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八章 潜入
    张铁潜伏在山林中,整个人就趴在山上林中的雪地里,身上批着一件防水披风,把自己卖在了雪下,安静的注视着下方的那座城堡。

    这已经是张铁潜伏在这里的第二天,在从飞艇上离开之后,张铁就避开了人多的道路,当天黑之后,他就从那荒芜人烟的野外重新返回了黑炎城,张铁没有进城,而就是在城外潜伏着,随时观察着阿比安大师所在的那座城堡。

    在黑炎城的这几天,张铁也从各方面的渠道知道了阿比安大师的不少消息。

    在成为橙袍丹药师之后,飞艇就成为了阿比安大师的交通工具,这一次阿比安到诺丁堡,来回乘坐的都是飞艇。因为这个原因,张铁只有把伏击阿比安大师的地点选在了他的这座城堡之中。

    那是一座充满了罪恶的城堡,一直在仔细的打听了阿比安大师的一些消息之后,张铁才明白,差不多从十多年前开始,自从阿比安大师在黑炎城名声鹊起以来,他所盘踞的那座城堡,每年都会有几个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在那座城堡里死去。安琪儿她们不是第一批,也不是最后一批。

    死人这种事情,如果是发生在一般人身上,那自然是了不得的大事,但是发生在阿比安大师身上,那就变成了小事,阿比安大师一直长袖善舞,由于其丹药师的特殊身份,无论谁在统治着黑炎城,他都能迅速和那些最有权力的人走在一起。而且能迅速成为那些人的座上宾,在这样的情况下,死几个人算什么。

    在大陆上发生了多起丹药师被刺的事件之后。阿比安大师也网络了一批高手在自己身边效命,出行也更加小心了起来。

    张铁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和阿比安大师这样的人对上,但人生,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

    换在两年前他在学校的时候,如果能成为阿比安大师身边的助手或者学徒,那样的待遇,足以让他和巴利等人羡慕不已。而此刻,他却想要来砍下阿比安大师的脑袋。

    ……

    下午的时候,有一艘中形的飞艇降落在城堡外的飞艇起降场上。随后飞艇就被人推进了城堡旁边的库房,张铁看到整个城堡里的人都忙碌了起来,而到了傍晚,从黑炎城驶来的许许多多的车辆就开始络绎不绝的前来拜访。让原本冷清的城堡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张铁知道。阿比安大师回来了。

    张铁一直安静的在远处的山林里等着,悄悄的观察着,安静的休息着,每间隔三个小时喝下一支全效药剂,保持着身体的体力和最佳状态,一边等着,像野狼一样的安静的等着,徘徊潜伏在那寒冷的林间。

    一直等到天黑之后。野外温度骤降,来到城堡里的那些人重新坐着车离开。等到热闹了半天的城堡重新变得安静,一盏盏亮起来的灯重新熄去,等到夜深人静差不多所有人都睡着之后,张铁终于从雪地里爬起了身。

    在活动了一下手脚之后,张铁戴上手上的黑暗撕裂者手套,在给自己加持了一个“疾行术”和一个“潜匿术”。

    疾行术让张铁拥有更快的速度,更敏捷的身手,而潜匿术则让张铁此刻身上外放的气息整整降低了一个数量级,更不容易让人发现和感知到。

    在张铁的黑暗视觉之下,整个夜晚也犹如白昼一般。

    两公里不到的距离,张铁一溜烟的功夫,就来到了阿比安大师所在城堡的外围庄园之中,到了晚上,这片外围庄园中已经就有人巡逻了,不过在这里巡逻的都是一些小角色,防范一下普通人还可以,而对张铁来说,他几乎不费什么功夫,就穿过了庄园,来到城堡那数十米高的高墙之下。

    到了这里,城堡的防御已经开始变得严密起来,城堡的高墙上有人站岗,还有巡逻的士兵,张铁来到那城堡高墙外一处在所有人印象中最不可能被人爬上来的高高的箭塔下面,利用黑暗的掩护,一步步的就从箭塔下面开始往上爬去。

    坚硬的花岗岩的外墙,在张铁恐怖的力量,铁血战气和那双黑暗撕裂者手套的共同作用下,就像朽木和泥塑的模型一样,张铁只是伸手一抓,五根手指就可以无声无息的没入到那坚硬的岩石之中,支撑着他让他向上爬上去。

    张铁就像一只在黑暗中行走的敏捷的壁虎,眨眼的功夫,就爬到了四十多米高的箭塔顶部冠状射击口的下面,整个身子紧紧贴着射口,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从射口中伸出一截的蒸汽弩炮。

    射口中有灯光和人声传出。

    张铁刚一靠上去,箭塔里面传来的开门的声音和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

    “队长,这么晚还来巡夜啊……”

    “嗯,这是今晚晚宴剩下的烤鹅,我刚才叫威娜从厨房里弄来的,有点冷了,不过还能吃,拿来给大家宵夜……”

    箭塔里传出了一阵压低的欢呼声。

    “啊,那些有钱的阔佬真是浪费,这么好吃的东西居然就随便要丢了,我们平时可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啊!”一个声音一边咀嚼着一边有些含混的说道。

    “吃好了就用点心,好好值夜,想要睡觉就等到换岗的时候再去睡!”

    “好的,队长你放心吧!”

    “对了,队长你什么时候和威娜结婚!”

    “白痴,要是威娜真和队长结婚了,她还能继续在城堡的厨房里当厨娘吗,威娜不在厨房里,谁给你从厨房里弄好吃的东西!”一个声音骂了起来……

    “啊,我看到厨房里有个叫塞西莉亚的厨娘不错哦。皮肤白,**大,队长你能不能什么叫威娜帮我介绍一下……”

    “妈的。你一个月还赚不到三个金币,想得还挺美的,还是等你什么时候可以像队长一样一个月能赚上十个金币的时候再说吧,真到了那个时候,你不开口,也会有女人送上门来。”

    一堆人笑骂了起来……

    ……

    听着这些声音,张铁就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阿比安该死,但他身边的人却不是每一个都该死,在这座城堡里和庄园里的许多人都是黑炎城的普通人和小人物。在这里就是挣点钱,混口饭吃而已,光明正大的杀上门来砍掉阿比安的脑袋固然会很痛快,但在那之前。这些人又有多少会为阿比安那个混蛋陪葬。像炮灰一样的死在自己的手上呢?

    张铁安静的在箭塔射口下面的阴影中趴着,一直等到五六分钟之后,那个被称为“队长”的人离开箭塔,张铁才绕到箭塔的另一边,通过箭塔的楼梯来到城堡的一段堡墙上,然后顺着堡墙再溜到了城堡之内。

    这座城堡差不多有金乌堡大小,要在这样的城堡里的几百个房间里找一个特定的目标,虽不说是大海捞针。但也非常困难,一不小心就会暴露自己的行藏。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只能找一个人带自己去。

    一般人肯定不行,这座城堡的管家却是最合适的。

    一栋这样的城堡,在主人回来,晚上还要招待宾客的时候,管家的休息时间通常会非常晚,一般要在所有的宾客离开,主人休息之后,城堡里的一切事物都安排妥当才会休息,所以,管家房间的灯光在今晚绝对会是最晚熄灭的那几盏。

    同时,按照张铁的了解,虽然这样的情况并非绝对,但对一个城堡里称职的管家来说,他所在的房间的窗户或阳台最好要能让他观察到整个城堡最重要区域的情况,这样可以随时让他掌握城堡里的情况。

    今晚熄灯熄得很晚,甚至现在都在亮着灯,而且房间的窗户和阳台正对着城堡的正面和城堡外的庄园,这两个条件结合在一起,张铁的大脑只是在眨眼之间就筛选出了几个目标。

    避过两队巡逻的城堡护卫,张铁的身影眨眼之间越过外堡和内堡之间的一段空隙,整个人的双脚用力在地上一踩,整个人从从地面上跳起,跃起十米多高,一下子就像壁虎一样的粘在城堡内堡的外墙的一片黑暗中的阴影区,然后“游向”他记忆中筛选出来的那几个窗户。

    从前两两个窗户里看进去,一个是仓库,一个是侍卫的房间,都不是张铁的目标,等到张铁爬到他大脑中筛选出来的第三个房间的时候,才刚刚靠近那个窗户,张铁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声音。

    这种肉块碰撞的声音张铁并不陌生,还很熟悉。

    张铁悄悄往房间里看了一眼,只见一个老家伙正把一个女人按在房间的沙发上,正抱着那个女人的屁股在撞击着。

    那个老家伙露出一个已经松弛的,满是肥肉的恶心的屁股,浑身挥汗如雨,那个女人身上则依然穿着黑白两色搭配起来的城堡里佣人的服装。

    还没有几分钟,在一阵剧烈的喘息中,那个老家伙就停下来了,整个人像抽了筋一样的趴在那个女人的身上,喘着粗气。

    “塞西莉亚……你放心,城外庄园里还缺一个巡视员,下个星期,就叫你的兄弟来试试吧……”那个老家伙歇息了好几分钟,才开口说道。

    女佣模样的人自始至终一声不吭,只是默默的把自己的衣服和穿好,然后帮那个老家伙做完清理,在离开房间的时候,才犹豫着,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管家,这事……这事请不要告诉我的弟弟!”

    “你放心,只要你以后听我的话,我不会和你弟弟说的!

    女佣出门的时候,老家伙还色心不死的在女人的屁股上摸了两把,最后才用有些不甘的眼光看着女佣离去。

    听到塞西莉亚这个名字,张铁默默的为某个倒霉的家伙默哀了一下,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在一个需要熬夜守卫箭塔,吃着城堡里宾客们吃剩下的烤鹅都觉得好吃的年轻人和一个满身肥肉,但掌握着城堡里一定人事权的恶心的老家伙之间,稍微有点姿色的厨娘没怎么挣扎就乖乖的爬到了后面这个老家伙的床上。

    欢愉后身体和精神透支后的那种空乏感让那个老家伙闭着眼睛在房间的沙发上打起了盹,不知过了多久,当那个老家伙感觉身上微微有一点凉意,似乎房间的窗户没有关好,让一些冷风吹进了房间。

    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满头黑发的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然后还不等他嘴里叫出声来,那个年轻人戴着一只恐怖的黑色手套的手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那个年轻人手上的力量,让他感觉自己的脖子就像一个壮实的成年人手上拿着的一只纤细的蜡烛一样,只要轻轻用力,就能被咔嚓一声折断。

    管家挣扎了起来,不过他的挣扎一点用都没有,就像苍蝇推倒城墙一样。

    “如果你想活下去,会乖乖听话,那就点点头,如果不想活了,那我就成全你!”

    在老家伙快要彻底窒息之前,张铁开口了,听到张铁这么说,已经无力挣扎的管家用尽全身的力气点头,再点头。

    张铁那铁钳一样的手微微的送开了一些,露出一丝缝隙,让老家伙大口的喘息起来。

    “你……是谁,你……你……你想干什么?”在稍微恢复了一点能力之后,老家伙用恐惧的眼神看着张铁。

    “我是谁你不用管,我来到这里,只是想要阿比安的脑袋,城堡里的路我不认识,麻烦你帮我带一下路!”张铁平静的说道。

    “啊……不可能……”老家伙脸色大变的说道。

    张铁笑了笑,“你大概还没搞清楚情况,从现在开始,如果你想活命,那么,你就最好祈祷阿比安能够被我砍下脑袋!”

    “怎么会?”

    “怎么不会呢?你现在只有三种选择,第一种,不听我的话,第二种,假装听话,中间玩花样,第三种,听我的话,你选择第一种,我现在就杀了你,你想玩花样,我过一会杀你,第三种,你听我的话,而我失败了,那么阿比安会杀了你,所以今晚你活命的唯一的机会,就是乖乖听我的话,让阿比安去死!”

    张铁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就瞬间挤破了老家伙的心理防线,让老家伙的脸上一下子没有了半分的人色……

    ……

    月初,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