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一章 被囚
    离开祖脉堂,张铁就被宗人堂两名板着脸的执事给押到了宗人堂地下的一处囚室之内。

    对于张铁这种竟敢违抗家族长老命令的人,那执事的脸色硬得就像一块铁,张铁不是没想过反抗,但他知道,以他现在的能力,在宗人堂这种地方大闹,完全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也是徒劳的挣扎,所以,他只是沉着脸,面无表情的被人送到了囚室。

    “砰……”的一声关上了囚室的铁门,整个囚室里就剩下张铁一个人了。

    张铁这才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件囚室的样子——十多平米的小间,到处都是青灰色的石质的墙面,房间里带着一张木板床,一个马桶,一根水管,在囚室的一面墙上,隐隐有一排可以与地面想通的气孔,气孔中透出一些光线,所以看起来房间里并不十分阴暗,但是想要从那个气孔里面逃出去的话,除非是老鼠才有这个可能。

    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怀远堂此刻执行在张铁身上的,就是怀远堂的家规——觉醒神脉却不以家族的利益为重,不服从家族的安排,任性胡为,顶撞家族长老,这样的罪过,张铁知道很重,非常重,但是要让他此刻就离开这片大陆,他真的做不到,因为他答应过冰雪荒原上那些对他寄于了极大期望的那些人,只要还有一个效忠于他的斯拉夫战士还坚守在冰雪荒原上,他就不会抛下那些人肚子离开。

    尤其让怀远堂中几位长老生气的,是张铁骨子里的那股执拗劲儿,两位长老被张铁气得甩袖而去,金海城一脉地位最高的六叔祖也被张铁气得面皮发青,最后不得不冷下脸来让人把张铁收押。

    如果没有冰雪荒原那一茬。平心而论,张铁也觉得怀远堂的确方方面面都为自己考虑到了,家族的安排也比较人性化,他根本不会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只要答应离开威夷次大陆。女人,钱。安全,家族地位,这些东西一下子就都有了保障,因为说起来。这就是觉醒神脉后家族给的一种特殊优待,一种给家族“大熊猫”的优待,一般人想要有这种待遇还求而不得,而自己,在几位长老的眼中似乎太不识好歹了。

    但自己有得选择吗?张铁知道没有,这种时候,他只能在自己的承诺和家族的期望之中做出一个唯一的选择。这是一个死结。

    张铁都没有想到这次觉醒的这个名为幻瞳的血脉会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张铁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这一次,如果他不妥协的话。算是和怀远堂闹掰了,上一次在天寒城,他就和怀远堂闹掰了一次,这一次再闹掰,他在怀远堂中,就会彻底的被边缘化,他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补救的可能。当然,张铁也不相信在这件事上怀远堂会给自己施加什么强制的手段,因为这种事情根本是强制不来的,家族中的这些长老或许有些古板,或许把家族的利益看得太重,但人品肯定不会下作,也不会做什么下作的事情。

    在小屋中站了一会儿,看了看这小屋中的环境,张铁干脆就坐到了房间里的木板床上,开始修炼起来,在这样的地方要是不修炼的话,每天睁着眼睛看着那冰冷的墙壁,那也实在太无聊了。

    张铁不知道自己会被关多久,只有用修炼来打发时间了。

    影魔密室——珠心神算——大荒经第三层——因为还不知道九级之后的修炼如何进行,张铁的整个心神,就只能交替沉浸在这三者的修炼过程之中。

    狭小的牢房之内,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什么人来看他,每一天,都会有人从房间的门口用盘子给他递进来一个冷馒头,那冷馒头一天只有一个,在保证张铁不被饿死的同时,也让张铁可以分辨外面的时间过了多久。

    在第七个冷馒头被送进来的时候,张铁大荒经第三层的密咒,已经诵持了四十多万遍,在影魔密室之中,张铁所能坚持的时间,虽然仍然还不到六秒钟,但已经比当初的五秒多出了一丝,大概零点二秒的样子,诛心神算也把张铁的精神力提高了一小点。

    就在张铁以为自己会在这里等来自己的第八个馒头的时候,关闭了七天的牢房大门哐啷的一声,被打开了,有人从牢房外面走了进来,张铁也睁开了眼睛,看到执掌宗人堂的六叔祖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张铁连忙下床,向六叔祖施礼。

    “这几天想好了吗?”六叔祖用淡然的语气问张铁。

    “很抱歉,六叔祖,家族的安排我现在无法接受,在这片大陆彻底沦陷之前,我不会离开威夷次大陆的,我知道这样做意味着什么,我也明白家族对我的期望和爱护,但是,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坚持,我想就是怀远公在世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孙中有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张铁坦然的回答道。

    六叔祖的眉毛动了动,然后用有些复杂的眼光看了张铁一眼,最后叹了一口气,“好吧,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张铁大喜过望,没想到这关居然过了,“谢谢六叔祖!”

    “不用谢,你既然有了自己的选择,那么,也要有自己的担当,在离开这里之前,把家族碟牌交出来吧,潜龙堂已经不适合你了,一个觉醒了先祖血脉,却不愿意为家族贡献自己力量的人,已经不适合留在潜龙堂了!”

    张铁的心中一片苦涩,他知道,这是张家已经把自己逐出潜龙堂了,从此以后,自己在怀远堂的身份,就和一个普通人差不多,自己的在怀远堂的前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个世上,果然是没有那种不需要代价就做出的选择。

    张铁从自己身上摸出了怀远堂的家族碟牌,双手拿着递了过去,六叔祖一只手接过,用力一捏。直接把张铁的家族碟牌在他手上行搓成灰烬。

    “以后好自为之,莫要仗着怀远堂的名义为非作歹,否则家法难容!”在告诫了张铁一句之后,六叔祖就离开了。

    “走吧!”一个板着脸的宗人堂执事看着张铁。让张铁离开这里。

    ……

    张铁一个人走出了宗人堂的大门。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张铁用手挡在了自己的眼前。隔了几秒钟才适应过来,他回头看了看宗人堂,他知道,自今天踏出这道门起。以后他大概都没什么机会再来这里了——许多怀远堂张氏家族的普通人,一辈子也未必有机会来这里一趟。

    张阳走了过来,紧紧的抱了一下张铁,把张铁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没什么事情吧?”

    “没事!”张铁笑了笑,“你们怎么知道我今天出来?”

    “上车再说吧!”张阳低沉的说道。

    张铁点了点头,随后就上了车。

    在车上。两兄弟坐在高档轿车的隔音后排上,看着仪阳城那突然之间多了一些陌生感的街道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张铁和老哥说了自己的事情,也知道了这几天外面发生的事情——在自己被关押在怀远堂的这几天。老哥下令金乌堡暂停了与长风商团的合作,这七天内,金乌堡再没有往外拿出过一支全效药剂。

    听着老哥的诉说,张铁心中涌起一阵无言的感动,他知道老哥下这样的命令要承担着多大的风险和压力,可以说,如果没有老哥在外面这种决绝的态度,这件事有可能不会这么轻松的解决。

    “只要你没事,这点家业算什么,当初在黑炎城那样艰苦我们一家人也走过来了,我不相信到了今天没有那点全效药剂我们一家人还走不下去,大不了,我们再去卖米酿而已!说到底,到了今天,家族比我们更需要那种东西。”

    说这话的时候,张阳笑着,语气就像在谈论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在互相说完之后,两兄弟相视一笑,只要一家人在,这点挫折算什么。

    “对了,家族把你赶出潜龙堂对你有没有什么影响?”

    “这次回来我已经九级了,对后面怎么修炼仍然两眼一抹黑,原本还想到潜龙堂中兑换九级晋升十级的功法秘传,也有一些修炼上的疑问想找人请教一下,这次被逐出潜龙堂,这个计划就泡汤了!”张铁苦笑。

    “这九级以后的修炼功法能用钱买到吗?”张阳问道。

    “很难!”张铁摇了摇头,“我参加过一些拍卖会,在那些拍卖会中都没有看到有九级以后的修炼功法出售,这种事情好像是一种禁忌,在人族之中有着强有力的约束力,没有几个人敢轻易打破!”

    如果自己的师傅赵元在,张铁相信这一点问题都没有,而现在自己与赵元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赵元或许已经当自己死了,要想找到那样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绝代高人,真不比大海捞针要轻松。

    看到老哥皱着眉头,张铁笑了起来,“老哥你不用担心,这只是个小问题,我还有其他路子,这难不倒我的,只是耗费几天时间而已!”

    那么大一个冰雪荒原,最强的冰原巨熊部落还在那里蹲着呢,张铁不相信能培养出骑士高手的部落会没有九级以后的修炼功法,只要自己回到冰雪荒原,这样的问题还能算是问题吗?

    一听张铁这样说,张阳的眉头才舒赞开来,“这几天老爸老妈可担心坏了,看到你没事,他们也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这件事过后,老哥你要抓紧让家里人及早离开这里了!”

    “我已经在准备了,两个月内,就能离开了!”

    “到了东方大陆直接找唐德,选一个合适的地方扎根下来,以后这世道会越来越乱,老爸老妈年纪大了,禁不起太多折腾,家里几个侄子侄女还小,也需要有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几个嫂子都不是能在在乱世中颠簸的人,这可要仔细了!”

    张阳点了点头,“这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马虎的!”

    “对了老哥,这两天还要请你帮我购买一艘飞艇,过几天我还要赶到第一战区,那飞艇最好是怒风级的战争飞艇,还要配备滑翔机,顺便再招募一批有飞艇操作经验的,愿意我和到第一战区抗击魔族的志愿军!”

    “那飞艇你准备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

    张阳没说什么,只是用力点了点头,“好!”

    ……

    张铁这个时候的心态其实非常的复杂,他也不知道自己被逐出潜龙堂是应该感到庆幸还是难过,说是庆幸,是因为张铁发现少了这一层来自家族的束缚,他一下子有了一种轻松感,但另外一方面,他又开始担心起来。

    这个时候,张铁最担心的,并不是什么修炼功法的问题,更不是自己在怀远堂中的前途和未来,他担心的,是兰云曦,自己被逐出潜龙堂的事情,一下子就给自己和兰云曦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张铁不知道当兰云曦知道自己被逐出潜龙堂后有什么想法,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想要和兰云曦在一起,所面对的来自怀远堂的家族阻力,一下子绝对大了不止十倍。

    一个被怀远堂逐出潜龙堂的家族弃儿想要把怀远堂的公主娶到手,这样的事情若是发生,那岂不是要抽很多人的耳光。那些人又怎么愿意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

    看着汽车慢慢的回到家中,张铁收起自己心中的忧虑,尽量在脸上露出一个阳光而无所谓的笑容,好不让老爸老妈担心。

    这几天,自己被囚禁拘押,琳达几个人也就在张家陪着自己的老妈,这对老妈来说也算是一个安慰,经过这件事,张铁发现,琳达几个人和自己家里人的关系在这几天中又进了一步,看来有些事情倒是不用自己操心了。

    张铁回到了家中,整个家中又有了拨云见日的感觉。

    ……

    当天晚上,家里的人各自睡下,张铁回房洗完了澡,就在床上躺着,熄了灯,两只手抱着头,安静的等待着,他的房间门没锁,只是关着,从外面一扭房间的门把手就可以打开。

    张铁只是等了不到十分钟,他房间的门轻轻的一响,就有人悄悄的推门进来了,进来的是菲奥娜。

    菲奥娜一进来,什么话都不说,笑了笑,就钻到了张铁的被子之中……

    再过了十多分钟,贝芙丽蹑手蹑脚的来了,也是什么话也不说,更不敢开灯,而摸到张铁的床边就钻到了张铁的被子之内,在贝芙丽钻进去的时候,张铁的被子之内响起了两个女人碰面时的一声惊呼……

    这是香艳无比的享受,张铁依旧抱着头躺在床上,等着第三个人的到来。

    五六分钟后,房门再次被人悄悄的打开了,脸色微微有些发红的琳达带着一股迷离的,成熟女人的体香轻轻走了进来。

    等三个女人都在张铁的被子里碰面惊呼的时候,张铁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