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八章 遭遇
    在外号叫老狗的希曼的介绍下,张铁终于明白了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现在的形势,张铁在黑炎城知道的那些信息,和这些消息连贯起来以后,张铁终于对现在的大陆局势有了清晰了的了解。

    此刻的形式,比起一年前,又紧张了很多,大陆上的魔灾还没有被彻底扑灭,魔族的军团却已经开始南下,在过去的十个月中,前后又有三个国家毁灭在魔族军团的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中央国家同盟,不得不紧急协调各国,在竭力控制住各处魔灾不致泛滥的情况下,各国抽调部分精锐,北上合力抗击魔族,以免被魔族各个击破。

    此刻的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只有南边的少数国家的魔灾被扑灭,其余各处,都是遍地战火,大规模的难民开始找机会绕过魔灾地区开始南下,而南边的各个国家,特别是华族国家,已经在两年前就开始了大规模的,将人族人口从布莱克森人族走廊迁徙往其他大陆的行动。

    在这样的圣战中,人口资源,在后期,也将成为人类是否能够继续坚持下去的重要因素。

    此刻塞班共和国北部与铁达尼克公国交界的整个赛尔内斯平原地区,已经成为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各个国家抵御魔族的第一战区,魔族那让人胆寒的超级军团,再加上超过六个军团,300多万的魔化傀儡部队,正在和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几十个国家组织起来的500多万的大军在赛尔内斯平原对峙。

    如果魔族大军击破人类在赛尔内斯平原的这一道防线。那么,从赛尔内斯平原一直到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卡雷山脉以北的广大地区,将没有任何一股力量再能抵御魔族的进攻。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一半区域将彻底沦陷。

    圣战开始才三年,而整个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伤亡人口已经超过一亿。

    这些消息,让张铁听得一颗心直沉了下去,赛尔内斯平原不可能守住,这是张铁的直觉,只有真正到了九级,他才知道以九级战士为基本兵员的那个魔族军团的恐怖。

    如果没有那些魔灾。凭借着布莱克森人走走廊将近十亿人口的基数,就算各个国家拼凑一下,将六级以上的战士拼凑出几个黄金军团来。在合适的战场,以人族大规模的机械化部队为依托,还有可能与魔族的这支军团较量一下,但此刻。在许多国家的精力都放在眼对自己眼皮底下的魔灾上的时候。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各个国家聚集到赛尔内斯平原的力量究竟能与魔族大军相持多久,那就真的不好说了。

    ……

    车厢里,在把那个叫波尔的家伙干掉以后,张铁用最快的速度就建立了自己的威信,成为这个车厢里死囚中的“老大”,死囚中的几个聪明的家伙,毫不犹豫的向张铁靠拢,在这种时候。他们都非常清楚,自己跟着什么样的人可以让自己稍微活的长一点。这是死囚们在监狱的时候就学会的生存之道。

    张铁的位置从车厢里那有些气闷的角落被换到了车厢里最舒服的位置,那个位置离车厢里的通风的气口最近,空气最好,同时也最干净。

    车厢里,这些注定要进入冲锋队成为战场炮灰的家伙们所能分到的东西除了一点水之外,就是几块压缩干粮,车厢的几个军械箱子里,有着他们的武器,这些武器,是要等到下火车的时候在部队的监督下才会发放给他们,现在那几个武器箱子上都贴着中央国家同盟圣战指挥部的封条,如果在下了火车之后那些封条发现被人撕开,那么,这个车厢里的所有人都要被砍脑袋。

    第一战区执行的是军法,每天哪里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去,砍几个不停话的死囚犯脑袋这种事情,对战区的执法队来说,绝对不会有半点的心里压力,所以,哪怕车厢里的死犯们再桀骜不驯,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把封条破坏掉。

    不过封条还是被揭开了,在张铁想看看箱子里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那个叫歇米尔的家伙就自告奋勇的把贴着封条的箱子打开了歇米尔这个家伙是一名神偷,也是一名痕迹专家,本身的战力却只有五级,也因此,他在张铁面前尽量的显露着自己的本事,强调着自己的价值。

    箱子里都是可以分段组合的普通钢铁长枪,还有部分是用薄钢板冲压的胸甲和一个头盔,那胸甲和头盔十分之简陋,那所谓的钢板,其厚度,也只是介于钢板和铁皮之间,勉强能提供一些防御力,那胸甲,就只提供前胸到小腹部分的防御,可以用帆布扣固定在自己身上,头盔还兼具着饭盒的功效。

    这些都是最简单的武器和防具配置,也是战区冲锋队所能享受到的“待遇”。

    在张铁看完那些东西之后,歇米尔又把箱子原封不动的弄好,箱子上的封条,仍然完好无损。这个家伙的本事倒让张铁高看了他一眼。

    在晚上,火车依旧在铁路上不停的奔驰着,在半夜的时候,老狗希曼告诉张铁已经进入战区,张铁一夜都没有什么睡意,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半闭着眼睛,一边养神,一边修炼着珠心神算,同时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因为张铁的沉静,整个死囚犯车厢里都安静了下来,没有几个人敢大声喧哗。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到了第二天黎明的时候,在那火车响彻了一夜的隆隆的车轮声中,靠坐在车厢通气口旁边半闭着眼睛的张铁忽然心中一阵悸动,他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眼中精光四射。

    “小心……”张铁毫不犹豫的大喊了一声,把车厢里那些还在睡梦中的家伙一下子惊醒,许多人依旧有些茫然的看着张铁,不知道张铁为什么要大叫起来,把所有人吵醒。

    然而,还不等张铁说什么,张铁只听到火车前面传来一声巨响,他所在的整个火车车厢,就一下子倾斜翻滚了过来,危急之中,张铁只来得及抓住身边车厢里的一个金属扣件,稳定住自己的身形……

    整整二十秒之后,那依靠惯性在前冲的车厢在几经历了几下距离的碰撞和颠簸之后,才停了下来。

    火车出轨了,车厢里哀鸿一片,摆放在车厢里的那几个贴着封条的大木箱在翻滚中碰撞到几个人,在那可怕的骨头的碎裂声中,那几个人大声的惨叫起来,被撞到了头部的一个家伙的脑袋当场就爆裂了开来,脑浆四溅。

    车厢翻滚了一百八十度,车底和车顶一下子就调换了一个位置,那装着盔甲的一个箱子已经散落开来,箱子里面的盔甲散落得到处都是。车厢里的马桶也翻滚了过来,那马桶里面的东西也在泼洒了出来,整个车厢,血腥味,哀嚎声,还有那让人窒息的排泄物的味道混杂在一起,简直宛如地狱。

    此刻的车厢里,唯一完好无损的就是张铁,不过张铁也是受不了车厢里的这种气氛和味道。

    拉着这些死囚犯的火车的车厢门,和其他拉着那些正规部队的战士们的车厢不一样,这里的车厢门,为了防止这些要加入冲锋队的家伙们半路上逃跑,都是在外面用锁扣扣起来的,只有在外面才能打开,车厢里那些只是轻微受了一点伤的死囚们刚刚一恢复活动能力,就一下子集中到了车厢门口,砰砰砰砰的打砸起车厢的车门来。

    “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许多人在车厢里大声叫嚷了起来。

    外面没有人回应这里的呼喊,而张铁的耳朵里,在这嘈杂的车厢中,却隐隐听到了外面传来的那接二连三的惨叫声。

    “啊……魔族,是魔族!”车厢外的远处,传来有人惊恐的大叫声。

    张铁脸色一变,手上一用力,就一下子把一个军械箱子从一个倒霉蛋的腿上掀开。

    “啊,谢谢,谢谢……”那个家伙已经疼得脸形都变了,看到张铁这个时候把压着他的箱子搬开,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张铁二话不说,用手一撕,就把箱子撕开了,然后一下子就从箱子里拎出一捆带着枪头的半截长枪的枪身,然后跑到了车门边上,大叫了一声,“让开……”

    那些围绕在车门旁边的人连忙让开,张铁一脚踢出,那扇钢板制成的火车的车厢门一下子变形,露出了可以一条可以让小猫钻出去的空隙,张铁再一脚,整扇车门连同外面的锁扣一起就一下子往外面崩飞了出去。

    张铁跳出车厢,看到的,就是一场屠杀……

    ……

    此刻,就在那黎明的晨曦中,那长长的火车此刻宛如一条被人打死的蛇一样,瘫痪在一条河的旁边,火车车头和后面两节的车厢,已经砸到了河里,后面的各节车厢有的还连接在火车上,有的已经与火车脱开,大多数的车厢已经侧翻了过来,几辆运载在火车上的装甲车此刻四脚朝天的翻滚在铁路边上。

    许多只是受了一些轻伤的其他车厢里的人族战士刚刚惊魂未定的从车厢里爬了出来,一阵黑色的风吹过,这些战士的脑袋和身体就四碎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