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一章 灭杀
    如果可以,张铁非常希望把这些狰狞而而恶心的魔化傀儡干掉,但是如果这样的话,那傀儡蠕虫的母虫就会在第一时间感觉到有人入侵,他下面的计划也就无法实施了。

    所以,在用束缚术把那些魔化傀儡束缚住的同时,张铁用最快的速度把他们全部击倒,而不是击毙在了地上,接着识海中的精神力就继续涌向束缚术的神之符文,以几秒钟一个的速度,不断的重新在识海中生成束缚之链。

    在听到后面的那一队魔化傀儡的脚步声传来的时候,张铁识海中的束缚之链再次补充满,和第一次一样,十一条束缚之链在那些魔化傀儡反应过来之前就全部飞出,把后面那一队的魔化傀儡全部冻结了。

    张铁用最快的速度把地上的二十多个魔化傀儡拖到了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同时又紧挨着物资仓库的地方,接着就冲进了魔化傀儡军团大营中的这个物资储备仓库。

    在仓库里,张铁又用同样的方法完全冻结和瘫痪了两队魔化傀儡,整个物资储备仓库,就一下子对他完全敞开了。

    在所有的军用物资之中,无论魔族还是人族,火油都是必不可少的东西,在那个物资储备仓库中,张铁只靠着自己鼻子的嗅觉,就发现了那里面存放火油的地方。

    那火油全部装在一个个半人多高的铁皮桶中,那些铁皮桶足足有上千个,堆得像一座座小山,看到这些火油桶,张铁二话不说,拿出匕首,以暴雨一样的速度。就在他所能看到的每一个火油桶上,无声无息的开了几百个口子。

    那铁皮桶上的口子一开,里面的火油就汩汩的冒了出来。

    这边的火油桶在漏着火油,那边的张铁也没有闲着。一只手提着一个几百公斤的火油桶。打开火油桶的盖子,就在这个物资仓库里奔跑起来。把那些火油浇得到处都是。

    这个物资仓库里,除了火油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物资,张铁就看到许多的食物。木材,还有器械,军服之类的东东,张铁不管三七二十一,拎着火油桶就把火油倒得到处都是,两桶不够,那就再来两桶……

    一直在浇了十桶之后。张铁才丢下火油桶,跑到了物资仓库的外面。

    “赛内尔家族的那些杂碎们,准备好开篝火晚会了吗?”看着远处的大营中心区域的那些营帐,张铁冷冷的一笑。拿出火机就往那条油线上一点。

    随着那条油线上的火光像导火索一样的向远处窜去,张铁的身影,也重新的没入到了黑暗之中。

    ……

    两分钟后,在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魔化傀儡军团物资仓库堆放火油桶的那个地方一下子燃起来的五十多米高的熊熊火焰把整个魔化傀儡军团的大营都惊动了。

    “怎么回事?”一声惊怒交加的吼叫声从大营中心区域的一个营帐中响起,随着这个声音,一个赛内尔家族的成员就从营帐中冲了出来。

    看着远处那物资仓库中的火焰,这个人面色一变,二话不说就朝那物资仓库冲了过去。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但等到那个人冲到物资仓库的时候,整个物资仓库到处都燃烧了起来,那个人怒吼一声,“快让人来救火……”,说着话的功夫,那个人一拳击出,拳头上的战气汹涌而出,瞬间把离他三十多米外的一堆燃烧着的箱子击碎,在那些箱子粉碎之后,箱子外面的火苗一下子也小了下来。

    眨眼之间,又有高手冲了过来,面对着那突如其来的大火,整个大营都在骚动中,许多人都加入到了灭火的队伍之中。

    仓库大火的火点不是一个,而是四面开花,到处都烈焰熊熊,越烧越旺,就连那些不会着火的东西上都着起火来,特别是仓库一角的那些燃烧起来的火油,哪里的温度更高,离那里还有几十米,就让人无法靠近,离哪里近一点的帐篷,在那冲天都火光中都被点燃了。

    而早先被张铁用束缚术冻结住的那些魔化傀儡,在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火焰吞噬了,在那些魔化傀儡死亡的时候,整个大营的魔化傀儡们都暴躁尖叫了起来。

    感觉到了魔化傀儡们的异常,正在灭火的一个中年男人心里一下子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

    “鲁本,你带一个师团的魔化傀儡在大营外一公里外列队警戒,不要让那些贱民们给我趁机过来捣乱!”

    “是!”一个体格粗壮的赛内尔家族的高手也一下子明白了,立刻领命前去。

    “休尔斯,你去巡视大营,让无关的魔化傀儡不要乱动,维持大营秩序。”

    “是!”,又一个使用双剑的赛内尔家族的高手离开。

    “巴蒂,你带领军团中魔化傀儡的那些九级以上的高手守住中心大帐,一有异常马上示警!”

    “是!”

    “其他人随我在这里尽快扑灭仓库大火……”

    ……

    张铁躲在暗处,听着赛内尔家族在这里的主持局面的人短短时间内所下的几个命令,也是暗暗心惊,张铁并不知道那个下命令的人是谁,不过能在这个时候指挥这个魔化傀儡军团,同时又能让赛内尔家族的这些精英们听从他的命令的,也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张铁在远处偷偷的看着,发现那个说话的人,举手投足之间,身上的紫色的战气都如波浪一样的在翻滚着,从他身上冲出几十米高,随意一拳,那战气的拳风就可以把三十多米外的火焰吹灭或者把燃烧物击碎,这样的战力,实在是强大无比,估计至少已经达到了阿比安大师的那种水准。在这样的人面前,自己绝对难以撑过十秒钟。

    而除了这个人之外,还有几个人表现出来的战力。也在十二三级之间,远远超过自己,要是当面硬碰硬的话,张铁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是那些人的对手。

    一个九级的家伙。受到等级的局限,即使天赋再怎么强大。有再多的奇遇,但在一个军团面前,果然是没有任何骄傲资本的。

    通过这一点,张铁也间接的对赛内尔家族的实力有了一个了解。这个家族的实力,或许还要超过天寒城的甄氏家族。

    就在赛内尔家族的这些众多高手之中,在那冲天火光映射出来额憧憧人影中,张铁的目光从一开始,就盯在了那个长着一个鹰钩鼻的叫坎博的家伙的身上,在刚刚赛内尔家族的那些人从各个营帐中钻出来的时候,张铁已经记住了这个家伙所住的那个营帐。

    就在那一片混乱之中。张铁悄悄的,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就潜入到那个叫坎本的家伙的营帐,安静的等着他回来。

    这个时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又有谁会想到,那引发了军团物资仓库大火的家伙,这个时候,即不在大营里捣乱,又不去闯那似乎隐藏着许多秘密的中心大帐,更没有去带着那些人族俘虏们闹事,而是躲在大营中心区域附近的一个帐篷之中呢。

    ……

    在赛内尔家族中的众多高手和调动过来的数万魔化傀儡的努力下,军团物资仓库的大火烧了四十多分钟就被扑灭了,整个军团的物资仓库损失惨重,超过百分之七十的物资被付之一炬,还有数百的魔化傀儡在灭火的过程中葬身火海。

    在扑灭了大火之后,赛内尔家族的一干高手一起在中心大帐中集合,所有人都觉得这场大火有些诡异。

    “鲁本,你那边情况如何,那些贱民有没有不要命敢趁机过来捣乱的?”

    “没有,那些贱民都老实得很,没有一个人敢靠近这边的大营来看热闹,那些贱民们在累了一天之后,现在许多人估计还睡得像猪一样,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叫鲁本的家伙冷笑了一声,摇摇头回答道。

    “你呢,休尔斯?”

    “大营里一切情况正常,除了开始的时候那些魔化傀儡们有些躁动之外,其余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背着双剑的休尔斯冷静的说道。“只是负责物资仓库巡逻和守护的那几十个魔化傀儡葬身火海,这事有一点蹊跷。”

    “中心大帐也没有发现任何的闯入者,这里一切都正常。”叫巴蒂的这个家伙的脸色非常的阴鸷,在说话的时候牙缝之中都透着一股冷气。

    听着这些话,那个中年男人的眉头一下子紧紧皱了起来。

    “斯卡拉,你看这里有没有什么问题,这件事会不会和那些贱民们的失踪有关?”长着一个鹰钩鼻的坎博看斯卡拉旁边那个空着的大帐中的主位,眼中闪过一丝不为人所觉的火热,那个位置是他父亲的,现在有资格坐在那个位置旁边的是他的大哥,将来有一天,那个位置一定是我的。

    斯卡拉也注意到了坎博眼中的那一丝火热,嘴角不屑的牵动了一下,“现在还无法下这样的结论……”斯卡拉的第一句话就把坎博的猜测给否定了,坎博的鹰钩鼻上,似乎都多了一丝阴郁,“但我也觉得最近这两天的事情有些诡异,在军团长不在这里的时候,我们一切都要小心,这几天加强大营的巡逻,明天让那些贱民们抓紧时间找到那条地下密道或者是地缝,把那些躲藏着的贱民们找出来,这次损失的物资让人尽快通过密道从北方补充进来。”

    说完这些,斯卡拉看着坎博,“坎博,既然你觉得这两件事有关联,那么明天就由你负责调查一下这两件事的关联吧,等到军团长回来的时候,你可以亲自向军团长汇报!”

    “是!”

    “如果没有事情,那大家就散了吧,记得做好各自分内的事情!”

    所有人散去,斯卡拉看着那些人的背影,脸上出现了一个冷笑。

    鲁本在埋怨自己多次一举。

    休尔斯不动声色的把难题对着自己抛了出来。

    巴蒂似乎也在嘲笑自己反应过度。

    坎博这个家伙则想把水搅得更混。

    这四个家伙,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可这又怎么样,他们难道不知道,想要在赛内尔家族中大声说话,靠的,不是嘴巴而是拳头么。只要自己的等级永远比他们高,他们注定就要被自己狠狠的压在下面,一辈子只能听自己的指挥。

    拳头硬的人,不需要太聪明——这是赛内尔家族的祖训,他们都忘了吗,而且就算要论聪明,你们觉得你们真的能超过我?

    ……

    离开中心大帐,赛内尔家的各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话,而是各自回到了营帐。

    坎博的脸上一片阴郁,斯卡拉的难缠还在他的想象之上,斯卡拉要他做的事情,做好了,那是斯卡拉有用人的本领,做不好,那就变成他自己的无能和异想天开,他收获的,除了嘲笑之外不会再有别的。

    平心而论,他刚刚说的那些,的确有想把水搅浑的心思,但实际上,他心里也真的觉得这两件事中似乎有一些联系,没发现异常并不能说明就没有异常,如果把刚才的失火完全归咎于意外,似乎又说不过去,因为的确有很多诡异的地方。

    斯卡拉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平静了一些,为什么斯卡拉会表现得如此的平静呢?

    坎博在努力的想着,突然,他的心中一震,难道,难道斯卡拉认为放火的那个家伙就是刚刚在大帐中的某一个。

    这……这似乎还真有可能……

    就在那满脑子的勾心斗角和阴谋诡计之中,正在想着这其中关节的坎博就来到了自己的营帐面前,掀开营帐,就走了进去……

    那贴着他的身体悄无声息击过来的一拳一直在那恐怖的战气如一堆烧红的乱刃开始在他的身体中肆虐开来的时候他才警觉过来,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哪怕他已经十级,但在这样突如其来的攻击面前,特别是那攻击已经触摸到他的身体的时候,他也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

    眨眼之间,张铁的拳头就落在了坎博的喉咙,胸口,心窝,小腹,上,一下子击打出七拳,拳头像风一样,温柔得没有一点声音,但拳头上那恐怖的威力,却在第一拳的时候就已经让一个十级的强战士失去了所有的行动和叫喊的能力。

    坎博如烂泥一样委顿于地,不过还没死,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帐篷中的贱民一样的人物。

    “呸……”张铁蹲下,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随后就把坎博挂在身上的那把长剑拿了起来,重新站起,把长剑拔出剑鞘。

    “你那天就是用这把剑斩断那个老人的四肢的吧?”

    坎博说不了话,他似乎明白张铁想做什么,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等等……

    张铁手上的剑一挥,微微张着嘴的坎博的脑袋就从他的脖子上滚落了下来,抓起这颗脑袋,顺便把这个家伙身上储物袋摘下丢到黑铁之堡,张铁就再次消失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