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三章 情场战场
    年未及冠就有红颜知己四十多人?听到兰云曦的介绍,飞艇指挥舱中的那些各个家族的年轻俊彦们一个个面色古怪的看着张铁,如果是普通人,有可能还会对张铁的这个“成绩”有些羡慕,但是能在这里聚集的,都是晋云国六大家族中年轻一代的精英人物,这些人家中的势力,财富都非常人能及,女人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如果想要,如果家族的家规允许,不要说是四十个,就是四百个也不成问题。

    事实上,在这些真正的华族豪门中,对年轻人在男女之情上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这是这些人从小就被教导的,一个喜欢和沉溺在男女**中的人,除了成为被家族豢养起来的造人机器以外,根本不可能成为家族中的什么重要人物,掌握什么权柄。

    也因此,华族豪门中的真正精英子弟,几乎没有什么人会沉溺在这种事情之中,同时也会非常注重自己在这方面的名声,要是让家族的长老和那些大人物们知道自己在外面乱搞女人,声色犬马,沉迷**,那简直就是自毁前程。

    兰云曦的介绍让张铁给他们的第一感觉,就是一个怀远堂中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再加上张铁此刻穿在身上的那身“白板装”的军装,有这种想法的人就更多了要不是不学无术,作为兰云曦在潜龙堂的师弟,也是觉醒了先祖血脉的人物,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混出一点名堂呢。这样的家伙。将来唯一的作用也就是在怀远堂传宗接代延续血脉吧。

    这样的人,每个豪门中都有几个,只是碍于兰云曦的面子。众人没有把自己心里对张铁的不屑表现在脸上。但兰云曦那略带挪揄的语气,却也让众人知道,兰云曦对张铁这样的师弟,似乎也谈不上有多友好,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和大家介绍的时候一下子就把张铁那“响亮”的名头说出来。

    自己干的事,张铁当然不会不承认。在看过黑炎城现在的惨状之后,对当初把玫瑰社女生们从黑炎城接走的行为,张铁更是觉得及时。没有丝毫的后悔,所以此刻,张铁非常的坦然。

    兰云曦说完,张铁正要开口。一个家伙却颇为引人瞩目的大笑了起来。把话头抢了过去。

    “哈哈,曦师姐要是如此说的话却让我等无地自容了!不过我以为,当今之世,圣战来临,人族正值生死存亡之际,男儿值此乱世,自当建立一番功业,所谓的风流。自应当在战场之上,以催破魔军。护卫人族,用魔族之鲜血染红战甲为最风流之事,而不是花前月下,以男女之间卿卿我我之事为风流,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周围的男人一个个的点头,看起来一副颇有同感的样子。

    说话的家伙就是张铁看起来最刺眼的那种小白脸,话说得非常的漂亮,但一开口就是满满的优越感,动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只是参加圣战,就一副救世主的模样,把自己包装得大义凛然,宛如末日的人族英雄,如果是平日,这样的家伙张铁自然懒得理会,但是在此刻,这个家伙为了显摆自己跳到自己和兰云曦之间乱插一脚,就让张铁非常的不爽。

    妈的,老子正要和媳妇说话呢,你这个家伙是哪根葱,也敢跳出来显摆。

    “说得太好了,听了师兄的话,真是让小弟我茅塞顿开啊!”张铁鼓起掌来,一脸“真诚”的笑容看着那位家伙,“不知这位师兄尊姓大名,郡望何处?”

    “鄙人垂雪堂欧鸿羽!”那个家伙依旧自负满满的说道。

    垂雪堂,那是晋云国欧氏家族的堂号。

    “原来是垂雪堂的欧师兄,失敬失敬……”张铁一脸的“仰慕”,“小弟曾听说,古时那些华族豪杰,伟丈夫,值此乱世之时,一个个都有‘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雄心大志,师兄刚才如此慷慨激昂,以护卫人族荡平魔军为己任,一番风流之说更是发人深省,让小弟我自惭形秽,想必欧师兄的心中也是有‘魔族未灭,何以为家’的大志了,这样的人,小弟从来都是佩服无比的,欧师兄当受小弟一拜!”

    张铁说完,真的非常认真的给这个家伙施了一礼。

    “这个……”听完张铁的话,那个家伙本能的觉得有一丝不对劲儿,但此时此景,自己刚刚说出的话,又不好反悔,脸上就微微露出一丝犹豫来。

    “怎么,莫非师兄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在开玩笑?”张铁一脸“诧异”的问道。

    “当然不是?”那个家伙瞪着张铁。

    “那师兄就只是嘴上说说,过过嘴瘾,自己心里其实也没有‘魔族未灭,何以为家’这种想法。”

    在兰云曦和周围一大堆人的注视之下,被张铁一句话逼到墙角的那个家伙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当然不是!”

    “欧师兄好样的!”张铁大笑着使劲儿的再次拍了几下手掌,“大家今天都做个见证,垂雪堂欧鸿羽师兄今天在这里可是表明了‘魔族未灭,何以为家’的雄心壮志,如此奇男子,当真令人钦佩!”

    说完这句话,张铁不好意思的对着兰云曦说道,“不好意思啊,曦师姐,刚刚看到这么多师兄在这里围着你,我还以为这些师兄也像怀远堂的师兄一样,是在追求你,没想到这位欧师兄的品行如此高洁,有如此令人敬佩的决心,这却让我看走眼了,这次圣战,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至少要持续百年以上,我知道曦师姐肯定不会等一百年之后成为老太婆才嫁人,这位欧师兄真是……哎……可惜……可惜!”

    张铁摇着头,那位垂雪堂的欧鸿羽却是脸一下子白了。他没想到,只是和张铁说了几句话,张铁在话里挖了个坑。一下子就把他给活埋了,活埋了不算,还把土豆给踩实了,给他立了碑,让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房间里的其他家伙此时一个个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欧鸿羽,真不知道这个家伙今天倒了什么大霉,只是随便说了几句漂亮话。就把自己一生给搭进去了,今天六大家族的这么多人在这里听着,看着。欧鸿羽以后就算想反悔,欧家为了自己垂雪堂的招牌,势必也要让欧鸿羽成为一个说话算话的“大丈夫”才行,否则的话。那不是让欧家的人成为笑话么。

    当然。少了一个追求兰云曦的竞争者,也有一些家伙暗暗高兴,不过这个时候,可再也没有人把张铁当做那种怀远堂豢养着的“造人机器”来看待了,怀远堂里的这些家伙,兰云曦的师兄弟们,果然没有一个是善茬,连这种只会玩女人的花花公子都不能小觑……

    看到张铁的目光再次飘来。所有的家伙们心中都是一凛。

    “不知道其余的诸位师兄还有谁有着和欧鸿羽师兄一样的想法呢?”张铁笑着问道。

    “张铁师弟说笑了,鸿羽师弟的志向固然令人敬佩。不过圣战乃百年大计甚至是千年大计,对我等来说,圣战来临,在战场上消灭魔族保护人族是我们的责任,而振兴家门,让家族的血脉能够繁衍生息同样是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这一代没有能力把魔族消灭干净,那么,我们会让我们的儿子,孙子继承我们的责任和事业,势必要把魔族消灭干净!”一个二十七八岁,看起来更稳重一些,挂着中校军衔的男子微笑着说道。

    六大家族的精英子弟都是各方面绝顶的人物,一个欧鸿羽一不小心掉到张铁的坑里,其他人又怎么可能会被张铁拿这么一点问题给难住。

    这话张铁听起来就顺耳多了,也有了一些共鸣,张铁拱了拱手,“不知道这位师兄如何称呼?”

    “鄙人退思堂澹台玉崖!”那个人客气的说道。

    “澹台师兄也想追求我们的曦师姐吗?”张铁非常直白的问道。

    “咳……咳……”澹台玉崖微微有些不适应张铁的这种直白,一下子尴尬的咳了两声,在看了一眼兰云曦之后,想了想一言不慎欧鸿羽的下场,才委婉而又大胆的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云曦师姐兰台仙姿,皎如日月,如蒙垂青,实在是我澹台玉崖三生之幸!”

    听到张铁居然在这里谈论自己的事情,兰云曦也狠狠的瞪了张铁一眼。

    “哈……哈……各位师兄也不要不好意思,我们曦师姐在潜龙堂就是万人瞩目,乃我们怀远堂的掌上明珠,想要追求曦师姐的人不计其数,各位师兄有这样的心思也不奇怪,要是看到我们曦师姐没有这个心思那才奇怪呢。”听到张铁这么说,所有的人互相看了一眼,一下子又觉得张铁这个家伙顺眼起来,这话简直说到众人心里了。

    “只不过有一点,我们潜龙堂的各个师兄弟私下曾言,能配得上曦师姐这样天仙一样的人物的,一定得是出类拔萃的顶尖男人才行,要是一般的人,就算曦师姐答应,我们潜龙堂的师兄弟们也不答应,看到各位在追求曦师姐,对我们潜龙堂中的这些师兄弟来说,就像看到有其他学校的小子在撬我们的校花一样,我们潜龙堂中各位师兄弟的心情,众位师兄能理解吗!”

    房间里的所有男人都点头,张铁说得很形象,只要是男人,应该不难理解。

    “所以,想要追求我们曦师姐,至少要过得了我们潜龙堂的众位师兄弟这一关?”

    兰云曦盯着张铁,不知道张铁又想玩什么花样,不过张铁的话有一个地方却打动了兰云曦,整天被一大堆人纠缠着,兰云曦有时候也烦不胜烦,但那些人纠缠她的借口都是军务,她又不好意思板着脸把人赶走,她也想看看张铁又有什么鬼主意。

    “不知道张铁师弟所说的过了潜龙堂众位师兄弟这一关是何意?”澹台玉崖平静的问道。

    “很简单,那就是如果众位的本事比不上我们潜龙堂中的众位师兄弟,那众位还是自觉一点,不要整天围在我们曦师姐的身边,我们曦师姐是女生,有时候脸皮有点薄,不好意思赶人,我们潜龙堂的师兄弟就替她把把关,做一个筛子把想追求他的人先筛选一遍!”

    “比什么本事?”张铁话音一落,一个挂着上校军校的男子就忍不住沉声开口问道,对于这些有自信的男人来说,在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一个人会退缩的。

    “要是比别的本事,无论是比钱还是比家世,大家情况各不相同,而且有借力的嫌疑,要比的话大家也未必心服口服,这里是第一战区,男人向北之地,来到这里的男人,当然是比杀敌的本事,也就是比比大家在战场上谁更风流,刚刚我来的时候就听到一位师兄说翼魔的事情,我们就看看谁能把翼魔干掉的最多好了,刚刚曦师姐也说了,我在潜龙堂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是最没本事垫底的那种人,也是曦师姐最不成器的师弟,我们就以三个月为限,在三个月内,那些干掉翼魔没我多的人,请自动离曦师姐远一点,别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三个月内,如非军务,大家也别再找些老掉牙的借口往我们曦师姐身边凑了,省得大家看着腻歪,大家看这样如何?”

    那些男人一个个互相看了一眼,许多人都斗鸡一样的昂起头来,还有的脸上挂出莫测高深的笑容。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潜龙堂的家伙果然有趣……”一个男人豪迈的笑着,“我就和你比一比,看看三个月后我有没有资格追求你们的曦师姐,我叫王虎,你这个师弟有意思,有机会我们一起喝酒!”

    一个一脸胡子的家伙走了过来,拍了拍张铁的肩膀,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澹台玉崖也笑了起来,“各位,张铁师弟说得对,大家就比比各人的本事吧,三个月后想必大家都会轻松一些!”

    说完这话,澹台玉崖也走了。

    剩下的人互相看了看,也一个个走得一干二净,只有那个叫欧鸿羽的家伙离开之前狠狠的盯了张铁一眼。

    眨眼之间,整个指挥舱中就只剩下张铁和兰云曦两个人。

    “张铁师弟,你什么意思?”兰云曦瞪着张铁,在说话的时候,还特意在师弟那两个字上加了重音,“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操心了?”

    张铁脸上无赖的笑着,“这个……这么多的男人围着你……我怕,我怕我的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绿了!”

    张铁刚刚说完这话,发现他的脑袋没绿,兰云曦的眼睛却是一下子绿了,然后整个人就慢慢的朝张铁走了过来,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危险。

    张铁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的慢慢后退,“啊……你……你要干什么?”

    “绿了……绿了……”兰云曦只是咬牙切齿的念叨着这两个字,仿佛中了魔障一样,然后眼睛一瞪,“你这个混蛋!”

    说完这话,兰云曦一下子就冲了过来,那速度,简直连张铁都捕捉不到她的身形。

    “不要打脸……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