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九章 一拳爆敌
    张铁知道,对于一个已经上了年纪,但仍然在贪恋着女色,仍然在利用着自己手上仅有的那一点权利在作威作福的人,是非常怕死的,这些人享受着活着的各种乐趣,所以,也就分外的怕死去,怕再也享受不到这些东西。

    要击破这种人的心里防线很简单,甚至不需要太复杂的手段,只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小命掌握在你手上,你随时都可以像踩死一只臭虫一样把他们踩死,他们就会在你面前放下所有的自尊和矜持,哪怕你叫他们来给你舔鞋底这些人也会干得比一条狗还要好。

    这样的人,无论在在什么位置,他们的本质,就是一条蛆虫。

    当然,为了怕这条蛆虫还抱着什么侥幸的心里,在套上那套宽大的,像苦修士一样的带着帽兜的长袍之前,张铁还是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握在手里,好让那个老家伙看到自己随时可以要了他的小命。

    对张铁来说,如果他可以自己选择,他宁愿被一把匕首戳上十次也不愿意被他自己戴着黑暗撕裂者的手套打中一拳,但自己戴着黑暗撕裂者手套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只有自己知道,这个老家伙可不知道,在一般人的心中,在一双拳头和一把匕首之间,大多数人对匕首的恐惧还是要超过拳头的。

    所以,张铁拿出了一把锋利的,明晃晃的匕首,在手上用那把匕首熟练之极舞了几个刀花,让老家伙看清楚之后。就把匕首就藏在身上那件长袍宽大的袖子里。

    在出门的时候,张铁开了腔,“等一等?”

    老家伙身子一抖,转过头来。“还……还有什么事?”

    张铁指了指老家伙脖子上自己的那几个指印,“你要穿一件高领的衬衣,把这个遮挡住,不然让人看到会怀疑的!”

    老家伙连忙换了一件衣服,在张铁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不会有什么明显的破绽之后,才点了点头。让老家伙开门,“记住,你脸上的表情放轻松一点。不要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不要做傻事,你还有机会能活下去,阿比安死了。只要你够聪明。别人不会怪到你头上的!”

    “你……真不杀我?”

    “你可以选择怀疑,也可以选择相信,你选择什么?”

    城堡的管家身子一抖,不说话了,张铁拉上自己的帽兜,把自己的脸遮起了一小半,让自己整个人都藏在那宽大的长袍之中,跟着老家伙一起出了门。

    门外的走廊上很安静。每隔十多米,才有一盏微弱的萤石灯发出微弱的灯光。地上铺着地毯,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几乎没有声音。

    这个地方,张铁第一次来,那暗红色的地毯和深褐色的墙裙透露出一种怪异而压抑的风格,走在那城堡的走廊之中,让张铁感觉就像走在什么动物满是血肉的体内和一条悠长的食道中一样,让人非常的不舒服。

    这就是丹药师特有的审美观吗,张铁不知道,只是张铁的第六感告诉他这里有一种诡异的气氛。

    这个时候,城堡里的绝大多数人都休息了,整个城堡里到处都非常的安静。

    两个人只是刚刚离开房间不到半分钟,就看到了一队正在城堡里面巡逻的护卫。

    看到那队护卫朝着两个人走过来,张铁明显感觉那个老家伙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隔着那宽大的袖袍,走在那个人身后的张铁把锋利的匕首抵在了老家伙的腰上。

    双方默默的走过,谁也没朝谁身上多看一眼。

    张铁微微松了一口气。“看到陌生人,他们怎么不盘问一下?”张铁压低了声音问走在前面的那个老家伙。

    “因为这里经常会有一些黑炎城中的客人出现,有的客人来的时候不想让人看到他们的面貌,所以就穿着类似你身上的这种连帽斗长袍,把自己的脸遮挡起来!”老家伙小声的解释道。

    “哦,那是些什么样的人?”

    “都是黑炎城中那些大家族或有钱人家的少奶奶,都是些寂寞的女人,阿比安大师会治疗她们的寂寞!还有些则是黑炎城中的有钱的男人,身体某些方面的能力已经不行了,来和阿比安大师买壮阳药水……”老家伙小声的解释道。

    妈的,张铁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还经常有黑炎城中的女人和男人悄悄来到这里找阿比安,女人们来这里找阿比安偷情,男人们则来这里找他买壮阳药,那些人都不想让别人认出自己,出入这里的时候都是这么一副打扮,所以那些城堡里的护卫才一个个视而不见。

    城堡的管家带着张铁走了一会,就直接从城堡里面的一把螺旋形的楼梯往下面走去。

    “怎么,阿比安难道不是住在上面?”张铁微微有些诧异的问了一句。

    “阿比安大师工作的时候在上面,而他的卧室和书房,还有摆放重要东西的地方却是在城堡的地下室之中!这也是阿比安大师的怪癖。”

    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不相信这个老家伙敢和自己玩什么花样,也只有跟着老家伙一直顺着楼梯往下走,中间遇到过几个守护,两个人都没有任何阻碍的就过去了。

    那旋转楼梯一直深入到地下几十米才停了下来,在楼梯的尽头,有一条通道,如果不是这里的地下还铺着地毯,两边的墙上还挂着壁画之类的东西,张铁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带入到城堡的地牢中来了。

    “这里转过去就是阿比安大师的房间,他的门口有两个守护,那是阿比安大师亲自提拔的人,是阿比安大师的亲信,我无法指使他们。你直接过去就可以找到他了!”城堡里的管家小声的哀求道,“我已经把你带到这里了,就让我走吧。或者,你把我在这里打晕也行!”

    “不行,你必须和我一起过去,如果门口真的有护卫的话,我只有跟你在一起才不会让他们一下子警觉起来,都到了这里了,你以为你还有选择吗?”张铁冷然的说道。

    那老家伙咬了咬牙。几乎用颤抖着的步伐带着张铁朝着那条通道走去。

    张铁果然看到了两个护卫,那两个护卫同时也发现了张铁和城堡的管家,在离那两个护卫越来越近的时候。老家伙越来越难以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紧张,阿比安大师给他带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那两个护卫的眼光慢慢的就盯在了老家伙的身上。

    老家伙身体的颤抖已经让那两个护卫发现了有些不对,在离那两个人差不多还有十多米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已经抬起了手。准备阻止两个人继续前进。

    看到那门口的护卫已经警觉起来。张铁当机立断,在一拳击在管家的后心,一下子把管家的心脏震碎的同时,整个人的身体,已经如流光一样的用最大的速度冲到了站在门口的那两名护卫的身前,两只拳头,就毫无阻碍的印在了两名护卫的小腹上。

    张铁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那两名护卫根本来不及有半点反应。八级的战士再加上吃下九颗巨狼七力果后所带来的爆发力和力量,已经让张铁整个人处在他有史以来的最强战力节点上。更何况还有疾行术的加成,那速度,在这短短的距离内,更是快到不可思议。

    这城堡里,普通人还情有可原,那个老家伙能做到城堡的管家之位,明显就是阿比安的帮凶,阿比安不方便做的坏事他做了不知道有多少,不然不会得到阿比安的信任,张铁又怎么可能放过他,和他讲什么信用。

    坏人的秘密无须保守,面对坏人无须诚实这是张铁小时候他老妈就和他讲过的道理。

    在张铁的拳头印在那两名护卫小腹上的时候,那两个护卫动作最快的一个,也只是刚刚把手搭到了自己腰间的剑柄上,张铁拳头上的铁血战气就在他们体内爆发了起开,瞬间就把两个人的内脏绞成一片糜粉。

    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两个人瞬间就委顿了下去。

    张铁把手搭在了面前这扇门的门把之手,身上巨力爆发,一下子就把整个门的锁芯扯烂,然后一脚踢开门,丢下自己身上的那身长袍,一下子冲了进去。

    房间里有两个人,在看到张铁突然冲进来的时候都一下子抬起了头。

    张铁也看到了房间里的那两个人,一个穿着橙色的丹药师长袍,面容充满了邪异的魅力,看年龄即像五十多,又像三十多的男人,还有一个男人让张铁印象更加的深刻,那个男人,有一双狼一样的眼睛,被那个男人看上一眼,给你的感觉就像被狼盯住一样。

    张铁冲进来的时候,那两个人似乎正在商量什么事情,穿着丹药师长袍的那个人坐在主位上,另外一个男人则侧着身子和他说着什么。

    “张铁!”

    “法兰卡少校!”

    这一刻,无论是张铁还是法兰卡少校都充满了震惊。

    似乎是想到张铁曾经那差点让他吃了大亏的剑法,法兰卡少校的动作极快,在反应过来的一瞬间,整个人已经从座椅上弹起,抽出腰间的长剑,一下子就拉进了和张铁之间的距离,向着张铁的脖子上砍来,凛冽无比……

    一年多的时间,法兰卡少校的战技进步很快,无论是身法还是战技,似乎已经达到了九级战士的水准。

    法兰卡少校也充满了自信,脸上带着一种野狼看到猎物的戏谑表情。

    张铁只是带着一丝冷峭的眼神看着法兰卡少校那充满了杀意和阴狠意味的剑招临近,然后伸出了手,一把抓住法兰卡少校的长剑,将长剑的剑刃在手中像捏面条一样的绞成一团废铁,然后一拳打出,直接从法兰卡少校的胸口穿过,在法兰卡少校的背后露出自己的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