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六章 一夜鱼龙舞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聚会,当张铁最终面对着那出乎他意料之外的那几个到场的人之后,张铁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物是人非。

    上一次一大堆年轻人和小伙伴们在这里聚会狂欢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但张铁没想到的是,仅仅四年,当他想要再次把那些人聚起来的时候,这么简单的是一件事居然已经成为了奢望。

    “杨元康,褚文强几人去年已经九级,完成了在潜龙堂中的修炼,被家族征招,早已经离开潜龙岛了,顾彩蝶和马艾云师姐几个人也是差不多去年下半年完成在潜龙堂中的修炼,同样离开了潜龙岛,听说几位师姐都被家族派往东方大陆去了,在离开潜龙岛的时候,顾师姐她们还来金乌堡找你,想和你聚聚,但因为始终没有你的消息,也就作罢了!”

    “那张克亮,张云飞,魏武和张洪声他们四个人呢,他们的修炼进度应该还不到九级吧,难道他们也离开了潜龙岛?”

    “他们几个已经八级了,现在在执行潜龙堂的任务,在大陆上和晋云国的几个军团一起镇压魔灾,也各自分开了,潜龙堂中的家族男学员除了已经完成修炼离开的,大多数七级以上的都参加了镇压魔灾的任务,直接在战场上修行,一年都难得回来一次,现在潜龙岛上最多的,也就是像我们这种九级以下的女学员了!”性格直爽的郭妙露解释道。

    张铁看了看在座的那些女生的面孔,曾经青涩的小师妹们现在已经一个个长成了漂亮的大姑娘,张铁数了数,发现似乎还少了一个人,这里只有十一人,张铁记得这些小师妹们应该有十二个人的。

    “张雅师妹怎么没来?”张铁问道。

    张铁这一问。发现所有女生们脸上的神情都黯淡了下去。

    “张雅师妹七级的时候到地下凝聚魂火遭遇了意外,一条百足蜈已经被她斩杀成两断,张雅师妹以为那百足蜈已经死了,没想到那百足蜈突然暴起。张雅师妹就……”吕莎莎一边说着。一边就流下了眼泪,在坐的许多女生都流泪了。

    张铁心中一痛。那个小师妹是一个乖巧害羞的小姑娘,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两个漂亮的小酒窝,没想到……

    张铁什么话都不说,一掌拍开桌子上的一坛烈酒。仰头就喝……

    这一夜,张铁大醉,女生们也大醉,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一次大家还能这样聚在一起又是什么时候,等到了那个时候,今天在坐的,是否还在……

    在那酣畅的大醉中。郭妙露一脸通红的提着一瓶酒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一巴掌拍在张铁的肩上,搂着张铁的脖子,然后毫不客气的把同样已经醉倒在张铁怀中的菲奥娜拨朝一边。一屁股就坐在了张铁的大腿上。

    “张……张铁师弟……你……他们……都说……你……你有很多女人……你说……我们这些小师妹……是不是你的女人……”郭妙露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些含糊不清了。

    “当……当然是……你们一辈子都是……我的女人……”张铁也醉眼朦胧的看着郭妙露。

    “你……你这个……混蛋……”郭妙露骂了张铁一句,然后一下子笑了起来“你送给……你的女人火龙晶项链……你知不知道……那商店……原本就有你的一份……你给你的女人送了东西……那你给……我们……送什么……”

    张铁的意识已经有些昏沉,“我……也送你们火龙晶……项链……”

    “不要……”郭妙露摇头……

    “我把金乌堡……送给你们……都送给你们……”

    “师妹们……要不要……”郭妙露转过头对着女生们大叫了一声。

    “不要……要送就送……独一无二……从来没送过人的……”女生们起哄起来。

    “对,送过别人的……我们不要……”

    “要送……就送……其他人没有的……”

    “那我把自己送给……你们……”张铁哈哈大笑……

    “不要……谁稀罕你这个花心大萝卜……”同样喝醉的杜雨涵哭了起来。

    “就是,谁稀罕你这个花心大萝卜……”瞿靓颖也哭了,今天晚杜雨涵和瞿靓颖坐在了一桌,两个女生喝酒喝得也最猛,最多。

    “要送就送……其他人永远……拿不走的!”张婉君大叫了起来……

    “既然东西师妹们……都不稀罕……那师兄我……就……就为师妹们打一套拳吧!”张铁摇摇晃晃的从桌案后面站起,来到空地上,身子慢慢从摇摇晃晃的状态,变得坚定起来。

    一股莫名的气息在张铁的胸怀之中激荡着,就在那酣畅迷离的醉意之中,一点冰心浮现在张铁的心头,他想起了唐德那个家伙有几次喝醉时曾唱过的一首歌,一首用华语唱出的奇怪的歌,每次唱那歌,唐德都会泪流满面,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想到那首歌,张铁一下子就有了高声唱出的冲动……

    “黯然**者,唯别而已矣!况秦吴兮绝国,复燕赵兮千里。或春苔兮始生,乍秋风兮暂起……”

    在这奇怪的歌声中,张铁身后的铁血旌旗的战旗图腾一下子如银河一样从他身后冲天而起,直飞到两百多米的高空之中,在那战气图腾之中,一条巨大的王蛇,如怒龙般飞起,出现在整个金乌堡上空,盘旋飞舞……

    霸烈无匹的铁血神拳轰然就在张铁手上绽放而出,如怒放的生命之花……

    “是以行子肠断,百感凄恻。风萧萧而异响,云漫漫而奇色。舟凝滞于水滨,车逶迟于山侧。棹容与而讵前,马寒鸣而不息。掩金觞而谁御,横玉柱而沾轼。居人愁卧,怳若有亡……”

    在这歌声中,张铁拳法中的拳风如九天之上的罡风。吹得天台之上的十多个女生裙发飞扬……

    这一刻,从金乌堡的外堡开始,到白龙镇,到潜龙堂。无数人抬头仰望着金乌堡方向那如巨龙一样舞于天际的王蛇。看铁血战气漫卷西风,一个个骇然失色。如痴如醉……

    “日下壁而沉彩,月上轩而飞光。见红兰之受露,望青楸之离霜。巡层楹而空掩,抚锦幕而虚凉。知离梦之踯躅。意别魂之飞扬……”

    那铁血神拳的威力之下,整个楼顶天台水池中的水炸起,在拳意的激荡下,如天地倒悬,像瀑布一样的往天空流去,那散落的水珠洒下,又被拳意激起。如此往复,水珠变成水雾,整个金乌堡天台如似光离的梦境……

    “故别虽一绪,事乃万族。至若龙马银鞍。朱轩绣轴,帐饮东都,送客金谷。琴羽张兮箫鼓陈,燕赵歌兮伤美人,珠与玉兮艳暮秋,罗与绮兮娇上春。惊驷马之仰秣,耸渊鱼之赤鳞。造分手而衔涕,感寂寞而伤神……”

    唱到此处,张铁霸烈无匹的铁血神拳风格陡变,拳风之中竟含有琴震鼓鸣之声,如万千明珠落玉盘,动若惊驷,耸如渊鱼,拳风抚面,亦如秋风,有萧瑟之意,女生们一个个看得目眩神迷……

    “乃有剑客惭恩,少年报士,韩国赵厕,吴宫燕市。割慈忍爱,离邦去里,沥泣共诀,抆血相视。驱征马而不顾,见行尘之时起。方衔感于一剑,非买价于泉里。金石震而色变,骨肉悲而心死。 或乃边郡未和,负羽从军……”

    张铁跃入空中,一金一银两道剑光从他腰间飞起,剑光出,拳剑合一,张铁霎时斩出百剑,打出百拳,剑气冲霄,拳意如龙,那一条条金色和银色的鲤鱼就从剑光中飞出,活灵活现,直跃天际,在那灯火阑珊,水色天空之处,与那王蛇做鱼龙之舞,红色,金色,银色,交相辉映,让天上星河都黯然失色,宛如传说中的神话再现……

    白龙镇的一家客栈里,看到这一幕,一个五十多岁一脸风霜的汉子张口结舌,捧在手上的一碗宵夜哐啷的一声掉在地上都似无所觉……

    客栈里住着很多人,这一刻,大家都抬头看着远处金乌堡的方向,所有人鸦雀无声……

    “……至乃秋露如珠,秋月如圭,明月白露,光阴往来,与子之别,思心徘徊。 是以别方不定,别理千名,有别必怨,有怨必盈。使人意夺神骇,心折骨惊,虽渊云之墨妙,严乐之笔精,金闺之诸彦,兰台之群英,赋有凌云之称,辨有雕龙之声,谁能摹暂离之状,写永诀之情着乎?”

    一曲歌了,剑光消失,拳意深藏,飞舞的王蛇蛰伏,张铁的身形重新出现在那水幕之中,失去拳意激荡的水幕重新变成水珠,如下雨一样,纷纷扬扬的从天空之中落下,飘落到了女生们的脸上和裙子上。

    张铁看着自己手上的那对双鱼剑,把双鱼剑的两条薄薄的剑刃吐了出来,张铁双手用力一震,金鲤和银鲤一下子死磕在一起,双鱼剑的剑刃一下子变得粉碎。

    “这趟拳……师兄还打得好看么……这双鱼剑没了……以后这礼物就是独一无二的了……我送给师妹们的礼物……谁也拿不走了……”

    张铁的师妹们一个个早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说完这话,张铁笑了笑,整个人一下子就仰天倒下了,琳达,贝芙丽,还有早已经醒过来的菲奥娜与她的师妹们一个个惊呼一声,一下子向他涌了过来。

    在仔细检查了一番之后,郭妙露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看了看靠在自己怀中的张铁,对着一群师妹们破涕为笑,“师兄……喝多了酒,酒意上涌……已经睡着了!”

    自今日起,张铁的这一曲别赋之鱼龙舞就成为传说中的绝响。

    ……

    潜龙堂最高的山巅之处,一干在外征战一年,昨日方才回到潜龙堂正在聚会的精英站在凌天阁之上,也定定的看着金乌堡中出现的那一幕奇景,直到那奇景消失,所有人都无语。

    “凌天之人不在此处,我等在此,妄想凌天,岂不如井底之蛙一样可笑,我今夜就离开潜龙岛,返回齐岚国战区,希望修行能再有进步,各位告辞了……”一个青年长叹一声,朝同伴们拱拱手,随后就直接从凌天阁上跃下。

    “各位,那明年大家再见吧,希望大家到时候还活着!”另外一个青年说完这句话,也从凌天阁上跳下。

    眨眼之间,凌天阁上一干潜龙堂的精英都走得一干二净,剩下最后一个人,在走的时候,看了看凌天阁楼下的那块写着凌天阁三个字的匾额,那个人皱了皱眉头,然后跃起,一拳就把那块匾额打得粉碎,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也就从今日起,潜龙堂中有凌天院,凌天院中却再无凌天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