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四章 巨大荣誉
    重新夺回弗拉特城,让整个赛尔内斯战区南部人族防线的部队一下子都有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圣战这根弦绷得太紧了,一不小心就容易绷断,所以联军指挥部也就借此机会对弗拉特城的胜利大肆宣传,让所有参战部队在那窒息的压力之中,悄悄的呼吸上两口新鲜空气,把那紧张的神经舒缓一下。

    作为联军夺回弗拉特城这场战役中冉冉升起的一颗最耀眼的新星,联军指挥部两天前专门派了一个上校来到水晶战堡,向张铁传达了联军指挥部对张铁的嘉奖令,并邀请张铁于4月27日到摩格城联军指挥部出席嘉奖仪式。

    而在4月26日,在张铁正式出席那个嘉奖仪式前一天,联军指挥部对张铁的嘉奖令已经下发到了整个赛尔内斯战区的一线部队。

    那份通报全军的嘉奖令只有一句话,张铁在水晶战堡也看到了。

    ——经布莱克森人族走廊中央国家同盟圣战联军指挥部同意,特授予晋云国空骑兵张铁上士以“赛尔内斯之鹰”的荣誉称号和人族光荣勋章。

    这份嘉奖令让张铁同时又创造了两个赛尔内斯战区的第一的记录——第一个获得荣誉称号和第一个获得人族光荣勋章。

    这次以联军指挥部名义确定的张铁的这个荣誉称号可是非同小可的待遇,从联军指挥部下发这份嘉奖令的那一刻起,张铁这个名字就与塞尔内斯这个地名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不再是别人为他起的外号,而是官方公认的,可以载入历史和在任何正式场合放在自己姓名之前作为前缀敬称的巨大荣耀,这个荣耀。可以超越军衔与军职的等级,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的任何国家和任何地方都能享受到超人一级的待遇。

    这是自圣战开始以来,经布莱克森人族走廊中央国家同盟圣战联军指挥部授予的第一个荣誉称号,也是整个布莱克森人族在第三次圣战中有人获得的第一个荣誉称号。

    而人族光荣勋章同样如此。这个勋章。就像铁血勋章一样,同样有着特殊的意义。如果说铁血勋章是诺曼帝国帝国为了表彰那些在部队中最勇敢,最具有铁血精神的战士而设置的,那么,人族光荣勋章就是为了表彰那些在与魔族战斗中表现最突出。带给整个人族部队最大鼓舞的个人而设置的。

    每一枚人族光荣勋章都是其获得者在圣战中为人族作出巨大贡献的证明。

    这两个巨大的荣誉让张铁都有些愕然,以他在弗拉特城的表现,获得这两个荣誉中的任何一个张铁都觉得很正常,但是两个一起获得,在张铁看来,那就稍稍的过了那么一点点。

    而在愕然之后,张铁很快就明白了。其实这个时候最需要这两个荣誉的,并不是他自己,而是联军指挥部和云集在赛尔内斯前线的这500多万的人族部队。

    这个时候——横空出世的英雄,艰难时候的胜利。还有让所有人都能看到未来曙光的巨大荣誉,是鼓舞人心,振奋士气,让前线部队可以坚持下去的最好的精神药剂。

    历史上,有很多与此相同的例子,在那些例子中,对某些人来说,就算没有英雄他们也要硬生生的创造出一个英雄出来,何况是像自己这样货真价实新鲜出炉的家伙。或许对联军指挥部的某些人来说,正在他们想瞌睡的时候,自己这个枕头就来了,这哪能不让他们欣喜若狂,连忙顺水推舟把自己送到他们早就搭好的高台上。

    从黑炎城开始,这些年中张铁经历的一切,早已经让他的心智慢慢成熟了起来,对许多东西都有了与常人不同的看法,对于自己获得的荣誉,张铁非常的坦然,即没有太过骄傲,也没有太过谦虚,这荣誉,带给张铁的,只是一种成就感和见证自己成长的喜悦。

    而对这份荣誉背后联军指挥部里某些大人物们的用心,张铁也非常的淡然,既然赛尔内斯战区需要这么一个人物,而自己恰巧又在某些方面有成为这样人物的条件,那么,张铁也不介意别人用自己做文章来鼓舞一下整个战区的士气,让自己成为一剂精神药剂。

    无论何时,让更多的人看到坚持下去的希望总是好的,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人族与魔族的生死对决,只要能给人族加分的事情,又不违背张铁做人的原则,对张铁来说基本上都是可以接受的。

    27日,似乎是想让此刻的赛尔内斯战区降降温一样,整个战区都下起了小雨,在重新夺回弗拉特城之后,魔族的攻势似乎被暂时的遏制住了一些,这些天,赛尔内斯平原相对平静,小战天天有,但师团以上的战斗却一下子绝迹,与九级以上正规魔族军团小队的遭遇战也减少了很多,所有人都难得的休息了几天。

    张铁这些天也在休息着,他的那架滑翔机差不多已经报废,机翼和尾翼都有着严重的损伤,机身上也有着太多的伤痕,用傻子号上的那些家伙的话来说,自己能把这个东西从天上开回来,简直是一个奇迹,所以张铁这些天也没有上天。

    这次的空战又为张铁积累了许多的东西,所以这几天张铁一边在魂劫之境中消化着自己这些天中的收获,一边也在养精蓄锐,为下次战斗做着准备。

    张铁养精蓄锐的方法这今天中已经成为了水晶战堡中的一景,几乎每天早上,他都会叫傻子号上那些身手不错的家伙们戴上拳击手套,然后他在只防御挨打,不动手逃跑的情况下让那些家伙轮流揍上两个小时,这才收工。

    水晶战堡里的许多人都在纳闷,难道这就是赛尔内斯战区第一个空骑兵的训练方法,的确有够特别的,张铁说这样的训练可以增加他的抗打击能力,在他的名头的光环下,还真的有不少的战士开始跟着他做这种挨揍的训练。

    在下午2点多的时候。张铁换上一身全新的空骑兵行头,驾驶着水晶战堡垒内的一辆军用越野车,载着兰云曦,朝着摩格城驶去。一起出席在摩格城联军指挥部举行的嘉奖仪式。

    作为晋云国飞艇部队的指挥官。兰云曦因为在弗拉特城的卓越表现,这一次。也同样获得了联军指挥部的嘉奖和邀请。师姐师弟二人就光明正大的一起离开了水晶战堡。

    从那天自己醒来之后,这些天,张铁都没有见到兰云曦,兰云曦也一直在忙着处理飞艇部队的各项战后事宜。履行着自己指挥官的责任,这个时候再见到兰云曦,张铁一下子就有了一种惊艳的感觉。

    兰云曦穿着一身晋云国飞艇部队的将官礼服,那天蓝色的将官礼服穿在她的身上,显得既英姿飒爽,又端庄美丽,那鼓鼓的胸部和礼服长裤下从膝盖到臀部绷得紧紧的优美曲线。让当着司机的张铁一边开车一边忍不住不断打量坐在他旁边的兰云曦。

    兰云曦还穿着一双中跟的黑色女士皮鞋,整个人看起来更有女人味了。

    脚美,腿美,臀美。腰美,胸美,人更美,在张铁的眼中,兰云曦整个人无一不美,哪怕就算是对自己生气,都有一种特别的可爱味道。

    “看什么看?”发现张铁这个家伙的目光越来越大胆,兰云曦微微有些羞赧,朝着张铁瞪了一眼,“小心开你的车!”

    张铁叹了一口气,“华族的文化真是博大精深,我现在发现华族里有一句古话说得太对了!”

    “什么古话?”兰云曦也没有什么提防,一下子就顺着张铁的话头问了一句。

    “小别胜新婚啊!”张铁嬉笑着又调戏了兰云曦一句。

    “你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兰云曦脸色微红,把头扭朝了一边,看着车窗外那烟雨蒙蒙的野外的景色。

    看到兰云曦扭过头,张铁的一只手就大胆的伸到了兰云曦的大腿上,兰云曦把张铁的手捉住,丢开,张铁再伸过去,兰云曦又把他的手捉住,又丢开,如此三次以后,兰云曦恼了,“你还想再表演一次滑翔机吗?”

    “有些事情,就算是再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也是要做的!”张铁说着,又把自己的手放到了兰云曦的大腿上。

    “无赖!”兰云曦骂了张铁一句,却是没有把张铁的手继续丢开了。

    张铁嬉笑着,从兰云曦愿意和他一起出席嘉奖仪式,到愿意坐在车的前排,张铁就知道今天会有戏,如果兰云曦真的抗拒他,那么,即使坐上他开着的车,也会选择坐在后面,而不是坐在前排,在经历了那么多的女人之后,张铁对女人心里的细微变化的把握,已经可以称得上是高手了。

    开着车,摸着兰云曦那触感美妙的大腿,张铁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叹什么气呢?”兰云曦这个时候已经似乎对张铁放在自己大腿上的那只手视而不见了,张铁的抚摸让她感觉到很舒服,也有一种别样的刺激,兰云曦的脸不由微微有些发红起来,但整个人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能开着一辆车,摸着自己喜欢女人的大腿,这样的生活,就曾经是我以前梦寐以求的,没想到这样的梦想一下子眨眼实现了,但却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所以忍不住有些感叹!”张铁感慨的说道,然后看了兰云曦一眼,“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听到张铁的问题,兰云曦的眼神微微迷茫了一下,似乎听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我的梦想?”

    “是啊,你的梦想?”

    “还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很奇怪吗?”

    “对我来说是如此!”兰云曦笑了一下,那表情和语气一下子似乎有些没落,“我出生的时候已经觉醒了一个强大的先祖血脉,所以几乎从我懂事开始,我周围所有的人,为我设定的人生目标就只有一个,成为最优秀,最优秀,最优秀的那个人,不要辜负我身上的这神圣的血脉,所以,我的梦想,大概就是成为那样的人吧!”

    张铁摸着兰云曦大腿的手一下子停下了动作,他转过头看着兰云曦,“难道你从小到大就没想过什么是你真正想要的?”

    “没有什么是我想要的,凡是我想要的一切,都已经有人把它们成堆的摆在了我的面前任我挑选,你可能并不是太清楚像怀远堂这样的家族对我的教育方式是什么样的,我人生所经历的第一课,就是我父亲给我上的,在那一课上,我父亲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所有能用钱买到的东西,都不值得我有丝毫的留恋和羡慕,我应该学会的,是用钱和那些不值得我留恋的东西去换回更有价值的东西!”兰云曦叹了一口气。

    “啊,怎么会这样?”张铁诧异的问道。

    “我记得我那时还小,只有四岁,有一次看到一个小姑娘手里的一个洋娃娃,很漂亮,我很喜欢,也想有那么一个洋娃娃,我就向我的父亲说了,我父亲当时什么也没有说,第二天,他就带着我坐飞艇到了很远的一个城市,在那个城市的一个仓库中,我看到我喜欢的那种洋娃娃堆积如山,成千上万,还有各种各样的洋娃娃,我父亲告诉我,这些洋娃娃现在已经全部是我的了,连着生产洋娃娃的那个工厂也是我的,让我随便选一个,我没选,因为看着那么多的东西,我一下子已经失去了兴趣,甚至开始讨厌起那些毫无生气的洋娃娃来,你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了什么,你老爸不会让你把那些东西都烧了吧?”张铁揣测着问道。

    “没有,我父亲把所有的洋娃娃都用飞艇运回了怀远郡,然后在有一天过节的时候,让我把那些我不需要的洋娃娃一个个亲手送给了很多我不认识小姑娘,让我用那些我已经不喜欢的东西,为自己赢得了最多的赞美和生平第一次的声誉,这就是我人生的第一课。”

    “你就是这么长大的?”张铁看着兰云曦,很认真的问道,“整个人从小到大的生活没有一点不受控制的地方!”

    兰云曦点了点头……

    “吱……”的一声,随着车轮的一声尖叫,张铁一脚就把车刹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