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七章 安排
    张铁这一醉就睡到了大天亮,等他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气血圆融,神清志满,整个人,竟然处在一种巅峰状态之中,经过昨夜,张铁觉得自己对武道的认识更进了一步,无论是铁血神拳,还是剑法,甚至是战气的运用与一步一景的感悟,瞬时都有一种融会贯通的酣畅感,那一场鱼龙舞,也是张铁长这么大最巅峰的表现。

    张铁醒来,才发现自己的头枕在琳达丰满雪白的大腿上,琳达正用两只手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温软的按摩着,手上有植物精油的香味,舒服无比,看到张铁睁开了眼睛,琳达才知道张铁醒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啊,你醒了……”

    “菲奥娜她们呢?”张铁看了看,发现卧室里没有其他人,菲奥娜也不在了。

    “菲奥娜说要去看看城堡里的女仆们怎么工作,她拉着贝芙丽一起去了!”

    张铁笑了笑,菲奥娜和贝芙丽两个人以前没有住过城堡,对城堡好奇是正常的,说道底,两个人估计都还是小孩子心性。

    张铁从床上爬起,琳达也起了身,拉响了房间的绳铃,不一会儿的功夫,女仆们捧着张铁的衣服和早上洗漱的用具,一个个鱼贯而入。

    只是五六分钟的功夫,张铁自己还没怎么动手,整个人就洗漱穿戴好,看着那些女人们偷偷朝自己小腹下面打量的眼神,张铁老脸一红,和琳达交代了两句话,就连忙离开了卧室。

    来到外面,突出一堆女人的重围,张铁心中才一下子松了一口气。

    “我的那些师妹呢?”张铁问跟着他出来的索妮雅。

    “那些客人今天早上就离开了。当时主人还没醒!”脸上的红晕还未完全消散的金乌堡的仆役长恭敬的回答道。

    张铁长长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下一次众人这样相聚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不过生活就是这样,没有永远不散的筵席。知道这些朋友的消息。潜龙岛上的事情自己已经了了一半,再把九级战士的血蝎的魂火点燃。自己也就要离开了。

    “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今天一大早就有很多人在金乌堡外想求见堡主大人!” 索妮雅继续汇报着。

    张铁知道,这就是昨晚自己拿一趟拳法打出来的后遗症,对这些人,张铁实在没有功夫理会。无论那些人是为名而来,为利而来,还是纯粹是好奇,张铁都不准备在那些人身上浪费自己的时间。

    而且张铁也不知道那些人中到底有没有三眼会的杀手,自己昨晚这么一闹,如果三眼会真的还在潜龙岛上布置着人手想对付自己的话,现在那些人估计正还在想方设法找机会混进金乌堡呢。自己何必要去找不自在。

    “那些求见的人一律不见!”张铁一边走一边吩咐道,“对了,我昨天让人到观星城找的那个达芬奇来了吗?”

    “已经到了,正在等候堡主大人的召见!”

    “让他到大厅中见我!”

    “是!”

    ……

    几分钟后。数年不见的达芬奇规规矩矩的站在了张铁的面前,对城堡里的其他女人,他看都不敢看一眼,自从走入大厅,他的两只眼睛就一直盯着自己的脚面。

    “坐吧!”张铁指了指身旁的一个椅子,达芬奇才小心翼翼的坐了上去。

    张铁也不和他绕弯子,而是开门见山的说道,“这一次找你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啊,不用不用……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您吩咐我一声就可以了!”达芬奇有些受宠若惊的站了起来,又连忙坐下。

    “现在观星城的奴隶行情怎么样?”

    “啊,还能怎么样呢,圣战一来,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了,不止是观星城,整个威夷次大陆的奴隶生意都很难做下去了,不瞒您说,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过一单生意了!”达芬奇苦着脸上说道。

    “我给你介绍一单生意!”张铁直接把一个早就准备好的信封和五张五万金币的金票递给了达芬奇,看到那几张金票的面值,达芬奇的脸都开始抽筋起来,双眼血红,整个人的气息像老牛一样开始变得粗壮,刚刚还苦着脸的奴隶买卖中介贩子的身上一下子就涌起了一股强大的气势。

    “您……您想要我干什么?”

    “我认识一个朋友,他想让我帮他弄一些奴隶到冰雪荒原!”

    “您没开玩笑吧!”达芬奇震惊的看着张铁,“现在要去冰雪荒原的人都挤破了脑袋的想弄一张冰雪荒原的股票证明,最近一年冰雪荒原发行的部落轴心的股票每股都涨到了100个金币,还有价无市,好多有钱人都弄不到,谁会要把这样珍贵的名额让给现在一文不值的奴隶?”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把你所能找到的,那些自愿成为奴隶而且愿意到冰雪荒原避难的人带到冰雪荒原就可以了,这50000金币就是你的活动经费!”

    “不是我不想啊,可是现在想要到冰雪荒原没有冰雪荒原的准入证明根本不行……”达芬奇看着那几张金票咽着口水,但却坚决的摇着头,“那些想要偷渡到冰雪荒原的船只即使到了艾斯基尔,船上的人也只有经过检查,拥有准入证明的那些才被允许踏上冰雪荒原的土地,其他没有证明的,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张铁笑了笑,指了指那个密封好的信封,“这封信是我的那个朋友交给我的,你只要带着人到了艾斯基尔城,把这封信交给艾斯基尔城的掌权者就行,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他们会接手那批奴隶的。”

    “啊,这样就行?”达芬奇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铁。

    “我那个朋友在冰雪荒原上有很大的能量,你不用担心,只要做好了这件事。你下半辈子的前途就有着落了,金币是不会说谎的,对吗,我没必要用几万金币和你开玩笑!”

    达芬奇终于被张铁说动。咬了咬牙。“好的,我干了!”

    “我提醒你一句。那些自愿成为奴隶的人都是可怜人,许多人都是孤儿寡母的,你不要在他们身上打什么注意,也少用你的手段。把那些人找到,安全的送到冰雪荒原就是你的功劳,你如果不明白这一点,那么,我保证,只要有任何不好的消息传到我的耳朵里,让我知道自己用错了人的话。我检讨自己错误的方法,你做梦都不会想尝试的,你明白了吗?”

    达芬奇的身体一抖,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你放心,我是聪明人,聪明人一般都不会做丢西瓜捡芝麻的傻事!”

    “这样最好,我会派几个人和你一起去,做你的保镖和帮手……”张铁说着,直接让人把希曼,菲戈,歇米尔和掌柜叫了进来,把事情向几个人交代了一遍。

    几个人都知道这是张铁吩咐他们做的第一件事,也是对他们的一个考验,因此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

    几个人随后就离开了金乌堡,看着几个人离开,张铁安静的坐了一会儿,然后就告诉大家,他昨天有些感悟,要闭关修炼一下,在他出来之前,让人不要打扰他,随后就进入了金乌堡的地下室。

    ……

    二十分钟后,换了一副面孔的张铁从白龙镇的一间民宅中走了出来,快速的向海岛龙窟冲去……

    七个小时后,在海岛龙窟的地下深处,张铁终于看到了一只十多米高的九级血蝎,像一座山一样的朝着他走了过来,张铁笑了起来……

    等到傍晚,张铁从金乌堡的地下室走出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张铁已经真真正正成为了一名九级的战士,铁血战气的威力在被九级血蝎的魂火点燃之后,又更上了一层楼,隐隐已经有脱变的趋势,张铁在影魔密室的魂劫之境中试了一次,九级的铁血战气,已经可以让他在影魔的攻击下第一次撑过了六秒——6,6,10——这是张铁刚刚刷新的自己的实力数据。

    现在唯一摆在张铁面前的,就是进阶十级的这关键一步,只要进阶十级,铁血战气就可以隔空催发,铁血神拳十步之外就可毙敌,到那个时候,铁血神拳才算是真正展露出自己成为诺曼帝国皇室秘传的强悍锋芒来。

    在晚餐的时候,张铁把所有的女仆都叫了进来,然后拿出了一份卖身契约,把仆役长叫了过来,卖身契交给到了仆役长的手上。

    “索妮雅,鉴于你这几年为金乌堡所做的一切和对我的忠诚,从现在起,你自由了,你将拥有自由的身份,如果你愿意继续留在金乌堡,继续忠诚于我和为我服务,你将成为我的家臣,享受家臣的待遇,请问你还愿意再留下来吗?”

    索妮雅激动的拿着那一张契约,眼睛一下子湿润了,有些激动得不能自以,“我……我愿意留下,为堡主大人服务!”

    所有的女仆们都羡慕的看着索妮雅,这一张契约,让所有的女仆们都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希望。

    这样的效果,正是张铁希望看到的,张铁指着琳达三人,对那些女仆说道,“不久之后,你们会跟着她们三人一起去东方大陆,以后,她们三个就是你们的主人,你们的契约我会交给她们掌管,她们三人将掌握你们的命运,明白了吗?”

    所有女仆都明白了,一起对琳达三人郑重的施礼。

    在女仆们离开之后,张铁又把闪灵族的那一队战士叫了进来,让那些战士正式以拜见女主人的礼节拜见了琳达三人。

    随后进来拜见琳达三人的是保罗,这个曾经的太阳神朝的候补牧领几乎是整个金乌堡中最低调的一个人,这个人虽然低调,但他也用自己的方式证明了他的忠诚,张铁也回报了他的忠诚——在几年前,当玫瑰社和神恩兄弟会的那些人回到怀远郡的时候,在圣战爆发之前,张铁履行了自己的承诺,让老哥找了杀手,远赴太阳神朝,把害得保留一家家破人亡的那个叫基恩的大牧领的脑袋带了回来,送到了保罗面前。

    从那以后,这个保罗每天更加尽心尽责的呆在了金乌堡,完成着张铁让他放生沙鳞的任务,似乎把这件事当成了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任务和工作。

    张铁昨天来的时候保罗还没回来,所以,这是这四年来张铁第一次见到保罗,黑铁之堡内那颗小树上的救赎之果,在记录着这个男人每天的勤勉和认真。

    再次见到保罗的时候,保罗身上的气息让张铁微微诧异了一下,这个曾经的奴隶身上,多了一种宁静和深邃,如果不是张铁的敏锐,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

    “你突破了?”张铁微微有些诧异。

    “是的,我的主人,每天看着那些原本生长在海洋中的生命回归到大海的自由和快乐,我的心也充满了宁静和安慰,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中,我突破了!”一脸平静的保罗到了这个时候脸上才微微显现出一丝激动,这个男人说着,就在张铁面前跪了下来,以光辉之神教派之中觐见领袖的最高礼节,用额头,肩膀,膝盖触碰自己的地面,对着张铁施礼,“感谢你,你就是我的光辉之主,是你,把仇恨从我的心中抹去,又悄悄的为我指引了一条通往神圣的光明大道,请允许我追随你,效忠于你,成为你的家臣,甚至是仆人,那会是我一生最大的荣耀!”

    张铁张了张嘴,根本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每天看着沙鳞们回归大海,在那种特殊的心境之中,就能在修炼一途有所突破,而且还有些让自己看不出深浅,他憋了半天,终于问出了一句,“那你现在是什么等级?”

    “以光辉之神教派的标准,我现在应该是五星战牧!”

    “五星战牧?”

    “嗯,其战力大概相当于九级战士的水准!”

    我靠,张铁差点大叫起来,不过好歹算是忍住了,想了想这个家伙十多年前就是光辉之神教派的候补牧领,这样的突破,也算是厚积薄发吧,这是这方式也太奇怪了一些,莫非其中有什么奥妙,这样想着,张铁的心情才平静了下来一些,他看了看保罗,最后点了点头,“从今天起,你就是这个家里的家臣,我不在的时候,这三位就是你效忠的对象,这位是琳达,这位是贝芙丽,这位是菲奥娜!”

    保罗重新认真的见过琳达三人……

    ……

    第二天,在把潜龙岛和金乌堡的事情安排好之后,张铁带着琳达三人,坐飞艇返回了仪阳城。

    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该安排的事情已经安排了,剩下的,就只有准备一下重新返回塞尔内斯战区了……

    张铁有一种预感,这一次在塞尔内斯战区,他就能找到突破到十级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