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十二章 秘籍到手
    张铁看了看周围,发现那些想对付自己的人非常的小心,周围都没有什么人在注意着自己,随后他暗暗吸了一口气,依然用不紧不慢的步伐走到那个摊位面前。

    在那个摊位上,他看到了一个和兰云曦上次拿给他的那个有点相似的东西,那是一块有着漂亮纹饰的金属,就在那块金属的中间,有着一圈华文的几个字,在那几个字的中间,是一块黑色的水晶。

    没想到自己苦苦找了一个多月的东西就在面前,而且还没有人看得上,张铁的罩衣下面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大力神牛功的旁边,居然还有一个看起来有些相似的菱形的,同样由金属包裹着水晶构成的一个东西,只看这个东西,张铁就知道,这一定也是一本秘籍,九级以上的修炼秘籍,都是如此,这样的秘籍,除非是刻意的去破坏,否则的话就算放上几千年也是这个模样。

    在这两本秘籍的旁边,还有几瓶丹药和药剂。

    张铁故意没有看那本,而是拿起了旁边的这另外一个秘籍,问摊主。

    “这是什么秘籍?”

    摊主同样戴着面具穿着黑色的罩衣,让人看不出面貌。

    “这是的秘籍!”

    “?”

    “不错,这门战技来自东方大陆,十级就能修炼。”

    “对明点没有要求吗?”

    “没有要求。而且可以用各种战气催动,这门剑法的威力会随着你的等级和境界的提高而提高,虽然是十级就能修炼的战技。但如果你有本事的话,就算你到了骑士阶,这门战技依然可以发挥出巨大的威力。这也正是这门战技的强大之处。听说在东方大陆,有剑圣级别的高手终其一生浸淫的就是这门剑法,这门剑法非常的博大精深。”

    摊主不遗余力的向张铁介绍着这门剑法的好处,张铁也假装意动,把那个秘籍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来看去。

    “我能先看看吗?”

    “可以看十秒钟!”

    在摊主的监督下。张铁把一丝精神力打入到了水晶之中,几个金色的大字就慢慢出现在他脑海中,随后那几个大字慢慢慢慢消失。一把古拙的华族长剑出现在他的眼前,还不等他继续看下去,摊主已经伸手过来阻断了他用精神力继续查看。

    “多少钱?”

    “二十万金币!”

    “太贵了,少一点!”

    “这个钱拿回去。可是我们一个小队的人在分啊。分到每个人手上也剩不下多少了,你以为要弄一本秘籍容易吗,不是在战区出生入死,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收获!”摊主叫起苦来。

    “真太贵了!”张铁摇摇头,作势欲走。

    “行,你开个价……”看到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能有钱买秘籍的豪客,摊主怎么就会这样轻易的放张铁走,而是连忙把张铁叫住。

    张铁停下了脚步。“那就十九万金币吧,嗯。再把这个作为搭头好了,我喜欢收藏这些东西,这个价钱,勉强算给我打了九折……”

    张铁指了指摊主刚刚一万金币都没有卖出去的,用不紧不慢的语气说道。

    摊主犹豫了一下,似乎在面具后面稍微盘算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是就在这里当面付现吗?”

    “当然!”

    “哪个银行的金票?”

    “金鹏银行!”

    “好,那就十九万金币,这两份东西你拿走!”

    张铁直接从怀中摸出了十九张金鹏银行每张面值10000金币的金票递了过去,然后把那两分秘籍抓在了手里,摊主用老练的手法点了一遍金票,检查了一下金票的真伪,然后就对着张铁点了点头。

    张铁也点了点头,强自忍住自己心中的激动,在借着把那两份秘籍揣进怀里的时候,瞬间就把秘籍送进了黑铁之堡。

    交易完成,张铁的心中一下子就松了一大口气。

    谁能想得到,大帝级的修炼秘籍就这样被自己在黑市中弄到手了呢,不过估计全天下,能把恢复成的,也是自己一个人而已,这中间的过程,哪怕就算是在魂劫之境中,自己每点燃一个明点,都有可能要走火入魔死亡数百次才有可能,这就是修炼大帝级秘籍的代价。

    这吗,自己有时间的话可以顺带练练,没时间的话,就把这秘籍送给潜龙岛上的那些小师妹吧。

    最重要的秘籍到手,张铁心中悬着的一块大石头落地,那接下来的,就是要应付在这黑市中的杀机了。

    张铁依旧用不紧不慢的步伐走在那小巷中,整个人却随时注意着自己身边的情况。就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在张铁那敏锐的感知之中,张铁觉得身边的气息又冰冷了一些,看来那些已经准备要动手了。

    怎么办?

    周围的人来来往往,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杀手,张铁的神经也紧紧的绷了起来,这种敌暗我明等着当别人靶子承受那雷霆一击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一点雨水从遮棚上面的缝隙处落下,掉在了张铁的脸上。

    张铁微微一愣,抬头一看,一道灵光一下子就从他的心头闪过,妈的,老子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着被人算计呢,他们能猜到自己怎么来的,难道还能猜到自己怎么走的不成。

    张铁哈哈大笑了起来,让身边的人莫名惊诧,然后就在下一秒钟,张铁没有任何预兆的就从地上跃起,一道剑光从他的手上飞出,在把那钢制的遮棚斩出一个大洞来之后,整个人就从洞中跳了出去,几乎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外面的风雨从大洞中刮了进来,露出外面阴沉沉的天空,黑市中的猎魔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啊,这个家伙是他妈的神经病吗,怎么用这样的方法离开,法克……”被风雨淋湿了衣服的一个猎魔人大骂了起来。

    那面具之下,有的人默不作声,只是感觉有些奇怪,有的人的脸色却一下子已经变得铁青。

    那隐藏在黑市中的可怕杀机,就被张铁用这么奇峰突起的一招,瞬间化解于无形。

    ……

    一个小时之后,浑身湿透的张铁重新回到了c基地,刚刚回到c基地,他就看到王城和几个飞艇部队的年轻军官正从基地的军官俱乐部的大楼里走出来,在天上飘了那么多天,这一落地,军官们都喜欢到俱乐部里放松一下,约几个朋友坐在一起喝点酒,聊聊天,打打牌都是不错的舒缓精神压力的方式。

    虽然俱乐部中有一些漂亮的女侍者,但这些女人对六大家族年轻一代的精英子弟来说,几乎没有一个人会在她们身上浪费什么时间和精力,更不会因为这么一点事情让自己背上沉迷女色的名声,在这一点上,对这些华族精英子弟们的自制能力,张铁都有些佩服。

    那些人看到被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张铁,一个个都有些诧异。

    “啊,张铁,你这是干什么?”

    “最近火气大,趁着下雨在雨中跑跑步,算是降火!”张铁开玩笑的说道。

    听到张铁这么说,王城他们哈哈大笑,丝毫没有想到张铁刚刚才从一个危险之极的杀局之中逃出来。

    逃出来的张铁并没有向沃尔夫城的军方报告这件事,因为这根本无用,只要黑市中那一个或者是一伙的杀手们没有脑残,他们绝对不会在自己走后还会露出什么马脚来,只会慢悠悠的在里面转悠着,在看到其他人离开了一些无事之后,才会跟着离开那个猎魔人黑市。

    而能在沃尔夫城自由进出猎魔人酒吧和黑市的人,他们的表面上的身份,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根本不可能让你查得出什么来,把自己的组织和人员隐藏在人族的组织之中,这正是三眼会最拿手的事情,如果事情闹大了,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在劳师动众后一无所获,有可能还会引起赛尔内斯战区各猎魔小队的反弹。如果那些猎魔小队知道这件事是由自己而引起,那么,这件事对自己也不会有任何的好处,三眼会的那些杂碎绝不介意在背后推波助澜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一回。

    张铁没有说自己的事。

    一个成熟和成长起来的男人,心中已经装得下很多的东西,哪怕经历了惊涛骇浪,但表面上,仍旧可以云淡风轻。

    只有怨妇和那些愤世嫉俗的小人物,才会整天把自己的委屈抱怨还有遭遇到的不公与伤害随时挂在嘴上。

    对付魔族与三眼会最好的办法,那就是用强大的实力毫不留情的把他们碾得粉碎。

    在和王城他们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张铁就回到了自己的傻子号上,在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之后,张铁就在他的艇长室中,把的秘籍拿了出来,整个人的心神就沉浸在那秘籍所揭示的九级之后的修炼道路中……

    那大帝级的修炼秘籍,即使是残经,但其中的内容也把张铁震得目瞪口呆,直若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