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三章 地狱再现
    张铁趴在离那个洞口百米之外的地方,一动不动,这一趴就是五六个小时,一直等到天色彻底黑下来,张铁才向着那个洞口冲了过去。

    黑下来的的天色可以让自己的黑暗视觉发挥出作用,而魔化傀儡那与普通人差不多的实力在黑暗中一定大受影响,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有机会潜入到那个洞中一探究竟。

    在白天那一幕惨剧发生的时候,张铁不是不想救人,而是根本救不了,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他冲出去除了暴露自己,再干掉几个魔化傀儡中的小喽啰以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张铁给自己加持了一个潜匿术和一个疾行术,在这两个符文的效果加持下,张铁的身影在黑暗中宛如一道让人难以捉摸的轻烟,只是眨眼之间就越过了百米多的距离,眨眼之间就接近到离洞口不到十五米的地方。

    张铁把自己的身体藏在一颗大树的树冠上,然后拿起手上刚才捡起的一颗小石头,朝着另一边丢了过去,那颗小石头飞入到几十米外的一堆灌木中,发出了一点响动。

    洞口的魔化傀儡非常警觉,在刚刚听到那边传来的响动的时候,所有的魔化傀儡就扭头朝那边看去,在那些魔化傀儡头目的几声难以辨明意义的低声的嘶叫中,一队魔化傀儡就朝着发出响动的那个地方跑了过去。

    趁着这个空档,张铁从树上滑下。整个人顺着洞口的那些阴影,瞬间就越过这些魔化傀儡的防线,成功潜入到洞中。

    这些魔化傀儡的战力不强。真要打起来不会是张铁的对手,但魔化傀儡是由傀儡蠕虫控制的,一旦张铁把一个魔化傀儡干掉,那么,控制魔化傀儡的母虫就一定能感应到,从而做出反应。

    在战场上,魔化傀儡几乎是最好的哨兵。被魔化傀儡军团包围着的魔族军团,在第二次圣战中,几乎就没有过被人族军团偷袭的历史。张铁此刻想探明洞中的底细,自然不愿意打草惊蛇。

    而白天听到的那个声音,则更加让张铁有些震惊,他没想到。居然还有人类在这个时候会与魔族光明正大的合作。这个洞中除了魔化傀儡军团以后,似乎还有不少的人类,这是怎么回事,他必须搞明白,在看到白天的那些人之后,张铁就有一种感觉,在雾月之森驻扎着的这个魔化傀儡军团在这里的目的似乎并不简单,人族联军指挥部对这里的情报有很大的疏漏。

    只是刚刚进入到洞中。那洞中浑浊腥臭的空气几乎就要让张铁呕吐起来,从洞中深处传来的那一股味道。就和那种几十年都没打扫过一下的屠宰场与粪坑混合起来的味道一样,你所能想象到的最难闻的味道,和这个味道比起来都不算什么。

    张铁强忍住自己的不适,一路上小心的规避着有可能暴露自己身形的地方,快速的向洞中潜去。

    这个洞是一个天然的巨大的溶洞,但越往里走就越深入到地下,空间也就越开阔,而且洞里面的很多地方有新开凿的痕迹,这让张铁更加的疑惑了魔族在这里到底是在开凿什么?

    在那漆黑的洞穴中,每隔上一段距离,那洞穴的两边就会有一盏萤石灯或者是天然的还没有加工过的粗糙萤石在为黑暗的洞穴之中提供着一点光线。

    在这些有萤石灯和萤石的地方,都有一队队的魔化傀儡在巡逻,遇到这样的地方,张铁要么找到机会快速的冲过,要么就用刚才在洞口使用过的那种把戏暂时把魔化傀儡们的注意力转移开来,然后快速的通过。

    魔化傀儡们的智商并不是很高,所以张铁的调虎离山的小把戏屡试不爽。

    这一路上,让张铁都有些心惊的,则是山洞中那随处可见的一堆堆腥臭的人类的白骨,开始的时候那些白骨的数量还少,等越深入到这个山洞里面,张铁看到的白骨也就越多,最多的一次,张铁看到的那些成千上万的人类白骨像山一样的堆起,填满了地下洞穴中一个差不多有半个足球场大的凹坑,那强烈得让人窒息的臭味就从那个凹坑当中散发了出来,无数双眼在黑暗中发出血红光点的老鼠们在白骨堆中进进出出,啃食着白骨上的腐肉,有些则钻到那些骨头和头骨的缝隙之中,吸食着白骨中的骨髓。

    老鼠们进食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嚓……嚓……嚓……的声音,就像无数人用鞋底在搓着布满沙子的地面在走路一样,让张铁都头皮发发麻。

    那情景,简直就是地狱的再现。

    在经历过诸多的残酷场面,自认为自己的神经已经强大无比的张铁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那脸色也瞬间变得煞白,胃里面翻江倒海。

    张铁宁愿自己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景象,那种惨绝人寰的恐怖和恶心,真的不是语言可以形容的。

    张铁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个恐怖的场景甩到了自己的身后。

    想到白天自己所见的那个情景,张铁一下子明白了,那些人族的白骨和骷髅,就是那些魔化傀儡吃剩下的残骸。

    张铁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一个几十万人的魔化傀儡军团在跑到雾月之森后却无法被人发现,因为那些杂碎完全躲在地下,而躲在地下的魔化傀儡也是需要吃东西来过活的,那些魔化傀儡的食物,就是被他们挟持俘虏的人类。

    一股愤怒的火焰在张铁的心中燃烧了起来,什么是人族的圣战,圣战其实并不神圣,它只是人类面临的冰冷残酷到极点的一个不得不做出的选择是成为魔族的食物还是要生存下去。想要生存下去,就只有战斗。只有把魔族碾压成碎片烧成灰再埋到土里踏上一万脚,这就是圣战。

    心里虽然恨不得把眼前的魔族杂碎们的脑袋全部砍下来,但张铁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却更加的冷静了。魔族躲在这里,一定有原因的。

    张铁继续朝着那个洞穴的深处深入进去。

    就这样一直在在山洞里向着地下潜行了足有四五公里之后,张铁已经感觉到地下的温度慢慢的开始升高了一些,终于,在那个洞穴的出口处,一个广阔的地下空间和出现在张铁眼前。

    张铁的身体像一道影子一样的从那个洞穴的豁口处溜了出来,然后快速的在豁口附近找了一个位置相对较高。也相对隐蔽的一堆钟乳石后面藏好了自己的身形。

    在张铁眼前的,是一个面积越是几十平方公里大小的饿地下空间,在这个地下空间内。几条火红的纫之河缓缓从地下流过,而在七八公里外的一个地方,张铁还看到了一条从数百米高度上流下来的纫瀑布。

    因为这些纫之河与那条纫瀑布的关系,这个地下空间笼罩在一层蒙蒙的红光之中。如末日的黄昏。

    一个巨大的军营矗立在这个地下空间的中间的位置。而在这个地下空间的四周,则像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工地,放眼望去,十多万衣衫褴褛的人正像蚂蚁一样的忙忙碌碌,不断的在这个地下空间的左右两边开凿和挖掘着什么,拿着刀枪双血红面目狰狞的魔化傀儡们在一队队的四处巡逻着,监视着那些人的劳动,还有一些人则大声的用人类的语言叫骂着。挥舞着手上的皮鞭,不断的抽打在那些劳作者的身上。

    就在离张铁不远的地方。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双手搬着一块数十公斤重的石块,颤颤巍巍的行走着,突然,一条钢鞭如毒蛇口中吐出的信子一样的从远处飞了过来,重重的抽打在那个男人的背上。

    男人惨叫了一声,抱着的石块一下子从手上滑落,滚到了地上。

    在第二鞭抽下来的时候,那个男人甚至顾不得躲闪,而整个人发狂一样的扑在那个石头上,想重新把石头抱起来。

    男人的背上再次皮开肉绽,那剧烈的疼痛让男人身体颤抖起来,手上一松,刚刚抱起来的石头再次落在了地上。

    “废物……”挥舞着皮鞭的那个人怒骂道。

    “不……不……我不是废物,我可以的,我还可以继续干活……”男人嘶声力竭的大叫着,挣扎着想把那块石头重新抱起。

    可抽在他手上的第三鞭,直接把他一只手的腕骨抽断了,这一下,男人抱起石头的希望就此粉碎。

    “求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再给我一个机会……”男人大叫了起来。

    “不用着急,你还可以派上用场的!”拿着钢鞭的家伙冷笑,然后挥了一下手,几个双血红的魔化傀儡冲了过来,拖着那个男人的双脚就走……

    “啊……不,……不要……”男人凄厉的惨叫响彻了起来。

    就在所有人的眼中,那个男人被魔化傀儡们拖到了不远的第一个地方,然后更多的模糊傀儡们跑了过来,围住了那个男人,开始像一群野兽捕获猎物一样的开始吞噬撕咬那个男人的血肉和身体,那个男人的惨叫声眨眼之间就戛然而止,只剩下一片魔化傀儡们吞噬的声音。

    周围所有在劳作着的人类,有的人看到这样的景象身体忍不住的在颤抖着,而有的人,则已经完全麻木了,所有人低着头,继续干着活,任由那钢鞭抽在自己身上……

    ……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影,在地上悄悄的匍匐着,慢慢从远处爬到了张铁的面前,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那个人抬起了头来,露出一张仓惶黝黑的脸,看着张铁的眼睛,一下子露出恐惧之极的神色,那个人张开嘴,似乎想叫,张铁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把那个人一下子拖到了那片钟乳石的后面。

    “想活就闭嘴……”张铁在那个人的耳边低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