早上,贝芙丽的房间中传来一声尖叫。

    “贝妮。怎么了?”同样已经起床的贝芙丽的妈妈在房间外面问道。

    房间里沉默了两秒钟。

    “没什么妈妈,好像昨天晚上从阳台那里钻进来一只大蟑螂!”

    “吓死我了,我正要做早餐,你今天早上想吃点什么?”

    “妈妈,我肚子不舒服,今天早上想多睡一会儿,就不吃东西了!”

    “那你就多睡一会儿。反正这两天医院里放假,你好好在家休息一下!”

    “嗯!”

    母女两人的对话结束。

    ……

    房间里,贝芙丽脸上那惊喜至极的表情还有她与她母亲的对话让张铁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

    贝芙丽从床上跳起,就在张铁以为她会冲到自己怀里的时候。张铁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却看到贝芙丽快速的冲到房间里的洗漱间。

    女人啊,张铁无奈的笑了笑……

    三分钟之后重新打扮了一下,洗了脸,把头发扎起来的贝芙丽才从洗漱间里冲了出来,只穿着睡裙,一下子坐到张铁的腿上,两只手捧住张铁的脸,目光灼灼的看着张铁,什么都没说,狠狠的俯下身,在张铁的脖子上咬了一下。

    “啊……”张铁吃痛,发出一声低呼。

    贝芙丽又抬起头,看着张铁的眼睛,然后重重的吻在了张铁的唇上。

    这一吻,两个人差不多足足吻了三分钟才分开,两个人分开之后,看到张铁的嘴唇上依旧沾着一些口水,贝芙丽则用自己的舌头温柔的把那些口水舔干净,这种潘多拉式的接吻方法,依旧成为贝芙丽她们与张铁亲吻后的一种习惯……

    在热烈而短暂的温存之后,两个人相视一笑,虽然已经一年多没见,但在这一吻之后,两个人感觉就好像只是分开了几天一样,张铁没变,贝芙丽也没变。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刚刚从布拉佩做火车到黑炎城!”

    “你怎么回来了,秘密警察,还在通缉你!”似乎怕门外的母亲听见,贝芙丽伏在张铁的肩上,小声的说道,一边说一边调皮的用舌头舔弄着张铁的耳垂。

    张铁的手则落在了贝芙丽那挺翘紧致的翘臀上,在那光滑圆润的地方轻轻摩挲着,“没关系,在秘密警察眼里,我现在,是透明人,只要我不主动到大街上喊我是秘密警察的通缉犯张铁,没有人会来找我麻烦的……”

    “你回来干什么””

    “带你们离开黑炎城?”

    “啊,为什么要离开!”

    “因为这里,用不了多久就有可能变成一个危险的地方!”

    “要打仗了吗,卡鲁尔哪里的战争不是刚刚才结束的吗?”

    “不是那样的战争,而有可能是更加恐怖的战争!”

    “什么战争?”

    “说来话长……”

    贝芙丽灵巧湿润的舌头开始钻着张铁的耳朵,诱人的鼻息直接吹到了张铁的耳朵里,“没……关系……我们有……一早上的时间……可以说……”

    张铁看了一眼贝芙丽凉在屋里的护士服,心头一动,小声的对贝芙丽说道,“换上你的护士服!”

    “你这个坏蛋……”

    ……

    张铁在贝芙丽的房间里面真的呆了一早上,一直差不多等到贝芙丽的妈妈要做午餐出去买菜的时候,张铁才从贝芙丽的家里悄悄离开。

    离开贝芙丽家后,张铁就在门外的大街上招了一辆马车,让马车把他拉到黑炎城里最高档的黑金大饭店,用拉贝吕中校给他的特别通行证开了一间每天的房费高达15个金币的。整个黑金大饭店里最奢侈的豪华行宫住了下来,安静的等着消息。

    张铁原本不是习惯这么奢侈的人,但这一次,也不得不奢侈一下了。因为在大多数普通人的眼里。一个住15个金币一晚房间的人说话的分量,怎么都要比一个住1.5个银币一晚房间的人有分量。特别是许多人在做重出要决定的时候。引导和鼓励他们做出这个决定的人所表现出来的能量和气场会很关键。

    这不是在战场上拼拳头可以解决的问题,如果是要拼拳头的话,那事情反而会简单许多,而如果想要说服别人。特别是自己想带走的那些朋友们的家人,这就需要相当的技巧了,蛮干是不行的。

    在张铁到达黑金大饭店大饭店的时候,巴利已经按照张铁开出的那个名单带着沙文一家家的开始找起人来,张铁开给巴利的名单是除了飞机兄弟会之外他在黑炎城的其他朋友——布鲁斯,波特和在矿洞里结识的神恩会的那些人。

    张铁并没有让巴利告诉那些人自己的实情,而只是让巴利告诉那些人自己想见他们。以自己现在是秘密警察通缉犯的身份,对那些不清楚其中很多隐秘内情的人来说,要见自己,是要冒着相当大的风险的。

    如果那些人肯冒着这样的风险来见自己。那张铁就会把真相告诉他们,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如果他们要走,张铁也会帮助他们,把他们一起带走,这就是对友谊和忠诚的回报。

    当然,如果那些人不来,那么也就算了,这世界上,很多事情是勉强不来的,勉强凑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用华族的观点来说,就是没缘分,以后就各走各路吧。

    贝芙丽同样也没有闲着,张铁让贝芙丽去找玫瑰社的那些女生,看看那些女生有多少这个时候还愿见自己的,如果那些女生愿意来,那么张铁就会真正履行“守护骑士”的职责,否则的话,当初的种种,也不过是胡天胡地的春梦一场罢了。

    在煤钢联合会逐渐淡出了黑炎城普通民众的视线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在黑金大饭店这种地方出手如此阔绰了,哪怕在煤钢联合会统治这座城市的黄金时期,能在进入到黑金大饭店后就甩出一张一万金币金票的豪客,也是不多见的。

    也因此,在张铁毫不犹豫的甩出一张一万金币的金票之后,整个黑金大饭店立刻就把张铁当财神一样的供了起来,什么都是最好与最顶级的服务,只要张铁开口,马上就会有一大堆人动起来。

    ……

    在豪华行宫那超过两百平米的氤氤氲氲的大浴池中,在挥了挥手,让几个娇滴滴的漂亮女服务员离开浴池之后,脱得精光的张铁整个人就滑入到了温暖舒适的水池中,整个人在彻底而安静的放松之中想着一件颇有些棘手的事情。

    黛娜老师怎么办?

    自己算那根葱,凭什么让黛娜老师相信自己的话,跟着自己离开黑炎城?说到底,自己只是她的一个普通学生而已,她究竟记不记得自己都不好说,自己有什么资格和立场去影响黛娜老师做出这种重要的决定。

    这个问题,张铁足足泡在浴池之中想了一个小时,甚至连掳人的念头都冒出来过,但发现都行不通。

    ……

    张铁穿着浴袍从浴池之中出来的时候,三十多个豪华行宫的侍者和女仆已经每个人捧着一堆张铁身上要穿的行头规规矩矩的等在了更衣室中,从头到脚一应俱全,等待张铁的挑选,所有的东西,都是黑炎城所能找得到的最高档,最有品味的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