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四章 飞艇中的修炼
    张铁离开飞艇的时候,整个人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狼狈无比,不过申请却没有多少沮丧,反而有一种略带轻松的感觉,张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点犯贱,被兰云曦打了一顿后,他反而有一种莫名的解脱感,他最怕的,其实是兰云曦完全对他不理不睬,那就真的糟糕了。

    回到战堡,希曼几个人看到张铁如此狼狈的样子,一个个都吓了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张铁也懒得和他们解释,让他们好好休息,明天就和他一起回晋云国。

    “啊,明天要回晋云国吗?”歇米尔吃惊的说道。

    “嗯,当然,所以你们今晚早点休息,明天黎明前就要出发了!”

    “哦,谢天谢地,我还以为要在这里和魔族干架呢?”

    “你想留下来吗,那我和他们说一下,就让你留下来好了!”

    “啊,别,我开玩笑的!”歇米尔连忙满脸堆笑。

    张铁也不多说什么,随后就自己进了自己的舱室,打坐修炼起来。

    无论第一战区现在的情况有多么紧张,但对张铁来说,一下子消失三年,在这种时候,如果不回家看一眼他实在没有心情在这里和魔族拼命。

    人家都说攘外必先安内,他现在内院还在烧着火呢,家里老爸老妈老哥他们不知道有多担心自己,玫瑰社的女生和神恩兄弟会是什么样子也需要回去看看,就这样留在这里的话。感觉上非常的大义凛然,但张铁实在凛然不起来,无论如何。家庭在张铁的心中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如果家都没有了,自己在意的那些人都没有了,自己抗击魔族有个屁的作用。

    先回一趟怀远郡再回来,时间也就是二十天左右,张铁就不相信,这么大一个战区没有自己这么一号小人物战线还就崩溃了不成。

    兰云曦对自己余怒未消。后面要怎么搞定兰云曦还是一件头疼的事情,慢慢来吧,张铁这个时候终于知道了。其实齐人之福也不是那么好享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五点左右,天还没亮,张铁那狭窄的房间外面就已经响起了敲门声。

    早已经准备好的张铁快速下床开门。就看到一名穿着飞艇制服的少尉军官正站在门外。“你是张铁吗?”

    “是!”

    “086号飞艇马上就要起飞了,长官让我来带你上飞艇!”

    “好的!”张铁一边说说着,一边快速的敲了敲旁边的门,希曼几个人也早已经准备好,听到张铁敲门,就连忙出来了。

    在走出怀远堂战堡的时候,张铁让几个人稍等一下,他则快速跑到了刘希师兄的房间敲了敲门。发现刘希师兄不在,估计是昨晚执勤还未回来。也就留了一张字条塞到刘希师兄的房间内,随后就和那名少尉离开了水晶战堡。

    在战堡外面的飞艇基地,张铁看到了086号飞艇,那是一艘怒风级的战争飞艇,不过飞艇上此刻拉着一批前线受伤的战士,差不多有两百多人,需要返回怀远郡做休养和治疗,他算是搭便车的。

    飞艇的艇长似乎不知道张铁的身份,张铁来到086号飞艇的时候,艇长都没露面,飞艇上的艇员似乎也把张铁当成那种来前线逛一圈的怀远堂的家族子弟,看到前线危险又连忙缩回去的那种胆小鬼,也因此对张铁的态度稍微有些冷淡。

    张铁并不介意,当一个人内心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的确已经无须介意别人的眼神了,更不会想要在别人面前证明自己什么,从天寒城开始前到现在,张铁盘算了一下,他亲手干掉的魔化傀儡起码有数万,九级的魔族十三个,十四级的魔族一个,如果说这样他对圣战的贡献还不够的话,他都不知道什么才叫贡献了,也因此,张铁非常的心安理得。

    这一次,五个人倒安排了五个独立舱室,虽然依旧拥挤,但总算比在战堡内好一些了,只是因为飞艇内伤员比较多的缘故,整个飞艇内都充斥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几个人上了飞艇不到十分钟,在地面灯光信号的指挥下,086号飞艇就开始慢慢的漂浮起来,一根根固定飞艇的锚链也开始收回,张铁站在飞艇的甲板上,看着这片战堡。就在怀远堂所属的那个战堡的顶楼,张铁看到一个身影卓然而立,似乎在看着这边的飞艇在慢慢起飞。

    那是兰云曦。

    “等着我,我很快就回回来的,等我回来,就把那些翼魔都给干掉,让那些家伙统统滚蛋!”张铁对着那个身影大叫了起来,那个身影听到了张铁的大喊,然后……直接转身走进了战堡之中。

    张铁摸了摸鼻子,看了看甲板上,几个操作着飞艇防御武器的战士都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你说你能干掉翼魔?”一个挂着上士军衔身体粗壮的华族士兵问张铁。

    “以前没干掉过,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很难!”张铁耸耸肩说道。

    “小子,说大话不怕闪了腰,你要能干掉一个翼魔,老子叫你爷爷都行!”

    “翼魔很难搞么?”

    “当然,那可是九级的魔族,如果一旦让他们接近飞艇的防御死角,一个翼魔一分钟就能把一艘怒分级飞艇的几个主要气囊全部撕破,让飞艇从天上掉下去,为了对付翼魔,我们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兄弟。”

    “翼魔的速度比飞艇快?”

    “当然!”

    “有滑翔机快吗?”

    “差不多!”

    “那坐在滑翔机上把他们干掉不就行了吗?”

    “小子,你说得轻巧。滑翔机上又不像飞艇一样有各种武器,上面只有一个驾驶员,坐在驾驶仓里怎么干?”那个上士瞪着张铁。

    “这艘飞艇上有滑翔机么?”

    “当然!”

    “哈哈。怎么干你以后就知道了!”张铁打了个哈哈,从甲板离开了。

    ……

    “妈的,这小子一看就知道没上过战场!”张铁离开甲板后,一个甲板上的战士说道。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

    ……

    离开飞艇的甲板后,张铁就直接回到自己的舱室,告诉了老狗希曼,如果飞艇遇到空中袭击的时候叫他。然后就关起舱室修炼了起来。

    从赛尔内斯平原到晋云国怀远郡,哪怕是坐飞艇,张铁估计需要的时间也在7天以上。有这个时间,刚好用来修炼,当然,如果飞艇在回程途中再遇到几只不开眼的铁喙鹮之类的怪鸟的袭击。那就更完美了。

    在那狭窄的舱室内。张铁打好坐,捏好手印,脑海中开始观想出那些中的神秘符文,然后就开始默默诵持起大荒无尽藏真言。

    要激活识海中万灵塔第二层,大荒无尽藏真言的诵持数量必须要达到50万遍,一旦万灵塔第二层激活,那么张铁就能拥有五枚大荒印契,所能操控的生物等级。也变成了一级,到那个时候。张铁就准备试试中最强大的寄魂驭兽之法,看看这个让大荒门名震一方的绝技到底有多厉害。

    张铁的识海中,随着他口中那自念自停的真言一遍遍的低声诵持而出,那蝌蚪一样的神秘符文不断的凭空从识海之中生成,然后钻进到万灵塔的第二层,整个万灵塔的第二层就一丝丝的亮了起来。

    随着张铁慢慢进入定中,口中的大荒无尽藏真言不知不觉就诵持得越来越快,到了后面,张铁的识海中只是念头一闪,口中的一句大荒无尽藏真言就如同被压缩成一个音节一样的蹦出,因为念得太快,那一句句的大荒无尽藏真言听在张铁自己的耳朵里,就是一个个“嗡”……“嗡”……的声音,那声音,到后来,让张铁全身的细胞似乎都跟着“嗡”……“嗡”……“嗡”的震动起来。

    ……

    修炼无日月,等张铁感觉到肚子有些饥饿,腹响如雷,一下子从那种诵持大荒无尽藏真言的状态中退出来的时候,张铁下了床,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就打开舱门走了出去。

    “啊,老大你出来了?”秃了一半脑袋的假证贩子阿布就在张铁的舱室外面等着,看到张铁出来,一下子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张铁奇怪的问道。

    “老大你这一关门就是三天时间,我们都担心你有什么事,要是你再不出来,希曼都想去找飞艇的艇长用暴力把你的舱门破开看看情况了!”

    “哦,我一下子修炼了三天了?”

    “老大你难道自己不知道自己修炼了多久?”

    “在有些修炼状态中,你体会到的时间与正常状态下是不一样的!”

    “哦!”阿布抓了抓脑袋,高级战士的世界,对这些还是两三级战兵的家伙来说,实在是太神秘了些。

    “这几天飞艇遭遇到那些飞行魔兽的袭击吗?”

    “没有?”阿布摇了摇头。

    “餐厅在哪里,带我去弄点吃的!”

    “啊,好!”

    虽然黑铁之堡里面同样有很多吃的,但是在非必要的情况下,张铁并不想显示黑铁之堡的能力。

    在去餐厅的路上,张铁发现菲戈这个家伙居然一本正经的在帮飞艇上的那些伤员处理着伤口,看起来非常专业的样子,和战地医生差不多,颇受飞艇上那些伤员的尊重。

    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个家伙以前真的是一个外科医生。而希曼这个家伙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和飞艇的艇长混在了一起,艇长有下象棋的爱好,两个人居然成为了棋友,此刻在飞艇上,菲戈和希曼这两个家伙居然比自己还受人欢迎。

    正在吃着东西的时候,歇米尔这个家伙贼头贼脑的跑了过来,悄悄的对张铁说了一句话,“老大,我知道飞艇上的密码箱在哪里了,你想不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张铁喝到嘴里的一口汤差点一下子喷出来……

    妈的,这些都是些什么人啊

    听到歇米尔的话,阿布非常羞涩的笑着,“嗯,这几天我观察了一下飞艇上这些士兵的证件,其实要仿造的话也挺简单的!”

    张铁掏出自己怀远堂的家族牒牌,一下子丢给了阿布,“这个你能仿造得出来吗?”

    阿布仔细的拿着牒牌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分钟,“把样子做得大致一模一样倒可以,但是要完全仿造的话很困难,这上面有几种特殊的合金,世面上见不到,用其他原料代替的话会被内行人一眼看出来,这牒牌上的花纹和细孔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机器立体识别码,没有这种识别码的数学解码方程,做出来也无法通过差分机的识别,而想要逆推出这种识别码的数学解码方程,这样的家族牒牌,至少要有四十个才能取得足够的破解参数,然后还要拿到识别这种家族牒牌的差分机的核心程序卡片才可以完全把数学解码方程逆推出来。

    “你懂差分机?”张铁倒不由多看了这个秃头的家伙一眼。

    “杀猪的屠夫难道还不会磨刀么?”

    “差点忘记问你了,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想起似乎没有关注过这个假证贩子的过往,张铁问了一句。

    “老大,我最早其实就是一个差分机的程序打孔员!”

    “程序打孔员,那是干什么的?”

    阿布说了十分钟,看到张铁的眼睛慢慢的开始发直,最后只能无奈的看着张铁。

    张铁也放弃了继续再追问下去,对他来说,算盘是什么他还可以理解,那些用无数齿轮组成的蒸汽计算机,那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一样。

    不过张铁也确认了一件事,就是这几个家伙好像都还挺有用的。

    ……

    后面的几天,张铁一直在自己的舱室内安静的修炼,而也不知道是这艘战争飞艇太过有威慑力还是艇长选择的空中路线比较好,这一路上,居然都没有遇到什么麻烦,这让张铁在旅途中生成一个魂劫果,然后好让他试试飞艇上的滑翔机怎么用的想法就此破灭。

    在张铁开始第三次入定修炼的时候,不知道过了多久,张铁识海中的万灵塔突然发出了万道金光,在那些金光中,万灵塔上第二层的各种虫兽的影子开始浮现,在那万道金光消失之后,张铁发现万灵塔的第二层已经被自己激活了。

    他从塔尖上开始注入自己的精神力,那第二层的万灵塔空间之内,一个八面体的的大荒印契开始慢慢形成。

    张铁激动了起来,这就是可以御使一阶生物的大荒印契吗?

    张铁一口气把第二层的五个大荒印契全部生成,之后,才感到了一丝因为精神力空虚带来的疲惫。

    张铁给自己灌了一支全效药剂,然后,他就听到有人在敲他的舱门。

    “怀远郡已经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