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八章 家人
    对很多人来说,时间是一把杀猪刀,它会让曾经美丽的,变得庸俗,会让曾经隽永的,归于平淡,在这把刀下,美人易老,李广难封。

    但有时候,这把杀猪刀也会变成一个酿酒大师,那些曾经青涩或是甜蜜的果实,在这个大师的发酵下,会变成历久弥香的陈酿,没有了青涩,没有了那单纯的甜蜜,而变得醇厚,甘冽,让人沉醉。

    张铁醉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当琳达,菲奥娜和贝芙丽三个人慵懒而略带疲倦的从床上苏醒的时候,看着那突然间变得空荡荡的床,三个女人差点以为昨天晚上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一样,太不真实了。只有厨房中传来的菜刀在砧板上哒哒哒哒哒的切菜声那和隐隐传来的一股饭菜的香味,在告诉着三个女人,昨晚做的不是梦,而是真实的,那个男人真的回来了。

    第一次和张铁这样胡天胡地,琳达的年纪最大,但也最害羞,一醒来之后,看到菲奥娜两个人的目光,她就有些慌乱的用床单围着自己的身体,快速的跳下床,找自己丢在地上的睡裙穿起来。

    菲奥娜和贝芙丽两个人相视一笑,也各自下了床,随意披了一件衣服,三个女人就像厨房走去。

    三个女人来到厨房,就看到张铁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快速的忙活着,一边在切着土豆丝,一边则在煮着一条鱼,整个厨房里,都是那鱼汤的香味。

    看着此刻正在忙活着的张铁,三个女人心中都涌起一股奇怪的滋味。

    琳达第一个走了过去,从后面紧紧的抱住张铁的腰,把自己的脸贴在张铁的背上。闭上了眼睛,似乎只有如此,才能感受到张铁的真实。

    张铁转过头,在琳达的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笑了笑。“再等几分钟就可以吃早饭了,我已经很多年没亲自下厨了。希望厨艺还没有退步!吃完饭带我到你们开的店里去看看,然后下午就跟着我回家!”

    “啊,回你家?”菲奥娜吃了一惊。

    “当然,昨天刚回来的时候我老妈还担心我找不到女朋友呢。我今天就带你们去给她看看!”张铁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说道。

    从张铁那玩笑一样的语气中,所有人都听出了张铁话中的意思,菲奥娜和贝芙丽两个人都惊呼一声,连忙转头就去洗漱,张铁却感觉到琳达的身子微微僵硬了一下。

    “我,我不去了吧,让菲奥娜和贝芙丽两个人去就可以了……”琳达在张铁背后小声的说道。“像现在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张铁把手上的最后一个土豆切好,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洗了洗手。用毛巾擦了擦,就转过身来,用手捏着琳达的下巴,把琳达那漂亮熟媚的脸抬了起来,看着琳达那美丽的眼睛,“你在担心什么呢?”

    琳达有些不好意思的躲开了张铁的目光,“我……我年纪比你大很多,按你们华族的观点,我……有点不合适了……!”

    “说什么话呢,华族人说女大三,抱金砖,你大我十多岁,简直可以让我抱金山了,娶老婆就是要娶年纪大的,又旺夫又持家……”张铁说着,楼主了琳达的腰,用手隔着那丝绸的睡裙揉着琳达那丰满柔软的臀部,然后咬住了琳达的耳朵,“有这样屁股的女人最容易生孩子,你胸也不小,我老妈火眼金睛,一看你就知道你将来一定是能生的,她一定会喜欢的,别多想了,快去洗漱吧,然后找一套漂亮的衣服换上,乖……”

    张铁一说乖这个字,琳达的耳朵就红了起来,似乎这个字让琳达联想到了很多其他的事情,在害羞的的看了张铁一眼后,琳达点了点头,整个人脸上都有焕发出一层光彩,在张铁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之后,也去洗漱和换衣服了。

    ……

    事实证明,女人要是想要认真打扮起来,无论多少时间都是不够的,半个小时后,张铁已经做好了早餐,三个女人还是没有从房间里出来,张铁就去到了三个人的房间。

    “啊,贝芙丽,你看我穿这条紫色的裙子合不合适,还有鞋子,我喜欢这双棕色的高跟鞋,但这双鞋子的深色调和衣服的深色调搭配起来似乎有点沉闷了……”只穿着胸衣和内裤的菲奥娜站在一面更衣镜面前,正拿着一条裙子比划着。

    房间里的床上,各种各样的衣服已经堆得到处都是,几个衣柜已经打开,贝芙丽却来不及管菲奥娜,而是正抱着自己的首饰盒在翻找着什么,“啊,你们看到我上次新买的那对月牙形的耳环了吗?”

    “好像在你房间的梳妆台上的第二个抽屉里!”琳达已经穿好了衣服,一条红色的贴身长裙,大方而又优雅,把她身上所有美丽的线条都勾勒了出来,此时她正坐在椅子上翘着自己的一双美腿,在腿上穿上丝袜。

    看着三个美丽的女人在房间里换衣服的情景,张铁觉得简直是一种享受,几年不见的菲奥娜和贝芙丽两个人更显美丽成熟,如果说当年还微微有点青涩的话,此刻两个人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已经完全成熟了,而琳达因为全效药剂的原因,整个人和三年前比起来一点都不显老,不仅如此,那全效药剂还让三个女人显现出一种由内到外的健康和靓丽的气息——眼睛更加明亮,头发更加有光泽,皮肤也更加的细腻雪白,没有一点斑点和瑕疵,隐隐还透出一股光彩。

    张铁的老哥果然是懂张铁的,就算张铁不在怀远郡,此时已经被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贵妇和女人们捧为可以留住女人青春圣物的全效药剂这几年都是足量的向三个女人供应着。

    贝芙丽第一个发现张铁依在门口,眼光灼灼的在打量着三个女人,在三个人的身上扫来扫去,“啊,女人换衣服男人不许偷看!”

    “哈哈,怕什么。你们全身上下从内到外还有我没看过的地方吗?”张铁嬉皮笑脸的说道。

    “啊,出去……出去……”

    在三个女人的娇嗔中,张铁被从琳达的房间里赶了出去。一直被赶出房间,张铁才拍了拍脑袋。在门外叫了起来。“早饭已经做好了……”

    “我们马上就来……”

    这所谓的马上,又耽搁的半个小时。在张铁差不多要把做好的饭菜热第二遍的时候,三个女人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着这重新打扮过的三个女人,张铁只觉得眼前一亮。如果要有什么形容的话。那就是即落落大方,又美丽动人,青春的有青春的风采,成熟的有成熟的魅力。

    ……

    下午,张铁到三个女人开的服装店里去看了一遍,那商店就在仪阳城中一条安静而整洁的大街上,周围的店铺和建筑都非常的上档次和有格调。整个店面,大概有两百多平米,比起琳达以前开的那个店来要大了不少,但卖的东西却差不多。店里除了三个人以外,还请了四个店员和两个手工非常不错的裁缝和制衣师傅。

    这个店里卖的,都是三个人自己设计和加工的各种中档的女性服装, 店里的生意不算火爆,但也不差,在除了维持店面的开销之外,还基本能维持三个人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三个人在这门小生意中都找到了自己的乐趣。

    张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这个世界上,女人很多,总不能期待每个女人都像兰云曦一样,长相可以艳压群芳,本事则随时都能把她身边的男人压下一头,或者像奥琳娜夫人那样,精明能干到极点,赤手空拳,都能在商场上创下偌大的基业。要是女人都这样,那还有男人们的活路吗?

    或许这个想法有点落伍,也很小市民,可能还会让某些女权主义者和女强人女汉子之类的存在嗤之以鼻,但张铁真的认为,作为一个普通女人,只要把自己搞得漂漂亮亮健健康康,能照顾好男人和自己的家庭,如果可以的话再有一份干起来可以让自己心情愉悦的小事业,也就够了,其余的想那么多干什么。

    在三个女人这几年工作的地方看了看,了解了一下几个女人平时是怎么生活和打发时间的,随后,张铁就把三个人带到了家中。

    这一次和张铁的父母见面,三个女人都有些紧张,贝芙丽以前在黑炎城的时候到过张铁家里一次,已经和张铁的父母见过一次,只不过那次贝芙丽的身份完全和张铁的“同学”差不多,和这次比起来,意义自然是不同的。

    而且一次就带三个女人回家,这样的事情,估计也只有张铁才能做得出来,好在张铁已经让自己的老哥和老爸老妈打了一下预防针,所以张铁的父母在一次见到贝芙丽她们的时候,并不显得很吃惊。

    倒是张铁的三个嫂子看张铁的眼神中多了一点东西,有种看外星人的感觉,张铁脸皮厚,也不在意。

    自从在黑炎城中撞破过一次张铁和玫瑰社女生胡天胡地的场景之后,张铁的老妈对自己这个儿子某些方面的荒唐,早已经有了足够的心里准备。

    在怀远郡呆了三年,还开了一家店,贝芙丽三人的华语已经说得非常流利,在见到张铁父母的时候,三个人都说着非常流利的华语,这一点尤其让张铁的老爸老妈满意。

    唯一让张铁老爸老妈有点意外的,则是琳达,琳达的年纪,说起来比张铁的三个嫂子都要大一些,看到张铁如此直白坦然的把琳达带到家中,张铁的老爸老妈实在也无话可说,当然,琳达的温婉和漂亮,也给张铁的家里人带来了非常好的印象。特别是在知道了这三个女人都在怀远郡等了张铁三年之后,张铁的老爸老妈更是无话可说了。

    这一晚,三个女人都留宿在张铁的家里……

    ……

    “你是认真的吗?”在只有两兄弟的时候,张阳很认真的问张铁。

    “在自己最美的时光中,女人的一生又有多少个三年呢?我不想追求什么轰轰烈烈惊天动地,我觉得一个女人可以为了一个男人这样做,已经很不容易而且是付出巨大的代价了。”张铁看着自己的老哥,脸上的神情有些触动。“我不会说什么太好听的话,我只觉这样的女人值得我珍惜和认真对待,和她们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很轻松。一点都不需要伪装什么。这次要离开,就把她们一起带上。只要她们不辜负我,我就绝不辜负她们!”

    张阳看着张铁,认真的点了点头。

    ……

    半夜,张铁偷偷摸摸的起床准备去窃玉偷香。可让张铁没想到的是,三个女人的房间门竟然都锁得死死的,哪怕他在房间的外面小声的喊她们的名字,房间里依旧没有人出声。张铁最后只能无功而返,一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又修炼了几个小时,这才睡去。

    ……

    第二天,张家一家人和琳达三个人在吃早餐。张铁的老妈喝着粥,突然问了张铁一句,“昨天晚上家里是不是进野猫了,我昨晚怎么听见有野猫在挠门!”

    听到张铁的老妈这么说。张铁的三个嫂子都憋着笑,低下了头,琳达三个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张铁一眼,到是张铁,脸皮厚,在老妈面前装傻充愣,“啊,有吗,我怎么没发现!”

    “当然有!”张铁的老妈还没说,一直和奶奶晚上睡一间屋子的承安就仰着小脸很认真的说道,“昨晚奶奶说家里有一只大野猫,整晚在挠门,就想去偷小金鱼吃,这大野猫最坏了,就想半夜干坏事……”

    “噗嗤……”张阳听着儿子的话,喝到嘴里的一口粥硬是差点喷出来,最后用餐巾捂住嘴。

    “承安别乱说,赶紧吃东西……”张铁的大嫂也憋得辛苦,赶紧给自己的儿子吃东西。

    “我没乱说啊,不信你问叔叔,叔叔昨晚一定听见了!”承安童言无忌的说着,然后看着张铁,“叔叔,爸爸说你最厉害了,你能不能帮我把那只讨厌的大野猫捉住,不要让它偷吃我们家里养的金鱼!”

    张铁蹙着眉毛,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承安你放心,叔叔抓到那只大野猫一定帮你打它的屁股!”

    张铁这么一说,一桌人都憋不住笑了起来……

    ……

    一家人刚刚吃完早餐,管家就来了,弯下腰,看了张铁一眼,在张阳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什么事?”张铁问张阳。

    “宗人阁来了一个执事,还有一辆车,想要带你去一趟宗人阁……”张阳的眉头也微微皱了皱……

    一听宗人阁的执事亲自登门,张铁的老爸和老妈的脸色都不由一变,宗人阁的执事可不是一般的人物,没有重大的事情,这些人根本不会亲自登门……

    “啊,不会有什么事情吧!”对怀远堂宗人阁已经有些阴影的张铁的老爸担忧的说道。

    “没事老爸,我出去看看!”张铁擦了擦嘴,就站了起来。

    “我和张铁一起去!”张阳也站了起来,跟着张铁一起走出了餐厅……

    在张家的客厅之中,张铁和张阳一起见到了宗人阁的那位执事,那是一个五十多岁,身上气息非常威严的一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显得非常的有气势。

    张铁和张阳刚刚一走进来,这个男人那一双如电的眼光只是扫了一眼张阳,然后就停在了张铁的身上,就像看一块什么宝贝一样,被一个男人用这样的目光盯着,就连张铁也忍不住心中有些发毛。

    我靠,这个家伙不会是一个变态吧!张铁心中暗骂……

    “你是张铁?”那个男人问张铁。

    “不错!你是谁?”

    “我是宗人阁的执事张谨!”那个人说着,直接把自己的家族碟牌拿了出来,让张铁和张阳看了一下。

    看了看那个碟牌,张阳对着张铁点了点头。

    “不知道张执事找我有什么事?”

    “几位长老要见你……”

    几位长老要见自己,张铁一下子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