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二章 可怕陷阱
    在切变层借力滑翔的过程中,张铁的飞行高度原本就不高,但速度却非常的快,这下突遭变故,飞机断翼,只是短短几秒钟,那人力飞机离地面的距离就只有一百多米。

    人力飞机已经失去了飞行姿态,快速的翻滚旋转着往下落下,张铁的脑袋都被甩得有些发晕,不过也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在人力飞机坠毁之前,在离地面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张铁快速的摸出了自己身上的旋翼降落伞,一下子按下了旋翼降落伞的开关。

    开关一按下,旋翼降落伞顶部收缩着的两片伞叶一下子就旋转了起来,让张铁的下坠的势头猛的一缓,一下子就把张铁拉出了那架人力飞机的驾驶舱。

    ……

    几秒钟后……

    “轰……”人力飞机在两百多米外的山石上撞得粉碎,各种零件散落得到处都是。张铁也不等完全落到地上,而是在空中,离地面还有十多米的时候就一下子把旋翼降落伞收了起来,让自己的身体快速的坠下。

    在连续翻滚了好几圈,把那下冲到地上的力量化解了之后,张铁连忙跳了起来,正想向东面冲去,一个男人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看到那个男人,张铁一下子停下了脚步。

    那个男人穿着一身暗金色的铠甲,阴鸷的脸上长着一个鹰钩鼻,身上有一股比阿比安大师还要强的气势,他只是安静的,用微微有些冰冷的目光看着张铁,张铁就觉得自己就像被毒蛇锁定的青蛙一样,脊椎开始发麻。

    正是这个男人,刚刚在地上把自己的人力飞机给击落了。如果那个男人刚才瞄准的是自己的驾驶舱,张铁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不能站着。

    和阿比安较量过很多次的张铁非常清楚那个等级之上的实力是怎么样的,所以从这个男人站在他面前开始,他就已经完全放弃了逃跑的打算。等级和实力悬殊这么多。张铁很清楚,自己就算想跑。那也是自找苦头。

    “你是谁?”张铁问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脸上的鹰钩鼻,让张铁有些莫名熟悉的感觉,同时也有一个不好的念头从张铁心中升起——先是在天空中遇到三只十二级的翼魔。最后竟然被一个高手从地面上击落,这些难道都是巧合。

    “我叫柯泽!”那个男人一开口,张铁就感觉自己心中一紧,心中刚刚冒出的那个不好的念头一下子更加的鲜明了起来,怎么会在这里遇到赛内尔家族的人?

    那个男人一直在盯着张铁的脸,张铁心中那最细微的活动似乎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在他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张铁的瞳孔微微一缩,那个男人的眼睛就眯了起来,接着微微叹了一口气,“看来六月份在雾月之森坏了赛内尔家族好事的那个人果然就是你。我儿子坎博也是你杀死的吧?”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熟知兵不厌诈道理的张铁自然不会被对手的随意两句话就自己给自己泄了老底,听到柯泽的这些话之后,张铁只觉心中发寒,感觉就像掉进了一个可怕的,针对他的陷阱之中。

    “你不用多想了,我今天在这里,就是专门等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没想到你还真有一点本事,不愧是获得赛尔内斯之鹰称号的人,一个小小的九级战士,三个十二级的翼魔围堵你都差点让你跑了,居然非要等到让我动手才能把你拿下。”那个男人冷酷的笑了笑。

    这个男人说完这话的功夫,那三只翼魔已经飞到这里,在天空徘徊了一下,那个男人对着三个翼魔比了一个手势,那三只翼魔才重新离开。

    “不错,我就是张铁,也是赛尔内斯之鹰,我承认你比我厉害,等级比我高,但你别想从我这里套到什么话和什么情报!”张铁沉着的看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大笑了起来,用一种讥诮的眼光看着张铁,“哈哈哈哈,我还需要从你这里套什么话和情报吗,你未免把人族联军太当回事了,你以为你来这里的任务是谁在背后促成的,你的《五行地像经》这几天不知道有没有开始修炼了?”

    “你说什么?”张铁终于变了脸色。

    “我只是在给你一个看清这场战争未来谁胜谁负的机会!”

    就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张铁周围又是一阵破空声响起,只是嗖嗖嗖嗖的几声,张铁的身前身后,又一下子多了几个人,张铁一下子被人团团围住了。

    那些人,正是张铁曾经在雾月之森的地下世界见过的赛内尔家族的那些年轻的精英。

    那些人看着张铁,一个个的目光就像看到了小白兔的大灰狼一样,充满了残忍而戏谑的味道,张铁四下打量了一下,知道自己今天已经绝对没有侥幸可言了,所以他干脆沉默了下来,想看看赛内尔家族的这些人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先带回去吧!”柯泽说着,用手一指张铁,那手指上有战气的光华似乎闪动了一下,两人隔着十多米的距离,张铁根本来不及动作和避让,只觉得大脑一痛,整个人眼前一黑,一下子就栽倒在了地上。

    “父亲,为什么不杀了他给坎博报仇?”鲁本往前走了一步,舔了舔嘴唇,看着倒在地上的张铁,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让这个人活着,此刻对赛内尔家族更有用,等到他没有用的时候,再好好处置他好了,难道这个时候我们还怕他跑了吗?”柯泽冷冷的说道,赛内尔家族的那些精英们一个个互相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

    柯泽挥了挥手,斯卡拉随后上前,一把把张铁提了起来,一行人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朝着托克伊城飞奔而去。

    ……

    张铁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来的时候,他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就像泡在热水里一样,感觉非常的舒服。

    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非常舒服的大床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金色的,垂着长长流苏的华贵蚊帐,房间床铺上有一股熏蒸过的淡淡的迷迭香的气味。

    难道自己还没死?想到在失去意识前的那最后一幕,张铁一下子警惕的翻身从床上坐起,可眼前的一切,却让张铁恍惚了一下……

    出现在张铁面前的,是一个华丽的卧室,到处都充满了贵族的气息。

    “啊,主人你醒了……”卧室里有几个漂亮的女人,看到张铁坐起,一下子全都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