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章 神圣的契约
    或许,每一个做父亲的人看到自己女儿带回家里来的第一个男人的时候多少都会有些不爽,张铁就觉得贝芙丽的父亲对自己有些不爽,不过还算克制,不过这份克制也只是持续到了吃完晚饭之后。

    吃完晚饭后,贝芙丽和她的妈妈一起到厨房里收拾东西,把客厅让给了张铁和她的爸爸,在走进厨房之前,贝芙丽还有些担心的看了张铁一眼,张铁则给了贝芙丽一个放心的微笑。

    “贝妮在家里曾经说起过你的事情,我看得出,她很喜欢你!”戴着一副厚厚的水晶眼镜的贝芙丽的爸爸用一种挑剔而复杂的眼神打量着张铁身上的那一身昂贵的行头,就像在审阅着一张有着漂亮数据的资产负债表,会计师们挑剔的眼光,常常让他们不会从表面上来看待事物,而更注重事物之间的内在的,那些关键的逻辑联系,“我知道有钱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你现在身上的这套衣服,就有可能抵得上我数年的薪水,我也知道那些有钱人对女人的态度是什么,我现在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将来会打算娶我的女儿吗?”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张铁还没有回答,厨房里就“哐啷……”的一声,那是金属盘子落在地上的声音。

    贝芙丽家的房子不是太大,只有三室一厅,一百平米不到,贝芙丽的爸爸没有压低自己的音量,他之所以没有把这个问题直接在饭桌上当着所有人的面问出来,估计是不想让贝芙丽太尴尬,而这个时候问,即免除了贝芙丽的尴尬,也想让贝芙丽知道张铁的想法。

    张铁也没想到贝芙丽的爸爸在和自己交流的时候一开口就问出这样犀利的问题,这个问题背后的潜台词他非常的清楚——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一个无法对自己女儿的未来负责人的男人的鬼话。轻易就要做出离开黑炎城的决定呢。

    张铁沉默了一下,在他沉默的时候,厨房里的声音再次变得正常起来,但张铁知道。厨房里的贝芙丽这个时候一定非常的紧张。

    “乔恩先生。或许我说的话你并不相信,但对我来说。我身上穿什么,值多少钱,我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因为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不在乎,并不是因为我有钱,而是因为对我来说,真正让我在乎的一件事情,就是我能不能活下去!”

    张铁一开口,贝芙丽的爸爸就愣住了,厨房里洗碗传来的声响。也似乎放慢了许多。

    “就在来黑炎城之前,也就是两个多月前,我差点死了,我被一个十级的强战士追杀。或许乔恩先生你并不明白一个十级的强战士是什么概念,因为在在黑炎城并入到诺曼帝国的领土之前,整个黑炎城,据我所知,其拥有的强战士的数量一个巴掌就能数得过来,我不是那个人的对手,因此,在重伤之下,我被他从数千米高的山峰上打落下去,幸运的是,我没死,在从山上掉下来的过程中,我被山谷间的树枝和藤蔓阻挡了一下,最后掉入到一个水潭里活了下来……”

    “在这之后,追杀我的强战士变成了两个人,而且我的脑袋被人悬赏5000个金币,差一点,我就死了!”

    “而在这之前,从我加入三十九师团铁血营算起的话,短短一年多时间,我已经有好多次,差一点就死了,真的是只差一点,我被涂抹着蓝霜剧毒的弩箭射中过,差点死了,在卡鲁尔战区,三十九师团的铁血营被太阳神朝黑羽军团以优势兵力包围,那一次,虽然我们最后突出了重围,但我也差点死了,那一次,我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有186处,骨折47处,身体被黑羽军团一名八级军官的天空战气击中,五脏六腑全部重伤,甚至铁血营的兄弟们在把我送到野战医院的时候,医生看了看我身上流淌出来的那么多的鲜血和伤口,就已经告诉我的那些兄弟们我死了,不用再抢救,是铁血营的兄弟们,拿刀架在医生的脖子上,让他们开始抢救我!最后,我活过来了,我以为自己很幸运,但后来才知道,为了让我活过来,一个我所尊重的铁血营的长官,已经为我牺牲了,他用自己的命换了我的命!”

    “我回到晋云国之后,也有两次差点死了,一次是遭遇了身边人的一次背叛,被一堆杀手在海岛龙窟的地下追杀,我差点被人丢到了岩浆里化成灰,是我的师傅救了我,还有一次,则是天寒城事件,这事或许你们都听过,但是作为这件事的参与者和亲历者,你们可能想象不出一支部队差一点就被几百万魔化傀儡围困住是什么感觉,更不知道一个人陷入到数万魔化傀儡的包围中,面对着无穷无尽不怕疼,不怕死,机器一样的魔化傀儡有多么凶险,魔化傀儡在我身上总共留下过137处伤口,这些伤口刚刚才好了没多久!”

    张铁的声音很平静,就像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我说这些,不是在炫耀,而只是告诉你这一年多来我所经历过的事情和我的生活所要面对的凶险,说实话,我此刻虽然和你坐在这里说话,但我真的不敢肯定一年,甚至是半年之后我是否还活着,还能和你与贝妮说话,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次要遇到的危险情况是什么,当我再次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时候,我是否还会像以前那样每次都那么幸运,都可以活下来,所以你问我将来会不会娶你的女儿,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能否活到那个时候。”

    “我不愿意在我所组建的家庭中,每个人每天都生活在恐惧和担忧之中,妻子每天都在担心着失去自己的丈夫,孩子每天都在担心着爸爸这次出去了能不能回来!一个男人,一个丈夫,最大的责任,就是应该让自己的家庭免除恐惧。而不是把家庭带到恐惧之中,很遗憾,这一点我无法做到!”

    “对我来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光让自己活下去。也要让自己在乎的那些人活下去,这就是这次我回到黑炎城的原因!”

    “只要我活着一天。只要我还能在贝妮的身边,我就会竭尽全力的对她好,珍惜她,爱护她。不让她被人欺负,让她快乐,把她的幸福和笑容当成自己的骄傲和成就,我可以答应你,如果将来,我还活着,当我觉得自己有资格。有能力成为一名合格丈夫的时候,如果贝妮那个时候还愿意嫁给我,我会娶她,我会很高兴能拥有贝妮这样一个妻子。”

    ……

    在张铁离开的时候。眼睛发红的贝芙丽把张铁送到了楼下,紧紧的抱着他,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一直抱了很久,才恋恋不舍的让张铁离开。

    像今天这种日子,张铁留在贝芙丽家过夜的话贝芙丽父母的脸上会比较难看,贝芙丽明目张胆的跟张铁离开同样也不好,贝芙丽昨天晚上夜不归宿的借口是和朋友出去玩,女儿大了,她的父母有时候也就不想把她管得太严,但是今天要是贝芙丽再来一次夜不归宿的话,那就是在侮辱她父母的智商了。

    ……

    离开了贝芙丽家,张铁一个人坐在车中,看着路上行人渐渐稀少的黑炎城,今天的除夕夜,估计就只有他一个人在黑金大饭店的豪华行宫中渡过了。

    汽车驶回黑金大饭店,刚到门口,张铁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刚好在饭店的门口下了马车,那黑色的短发,美艳的面孔,大衣下那一截诱人的圆润的小腿,一下子让张铁认出了她。

    张铁下了车,成熟美艳的女中尉也看到了张铁,然后两个人笑了笑,也没说话,张铁伸出胳膊,那个女中尉就走了过来,挽着张铁的手臂,让张铁的胳膊紧紧的挤着她大衣下面那丰满的胸部。

    “张铁中尉,你胆子真大,这个时候还敢来黑炎城?”女中尉开了口。

    这一开口,就让张铁知道这个女中尉昨天没来的原因,原来是去了解自己的底细去了,看起来还挺小心的。

    张铁不说话,只是伸手捏了一下女中尉的屁股,漂亮的女中尉妩媚的看了他一眼。

    ……

    二十分钟后,豪华行宫的酒吧间的沙发上,在喝过一点酒后,美艳成熟的女中尉的脸蛋发红,衣衫纽扣半解,媚态毕露,大半的酥胸露出,侧卧在沙发上,头靠着张铁的大腿,已经是一副任群品尝的姿态,张铁的一只手在女中尉短裙下面丰满的大腿上游走着,而另外一只手,则拿着酒杯,摇晃着酒杯里的液体。

    醇酒美人,这样的生活,张铁不知道自己还能享受多久,张铁的眼神也微微有点迷茫,今天在贝芙丽家说的那些话,都是张铁的心里话,在经历了这么多的凶险和生离死别之后,张铁真不知道自己半年后,甚至一年后,还能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全效药剂的事情,张铁不敢肯定,会不会什么时候突然在自己面前跳出一个骑士级别的杀手,一掌就让自己化成了飞灰。

    这个时候的张铁终于理解了铁血营中那些一有时间就在女人和酒精之间醉生梦死的军官的想法和心态。

    因为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所以,只有在自己活着的每一秒的时候,尽量的挥霍和享受自己的人生。

    女中尉解开了张铁衬衣的纽扣,媚眼如丝,正用性感的双唇和她那灵活湿润的小金鱼在张铁的小腹上游走着。

    知道张铁以及被自己点燃了,女中尉停了下来,看着那张铁慢慢红起来的脸,用一只手感受着张铁的阳刚和坚硬,嗤嗤的笑着,问了张铁一个问题,“那天……你在接待室里问我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哪一句!”张铁把酒杯里面的酒一口饮进,把酒杯扔在地毯上,从沙发上起来,换了一个位置,来到女中尉的背后,只是用手在女中尉的腰上一捞,女中尉那短裙下的肥美的臀部就在他面前高高撅起,张铁的血液都要沸腾了起来。

    “就是……问我结婚了没有的那一句?”女中尉转过头来。用迷离的眼睛看着张铁用粗鲁的动作把她的裙子掀到了腰间,然后一把扯下了她黑色的蕾丝内裤,喘息着说道,“我以为……以为你在和我开玩笑……其实……其实我已经结婚了……”

    说完这句话。女中尉就把脸贴在沙发上趴下了。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张铁的进犯。

    女中尉等了一分钟。没有动静,再等半分钟的时候,却发现张铁已经重新帮她把扯到大腿上的内裤重新拉了起来,掀到腰上的裙子也被张铁放下了。重新把她的臀部盖好。

    女中尉回过头,却发现张铁已经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正在喘着粗气,重新打开了一瓶烈酒,一仰头,就把半瓶烈酒喝下肚子。

    “怎么了?”女中尉愕然,不明白张铁为什么会在最热烈的时候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去了?”张铁一仰头,再次把酒瓶中那剩下的半瓶酒喝掉。

    “啊,为什么?”

    “你不会明白的!”张铁摇摇头,不想解释什么。而是直接拉响了身边的绳铃,很快,行宫管家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酒吧间的门口。

    看到这样的情景,女中尉只能翻身坐起,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不解的看着张铁。

    “阁下,您有什么需要吗?”

    “用我的车送这位女士回家!”

    “女士,请吧……”礼貌的行宫管家做出请的姿势,女中尉脸色铁青的看了张铁一眼,然后一甩头,拿起自己的大衣,扭着屁股,踩着高跟鞋就走了。

    仅仅一分钟后,行宫管家就重新出现在张铁面前,“阁下,已经安排车子把那位女士送走了,您还有别的吩咐和需要吗?”

    张铁摆了摆手,行宫管家鞠躬后无声无息的离开,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的张铁苦笑了一下,张铁知道,今晚的事情,要是说出去的话,一定会有人骂他傻b,或许对于别的男人来说,在那种情况下,根本不会停下来,但对自己来说,那样的事情,却已经超出了自己的底线。

    这个时代,很多人已经不把自己的婚宴当回事了,更不会把别人的婚姻当回事,但对张铁来说,如果要让他选择一样人类之间最神圣的契约的话,张铁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婚姻,婚姻,在张铁看来,是人类所能缔结的最神圣最不容侵犯的契约。

    这样的认识,来源于他的老爸和老妈,他的老爸和老妈通过婚姻缔造了他的家庭,进而缔造了他,虽然老爸老妈一直在黑炎城过着平淡的生活,有时候两人甚至还会拌嘴,偶尔还会冷战几天,但这一切,都不会影响张铁从他老爸老妈身上获得的对婚姻的认识和对男女间这份神圣契约的尊重。

    张铁实在无法想象,如果老爸和老妈在一起的这几十年里,他们两个人中的有一个人背叛了他们的婚姻,他的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会过成什么样子——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想要自己的家庭面对的问题,那理所应当,自己也不应当强加到别的家庭上。

    在张铁眼中,男女间两个人缔结的婚姻契约,比任何一部法律都要神圣而庄严,哪怕他愿意冒着巨大的风险把诺曼帝国的法律和规矩踩在脚下,他也绝不愿意让自己去破坏一个婚姻契约的神圣和庄严。

    所以,结了婚有了丈夫的女人,哪怕他再喜欢,他也不会去碰一下,因为这些女人的身上,在张铁眼中,有神圣婚姻契约的守护。哪怕这份契约在缔结者的眼中都无足轻重可有可无的时候,对张铁来说,却依旧不可侵犯。

    而且,就算张铁没有与女中尉的丈夫见过面,甚至不知道那个男人长什么样,但身在男人的角度,张铁觉得,男人与男人之间,就算不认识,就算哪怕是敌人,也应该有一些基本而起码的尊重,这是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所拥有的男人人格和男人尊严的尊重,这种尊重,会提醒你不要去偷那个男人的东西。

    可惜,这个世间上的很多男人,已经忘记了如何去尊重另外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他们对践踏和破坏别人神圣的婚姻契约不以为然,甚至还把偷窃别的男人的东西。轻贱别的男人的人格和尊严视为一种荣耀,这样的人,在张铁看来,已经与畜生无异——他们不知道什么样的关系是神圣和庄严的。他们不懂得尊重同类。为了他们那下半身的**和快感,他们不惮于做最无耻的窃贼和最下流的小偷。

    不神圣的人体会不到神圣。

    不庄严的人感受不到庄严。

    不尊重同类的人那就是异类。

    一切只是由本能和**主导的那是野兽。

    以无耻和下流为喜那就是下贱。

    这样的人。不是畜生是什么。

    张铁没有认为自己有多高尚,但自始至终,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一个人,有自己的底线。所以,在那最不可能停下来的时候,他停下来了。

    这底线或许在很多人的眼里会感到可笑,但张铁不在乎,他只需要自己让自己满意就行。

    ……

    离开酒吧间,在冰冷的水池中,张铁一个人泡了一个小时。整个人才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这一年的除夕夜,在黑金大饭店的豪华行宫之中,张铁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之中。用安静的修炼渡过了那漫长而冷清的夜晚。

    ……

    过完年后,在张铁与飞机兄弟会的兄弟们再次聚首之后,一切都快速的推动了起来。

    在见过张铁之后,巴利的父亲第一个下定了决心,决定离开黑炎城,道格,西斯塔和莱特那些家伙的家里人也在张铁亲自登门之后同意了,虽然有些人还有一点犹豫,但张铁告诉他们——如果不想离开黑炎城的话,那就当一家人去海边度一次假,三个月后,如果他们想回来,那张铁再把他们送回来。这个许诺把那些还在犹豫的人打动了,就连贝芙丽的老爸和老妈,也同意先去晋云国看看,如果不习惯的话,三个月后再回来。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甚至就连黛娜老师那边,当黑炎城最好的私人侦探不断的把黛娜老师的情况传来的时候,张铁的心中也慢慢的有了一些眉目,不再两眼一抹黑。

    一直到这个时候,张铁才知道,原来黛娜老师是单亲家庭出身,在她的父亲去世之后,还留给了她一个兄弟,她的那个兄弟,因为重病瘫痪在床已经很多年,因为那个兄弟,黛娜老师这些年来一直没有结婚,而是一边工作挣钱,一边想办法为她的兄弟治病。

    要把她的那个瘫痪的兄弟治好,而且平时还要雇佣两个人轮流照顾着她那个兄弟的起居饮食,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花销,所以,哪怕现在是在假期之中,黛娜老师依旧在做着两分兼职的工作在赚着钱。

    那两份兼职工作,一份是黑炎城中某个有钱人家小姐的私人家庭教师,还有一份则是黑炎城第四女子中学的假期辅导员。

    这两分兼职每个月能给黛娜老师多带来两个金币又74个银币的收入,再加上黛娜老师在黑炎城第七国民男中的教师收入,一年到头,黛娜老师可以赚40多个金币,而花在她那个兄弟身上的钱,一年差不多有30个金币。

    黛娜老师在课堂上光鲜,靓丽,犹如女神,而在实际生活中,日子却过得并没有那么的惬意,而是每日都承担着巨大的生活压力,但她却从来不把压力摆在脸上,更不会到处向人诉说,而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包容着,她把所有的一切,都化解在她脸上那亲切迷人的笑容之中,每一天,无论是走在校园里还是走在校园之外,张铁看到的那个身影,都是那么的优雅美丽。

    在知道这些情况之后,张铁心中对黛娜老师,除了那莫名情愫的暗恋之外,更有了一层敬意。因为黛娜老师不仅美丽,独立,还相当的坚强与善良。

    1月5日,过年的气氛慢慢的在黑炎城中淡了下来,也就是这一天,张铁见到了玫瑰社的那些女生们,来见张铁的是苏珊和菲奥娜。

    再次见到张铁,这两个女生的脸上没有笑容,而是默默的,把一把戒指放在了张铁的手上。

    ——给我心爱的安琪儿宝贝——张铁

    ——给我心爱的莎娃宝贝——张铁

    ——给我心爱的希尔蒂娜宝贝——张铁

    ——给我心爱的妮雅宝贝——张铁

    ——给我心爱的米娅宝贝——张铁。

    张铁有些愕然的看着戒指后面刻着的那些字,心中一下子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怎么了?”

    “她们死了!”苏珊和菲奥娜一下子哭了起来,“安琪儿在临死之前让我们把这些东西交给你,说你会明白的!”

    死了?张铁愣了愣,然后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她们怎么死的,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我!”张铁在流着泪,但声音却冷得有些怕人。

    “在你去年离开黑炎城后不久,阿比安大师的庄园里要招收一批助手,听说哪里的待遇很好,而且她们的条件也比较合适,就去了……”在菲奥娜的抽噎之中,事情的经过慢慢的就浮现在张铁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