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九章 神脉
    想到自己每次回怀远郡,都要到怀远堂的宗人阁走一趟,张铁心中不由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家族的长老为什么要见自己,这个问题张铁在路上一直琢磨着,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如果是因为全效药剂的事情,那么出面和自己联系的就应该是长风商团的人,而不是宗人堂的执事,这宗人堂的执事出面,只能说家族长老找自己只和家族的内部事务有关,像自己这样的小人物现在到底有什么值得长老们关注的呢?

    张铁不知道,他问那个执事,那个执事也不开口,只是告诉他到了宗人阁就知道了。

    难道是因为兰云曦,张铁胡思乱想着,莫非是宗人阁的长老们要警告自己癞蛤蟆不要想吃天鹅肉,但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家族长老们不会无聊八卦到来管这种事情吧,真要管的话,还有兰云曦她老子呢,也轮不到家族长老出面吧。

    对了,自己好像还从来没见过当今怀远堂张氏家族的族长长风伯爵长什么样呢。

    因为张执事说长老只想见自己一个人,所以老哥也没有跟来,真要跟来的话,也没有什么作用,在宗人堂这种重地,有众多的家族高手坐镇,谁能翻得起一点浪来。

    依旧是宗人阁,依旧是那栋恢弘严肃甚至有些古板的建筑,宗人阁外面的士兵看到车里面的人,检都没有检查就让车进去了,下了车。张执事带着张铁在宗人阁里转来转去,最后来到一处相对幽静的,叫做“祖脉堂”的独栋的小楼前。自己没有进去,而是就在小楼外面躬身行礼。

    “启禀诸位长老,张铁已经带到了!”

    “好了,让他进来吧!”小楼里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张执事看了张铁一眼,示意张铁进去,张铁深深吸了一口气。就走了进去。

    小楼的屋子里点着几只檀香,那特殊的气息浸透在这里的每一寸空气之中,让张铁一下子就有一种出尘的宁静感。整个人的身心也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跨过门槛,穿过照壁,走过一段天井,张铁就看到几个头发完全花白的老人端坐在一个高堂之上。对这几个在怀远堂位高权重而本身又实力莫测的老人。张铁不敢流露出半丝的不敬。

    那几个坐着的长老只是随意看了张铁一眼,张铁就有一种浑身上下都被人看穿的感觉,在那几个长老看过来的时候,他识海中的万灵塔轻轻一阵,周围的精神力像烟雾一眼的聚拢过来,一下子就把万灵塔给藏住了。张铁没想到万灵塔还有这种能力,这也让他心中微微一凛。

    “怀远堂张氏子孙张铁参见诸位长老!”张铁平静的给诸位长老鞠躬施礼,看到坐在主位上的那个长老的相貌。在施礼之后,张铁又直接在那个长老面前跪下。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张铁代父亲张平给六叔祖请安!”

    六叔祖乃还远堂金海城一脉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执掌的正是宗人阁,当初张铁一家初到怀远郡的时候,要不是六叔祖帮忙,张铁的父亲说不定此刻还在监狱之中,也因此,张铁一家对这个在整个怀远堂中辈分极高的人都非常的感激。

    几个长老看到张铁如此表现,互相看了一眼,都暗暗点了点头。

    “起来吧!”脸型圆润的六叔祖柔声说道,六叔祖说着,只是轻轻抬了一下手,张铁就感觉一股无形的柔和的力量从自己脚下的地面上传来,完全无法抗拒的,就把他的整个人轻轻的举了起来,无法再保持跪着的姿势。

    这就是骑士级别的力量吗?张铁心中一惊,不知道自己何日可以拥有这样的力量。

    张铁恭敬的站着,不知道几位长老要找自己干什么,不过长老们没开口,他也就不说话,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穆雷兄怎么看?”一个坐在六叔祖旁边的长老微笑着问道。

    “就先按规矩来吧,以免留下什么纰漏!”六叔祖平静的说道。

    “好!”那个长老点了点头,朝旁边看了一眼,两个穿着长袍的执事就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人的手上捧着一个非常庄严的盒子,看到几位长老点了点头,另外一个执事才把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根直径约有六七里面,长度超过三十厘米的水晶,那水晶闪耀着迷离的光彩,就在水晶的中间,一团不知道是如何渗透进去的红色的血液在翻滚着,宛如活物。

    这个东西一拿出来,特别是离这个东西的距离太近,张铁一下子就感觉自己浑身的气血似乎都被这个东西吸引得有些躁动起来。

    那个执事小心的把水晶拿在手里,然后把水晶最顶端的尖锐部分竖了起来,告诉张铁,“把手指放到这块血脉水晶的顶端刺破!”

    这个时候不是问为什么的时候,看起来几位长老也对自己没有恶意,张铁就把自己的一根手指放在了那水晶顶端最尖锐的位置上,稍微一用力,那水晶就刺破了张铁的手指,张铁手指上的一滴鲜血就流了下来,然后就在张铁的注视下,那滴鲜血仿佛植物扎入大地的根系一样,开始往水晶里渗透,而水晶里的那一团鲜血也躁动起来,在两者相接的刹那,整个水晶开始放出红色的光彩,支持了十多秒钟,才慢慢消失。

    “启禀诸位长老,经过血脉水晶的检测,此人身上鲜血与怀远公的鲜血共鸣发光,且无其他异常,可以确定,此人的确为怀远公之血脉,并非影魔装扮!”那个检测张铁的执事恭敬的对几个长老回报道。

    听着这个回报,张铁一下子差点吓出一身冷汗。他这才知道刚刚这一出是怀远堂检测家族血脉的手段,要是此刻他还有那个影魔的变身技能,身体内还残留着影魔的那些基因。他都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会怎么样。

    坐在堂上的几位长老点了点头,两位执事就重新把那根水晶装道盒子里,随后退了下去。

    看着张铁微微有些变了脸色,刚刚被张铁称为六叔祖的张穆雷笑了笑,“不用紧张,这只是怀远堂的规矩,差不多每一个进到这里来的怀远堂的子弟都要过这么一关的。为了保持家族血统的纯净和关键人物的可靠,不让外人和魔族有可乘之机,每个家族都有这样的手段。并非针对谁。”

    听到六叔祖这么说,张铁也趁机让自己重新恢复了平静。

    “还请诸位长老见谅,这样的手段以前我都没有听说过,也因此有些吃惊!”张铁回答道。

    “嗯。不用惊讶。这次叫你过来,是有一件事情想向你了解一下!”张穆雷开口说道。

    “不知道诸位长老想要了解何事,张铁一定知无不言!”

    “数周之前,你是不是又觉醒了一种先祖血脉?”

    张铁是知道怀远堂有能力探知族中子弟血脉觉醒的情况的,也因此,听到这个问题并没有吃惊,没想到诸位长老找自己来是为了了解这件事,张铁心里一下子松了一口气。

    “不错。弟子数周前的确觉醒了一种先祖血脉!”

    “这血脉有什么能力?”这一次,还不等“六叔祖”开口。另外一位坐在堂上的长老就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个……”张铁微微犹豫了一下,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看看还有没有外人。

    “你不用担心,此刻祖脉堂中除了我们几个之外,未经允许,没有任何人能靠近这里,祖脉堂中也布置着数种符文装备,在这里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除了堂上的几位长老之外,也不会有外人能听到!”那个问张铁话的长老说道。

    张铁想了想,“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这个觉醒的先祖血脉似乎可以让弟子拥有变幻外貌的能力!”

    “啊,变幻外貌?”一听这话,三个长老脸上的神色都激动了起来,刚刚问张铁话的那个,脾气有些急的,甚至一下子站了起来,最后看看其他两位长老,那位长老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重新坐下。

    张铁并不知道几位长老为什么这样激动。

    “你能在这里把这个先祖血脉的能力让我们看看吗?”六叔祖温言说道。

    “是!”张铁说着,就在三个长老的眼皮底下,也不见他做其他的事情,他的头发慢慢的就变成了红色,眼珠则变成了暗绿色,皮肤则变成了像巴格达一样的黑色,整个过程只是十多秒钟,在完成这些变化之后,张铁几乎成了另外一个种族的人。

    三个长老的脸上一片震惊,刚刚说话的那位长老的扶着椅子的手都是颤抖的。

    在这样的状态保持了十多秒之后,张铁的头发又开始变换颜色,这一次他的头发则变成了棕褐色,眼珠则变成了淡金色,皮肤也开始变成了西伯人的样子,除了身高和外貌没有变化之外,张铁再一次让自己变了一个人种。

    最后,张铁又恢复了原样。

    “你变幻成刚才那两种样子的时候可以……可以保持多长时间?”六叔祖的声音都罕见的有了一丝颤音。

    “这个,好像想保持多长时间都可以,感觉很自然,也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张铁抓力抓脑袋说道。

    “那么……你这个能力一天可以用多少次?”另外一个长老死死的盯着张铁问道。

    “这个,还没试过,不过我感觉这个能力就像呼吸一样,应该没有使用次数的限制!”张铁一边说着,一边让自己的眼珠像彩虹一样的交替变换着红黄蓝绿等各种颜色,一点困难都没有。

    “神脉,神脉,独一无二的神脉……”那个问张铁话的长老一下子激动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高举,兴奋之极,那两位没有从椅子上站起来的长老,包括六叔祖在内,脸上也有充血的迹象……

    张铁有些纳闷的看着几个兴奋的长老,这……不就是觉醒了一个还算有些作用的先祖血脉吗,用得着这么兴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