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章 纯洁人身的代价
    十二年,眨眼之间就过去了十二年,这个消息,张铁足足过了一天才慢慢的接受和适应过来,在这个消息带给张铁巨大冲击的时候,唯一让张铁稍微感到有点安慰的,则是在这段时间里,所有他在乎的人,都有了妥善的安置。

    老哥陪在老爸老妈身边,自己在离开怀远堂的时候已经把一些可以不断繁殖的元能灵气酵母菌的原液郑重的交给了老哥,有那些东西,即使自己不在金乌堡,老哥也应该可以维持全效药剂的供应,金乌商社的发展应该有足够的保障。

    神恩兄弟会和玫瑰社的女生们在这之前已经离开了黑炎城,而且都有了可以很好生活下去的依靠和资本。黛娜老师和琳达自己已经交代老哥妥善照顾,想来不会有什么事情。就算是冰雪荒原那边,自己在离开之前已经把一切做了妥善的安排,自己能做的都做了,就算没有自己,那里的一切都可以正常的运转下去。

    这些念头让张铁的心中稍微好过了一些,但张铁知道,这十二年的时间,也足以发生很多事情,改变很多的人和物。

    老爸老妈不知道有多惦念自己。

    自己在潜龙岛上的那些朋友们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兰云曦师姐不知道怎么样了。

    神恩兄弟会和玫瑰社的那些女生们现在过得如何。

    黛娜老师,琳达现在怎么样。

    还有,自己在冰雪荒原是否还有当初那样的权威。

    最重要的是。外面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人类和魔族之间的圣战是否已经开始。

    张铁知道,这十二年中。自己一定错过了很多的东西,自己唯一的收获,或许就是在和一名十四级的魔族的对抗中活了下来。

    但活下来的这个代价太大了!

    再次在镜子里仔细看着自己那张让他都感到陌生的脸和那如阿比安当初一样完全黝黑的眼睛,张铁发出一声怒吼,一拳打了过去,将整面镜子打成粉碎,这已经是张铁这一天以来打碎的第七面镜子。或许对一个纯正的魔族来说,这样一张脸或许充满了美感,就如同阿比安那个变态一样。但对张铁来说,只要一看到这张虫子一样的脸,只要看到自己那怪物一样的爪子,张铁就有一种毁灭一切的冲动。

    很多东西。只有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贵。比如说人的身体,在拥有的时候你不觉得如何,而等到你失去之后,你才知道那具纯正的,每一处线条都充满了美感的人族身体的可贵,神话中说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制造了人的身体,那就说明了人的身体的完美。

    对这具身体被迫拥有的第二形态,对自己那在杀死阿比安时机缘巧合下被同化和改造的基因。张铁有一种自己整个人被污染了,感染了一种恶心而可怕病毒的感觉。

    张铁完全不知道以现在自己的这个心态和身体。他将来要如何面对他熟悉的那些人,他甚至不知道对继续拥有这个身体,他是否有一天会被逼得发疯。

    更让张铁无法接受的,是海勒告诉他,他的这具身体中第二形态的一些基因特性,将来如果他想要孩子的话会继续遗传给他的下一代。

    这就是影魔基因的可怕,这样的血裔,对某些人来说,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比如说三眼会,传说中人族控制三眼会的那些隐秘的家族,许多都是影魔和人族的混血的后代,那些人以自己身上能够遗传到影魔基因的多少来决定血统的纯正和地位的高低,为此,他们甚至只在同样拥有影魔基因的混血后裔中互相通婚,为的就是保持自己身上的魔族基因不被淡化,张铁的情况,放在那些三眼会中影魔和人族的混血后裔身上许多人会欣喜若狂,但对张铁来说,他完全无法接受。

    因为张铁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老爸老妈给他的,那就是最好的,很多事情普通人接受不了的,他同样也接受不了,他不想让自己成为人不人,魔不魔的怪物,他更不想让他将来的后代成为那样的人,如果那样的话,张铁知道,他的整个家庭就毁了,不光是他的家庭,老爸老妈也绝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所以,第二天,张铁红着眼睛找到了海勒。

    “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曼殊沙华小树和这个空间一定有办法的,我想恢复我以前的身体,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恢复我以前的身体,把那些魔族的垃圾基因从我的身体之内清除出去,我想要人族的身体,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

    海勒看着张铁,这一天多来,他已经感到了张铁对他这具身体所拥有的第二形态的心态和反应,张铁的反应很大,这有点出乎海勒的意料之外。

    “原本我以为你只要不显露这具身体的第二形态就没有问题了,而这具身体的第二形态,具有影魔的很多能力,它可以飞行,可以变化自己的外貌,还拥有可怕而强悍的生命力以及抗打击能力,在魔族中,他可以通行无阻,有可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巨大的作用,没想到你完全无法接受,你不再考虑一下了吗?以我看来,所谓的身体,其实和构造不同的衣服差不多。”

    张铁认真的看着海勒,“海勒,或许你的生命和出生天生与我不同,所以不明白一个人的身体对他有多重要,我的这具身体,不仅仅是我的,更是我父母的,是我未来的妻子与孩子的,这与我的家庭息息相关,或许你说的是对的,但对我来说,这却是我不想要的,我只想要成为一个人,一个可以让家庭中的每个人都快乐和自豪的人。而不是一个强大的,但会让自己身边人都感到恐惧的不人不魔的怪物,拥有这样的身体。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疯!”

    海勒沉默了一会,然后告诉张铁,“要让你的身体重新恢复到以前纯净的人族身体的状态,把影魔对你身体的dna施加的影响完全逆转过来,那代价会很大,哪怕是黑铁之堡和曼殊沙华宝树,也不是万能的。这里遵循着很多既定的法则与规律,很多事情,都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才会得到结果!”

    “我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张铁问道。

    “你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从此之后。你将无法再从曼殊沙华宝树上得到七力果!”

    张铁沉默了一会儿,他能够有今天,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就是那一颗颗七力果在改变着他的命运。七力果是小树所能提供给他的最强大的果实。如果没有七力果,张铁知道,自己拥有的一个很大的优势就将不复存在,他以后的实力还是否能像现在这样提升那就不好说了。

    在阿比安进化出影魔的第二形态的过程中,他以前吃下的那些七力果给他带来的强大的生命源力已经消耗了大半,阿比安身体内那庞大的能量,在完成了对自己身体由人身跃进到第二形态的同化和改造后就消耗得七七八八,剩下的那一点不多的能量。还顺便将他脊椎上剩下的明点点燃,所以自己此刻。已经是一名九级的战士。

    但自己此刻整个人的战力,如果不算上这具拥有着强悍能力的魔族第二形态身体的话,其实比起自己刚到黑炎城的时候,已经下降了一些,原因就是自己身体内以前吃下的七力果的能量被消耗了太多,整个人的力量,已经没有那么变态了,脊椎上十三个明点的点燃增加的潜力完全无法抵消自己损失的那些战力。

    如果自己能知道九级之后身体的明点如何点燃与修炼的话,当初阿比安身上那些多余的能量,有可能还能一次性的把自己身上更多的明点点燃,可惜,谁能想得到后来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呢。

    而此刻,海勒却告诉自己,想要获得一个纯净的人族身体,自己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永远无法得到强悍的七力果。

    什么样的选择可以让老爸老妈感到欣慰和自豪呢?每当面对那些难以选择的事情的时候,张铁只要问自己这个问题,他很快就能得出答案,这个问题,是他人生抉择的指南针。

    张铁心中犹豫了一下,也只是仅仅一下,仍然就坚定的抬起了头,“我愿意付出这样代价,哪怕以后永远无法获得七力果,我也要让自己的人族之身保持纯净,第二形态会让我失去很多我珍视的东西,那些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任何东西能代替的,虽然七力果能最大程度的提升我的力量,但一个人力量的提升却并非只有七力果这么一条路,那些没有七力果的人一个个都能走上强者之路,他们能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哪里,我相信我也能!”

    听张铁说完这些,海勒看张铁的眼光已经变成了欣赏和尊重,“那么,堡主大人,一切会如你所愿,请跟我来吧!”

    海勒把张铁带到了他们当初种下生命之花的地方,那生命之花,就像一朵朵种在地上的巨大的睡莲,它的每个绿色的花苞,都有一口大水缸那么大小。

    生命之花占据了几十平米的一片地方,在黑铁之堡中,自成一景。

    “生命之花还有这样的能力吗?”张铁惊讶了。

    “它能让一粒纯净的生命种子在这里绽放,自然也能让绽放的生命在这里恢复成种子一样的纯净,只不过后者的代价会更大!”海勒说着,用手抚摸了一朵生命之花的花苞,那花苞就打开了,“堡主大人,请脱光衣服躺进去吧,大概需要两天的时间,你纯净的人族之躯就能完全恢复过来!”

    张铁没有任何犹豫就躺到了生命之花的花苞之中……

    ……

    说句题外话,关于十二年,在张铁所处的那个世界,只要点燃明点,大多数人的寿命都会很长,衰老也会很缓慢,这一点在前面已经交代过了,和地球不一样啊,对某些能活几百岁的修炼者来说,就算是五六十岁,那也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张铁和他所在乎的那些人的年龄都不大,是他的,依然是他的,不是他的,始终不是他的,又何必在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