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九章 第一战
    除了阿比安之外,这是张铁第一次看到以前只有在课本和书上才能看得到的魔族战士。

    这是魔族最出名,也是最可怕的一个主力兵种铁甲魔。

    如果用一个形象的比喻,铁甲魔的就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拥有双手双脚,长着一个如鳄鱼一样的恐怖脑袋,满嘴锋利的牙齿外露,双血红,背上的脊椎如爬行动物一样高高隆起,有一根尾巴,浑身披满了黑色鳞甲的怪物。

    铁甲魔的身高,普遍都在2.2米以上,这是一种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和巨大的破坏力的魔族,其身上那一片片黑色鳞甲的防御力,宛如一片片薄铁片一样,普通弓手射出的箭矢和部分的轻型机弩,只要超出一百米的范围就很难再给这种生物带来什么伤害。

    张铁跳出车厢的时候,就看到一只只铁甲魔挥舞着手上那犹如弯月一样的魔族战刀,刮起一阵黑色的死亡旋风,将那些刚刚爬出车厢的人族士兵撕成了碎片。

    有的铁甲魔甚至钻到了那些倾倒的车厢里,然后那些车厢里就有大片大片的血浆飞溅出来。

    十多只的铁甲魔,杀得整辆列车上的人族战士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整列火车,犹如一条被一群凶猛的鳄鱼拖到河边上围攻的猎物,到处都在血肉横飞着,偶尔有战气图腾的光芒闪动,无论是黑蜘蛛,还是百足蜈,总是眨眼之间就消失。

    张铁的双脚刚刚落地。几乎才看清楚眼前的情况,一只浑身沾满了红色血浆的铁甲魔就从他前面的一节断裂的火车车厢里跳了出来,用难听的声音嘶吼了一声。就朝着张铁冲了过来。

    对那个铁甲魔来说,张铁所在的这节车厢,无疑又是一盘血腥盛宴的开始。

    车厢里的几个死囚犯刚刚紧随着张铁跳下来,一看到眼前的情况和那朝着这里冲过来的铁甲魔,那一声凄厉而恐怖的嘶喊,简直犹如世界末日一样。

    张铁眼中一冷,然后快速的抽出手上的一根半截的长枪。然后投掷了出去。

    一朵血花从那个铁甲魔的脑袋上绽开,随后那空气中的爆音才响了起来,失去了脑袋的那个铁甲魔的身体依旧往前跑了两步。随后才一下子扑倒在地。

    或许对那些铁甲魔来说,一级的人族战兵和绝大多数八级的人族战士在他们眼中都没有任何的区别,在他们的刀下,只是一刀或者两三刀的区别而已。同样。对张铁来说,当他的飞矛投掷出去的时候,绝大多数的十级的强战士和一级的普通战兵也没有任何的区别,那就更不用说这些九级的魔族了,这,就是压制。

    当一个人的实力超过了某个界限之后,在那个界限下面的所有人,就皆是蝼蚁和爬虫。在阿比安的眼中。张铁是这样的爬虫,在张铁的眼中。这些让人畏惧的九级魔族战士同样如此。

    张铁手上的飞矛,就是最高效和最快速的杀虫剂。

    短短不到半秒的时间,张铁手中的飞矛又接连投掷出去三支,张铁身前身后一百米范围内正在大肆屠杀着普通人族士兵的三名魔族战士的脑袋瞬间就爆裂开来。

    张铁没有耽搁,而是一下子从地上跳到了火车翻过来的车顶上,然后向着火车头所在的方向跑去。

    他们所在的这节列车的车厢在火车的中后部,也因此,脱轨后的车厢大多数都集中在张铁的前面,在火车的车顶部位,视线可以看到火车车厢两侧的情况,对张铁来说更方便他用手上的飞矛把那些魔族战士干掉。

    张铁在火车的车厢上面快速的奔跑着,在跳到前面的那节车厢顶部的时候,他手上的飞矛又投掷出去两支,两个魔族战士再次被他干掉。

    眨眼之间,被张铁干掉的九级的铁甲魔已经达到了六个。

    剩下的铁甲魔们口中发出刺耳的叫啸,然后从各个方向开始向张铁冲了过来,相比起人族的战士来说,魔族的战士,则更加的悍勇。

    张铁手上的飞矛眨眼之间又投掷出去四支,四个魔族战士被爆掉了脑袋。还有最后的三个魔族战士则冲到了张铁的身边。

    滋啦一声,一把魔族战士的战刀从火车的车厢下面撕裂了车顶,向着张铁的小腹下面劈来,张铁跳开,那个魔族战士直接从火车的车厢里面撕破车顶跳了出来,再一刀向张铁劈去。

    张铁从魔族战士的刀锋之中鬼魅般的贴近,个子只有那名魔族战士肩膀高,看起来体重还不到魔族战士身体一般的张铁一拳打在那名魔族战士的胸膛上,那个魔族战士的身体瞬间就炸裂开来,洒下一片血雨……

    剩下的两名魔族战士以前一后的怪叫一声向张铁攻来,在一名魔族战士的大刀砍到身上之前,张铁一式铁血神拳的蛮牛靠撞进一名魔族战士的怀中,那名九级的魔族战士口中喷着血,像被火车撞中一样,从火车的车厢顶上倒飞了出去。

    最后的一名魔族战士发出怒吼声,双眼简直宛如充血,他丢弃了手中的大刀,直接用手上的两只利爪抓向张铁,张铁的双拳则击中了他的双爪,那名魔族战士从手腕到肩部,一下子就炸裂开来,整个人从火车顶上掉了下来。

    张铁紧跟着那名魔族战士跃下了车顶,在空中就狠狠的一脚踏在那名魔族战士的身上,两个人如铁锤一样砸落在地上,地上被砸出了一个土坑,那名魔族战士的身体直接被张铁踏得像西红柿一样爆裂开来。

    刚刚被张铁一个蛮牛靠撞飞的那名魔族战士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张铁走了过去。那个魔族战士刚刚半跪着爬起,口中还在吐血。

    张铁一只脚踩住哪个魔族战士的尾巴,从魔族战士的身后用他右手的胳膊紧紧锁住了那个魔族战士的脖子。生死关头,那名魔族战士挣扎起来,用一双手抓住张铁的手臂,想把张铁的手臂掰开,就在那名魔族战士的挣扎中,咔嚓的一声,魔族战士那粗壮的脖子一下子被干脆利落的扭断了。

    那名魔族战士的身体一下子软倒在了地上。

    “还有谁?”张铁怒吼一声。游目四顾,所有的魔族战士都没了,只有一群劫后余生的人族战士和死囚犯们用见鬼一样的表情看着他。一个个的脸上,都充满了震惊。

    看着那些普通的人族战士,张铁心中那沸腾的杀意慢慢的平息了下来,从阿比安开始。凝聚在张铁心中的那一股对魔族的怒火终于发泄了出来。

    张铁看了看。对着那一群死囚犯招了招手,歇米尔一脸激动的跑了过来,在来到张铁面前的时候,还悄悄打量了一眼倒在张铁脚下的那名强悍魔族的尸体,悄悄的咽了一下口水,心里还嘭嘭嘭的打着鼓,妈的,这还是人吗。

    “老大……您有什么吩咐?”

    “这些魔族既然破坏了铁路。那就绝对不会只破坏一边,马上带几个人。顺着铁路看一下,如果那边的铁路也有问题,就在问题路段前面设置一个警告标志,把另外一边的列车给拦下来!”张铁吩咐道,这里的铁路是复线铁路,以一个九级战士的实力,想要在铁路上弄点手脚让列车脱轨,那简直太简单了,这边的列车刚刚出了事,谁也不能保证另外一边的列车就不会出事。

    歇米尔一听,浑身一个激灵,连忙就跑了回去,带着几个手脚麻利的家伙朝着铁路线上跑去,果不其然,歇米尔只跑出河边不到三百多米,就大叫起来,“啊,这边的铁路上一段铁轨和路基的固定螺帽被拧松了,铁轨向外错开了十厘米……”

    发现了问题,歇米尔赶紧带着人在铁路上设置警告标识……

    一个挂着中尉军衔,半边身子都被血染红的军官带着几个士兵有些犹豫的走到张铁身边,敬了一个军礼,有些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长官……”

    刚才,要不是张铁投掷出的飞矛在关键时刻把这个家伙身边的一个魔族战士爆开,这个家伙早就身首异处了。

    在开往前线的军列上,战力又如此强大,眨眼之间就干掉了一支由九级魔族战士组成的小队,这名中尉把张铁当做一名军官也情有可原,因为以张铁这样的实力,要是放在以往,无论在那里,至少都是团级以上的军官。

    这个时候张铁也懒得解释什么,他看了看这遍地的惨状,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中尉,先和我一起救人吧……”

    ……

    后面的时间,张铁带着所有还能活动的人,一节一节车厢的翻找着,把车厢里那些受伤的人和尸体抬出车厢。

    火车的突然脱轨原本就已经给车厢里的人带来了很大的伤亡,随后出现的魔族战士的疯狂杀戮更是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这列火车上除了大量的军用物资以外,原本还拉着从十字星商业联盟赶来的一个团2000多人的战士,到最后一清点,最后活下来,还能走动的战士已经不到400人,还有500多人则受了重伤,需要及时的治疗。

    这就是一个2000多人的人族的团一级的普通部队和一支13人的魔族战士碰撞出来的结果。

    这2000多人部队的那名团长,同样是一名九级的人族战士,几乎刚刚从火车车厢里出来,在三名魔族战士的围攻下,眨眼之间就被撕成了碎片,如果不是自己即时出现,张铁知道,这2000多人根本不会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张铁的心情有些沉重,到了这一刻,他才明白,魔族的这支恐怖军团,已经把前两次圣战的战争模式颠覆了,普通的人族部队在这样的魔族面前,完全被全面的压制,和那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以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绝大多数国家的军队来说,魔族的这支军团几乎是一出现,就把95%以上的部队淘汰掉了。

    这样的战争,要怎么打?

    ……

    在把所有人和伤者从火车里弄出来之后,在列车的一个车厢里,张铁他们找到了一支信号发射筒。

    几分钟后,一发信号弹被以高压冷发射的方式发射到天空,一股红色的狼烟一下子就升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一艘小型的侦察飞艇从北方飞了过来……

    ……

    张铁他们出事的地方,离赛尔内斯平原内最前线的城市摩格城已经只有200多公里,就是这200多公里,张铁他们用了两天的时间才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