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七章 死囚
    车厢里非常的拥挤,散发着一股男人们身上的汗臭味道,一堆士兵们就随意坐在地上,还有些则趴在车厢里的那几个装着军用物资的大箱子上面,张铁就在几个明显装着武器的箱子旁边安静的坐着,看着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张铁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进来的时候这些家伙一个个老老实实,还挺像那么回事,这个时候张铁才发现,这些家伙身上的气息,完全不像是一个军人。

    车厢里的空气有些闷热,等火车一开,几个家伙就把自己身上的军装脱下了,一个个身上露出大片大片的鬼怪和魔兽的纹身,张铁知道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有些部队里会有统一的纹身,那通常是部队荣誉与实力的象征,而眼前这些家伙,一个个身上的纹身都是那么特立独行,几乎就没有相同的,这明显不是在部队里纹上去的。

    不知什么时候,原本坐在张铁周围的几个人都悄悄的站起来离开了,车厢里的气氛也慢慢的变了,原本还在聊天和小声说话的人停了下来,大家都看着张铁,然后,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伙就一脸不善的朝着张铁走了过来。

    看着几个家伙走过来,张铁只是抬起眼皮来看了一眼,就继续坐着,修炼者他的珠心神算,连站起身来的动作都没有。

    “小子,听说你是一个逃兵?”一个家伙走到张铁面前,大喇喇的说道。

    “不是。我只是路过这里,被当成了逃兵,刚好我正想到和魔族较量的战区去看看。所以就搭顺风车进来了!”张铁平静的说道。

    “哈……哈……”那个家伙狂笑着,似乎觉得张铁说了一个很好听的笑话一样,“不用装了,你要不是逃兵,怎么会被送来和我们一起呢,这节车厢里的人都是死囚犯,是被送到前线冲锋队做炮灰的。只要能熬过一年,所有人就能免除死罪,而且可以获得一个新的身份!”

    张铁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他没想到那个宪兵上尉还给他来了这么一手,看来。被人误以为逃兵果然是在哪里都没有好果子吃。

    “小子。我现在是这节车厢里的老大,这里的所有人都听我的,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那个人用居高临下的眼光看着张铁。

    “哦,那你们好好努力,争取一年后还能活着!”张铁不咸不淡的“勉励”了这些家伙一句。

    对这些死囚,张铁没有什么先入为主的恶感,因为法律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是权贵意志的代表,被判决成为死囚的。其本身不一定是大奸大恶之人,当然。这也不说死囚都是好人,这里肯定也有人渣存在,因为无论在哪里,把一堆无辜者和好人弄成死囚的国家,它本身就会因为自身的腐烂而快速死亡,在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虽然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政体不一,但大多数国家的政体和制度都已经相对成熟,是人类几千年经验的总结,所以上面那样的国家基本上是不存才的。

    一听张铁这话,那个家伙愣了愣,接着就像被气炸了肺一样的暴怒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在张铁面前,那个家伙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白痴一样,张铁的话让他感觉自己受到侮辱。

    看到张铁靠着车厢坐着,那个家伙一脚就向张铁的脑袋上踹去,那力量和速度,还有出招的威势,已经有几分七级战士的实力。

    如果是普通人被这一脚踢中,那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张铁依旧坐着,动都没动一下,只是随意的抓住那个人的脚,像丢一个苍蝇一样,抡起来就把那个人以脸部朝下的姿态朝着火车车厢底部砸了下去。

    此刻的张铁,虽然身体已经损失了不少七力果带来的力量,但因为他脊椎上的34个明点全部点燃,整个人进阶到了9级,身体的潜力也进一步的被挖掘了出来,相互弥补之后,他此刻身体所拥有的纯粹的力量,也差不多和他在冰雪荒原地下,没有吃下那九颗强悍的巨狼七力果时差不多,当然,这只是力量方面的对比,而在其他方面,张铁整个人的战斗意识,战技和战气的运用,在经过阿比安大师的洗礼之后,都比以前强出了一截。

    “碰……”的一声,整个车厢都震动了一下,车厢里一下子鸦雀无声。

    一滩殷红的鲜血慢慢从那个自称老大的人的身下印了出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车厢地板浸湿了一片,那个人脸朝下的倒在自己的血泊中,再也没有起来过。

    张铁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靠着墙边坐着,修炼着自己的珠心神算,抓紧时间提高着自己的精神力。

    车厢外,火车的铁轮在铁路上快速的行驶着,那吭哧吭哧的声音非常的大,即使隔着一层金属的铁皮车厢,传进来依然非常的刺耳,车厢里,却没有任何的声音,甚至连呼吸声都被人压低了,不敢大口的呼吸。

    几分钟之后,车厢的人群中传来一个微微有些沙哑的声音,“歇米尔……”

    这个声音一出来,人群中立刻就出来了一个人,小心的把在地上的那个家伙的尸体抱起来,拖开,认真的检查了一下尸体身上的情况,然后就开始处理起地上的那些血迹,

    那个家伙弄得非常的认真,在一边把地上的痕迹完全消除的同时,却在另一边的车厢的一面墙壁哪里用那具尸体比划着,布置了另外一个现场。

    几分钟后,那个叫歇米尔的家伙拍了拍手站了起来,“好了,只要不是部队派痕迹专家过来,应该看不出问题。如果我手上还有一点工具和材料的话,就连痕迹专家过来都没有问题了。”

    那个微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又响起,“波尔刚刚自杀了。大家看到了没有?”

    人群沉默了两秒钟,然后就有一个声音就愤愤的响起,“波尔这个胆小鬼,听说要去前线冲锋队,整个人就不正常了,昨晚大家睡着了还做着噩梦大叫,把大家吵醒了。说他不想死,这个懦夫,呸!”

    “是啊。这个家伙还想鼓动我让我和他一起逃跑,等他看到路上实在没有逃跑机会,整个人脸色就不好了!”又是一个声音响起。

    “歇米尔,刚才这个胆小鬼就是在你身边自杀的。具体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我刚才好像没看见!”

    “这个胆小鬼撞墙自杀了了,大家都看到了,在一声巨响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还把我吓了一跳呢!”

    “是啊,这个家伙连拿刀的勇气都没有,真是一个懦夫!”

    “对对对,这个胆小鬼就是撞墙自杀的!”人群七嘴八舌起来。

    突然。一个家伙大哭了起来,霎时间就眼泪四溅。那哭声,真是让闻着伤心见者落泪,“波尔这个家伙为什么那么想不开呢,不就是去冲锋队吗,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我们还约好了等活着从冲锋队里出来要去好好找几个女人开开荤呢!”

    看着眼前这一幕,张铁一下子目瞪口呆,这些家伙,都是些什么人啊。

    一个六十多岁,穿着军装,戴着一副眼镜,长得仪表堂堂的一个老家伙从人群后面走了过来,来到张铁的面前,卑微的弯下腰,几乎要把他那颗白发苍苍的脑袋低到膝盖下面,“阁下,我叫希曼,很高兴乐意为您效劳!”

    这个人的声音有一股沙哑的味道,张铁一听,就知道这个老家伙是刚才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看他的相貌,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家伙会是死囚,这样的人如果换一身军装就是一副高级参谋的样子,即使脱下军装,那样子看起来也学校里的教授或者银行经理什么的,这个家伙的身上有些气质和阿比安还有些相似,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说说吧,你犯了什么事?”张铁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老家伙。

    “嗯,这个……只是一点小小的财务纠纷!”老家伙用手推了推眼镜,非常“含蓄”的说道。

    “财务纠纷?”张铁对这个名词可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和十字星银行的一点财务纠纷!”老家伙轻描淡写的说道。

    “别听他胡说,这个老东西外号老狗,就是一个超级大骗子,他差点把十字星银行诈骗得破产,要不是圣战突然爆发,十字星商业联盟一下子实施紧急的空中交通管制,让这个老狗上了飞艇还被人请了下来,此刻他都不知道跑到哪个大陆去做他的亿万富翁去了!”一个声音说着,然后就挤出了人群,来到张铁面前,“我叫菲戈,职业是兽医,愿意为阁下效劳!”

    兽医,有意思,张铁笑了笑,“那么,你呢,你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成为死囚的?”

    菲戈露齿一笑,微微有些不好意思,“这个……只是别人还没邀请我的时候我就免费给他们做了几个小手术!”

    “小手术?”

    “阁下,菲戈的小手术一般针对的都是男人那些家里有钱有势的,喜欢把自己身体的遗传物质在女方不愿意接受的条件下就强制赠送给对方的男人。知道有这样的男人,我们的菲戈也就会想方设法的免费的帮那样的男人做上一个节育小手术,让那些男人从此之后就失去强制把自己的遗传物质赠送给女方的必要产生基础以及传输的物理通道,当然,在做这样手术的时候,我们的菲戈是从来不用麻药的!”老狗不动声色的就揭了菲戈的老底。

    我靠,听明白这话,张铁自己都觉得双腿一紧,这些死囚都是些什么样的家伙。

    ps:最近这一卷的前几章写得有些波折,这几天的书评区也很热闹,老虎要感谢书友们对老虎的支持。要感谢大米与老虎的及时沟通,感谢大家给老虎的意见,也要感谢知秋在中对本书的推荐和番茄在书评区对小说后续发展的关注。

    本着对广大读者和书友负责的态度,也为了不让所有关心支持的人失望,老虎把本卷的前四章重新做了修改,有了新的内容,新的设定与新的情节,相信会给大家带来更好的阅读体验,让大家看书能有更好的体验与感受,这也是老虎一直在孜孜不倦所追求的。已经订阅的书友可重新看看,再次浏览的话是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