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八章 战略物资
    如果还是一年多前,张铁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面对这样的事情,作为毛头小子的张铁除了口干舌燥之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这一年多的时间,经过那么多女人的“熏陶”,张铁对女人的了解,早已经到了一个以前他想都想不到的地步,这是一种熟能生巧心领神会的贯通,没有人教,自然而然就会了。

    那些毛头小子和小白脸们总以为要找女人需要油嘴滑舌,他们不知道的是,很多时候,男女双方的交流,语言完全是多余的东西。当一个女人欣赏一个男人,愿意在那个男人面前敞开自己的时候,她们自然而然就会在那个男人面前通过不经意的肢体动作展现出自己的吸引力和魅力,而且会积极的回应那个男人给她们的信号。

    外表端庄的女中尉依旧挺值腰杆正身端坐目不转睛的在桌子后面打字,但张铁却已经可以嗅到了那个女人身上的那股骚动着的气息。

    这与淫荡无关,用唐德那个家伙的话来说,这是两个人身上那无形的生命磁场在碰撞融合,在对话和交流,所谓的一见钟情,就是两个人生命磁场对话的结果。

    从黛娜老师开始,张铁就发现这样的成熟女性对自己充满了难言的吸引力,他喜欢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就像一辆燃烧酒精的仙龙座t9跑车,无需预热就能轻易点火,一旦发动起来。瞬间就能带给他极致的体验和那种人车合一的操控感。

    当这样的女人在他面前翘着臀部把自己最隐秘的部位暴露在他面前,承受着他的撞击的时候,张铁心中会涌起一股巨大的。身为男人的成就感。

    这是张铁心中隐秘的,微微有那么一点点阴暗的**。

    张铁坐在那沙发上,专心的欣赏着女中尉桌下那一双漂亮的美腿和那美妙的身材。

    成熟女人的身材已经不像妙龄少女那样的玲珑纤细,女中尉的小腿和大腿的肌肉虽然没有松弛,但已经显得有些圆润,但这份圆润却更有女人味,让女人的身材更加有张力。就像一块吸引男人目光的磁铁,就算坐在一旁看着,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就如同在欣赏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每个这样的女人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如秋天那红遍山坡的一片枫林自信,成熟,从容。优雅。充满了让人快乐的气息,让人有忍不住想要探寻的**。

    一分钟后,感觉到张铁眼中那欣赏目光的女中尉再次抬起了头,对着张铁笑了笑,笑容中有一丝不容易读懂的暗示,还有鼓励。

    张铁大方的走了过去,一直走到那个女中尉的面前,很直白的问了一个问题。“美女的中尉,请问你结婚了吗?”

    女中尉愣了愣。看着张铁有些可爱的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想到张铁会问这个问题,“没有!”

    张铁笑了,随后就拿过那个女中尉桌子上的一只笔,在桌子上的一张白纸上写下了自己在黑金大饭店的房间号码,随后退了回来。

    女中尉对着张铁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然后不着痕迹的把那张纸收在了自己的抽屉里。

    ……

    很快,维西中尉就回来了。

    “抱歉,让你久等了,上校让我带你到他的办公室!”维西中尉有些歉意的说道。

    “没关系,我们现在就走吗?”

    “是的,请跟我来!”

    ……

    在莱布尼茨上校的办公室里,时隔一年多之后,张铁又再次见到了这个男人,相比起一年前来,莱布尼茨上校的外表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

    莱布尼茨上校看着张铁,眼中则闪过一丝惊异的神色,张铁一年前的样子他还记得,再与此刻张铁的形象对比,莱布尼茨对怀远堂的敬畏之心一下子又加重了许多能把一年前的张铁调教成今天这幅模样,拥有今天这种气势的,在莱布尼茨上校看来,除了怀远堂以外不会有第二种可能了,怀远堂在张铁的身上再一次的证明了自己所拥有的深厚的家族底蕴。

    或许张铁是怀远堂中某个大人物的直系血亲,所以怀远堂才舍得在他身上下精力,这个念头从莱布尼茨上校的脑袋上闪过,然后莱布尼茨上校就在心里笑了起来。

    “张铁中尉,请坐!”莱布尼茨上校招呼张铁在他的办公桌对面坐下,“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不得不说,你每次都能给我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惊喜!”

    “我希望这次也能让上校你满意!”张铁微笑着,一语双关,非常有风度的说道。

    “我已经从军团监察部那里知道你这次来黑炎城的目的,在私人感情上,我觉得能有你这样的朋友,的确是一件让人非常羡慕的事情,但站在另一个角度,你的要求会让我感到很棘手!”

    “我知道,我这次来也是希望能和上校你好好谈谈,看看有什么办法让这件事无论于公于私都让大家能够过得去!”

    莱布尼茨上校点了点头,没说话,而是从办公桌上拿出一份文件来,起身递给张铁。

    张铁起身接过,那文件上c级的帝**方机密标识让张铁微微愣了一下,看了莱布尼茨上校一眼。

    “没关系!”

    张铁打开了文件,文件里的内容却让张铁微微惊愕了一下,里面居然是诺曼帝**方的一份分析报告,在这份报告里唱主角的,赫然是自己的全效药剂。

    张铁一目十行的看到了报告的末尾的那一句结论“自今日起,全效药剂将成为帝**方的一级战略物资,除由帝国后勤总装部统一下发之外。各军团可酌情自行收购储备!”

    张铁抬头,看向莱布尼茨上校,莱布尼茨上校则同样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然后从自己的抽屉里面拿出了一支印着曼殊沙华标识的全效药剂。

    “这是怀远堂推出来的全效药剂,帝**方刚刚利用与怀远堂的关系顺利从怀远堂弄到了十万只,在经过帝**方的综合评估之后,帝**方给了这种药剂一级战略物资的待遇,在此之前,帝**方的一级战略物资只有一种,那就是炼金炸弹。而此刻,一级战略物资又多了一种!”

    张铁心中一震,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制作全效药剂的消息此刻已经人人皆知了,不可能啊,在自己出事之后,怀远堂已经采取了很多手段。放了很多烟雾。为的就是掩盖自己是全校药剂发明人的事实,连那些虚假的全效药剂生产基地,长风商团都似模似样的弄出了好几个,此刻,能知道全效药剂就是自己制造的人应该不多吧。

    张铁内心震惊,脸上却不动声色。

    莱布尼茨上校叹了一口气,用看情人一样的眼光看着自己手上的全效药剂,轻轻的把药剂放在手上摩挲着。“这种药剂的用途实在是太广了,除了杀人以外。它简直无所不能,它不仅可以应付许多的突发问题,代替绝大多数的低级药剂使用,医治创伤,治疗疾病,在关键时刻赋予士兵第二条生命,让士兵拥有更强的战斗能力和恢复能力,而且还可以在关键时刻极大程度的简化部队的整个后勤供应体系,帝**方经过测算,如果这种药剂能够在部队中推广,只要每个士兵身上能携带一支,那么,整个部队的战斗力至少能提高百分之四十四,士兵们的野外生存存续时间提高百分之六十一,大战中士兵的伤亡率会降低百分之五十五,部队的综合后勤支出则会减少百分之三十一,部队的野战医院也可以裁撤掉一半,更关键的是,这种药剂,可以大规模的生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张铁没说话,他知道莱布尼茨上校并非真的期待他的回答,只是内心有些震惊,他知道自己的全效药剂作用很大,但没有想到把它放到军队中会大到这种程度。

    “全效药剂对九级以下普通士兵的作用是最大的,如果这样的药剂可以在铁角军团中一个士兵装备一支,那么,遇到大战,整个铁角军团的综合战力,就差不多可以整整提高一级,从黑铁军团直逼青铜军团的水准!”

    “这东西的确不错……”说到全效药剂,张铁也不由得说话小心起来,生怕露出什么马脚。

    莱布尼茨上校叹了一口气,“不是不错,而是这个东西实在太好了,太让人眼红了,听说这东西除了能用在战场上之外,它更是女人们留住青春最好的武器,还能让男人们在床上显威风,更能治疗许多的疾病而没有一点后遗症,所以,帝**方辛辛苦苦从怀远堂弄来的十万只全效药剂,在经过帝国首都和诺丁堡的一班权贵和贵妇的瓜分之后,真正能落到前线部队手上的,已经不多了,按规定铁角军团第一批可以获得5000支,而实际上,整个铁角军团发下来的只有2000多支,最后分到我手上的就只剩下70只了,这还是由帝国的军务大臣亲自督查全效药剂下派的结果,如果不是军务大臣出面,这些药剂在帝国首都就会被瓜分一空,半只都不会落到诺丁堡,更不会落到铁角军团和三十九师团的手上!”

    “你的意思是……”

    莱布尼茨上校用深沉的目光看着张铁,“张铁中尉,不是我想为难你,而是我必须为三十九师团的利益考虑,既然你是怀远堂的人,那么,想必你比我们更能从怀远堂弄到这种东西,所以,一句话,我知道你想从黑炎城把人带走,那么,我的价格就是一张迁徙证三十只全效药剂,只要你能把全效药剂给我拿来,就算你把整个黑炎城的人带走都没关系,你那些朋友,哪怕是入伍的,只要他们想走,我都放人,怎么样?”

    张铁眨了眨眼睛,用有些奇怪的语气问道,“那就是一个人三十只全效药剂?”

    莱布尼茨上校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在座椅上扭动了一下。“嗯,这个……我知道有点多,如果不行的话。那就少一点,一个人二十五只你看怎么样?”

    “二十五只?”张铁的脸上故意露出沉思的表情,半响之后,才缓缓的点点头。

    莱布尼茨上校大喜,没想到张铁居然没有还价,他一下子从办公桌后面转到了张铁面前,一只大手就激动的落在了张铁的肩膀上。“张铁中尉,你果然是从三十九师团出去的人,我没有看错你!”

    ……

    离开三十九师团司令部的时候。张铁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没有想到原本以为最难搞定的事情这么容易就办成了,这的确有些出乎他的预料,而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全效药剂。居然引起了这么大的震动。

    看了看手上的时间,张铁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到他与巴利约定的见面的地方黑炎城第七国民男中的校门口附近。

    张铁提前了差不多十五分钟到了哪里,可比张铁提前到达的,却是巴利和沙文,看到两个人就站在路边,张铁就让车靠了过去。

    在从车窗里看到张铁那张熟悉的脸的时候,沙文非常的激动,张铁打开车门。沙文第一个钻了进来,然后狠狠的在张铁的胸口上锤了一下。张铁也锤了他一下,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巴利也钻了进来。

    汽车重新发动了起来,前排和后排之间的隔离板自动升了起来,整个车的后面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独立的私密区域。

    ……

    “怎么样?”张铁问两人。

    “我没问题!”沙文颇有些兴奋,“只是我家里要走的话一下子就要走五个人,迁徙证没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你妈同意吗?”

    “自从沙文开始挣钱后,他们家已经是他说了算了!”巴利在一旁补充到,“我没让沙文把具体情况告诉他那个死鬼继父,怕那个人嘴巴太大,等要走的时候再把那个家伙带上就行!”

    张铁点了点头,巴利考虑得的确很周到,“那么你呢?”,张铁问巴利。

    巴利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我想出去闯闯,但我老爸说想见见你才能决定!”

    张铁一听就明白了,那是巴利的老爸想看看他靠不靠谱,有没有这个能量和能力。

    张铁并不介意,相比起自己兄弟一家的前途与命运来说,这又算什么,如果需要,哪怕让他把巴利一家人一个个背到黑金饭店都没有问题,“我现在住在黑金大饭店的6号行宫,你老爸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他在黑金大饭店吃饭,时间可以由你决定,我让饭店派车来接你!”

    巴利也明白了张铁的意思,张铁的话让巴利心中流过一股暖流,什么是兄弟,这就是兄弟。

    随后的时间,巴利说起了他今天去找神恩会的经过。

    神恩会的那些人中,同样也有几个人没有通过诺曼帝国的参军体检,在离开学校后就开始工作,挣钱打拼,而现实的情况也没有出乎张铁的预料,整个神恩会剩下的那几个人,除了波特之外,其余的人,一听到巴利说起张铁的事就面色大变,生怕与张铁扯上什么关系,有的人更是当这巴利的面破口大骂,骂张铁是骗子,一下子就与张铁划清了界线。

    张铁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并没有怪他们,大家都是小人物,都是普通人,是生活的压力让他们选择了明哲保身,对于自己离开黑炎城的内幕,普通人知道得不多,面对着一个被诺曼帝国秘密警察通缉的人,那些人没有马上去告发他就算好的了。

    自己当初在地下装神弄鬼的那一幕,在离开学校之后,随着大家的阅历和见识的增加,许多人想必已经知道那就是自己的一个玩笑,现在还有几个人当真就不好说了。

    这就是现实!

    “波特怎么样?”

    “还在挖矿,每次挖矿前都跪着祈祷一番,开始的时候,他在矿上被许多人嘲笑,现在大家都见怪不怪了,知道你要回来,波特很高兴,愿意来见你,但他们明天才放假,今天没办法离开矿区!”

    想到那个体型有些瘦弱的少年,张铁心中有一些复杂的感受,“波特家里还有什么人?”

    “没有了,他以前一直寄居在亲戚家里,待遇很不好,在他工作以后,在托人往他以前寄居的那家亲戚家里寄了了几次钱后,他就没有回过家了,一直都住在矿区,偶尔回来和我们聚一下!”

    “巴格达他们呢?”

    “要等到一月二号才放假,神恩会的很多人也在部队上,现在还没办法联系!”

    ……

    巴利和沙文坐在车上和张铁在黑炎城中转悠了一圈之后,三个人商量了一些细节和要做的事情,随后,两个人在一条街上下了车。

    张铁随后又让司机把车开到了黑炎城的金鹏银行,让金鹏银行给自己身在怀远郡的老哥用两个人商量的暗语发了一个信息。

    因为在张铁离开怀远堂的时候,张阳已经成为金鹏银行的贵宾客户,所以这一次张铁找起张阳来就非常容易,也更有保障。

    做完这些事,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天色将暗,张铁就离开了金鹏银行,返回了黑金大饭店。

    回到了自己豪华行宫,打开了门,张铁听到了那巨大的豪华浴池内贝芙丽的欢呼声,在今天早上离开贝芙丽家的时候,张铁已经告诉贝芙丽可以来这里找他。

    张铁交给了行宫管家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黛娜老师的名字和她工作的地方。

    “找黑炎城最好的私家侦探,把纸上这个人的所有信息给我打探清楚,注意,不要影响和打扰到这个人的生活,然后,给我准备一份浪漫的烛光晚餐……”在吩咐了身边的行宫管家之后,张铁就一边解着领结,一边向浴池走去。

    行宫管家挥了挥手,房间里的所有人都退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