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六章 男人向北
    张铁在奔跑着,不断的奔跑着,每天除了大概六个小时左右的必要休息时间,其余的18个小时都是在奔跑着,不分白天黑夜,如果感到饥渴,他就给自己灌入一口全效药剂或喝上一口水,就在这样的奔跑中,他每天可以一个人在前进500公里左右。

    指引着张铁方向的,就是一份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地图和一个指南针。

    黑炎城的东面,在地图上,有一片一千七百多公里的荒野地带,在这片荒野地带的南部,只有一座曾经安达曼联盟十七星旗上的城市——因德哈克,这座城市,和黑炎城一样,先是被诺曼帝国吞并,然后又在魔灾中被毁,可谓命运多舛,除了这座城市以外,那横跨一千七百多公里的荒野中,再也没有一座人类的城市了,也因此就显得格外的荒凉,除了城市周围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人烟。

    张铁此行的第一个目标不是因德哈克, 而是这片荒野东面的一个人类国家——塞班共和国。

    塞班共和国是一个国土面积约为20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家,与诺曼帝国有小部分接壤,这个国家拥有城市30多个,国力比起诺曼帝国与要稍微弱一些,但比起曾经的安达曼联盟却又强大不少。

    穿过塞班共和国之后,再继续往东穿过十字星商业联盟的地盘,然后越过两个小国家,就基本到海边了,这就是张铁的计划路线。

    太阳神朝已经在魔灾中沦陷,从黑炎城南下回家的道路已经封死,哪怕张铁这几年已经稀里糊涂的晋升到了九级,但他也没有觉得凭着自己一个人的本事,就可以在沦陷在魔灾中的那些地区如入无人之境。听说太阳神朝之所以覆灭得那么快,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其国内战力最强的两个主力军团光辉之眼和光辉之怒都被魔化了,一个九级战士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实在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

    而东边这条路看似危险少一些。但也并不绝对,因为塞班共和国在地图上离已经覆灭的戈兰帝国也只有四千多公里的距离。十个月前,从飓风高原一路南下的魔族军团已经覆灭了戈兰帝国周边的一大片的国家,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东北部的全境已经全部沦陷,这个时候魔族军团的兵锋是否已经指到了塞班共和国。实在是不好说。

    在荒野里一个人独自奔行了三天,干掉了几只不开眼的低阶魔兽给自己加了两次餐之后,到了第四天,张铁就看到了飞艇,很多飞艇,像苍蝇一样多的飞艇,越过这片荒野。如一片把天空遮住的乌云,从他头上由南向北飞了过去。

    这是第一次,张铁觉得飞艇也可以像苍蝇一样多,那全是中大形的战争飞艇。起码有上千艘,张铁在地上抬着头,看着天空中的那片乌云掠过,一直到十多分钟之后,那片乌云才从张铁的眼前消失。

    看着这些飞艇飞过,张铁心中有一种震撼的感觉,不过他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往前跑,两个小时后,张铁又前进了六十多公里,这时天上又有一片由飞艇组成的乌云从头上由北向南掠过,这一批的飞艇,差不多有数百艘。

    后面的五个小时,这种大规模的战争飞艇编队,张铁一共遇到了三批,每一批的飞艇数量,最少的都有三四百艘,多的则达到千艘以上,每一批,都是排着整齐的队形朝着北方飞去。

    傍晚时候,当天空中那熟悉的怒风级战争飞艇沐浴在夕阳的红光之中,密密麻麻从张铁头顶上的天空中越过的时候,张铁的血液几乎要凝固了起来,在那些怒风级战争飞艇银灰色的涂装上,张铁看到了象征着晋云国的云龙纹的标志。

    张铁思考了几秒钟,然后继续朝着东边跑去。

    一个小时之后,张铁看到了一条铁路,看到了正冒着滚滚浓烟的火车,还有铁路旁边道路上那滚滚的人流大军,那人流大军一眼都看不到头。

    一路大军从北向南而来,都是些老幼妇孺,一路大军从南往北而去,都是一队队披甲的军人,双方就在路上沉默的交错而过,两路大军的队伍都一眼看不到头。

    那铁路上的火车也一样,从北向南的火车上面挤满了人,就连火车的车顶上和车头上都没有一丝空余的地方,人们像蚂蚁一样的爬在那火车上,看到这样的火车,那些正走在路上的人都把羡慕的眼光投了过去。

    而从南向北的火车上面则是一辆辆蒸汽装甲车和蒸汽坦克,还有那些被墨绿色的防水油布盖得严丝合缝的军用物资。

    就在张铁面前,同时驶往南北两个不同方向的两列火车交错而过,那两列火车的车厢上,都有一句血红色的震撼人心的标语。

    ——男人向北,女人向南。

    张铁站在路边看着滚滚的人流,那些正在默默往北走着的战士和往南走着的老幼妇孺们许多在路过张铁身边的时候都忍不住朝他看过来,张铁觉得那些人看着自己的眼光好像有些奇怪,他还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怎么那些人用那样的眼神在看自己呢?

    张铁还没搞清楚原因,一个佩戴着上尉军衔,袖子上戴着一个白色宪兵标识的军官已经脸色阴沉的带着几个士兵朝张铁走了过来,一下子就把张铁围住了。

    那个上尉军官用鄙夷和满是寒光的眼神看着张铁,“你这个懦夫,我不管你叫什么名字,是从哪支部队里偷跑出来的,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我当逃兵就地正法,砍掉脑袋,第二个是重新回到前线去,就算死也要死得像个男人一样,你自己选吧!”

    这名上尉的话让张铁愣住了,他朝自己左右两边看了看。发现这里除了自己的确没有别人,然后就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难道这里还有别的逃兵吗?”上尉冷笑着问道。

    “你大概搞错了,我不是逃兵。我只是路过!”张铁很诚恳的说道。

    听到张铁的这个说法。不仅是那个上尉,就连周围的几个士兵都大笑了起来。几个人虽然在笑,但笑容中却有一股冷意。

    “长官,这个家伙虽然是个懦夫和胆小鬼,不过还挺幽默的。这些日子我们抓了不少逃兵,就这个家伙被我们逮到的时候这瞎编的理由最有创意!”一个围着张铁的士兵笑着朝那名上尉说道。

    “从三年前起,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卡雷山脉以北的所有国家就都开始进行了红色动员令,所有十六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男人都被强制征召入伍,要么参军,要么就加入后方的各种预备队和后勤兵团,这里已经靠近圣战战区。出现在这里的男人,这里方圆两千公里以内的还能拿起武器的男人,都是来参战的,前线云集着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几十个国家能够抽调出来的与魔族军团战斗的大军。整个塞班共和国的战士都开始朝这里集结了,你路过,你从哪里路过的,走着来这里看风景吗?”那个 上尉冷冷的看着张铁,毫不留情的就揭穿了张铁的“谎言”。

    听到这话,张铁说不出话来,这名上尉的理由很充分,简直让张铁无法反驳,要想把这名上尉说服,张铁总不能把自己的事情向他交代一遍吧,不过即使交代了,又有谁会相信。

    同时,这个时候的张铁认真观察了一下那些往南离开的民众人群,这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些人中的男人,要么已经白发苍苍老态龙钟,要么就是些小孩,张铁终于知道自己穿着的这一身便服在这里有多么显眼了。

    按照这个上尉的说法,如果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卡雷山脉以北的所有国家就都开始进行了红色动员令,那么,自己想穿越塞班共和国和后面的那几个小国家,那自己所遇到的麻烦,有可能不比从黑炎城南下要少。

    从黑炎城南下,自己遇到的魔化傀儡军团会把自己当做异类砍掉脑袋,而想要穿越这些国家,这些国家中的民众和军队同样会把自己当做逃兵来追杀。难道自己真的要杀人如麻才能回到怀远郡?

    各种念头在张铁心里转了一遍,张铁想到刚才看到的晋云国的飞艇,于是故意像被抓住的逃兵一眼懊恼的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回前线,就把我送回到晋云国的驻地就好了!”

    那个上尉军官认真的看着张铁,突然笑了起来,“你能这样想就不错了!”

    ……

    半个小时后,那名上尉军官开着车把张铁送到了前面的一个火车站,在一辆军列停靠的时候,和火车上的一名军官交代了几句什么,把张铁送进了火车的一节车厢里。

    几分钟后,火车重新开动,看着火车远去,那几名宪兵中的一个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那名上尉,“长官,真要把这个胆小鬼送到晋云国的驻地吗?”

    “晋云国这次派来的都是可以和魔族军团战斗的高手,都是晋云国中六大家族麾下九级以上的精英战士,怎么可能有这种胆小鬼,那个家伙说谎以为我看不出来吗?”那个上尉冷笑了一声。

    “啊,那长官你把他送到哪里呢?”

    “这样当逃兵的懦夫,到战区的冲锋队中当炮灰最合适,能够干掉一个魔化傀儡的话也不枉他活一次!”

    “那刚才那个车厢里的都是些什么人?”

    “都是十字星商业联盟送到战区的死囚,刚刚才换上军装,只要那些家伙能在冲锋队中活上一年,就能重新获得自由!”

    “啊……”

    ……

    当张铁被人送上火车的时候,那天空之上,穿着一身少将军服,站在飞艇舰队旗舰指挥舱中的兰云曦正面色严肃的看着远方,下达了一个命令。

    “即将进入战区,发信号,让各飞艇编队变幻队形,以三层立体阵型进入,间距20,第一梯队释放滑翔机侦察前方领空,小心翼魔的偷袭!”

    三年的时间,当张铁在沉睡中成为九级战士的时候,怀远堂中最耀眼的那颗明珠,此刻,已经成长为一名强大的飞艇部队统帅,光芒万丈,名震整个人族走廊。

    张铁并不知道,就在他几个小时前抬头仰望的时候,兰云曦就正在他视线所及的那片天空中。

    ……

    那罐头一样的火车车厢里,张铁正准备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却发现整个车厢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儿,一些家伙正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