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二章 我是空骑兵
    弗拉特城的战役刚刚结束,整个水晶战堡的战绩登记处和战绩榜面前都挤着不少人,这些人许多是在看热闹的水晶战堡内的士兵,还有一些则是来登记自己的战绩的。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张铁的到来一下子就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两天前,当张铁驾驶着那辆滑翔机归来的时候,所有看到那架滑翔机的人都震惊了,根本难以想象张铁经历了什么样的血战才会把自己弄成那个模样。

    而张铁驾驶滑翔机在天上滞空五日的时间,也让大家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刷新了威夷次大陆滑翔机驾驶记录的人就出现在水晶战堡,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在这个武力至上的时代,虽然驾驶滑翔机的技能并不像战技一样的引人注目,但在一个特定的圈子里,比如说飞艇部队的圈子里,这个技能也如海军中水手的水性一样,非常受人看中。

    不管什么记录,一个能创造和打破记录的人无论到哪里都会非常的引人瞩目。

    此刻的张铁,就非常的引人瞩目,要不是他这两天还在昏迷恢复之中,恐怕早就有人来围观他了。

    所有人都很好奇,这个家伙创造的记录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这个家伙的战绩到底是怎么样的。

    “张铁师弟,很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在战绩登记处,张铁遇到了一个曾经和他打赌的家伙澹台玉崖。

    随着澹台玉崖的话音,一堆围在战绩登记处的年轻军官们都转过头来打量着张铁。许多人目光微微闪动,似乎已经知道张铁是谁。

    “啊,原来是澹台师兄。你也过来登记战绩吗?”张铁面色如常的和澹台玉崖打了一个招呼。

    “不错,这次在弗拉特战区略有斩获,也干掉了几个魔族,所以来这里确认一下!”澹台玉崖看着张铁,语气很客气,也有几分真诚,“听说张铁师弟已经离开潜龙堂。但还是自己掏钱购买了一艘飞艇作为志愿军来战区参战,这样的行径,才是大丈夫所为。实在是让人敬佩。”

    澹台玉崖无论风度气质都是上上之选,也因此,从上次见到这个人起,张铁对这个澹台家族的精英子弟就抱有几分的好感。此刻听澹台玉崖夸奖自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澹台师兄要是这样说,那反而让我惭愧了,我知道很多师兄都是在指挥着飞艇的,但这次战绩比赛登记的只是个人战绩,师兄们所指挥的部队的战绩不算在里面,这对诸位师兄其实也有一点不公平,没有把诸位师兄的指挥能力计算进去,反而让我这么一个自由自在的家伙占了便宜!”

    澹台玉崖一下子笑了起来。“其实这没什么,在这个时代。一切的谋略和智慧在强大的实力面前都会显得苍白,在人族与魔族对决中,最后还是要在刀锋之间见真章,如果个人实力不行,哪怕是脑子再好用,再有谋略,也不过是一个参佐之才,这样的人,成就始终有限。”

    张铁笑了笑,知道这是这些世家子弟的想法,对这些世家子弟来说,所谓的谋略之类的东西,只是一种工具,真正主导一切的,还是个人的武力,对谋略和指挥才干之类的,虽然他们也同样的看中,也属于个人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相比起个人那**裸的战力,其重要性始终要差了一筹。

    这一点,从各个家族的长老身上就可以清楚的看明白了,每个家族的长老都是由进阶骑士的人担任,一个人一旦进阶骑士,无论在哪里都会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和权力,因为骑士的力量已经可以影响和主导一个家族的命运。而放眼整个威夷次大陆,张铁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会因为精通谋略和指挥才干而成为家族长老的例子。

    这就是这个时代最著名的“强者效应”,又称为“骑士效应”因为可以修炼,同样是一个人,当一个骑士和一个普通的战士的能力和战力可以悬殊到上万倍的时候,当一个普通师团几万人加在一起都做不到一个骑士所做的事情之后,一层无形的,看不见的天花板就出现在了所有脑力劳动者的头上。

    在大灾变之前,人类的智力和谋略被放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上,所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那些精于算计,拥有着杰出的思维能力和谋略的人常常受人推崇,也更容易取得成功和社会地位,但这个时代,一切的法则都建立在武力至上的法则之上,无论是对于集体还是个人都是如此。

    和澹台玉崖说话的时间,澹台玉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战绩登记,很快就轮到了张铁。

    看到张铁要登记自己的战绩,周围的一大堆人都竖起了耳朵,还有远处的人则好奇的凑过来不少。澹台玉崖也留在了这里,准备看看张铁到底取得了多少战绩,作为兰云曦的师弟,又敢和众人打赌,澹台玉崖觉得张铁的表现应该不会太差,至少在九级的战士中应该不会太差。

    战绩登记处的上尉军官看了张铁一眼,点了点头,“你也要来这里登记战绩吗?”

    “是的!”

    “以前没有登记过?”

    “没有,这是第一次!”

    “那我提醒你一句,既然你已经签署了灵魂与血脉之誓的契约,你在这里的任何一句不实之词,都会引发契约的反噬,所以不要夸大自己的战果,那些不确定的,最好不要说出来,而且已经登记过的战绩,不能第二次再叠加算进来,每一次的战绩都应该是最新的,集体战绩不能计算在里面。”那个上尉耐心的像张铁解释了一遍。

    “我明白!”张铁点了点头。

    “好,那么说出你的姓名和战绩吧!”那个上尉军官已经准备记录。

    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铁,击杀9级翼魔157个,10级翼魔6个。击伤的就不说了!”

    “你说多少?”那个上尉军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下子忍不住站起来再问了张铁一遍。

    “我说我这几天击杀了157个9级翼魔,还有4个10级的翼魔!”张铁镇定的重复了一遍,朗朗的声音充满了自信。

    战绩登记处一下子落针可闻,没有了任何的声音,所有人都在看着张铁的脸,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奇异的事情发生。但张铁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异样,张铁表情平静,脸色坦然。脸没有变黑,身上也没有发出什么难闻的气味。

    灵魂与血脉之誓没有反噬?所有人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这个人说的是真的。

    战绩登记处的上尉军官用颤抖的手在一个本子上把张铁刚刚说的战绩记录了下来,一边写着一边咽口水。看张铁的眼神就像见鬼了一样。“您……您能再重复一遍吗?”

    不知不觉,上尉军官对张铁的称呼已经开始使用了敬语。

    “157个9级翼魔,还有4个10级的翼魔,可以了吗……”张铁耐心的问道。

    “哦,可以了……可以了……”上尉军官连忙说道,对张铁的态度,一下子恭敬了好几个等级。

    “澹台师兄,我的飞艇还停在外面。叫傻子号,有时间过来我请你喝酒。前两天多亏兰长老的救治,我才好得这么快,现在要去当面感谢一下兰长老,回见啊……”张铁依旧用刚才说话的语气和澹台玉崖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也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就走进了兰家的战堡,让人向兰长老禀告一下。

    只是等了不到一分钟,兰长老已经让人带张铁去见他。

    张铁朝着澹台玉崖挥了挥手,然后就进入了兰家的战堡。

    一直到张铁消失在众人面前,那战绩登记处的人才像一下子反应过来一样,瞬间就炸开了锅。

    “我算算,157个九级的翼魔的积分是942分,4个10级翼魔的积分是120分,张铁的战绩积分就是1062分……”

    “啊,我知道了,张铁就是传说中的赛尔内斯之鹰……”一个人激动得大喊了起来。

    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冷气……

    澹台玉崖呆立在原地,只觉心如死灰,这样的成绩,还想怎么超越?连一个被赶出潜龙堂的家伙他都比不了,他还有什么脸去追求兰云曦?

    张铁此刻的形象,在澹台玉崖的眼中,瞬间就如同一道挡在他面前的铜墙铁壁,一下子就粉碎了他所有向着兰云曦靠近的希望。

    不用等到两个月之后,这个时候的澹台玉崖已经可以肯定,当初和张铁打赌的那些人,哪怕再给那些人两个月的时间,那些人也很难再超越张铁此刻的战绩。

    ……

    在那一周以前才来过一次的房间中,张铁又看到了兰长老,在张铁说明来意,并对兰长老表示了诚挚的感谢之后,兰长老看着张铁,认真的盯着张铁端详了半响,才点了点头,重重的点了点头,“你,不错,很不错……”

    张铁不知道,这是兰长老第一次在水晶战堡里夸奖一个年轻人,听到这样的夸奖,他只是谦虚的说道。

    “这只是我自己应该做的……”

    “嗯,你知道你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什么吗?”兰长老用睿智温和的目光看着张铁。

    “活下去……”张铁斩钉截铁的说道。

    听到这个答案,兰长老看着张铁的目光之中再次多了一丝嘉许和欣赏,“你现在以志愿军的身份取得这样的成绩可能会带来许多的问题,这一点你想过没有?”

    张铁沉默了一下,在来之前他的确没有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只是现在兰长老提起,他才感觉微微有点棘手,一个志愿军就在天上把翼魔打得落花流水,那将置赛尔内斯前线的500多万正规的人族部队于何地?

    获得赛尔内斯之鹰这个绰号的人却是一个民间的志愿者,这又不知道会让多少人难堪。就算在水晶战堡之中,张铁估计,也不会是每个人都乐意看到一个穿着晋云国民兵制服的家伙高居在战绩榜上吧。再缩小一步。就算在怀远堂内,自己以现在的身份取得这样的成绩,也保不准不会有人拿这件事来做文章,让自己与怀远堂的关系产生隔阂。

    想明白这些,张铁不由微微一惊,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兰长老只是随便一句话就把自己面临的一个大问题给点出来了。

    “一切但凭兰长老做主!”张铁又把问题甩了过去。反正现在水晶战堡你是老大,你居然点出了这个问题,那么。想必也就有了解决的方法了。

    兰长老一下子笑了起来,他发现张铁这个人,滑头起来的时候丝毫不比他们这些老家伙差啊,“怀远堂那边我会让人打招呼的。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晋云国水晶战堡的第一个空骑兵好了!”

    “空骑兵,空中骑兵?”这个称呼让张铁的的眉毛动了动。

    “不错,你现在就是空中骑兵,这是一个新的独立编制,整个赛尔内斯战区的空骑兵就你一个人,上士军衔,少校待遇,名义上归属水晶战堡。也就是归属于我指挥,但具有独立作战权。你看如何?”

    没想到兰长老已经什么都为自己考虑好了,张铁心中暗暗感动,深深的对着兰长老鞠了一躬,“多谢兰长老!”

    “不用谢,作为空骑兵,一个新的独立的编制,你这身衣服倒要需要换一换了,不然实在有些不像话……”兰长老拍了拍手,房间里立刻多出来一个人,兰长老指着那个人对张铁说,“喜欢什么样的制服,装备还有标识,你就和他商量去吧,这些事我就不管了,你可以自己做主,估计你很快就要用得到这些东西了。”

    ……

    张铁在兰家的战堡里,与水晶战堡的后勤主管商量了将近一个小时,确定了自己作为第一个空骑兵的军服样式,用料,军衔,军牌,领章,帽徽,空骑兵标识等等装备的式样细节之后,才离开了兰家战堡。

    以水晶战堡的后勤部众多高级人才和匠师的水准,张铁需要的这些东西,最多只要一天,就能完全按照他的心意制作出来,保证独一无二。

    等到张铁从兰家战堡里面出来的时候,水晶战堡战绩榜上的排名已经变了,张铁以1062分的成绩,排在了第一位,兰云曦则排在了第二位,在弗拉特城的战役中,死在兰云曦箭下的9级翼魔增加了8个,10级的翼魔增加了2个,还有一个张铁没有见过的11级的翼魔,这让兰云曦的总积分一下子从前几天的186分上升到444分。

    不过比起张铁的积分来,兰云曦的积分也不到张铁积分的一半。

    虽然只是一个排名,但再一次把兰云曦压在自己身下的感觉,对张来说却非常的特别,有着另外一种征服感。

    整个水晶战堡里面的战士,这个时候再见到张铁的时候,都会给张铁主动的敬礼,特别是对怀远堂的那些战士来说,此刻的张铁,更是成了怀远堂最光荣的一员。

    张铁回到傻子号上的时候,整个傻子号上的艇员们全部走出飞艇之外,用飞艇上最隆重的礼节欢迎张铁的回归,因为只有这样,那些艇员们才觉得可以向自己的艇长表达自己的敬意。

    张铁笑着和傻子号上的艇员们打招呼,拍着大家的肩膀,在和大家一起吃了一顿热烈的晚餐之后,告诉傻子号上的人自己还未彻底恢复,需要休息,让人不要打扰,随后就回到了艇长室。

    在艇长室里,张铁进入到了黑铁之堡,想要看看小树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

    几天没有进来,黑铁之堡看起来似乎没有多少变化,除了这里那清新空气中的灵气以外,随着黑铁之堡的面积的扩大,这里给张铁的感觉越来越像外面的世界了。

    似乎知道张铁要进来,海勒已经在小树下恭候,见到张铁,海勒的面色非常的严肃,“堡主大人这一次实在是太冒险了,如果堡主大人总是这么不把自己的安危当一回事,那会让身在这里的我们感觉非常的挫败,觉得一切都毫无意义了!”

    张铁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他知道海勒指的冒险是什么,那连续在天上不吃不喝驾驶滑翔机作战五天透支自己精力的作战方式的确非常的危险,到第五天的时候,就连他都有些撑不住了,最后被两个十级的翼魔夹击,差点就报销了。

    “好的,我知道了,但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只要我多坚持一会儿,就有可能救下许多人的命,所以打着打着就停不下来……”

    海勒叹了一口气,“如果这样的情况是不可控的,而且以后还会遇到,那么,堡主大人最好还是多找机会锻炼出一点铁胎果来吧,这样至少可以让你承受打击的能力变得更强,遇到危险更容易渡过,只要肯花一点时间,铁胎果是最容易获得的,但这个果实的效果在不断累积之后却非常的巨大,它有着最强的锻体作用,身体才是一切的基础,堡主大人千万不要轻视它,有些东西,就像阳光和空气一样,虽然便宜,很容易获得,但却是一切生命赖以存续的根本,比如这一次,只要堡主大人吃下的铁胎果能多上两三颗,你在着陆的时候,也绝对会是清醒的,身体的伤势也不会这样重!”

    海勒的话让张铁心中一动,仔细想想,自己的确很长时间没有吃铁胎果了,海勒很少会对什么果实有这么高的评价,或许,自己还未完全把铁胎果的能力发挥出来……

    “好的,我以后一定多抽一点时间来锤炼铁胎果!”张铁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就问海勒,“干掉那些魔族的果实生长出来了吗?”

    “已经出来了……”

    ……

    5300多字的大章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