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六章 接人
    1月14日,这一天,黑炎城天气微晴,虽然城外的积雪还未完全化去,但那从天空中厚厚的云层中所透露出的一丝亮光,却多多少少扫去了人们心头的一丝阴霾。

    这个时候的黑炎城,依旧繁荣和喧闹,就在这份喧闹中,十多辆挂着三十九师团牌照的大客车在黑炎城安静的穿梭着,一点都不引人注意。

    在每一辆的客车上面,都有一名三十九师团的军官拿着汽车的行驶路线图和一分写满名字的名单,在按着地图上标记着的接人的地点,把名单上的人一个个的接到车上。

    对车上的那些三十九师团的军人和司机来说,今天的任务,可是以军事任务的标准布置下去的,一点问题都不能出,所以大家都非常的认真。

    ……

    一辆车在黑炎城的诺宾酒店门口停下,车上的军官下了车,酒店门口,有提着行李的玫瑰社女生的一家三口在等待着,在核对了一下这几个人的名字之后,这几个人就上了车……

    ……

    同一时间,在黑炎城的红树商场门口,又是一辆大客车停下,看到车停下,等在路边的几个人就走了过来。

    “请问,你们是弗兰萨先生一家吗?”军官客气的问道。

    “我是弗兰萨……”作为黑炎城一个普通花匠的弗兰萨先生有些紧张的上前一步说道。

    “能让我看一下你们的迁徙证么?”

    “好的!”弗兰西斯笑了笑,上前一步。把一家人的迁徙证拿了出来,递给这名军官。

    “没有问题,请几位上车吧!”军官礼貌的请几个人上去。

    弗兰西斯一家人上了车。来到车上,看到几个神恩兄弟会中兄弟熟悉的面孔,弗兰西斯就笑了起来。

    而很快,还有些紧张的弗兰西斯的老爸和老妈发现车上也有几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人,大家就聊了起来,那点紧张感很快就消除了。

    ……

    布鲁斯抱着自己的妹妹,左手提着一个行李。和他的家里人在黑炎城炼焦厂附近的邮局门口等着,只是等了十多分钟,一辆大客车就停在了他们面前。

    几句简单的交流之后。布鲁斯一家就上了车。

    ……

    这相同的一幕,在黑炎城的各个地方发生着。

    在黑炎城北边丹枫大街,在看到贝芙丽穿着一身俏生生的红色大衣和她的父母站在路边的时候,张铁就让开车的司机把车停过去。而从车窗里看到贝芙丽的西斯塔等家伙就在车里开始对着张铁做各种鬼脸和暧昧的表情。如果不是他们的父母同样也坐在车里。说不定这些家伙就要起哄了。

    车一停下,张铁就从车门哪里跳了下去,接过贝芙丽手上的行李,“我来吧!”

    贝芙丽甜甜一笑,先让她妈妈上了车,然后自己才跟着上去。

    贝芙丽的爸爸看着宽大的客车,在后面悄悄问了张铁一句话,“啊。怎么这次有这么多人要和你一起离开吗?”

    虽然张铁已经和他说过这一次他回来会带一些朋友跟他一起离开,但贝芙丽的爸爸却没想到有这么多。他以为最多只有七八个人,没想到一客车都是,所以微微有点吃惊。

    张铁则微微有点心虚,在那天当着贝芙丽的爸妈说过那一番话之后,他发现贝芙丽的爸爸差不多已经要把他当半个女婿来看了,要是贝芙丽的爸爸呆一会看到玫瑰社的那些女生,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这个……我在黑炎城的朋友很多!”张铁打着哈哈,让贝芙丽的爸爸上车,自己则把贝芙丽的行李放好。

    “待会儿要去火车站么,从这里到卡鲁尔要是坐火车的话最好是卧票,不然贝芙丽的妈妈可能受不了!”

    “嗯,我知道了,一定不会让伯母难受的!”

    “爸爸,你们在说什么,快点上车啦!”贝芙丽在车上催了一句,两个人才上去。

    车再次开动了起来,张铁就坐在汽车司机的旁边,哪里是门口的位置,如果是公交车的话,张铁的那个位置也就是售票员的位置,贝芙丽的爸爸妈妈坐在两个人的身后几排,和巴利的父母聊着天,贝芙丽在做在张铁的旁边,一脸甜蜜的抱着张铁的手,对贝芙丽来说,这种感觉,就像张铁在带她们一家人旅行一样,让她的心中有一种分外甜蜜的感觉。

    “大头,还要去接谁?”

    坐在最后面的道格憨憨的问道,道格这个家伙,一直到这个时候仍然肆无忌惮的叫着张铁以前的绰号,丝毫没有看到莱特给他的眼色,在张铁成为神恩兄弟会的老大之后,就连巴利和沙文等人这几天称呼张铁的时候那称呼都悄悄的在变化,很少在直接叫张铁大头了,只有道格这个家伙仍然一根筋。

    张铁不介意的笑了笑,转过了身解释道,“我以前在铁荆棘战馆认识一个朋友,这次准备带他一起走,那个人叫阿诺,脾气和你还有点像!”

    “是吗!”道格高兴了起来,“那这路上就好玩了!”

    “对了,你这个大头的绰号是怎么来的?”贝芙丽小声的问张铁。

    “啊,这个……以前读小学的时候大家逃课,学校的正门出不去,就只有从教室里的钢窗防护条的空隙中钻出去,那个时候别人都会很容易的从防护条的缝隙中钻出去,只有我头大,那个防护条刚刚可以把我的脑袋卡住,让我出不去,弄得我非常的伤心,所以他们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叫我大头!”张铁小声的解释了一遍。

    贝芙丽一下子笑了起来,没想到张铁还有这样的过往……

    几分钟后,在黑炎城市民广场附近,张铁看到了同样准备好的阿诺一家人阿诺,还有他的妻子与两个最大不过**岁的小孩子。

    看到张铁从车上下来,阿诺激动的握住了张铁的手,有些说不出话来,在战馆工作的阿诺从去年开始就在战馆的一些客人聊天的时候知道了一些让他有些恐惧的信息,随着战馆里的一些高端客人渐渐的稀少,阿诺虽然感觉到了一些变化,但却无能为力,为了家里的两个孩子,阿诺早就想离开黑炎城,但却一直没有办法,这一次,张铁的意外出现,简直让阿诺感觉是上帝听到了自己的祈祷一样,让阿诺心中充满了感激。阿诺都没有想到自己当初在战馆里一时的善行,到了今天居然会有这样的回报,命运实在太神奇了。

    “战馆里的薪水结了吗?”张铁问阿诺。

    “结了,汉斯经理知道我要走,还多给我结了两个月的薪水!”阿诺感激的说道。

    想到铁荆棘战馆里的那个胖子,张铁笑了笑,那个家伙已经成精了,迁徙证早就办好,一有风吹草动不知道就能溜到哪里,那样的人,根本无需自己操心。

    “那好,上车吧!”

    阿诺一家人上了车,车上多了两个小孩,更加的热闹起来。

    ……

    在市民广场这边接了阿诺,张铁又告诉了司机一个地址。

    几分钟后,车到了张铁所说的那个地方,在车停下后,张铁就跳下了车,同时让巴利几个家伙下来帮忙。

    “啊,这里要接谁呢?”看着路旁那一栋墙边上爬满了紫黎藤的公寓,巴利皱了皱眉头。

    “别废话了,你们马上就知道了,保准让你们大吃一惊!”张铁对着几个家伙笑了笑,然后就走进了公寓楼。

    巴利几个人都满心疑惑的跟着张铁来到了这栋公寓楼的三楼,看着张铁敲了敲三楼的一个住户的房门,等了几秒钟,那房门一开,黛娜老师那美丽的面孔出现在几人面前的时候,几个家伙一下子傻眼了,一个个眼睛瞪得贼大,几乎要失声尖叫起来。

    “黛娜老师!”巴格达一下子大叫了起来。

    “老师,你准备好了吗?”张铁笑了笑,用平静的语气问道。

    “准备好了,只不过莱奥纳行动有些不便,要麻烦你们一下,我一个人有些搬不动……”黛娜老师客气的说道。

    “啊,要帮忙吗,我来,我来……”听说黛娜老师需要帮助,一堆牲口一下子争先恐后的全部涌了进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张铁才第一次看到了黛娜老师的弟弟,黛娜老师的弟弟二十多岁,整个人脸色苍白身体消瘦坐在轮椅上,原本还皱着眉头,似乎有很多的心事,一直到看到巴利这群牲口咋咋呼呼的涌到屋里来,听到巴利这些家伙对黛娜老师的称呼和尊重,那眉头才骤然松了下来。

    身体最强的巴格达一个人就把莱奥纳背了起来,莱奥纳的轮椅则被沙文折叠了收好,其他几个牲口也是手忙脚乱的帮着黛娜老师拿行李,黛娜老师的行李也不多,三个行李箱就装下了,动作稍微慢了一些,什么都没捞着的道格愣了愣,最后走到黛娜老师家的一个橱柜面前,鼓着自己的肌肉,笑得像个烂梨一样的羞涩的问道,“老师,你看,这个要搬吗?”

    黛娜老师一下子笑了起来,看着这些自己的学生,那满腹的心事一下子消失无踪……

    张铁几个人齐齐给道格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

    ……

    又是月初,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