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九章 攻守之势
    6月11日,张铁随着晋云国的飞艇部队在执行完为期一周的战区巡逻任务后转场到沃尔夫城后方五十公里以外的一个代号为c基地的大型飞艇基地休整。

    这已经这一个多月中张铁第三次来这里了,也因此已经算不上陌生。

    连续两日的暴雨,标志着塞尔内斯平原今年夏季雨季的开始,这两日的暴雨,不光让飞艇部队的行动受到了一定的影响,除了张铁之外,其他飞艇上的滑翔机的飞行任务也几乎完全无法展开。

    傻子号降落下来的时候,张铁的军靴刚踏出舱门,飞艇基地的几辆地勤救护车辆就飞快的从他面前两米外的地方驶过,车轮溅起的水珠有一些落在了张铁的裤脚和鞋子上。

    地面上的浅浅的积水之中带着大量的煤灰,落在裤子上就是一连串的黑点。溅起的污水并没有因为张铁塞尔内斯之鹰的身份而有所避讳,反而非常得意的把他那刚刚换上的一套崭新的军装给弄脏了。

    张铁低头看了看自己那被溅上了一串黑点的裤子和鞋子,又看了看那几辆地勤救护车辆驶往的方向,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也不在意,就朝着兰云曦所在的晋云国飞艇部队的旗舰走了过去。

    天上还飘着雨,只不过小了很多,张铁穿着一件防水的雨披,漫步在这到处都是飞艇的c基地的路面上,心中闪过一阵阴霾,这阴霾,并非来自于裤脚上的那些泥点,而是这一周任务执行下来所遇到的新的情况——张铁发现,翼魔们似乎消失了一样,连续三天。他居然没有在天上发现一只翼魔,这觉不是好什么好兆头。

    魔族并不会退缩,翼魔没有出现,那说明魔族已经想到了新的对付人族的战术。除此之外。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c基地的气氛也似乎有些紧张,这一次来。还在天上的时候,张铁就明显感觉到了这里的警卫力量加强了很多,基地的北面七公里处,似乎又多了一个战堡。基地的外围的铁丝网和巡逻的部队人数,也增加了一些。

    此刻停留在沃尔夫城的飞艇基地的飞艇,已经超过了三千多艘,宛如威夷次大陆各个国家的飞艇展览会一样,方圆几十公里内都是起起落落的飞艇,那壮观的景象,曾让张铁第一次来的时候感到惊叹。而来上两次之后,张铁也麻木了起来。

    艺术家和诗人或许会在战争中找到那些可以激发他们灵感与热情的东西,但对一个真正参与到战争进程中的人来说,战争的残酷冰冷。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把一个人身上的所有幻想和浪漫的因子磨得粉碎,然后满脑子就只剩下两个念头——自己怎么活下去?怎么干掉敌人?

    c基地内人来人往,几乎没有一个人有在雨中漫步的闲情,大家要么小跑着,要么驾着车,急匆匆的在路上飞奔而过,降落的飞艇让地勤人员忙碌了起来,开始为飞艇进行各种补给,而终于落地的那些飞艇的艇员们则一窝蜂的涌向基地周围的那些脱衣舞酒吧和妓院。

    张铁的脚步也有些快,虽然是在走,但也和其他人小跑差不多,路上也没有人认出他来,在过去的那一个多月中,张铁的名字再也没有出现在《圣战通讯》上,就连水晶战堡中的那个战绩榜上的成绩,他也没有去更新过,在这种情况下,外界对他的关注度少了很多。

    在来到兰云曦的旗舰上的时候,晋云国飞艇部队各分舰队主官以上的军官,差不多都已经来了大半,在一堆最低军衔都是中校的人中,张铁的身上的那个上士军衔显得有些刺眼,不过他那一身独一无二的空骑兵的制服却让他成为了一个例外,拥有了参加舰队高层会议的资格。

    与会的人员都是晋云国六大家族年青一代的精英人物,对这些人来说,他们对水晶战堡内那个战绩榜上的排名的看中,更胜于彼此肩上的那个军衔,所以,对张铁列席会议,没有一个人有意见。

    那些人中还有不少是与张铁打赌打输了的家伙,面对着张铁在天空中那强大的表现,那些家伙一个个完全输得无话可说,见到张铁还很客气。

    已经来到这里的人都坐在会议桌的两边小声的讨论着什么,张铁的位置在会议桌的右手边的中间位置,他找到自己的位置刚刚坐下去,旁边一个挂着中校军校的家伙已经把脑袋主动凑了过来,“战区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妙!”

    张铁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和张铁说话的是王城,晋云国六大家族之一王家的子弟,飞艇部队第七分舰队的一个主官,这个家伙是个自来熟,在张铁来这里开过几次会,和张铁见过几面之后,因为两个人坐的位置比较近,就互相熟悉了。

    上次来到c基地的时候张铁还和这个家伙约了几个年轻的军官去基地的军官俱乐部喝了一晚的酒,那一晚,一堆家伙存心不良,想把张铁灌倒,哪想到随时可以把自己嘴巴里和胃里的东西捣腾进混沌之池的张铁完全就是一个无底洞,一个人拼酒就把十多个家伙给放到了,就算那些家伙用车轮战法也不行。

    也在那一次之后,在晋云国的飞艇部队中,张铁能喝酒的名声,一下子比他那个赛尔内斯之鹰的荣誉称号还要响亮,简直有酒场霸主的风范。

    王城所说的不妙很快就被证实了,几分钟后,在所有军官都到齐之后,穿着一身少将军服,身上也有着一股威严气势的兰云曦出现了。

    当兰云曦出现的时候,所以坐在会议桌两边的军官们都站了起来,张铁也跟着站了起来。

    兰云曦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用眼光扫过与会众人的面孔,在看到张铁的时候,稍微在张铁的脸上多停留了不到三分之一秒的时间,满足了一下张铁心中的那点小小的虚荣心。然后点了点头,所有人才重新坐下。

    “刚刚收到的消息,法兰西亚联邦的飞艇部队在昨天已经被魔族歼灭了……”

    兰云曦虽然只说了一句话,但就是这一句话。一下子就让整个会议室中的温度降低到了零度以下。

    整个会议室。沉默了差不多半分钟,才有一个人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问了一句话。“这个……消息确认了吗?”

    “联军司令部已经派出几只猎魔小队到法兰西亚联邦的飞艇部队出事的区域查看确认了,根据现场的分析结果,法兰西亚联邦的飞艇部队从与魔族遭遇到最后被击落歼灭的时间没有超过二十分钟!”兰云曦的声音依旧平静。

    “怎么可能?法兰西亚联邦的飞艇部队的飞艇的性能虽然比起怒分级来稍微差了一些,但那也是一只拥有500多艘大型战争飞艇的舰队啊。魔族怎么可能在二十分钟之内就把这样的一支飞艇舰队彻底歼灭?”一个军官失声的喊道。

    “这是事实,所谓的可能性,都是基于过往经验的判断!”兰云曦用睿智的目光看着那名军官,“在我们说出不可能这三个字的时候,请先问问自己,自己的依据是什么,那依据是否强大到不可动摇。还是某种习惯或者是主观的意志,这次的会议,讨论的不是可能和不可能这个问题,因为这已经没有必要。我们想要弄清楚的,是魔族是怎么做到的,我们又应该如何应对。”

    张铁也在低着头思索着兰云曦的话,作为一名统帅,无论张铁是否承认,兰云曦在很多地方确实比自己厉害,这也是她能把这些人都震得住的原因,在兰云曦身上,张铁自己都学到了很多东西。

    对这种大局的分析和判断,并不是张铁的长项,他只是在微微沉默了一下,看到大家都在皱着眉头的思考着,就主动开了口,要说到对魔族翼魔的了解,在坐的,张铁自认第二的话,估计没有人敢跳出来说自己是第一。

    能把人族飞艇部队短时间击落的,只能是翼魔,也只有翼魔,这是张铁最直接的判断。

    “在大家思考魔族是怎么做到的时候,有一个情况,我希望大家能够先了解一下,在最近这几天,我所遭遇和发现的翼魔的数量比起前段时间来减少了90%以上,那些翼魔好像凭空消失了,这是非常反常的,结合法兰西亚联邦的飞艇部队的遭遇,我想,魔族有可能已经改变了自己的战术,他们是如何做到的,这个问题并不会太复杂,而有可能会非常的简单,那就是魔族的主力军团,有可能已经改变了翼魔部队的使用方法!”

    张铁的话让所有人都一震,一双双的眼睛一下子就集中在了张铁的身上。

    “在以往,魔族在赛尔内斯战区使用翼魔部队的方法是撒网式的,把翼魔们分散开来,三三两两十个八个的投放到整个战区之中,让翼魔们像天空中的野狼一样的到处游荡,寻找着机会,而现在,我猜想,魔族已经开始把翼魔的力量进行集中投放,要在二十分钟之内把一支拥有500多艘战争飞艇的部队歼灭,对魔族来说,只要一次性投入1000个以上的翼魔,因为天气原因,在飞艇部队没有滑翔机预警的情况下,那些翼魔利用云层或者是地形的掩护,突然杀入到飞艇部队的阵型之中,才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这样的歼灭战!”

    张铁说完,就看到了兰云曦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多了一丝欣赏和鼓励,看到兰云曦的目光,他就知道,估计兰云曦已经知道了这背后的真相,只是没有一下子说出来。

    张铁的话音一落,许多人就开始讨论起来,在讨论了一番之后,所有人都认可了张铁的这种说法,那就是魔族的确已经开始改变翼魔部队的使用方法。

    这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事关整个赛尔内斯战区每个人的一件大事,魔族开始将翼魔集中投放,则意味着魔族主力军团已经找到了人族在赛尔内斯防线的弱点,而开始以更深的力度,更大的投入准备撕开人族在赛尔内斯的这条防线。

    制空权是人族在赛尔内斯战区防线的一把强大的保护伞,在这把保护伞的保护之下,人族的地面部队才有了与魔族军团对峙的可能,如果失去这把保护伞,那么,地面部队根本不可能在那具有压倒性优势的魔族军团面前坚持多长时间。

    人族防线的制空权依靠的是强大的飞艇部队,而人族强大的飞艇部队在赛尔内斯战区却有一个弱点,这个弱点原本也不是弱点,但是一旦对方改变了翼魔的战术之后,这个弱点就一下子暴露了出来。

    战争有时候就是在由一堆奇怪的数学原则和相对论在支配着。

    让人族的飞艇部队的弱点暴露出来的,正是概率原则。

    在翼魔以分散的方式出现在赛尔内斯战区的时候,所有的飞艇部队遇到翼魔是大概率事件,大规模的飞艇部队被翼魔全歼则是小概率事件,人族的飞艇部队因为其远超过翼魔的数量,仍旧牢牢的把握着赛尔内斯天空的制空权。

    这是一张网与另外一张网在空中的对抗。

    而当魔族将翼魔开始集中使用,那么,这一切就变了,人族的飞艇部队在天空中遇到翼魔不再是大概率事件,因为翼魔的活动空间,活动的时间都已经压缩了,而一旦遇到,那么,双方在局部区域的力量对比也会一下子颠倒过来,人族的飞艇部队被歼灭就成了大概率事件。

    翼魔们可以在某些时间,某些地点,取得相对的制空权,通过这种相对的制空权,彻底将人族的飞艇部队的优势颠覆,一步步蚕食……

    魔族可以将翼魔无限制的进行集中投放和使用,而受制与飞艇的飞行原理与指挥通讯水平和各种客观条件,人族的飞艇部队却无法做到这样,即使勉强能够做到,也不会有任何的效果。

    因为上万艘的飞艇出现在天空一起行动的话,哪怕是排列成最密集的阵型,在天空中也会占据几十平方公里大的的一块区域,除非魔族都是瞎子等着你来攻击和轰炸,否则这样的飞艇部队的行动根本不会取得多少的战果,而且还会让魔族有可乘之机。以三眼会对战区的渗透力度来说,恐怕这样的行动计划刚刚才下发到各飞艇部队,魔族那边就知道人族这边想干什么了。

    在与人族联军在赛尔内斯战区对峙了数个月之后,在今年赛尔内斯战区的雨季来临之时,魔族军团在与人族联军不断的摩擦和交锋之中,终于找到了人族防线的弱点,开始撕破了人族在赛尔内斯战区的空中保护伞。

    魔族的那张网变成了刀,开始在人族天空中的那把保护伞的伞盖上用力的捅出了一个窟窿……

    随着兰云曦的解释和众人的讨论,在发了一次言之后就一直在旁边安静听着的张铁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

    难道魔族真的没有任何弱点了吗?

    “不,魔族这样做,其实也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一个有可能重创魔族地面部队的的机会,魔族改变翼魔部队的使用方法不是没有任何代价的……”就在众人心头如阴云笼罩的时候,兰云曦那坚定的声音一下子传到了张铁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