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四章 三眼会的秩序
    如果不是仔细观察,很难想象托克伊城会是已经沦陷在魔族手中的一座人类城市。

    作为曾经铁达尼克公国的首都,托克伊城的繁华自不待言,至少在张铁看来,这座城市要比曾经的黑炎城要繁华不少,这座城市的街道很宽,而且街道两旁的建筑即整齐又富有特色,那城市中随处可见的雕塑更是这座城市的一大特色。

    此时的时间,正是下午三点左右,这也是一座城市最热闹的时候,托克伊城非常的热闹,在街道两旁那穿梭的人流似乎并不比其他人族城市的人要少。

    眼前的这番景象曾让张铁恍惚了一瞬间,但随即,张铁就发现了这座城市的异常街上的人很多,但是,太安静了,除了街上行人的脚步声,坐在车里,张铁几乎听不到其他任何的声音,甚至就连脚步声都被人刻意的放轻,街道上那安静的景象和那熙熙攘攘的人流形成了一种强烈而鲜明的反差,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除了安静之外,张铁还发现,那街道两边的90%以上的行人,都是在尽量的靠着人行道的最左边在走路,几乎很少看到逆行的,就算人行道和旁边的道路在有些地方已经明显的感觉拥挤,而在拥挤的地方就有更宽的道路可以让人行走,但所有人还是遵循着这样的规矩,尽量的把自己的身体挤在最左边的道路上。

    在那些拥挤在最左边的道路上的人群中,张铁看到了他们的衣服上。在手臂位置,都戴着一个像是袖标或者是胸牌一样的黄色的标识物,那标识物上。有三只眼睛的图像。

    而少部分可以在人行道的右边自由行走,甚至可以逆行的少部分人,他们的手臂位置,也戴着一个标识物,那标识物是蓝色的,里面也有三只眼睛。

    戴着蓝色标识物的那些人相对少一些,但一个个都趾高气昂的走着。有些人的身后,还会跟随着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似乎在街上巡逻。

    行车道上的车非常的稀少。无论是马车还是汽车都寥寥可数,这就让道路显得非常的宽阔,在有些十字路口或者交叉路口,一看到张铁他们坐着的车辆过来。那些想要过马路的人离得很远。就会主动的停在路边上,在车辆过后走上几十米之后才敢重新踏上马路。

    对了,城里的道路非常的干净,简直干净得不像话,张铁坐在车里走了十多分钟,没有看到有人在打扫城市的卫生,但也居然没有在街上看到任何的垃圾,就连那些零碎的果皮纸屑和废弃的包装物都没有看到过一件。这简直不可思议。

    “你觉得这里和其他的人族城市比起来怎么样?”和张铁同坐在一辆车里的斯卡拉问张铁。

    因为张铁的能力已经被封闭了,所以斯卡拉也不用担心张铁在路上会闹出什么乱子。所以就和他乘坐同一辆车。

    “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张铁也不掩饰,而是直接说了实话,“这里的街道很干净,街上的行人拥有很强的秩序感!”

    斯卡拉有些骄傲的笑了笑,“这就是我们所追寻的新的世界秩序,在这样新的秩序中,人类不会被完全消灭,所有人各司其责,一切运行得都完美无缺,我们会帮助人类改正他们所拥有的缺点,把他们人性中的丑恶阉割掉,就像现在的托克伊城这样。这不是挺美好的吗?在布莱克森人族走廊,你还见过有哪一座人类的城市会比这里更干净,更整洁,更有秩序?这里的街上没有垃圾,人群中没有小偷,也不需要警察指挥交通,这难道不是文明的表现?”

    “这里的确很干净,也很整洁,在那种秩序感中,我看到的却是齿轮一样的冰冷而毫无生气,我现在想知道的是,如果有人在街上随意乱丢了一片垃圾,那个人会有什么下场?”张铁表情平静的问道。

    斯卡拉的眼神闪动了一下,“如果有人在街上乱丢东西或者不按规定的道路行走,那么,我们就会把那个人变成魔化傀儡,让他明白什么才叫做秩序。”

    “在街上丢一片垃圾或者走错一步路就要悲惨的死去?”张铁用讥诮的眼光看着斯卡拉,“这就是你们帮助人类改正他们所拥有的缺点的方法,这就是你们把人性中的丑恶阉割掉的套路?”

    “不错!”斯卡拉坦然的承认道,“人类的本性就是会臣服于恐惧和强权,我们用恐惧和强权让他们变得文明,让他们戒掉人性中的丑与恶,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这听起来很残酷,但是一旦他们习惯这样之后,这样的社会结构就会爆发出极高的效率,而且也能最大程度的消灭不公,这不是大多数人向往的社会吗?”

    “那你觉得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人还叫人吗?他们和牲口与机器还有什么区别?”

    “人类的一切痛苦都来源于对比,都来源于想去追求那些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上的每一座城市都像这样,所有的人,从一出生开始,就会被教育得学会服从,学会把我们当神一样的崇拜,学会把成为奴隶看做是一件光荣而幸福的事情,学会把为我们牺牲与献出生命看做是一件崇高而荣誉的事情,你觉得这很难做到吗?”斯卡拉笑了笑,“在这场战争胜利之后,我们只需要50到100年的时间,在两三代人之后,就可以完成对整个人族的洗脑工作,让他们忘记自己的历史,忘记人族的一切,而心甘情愿满怀感激的过上这种生活,甚至会主动的维护这种制度,这其实一点也不难,在如何统治人类的问题上。我们比人类更有经验!”

    “你们做得到吗?相比起其他的大陆,布莱克森人族走廊只是巴掌大的一个地方,完全是不毛之地。你们以为在这里征服了几个国家,暂时占到了一点优势,就忘乎所以了吗?”张铁反唇相讥道。

    “能不能,你很快就看到了!”斯卡拉不想多做什么解释,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车的前面,张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座金字塔一样的布满蜂巢的肉山就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汽车很快就来到了托克伊城的城外。而且接近到了那些巨大的金字塔一样的恐怖怪物的旁边。

    在托克伊城里,张铁感觉到的是冰冷的秩序,而在城外。张铁则感觉到了一种地狱一样的恐怖气氛。

    在城外的道路两边,张铁看到了大片大片拉起铁丝网的集中营,在那些集中营中,聚集着无数被关押在里面的人类。大批大批的魔化傀儡在铁丝网附近游荡。那些铁丝网,大多数已经被鲜血染成了诡异的深褐色,有不少人类的头骨被挂在了铁丝网上,看起来非常的恐怖……

    就在经过一个集中营的时候,有被关押在铁丝网里面的人挣扎着,皮开肉绽的从铁丝网里面翻了出来,满身鲜血的跑到了路上,大声的呼叫着。但就是眨眼的功夫,还没等车冲到那里。一队魔化傀儡冲了过去,就把那个人按在路边,像野兽一样的吞噬起来,那个人的惨叫声只响彻了几声之后就消失了。

    几秒钟后,车辆经过那里,张铁透过车窗向外看去,只看到地上的大片的鲜血和那个人支离破碎的身体,几个满嘴鲜血的魔化傀儡咀嚼着什么东西,转过头来,用狰狞的眼神看着张铁,还低声的咆哮了两声。

    在经过那大片大片的集中营后,张铁就看到了旷野之中连绵无际的魔化傀儡的军营,只是在车里看了一下,张铁就受到了极大的震撼,那些魔化傀儡术实在太多了,在那些军营中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只是在路上看了一下,张铁估计自己看到的魔化傀儡就超过了两百多万,而且,还有很多是他没有看到的……

    车辆停了下来,在车辆前面数百米远的地方,就是一座金字塔一样的肉山,而在那座肉山的后面几十公里的范围内,同样的肉山密密麻麻的还有几十座耸立在大地上……

    也不用谁说,张铁自己就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去。

    只是刚刚一下车,张铁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那臭味,就从远处的那座肉山上散发出来,有点像是在阳光中被暴晒的死鱼的腥臭味,让人闻之欲呕。

    而在这样近的一个距离内,又是白天,张铁终于把眼前的这个东西看清楚了。

    在太阳的光线下,张铁前面的那座肉山的表面闪耀着一股滑腻的光泽,那些光泽告诉张铁,那个东西的表面非常的潮湿,有点像从水里捞起来的鲶鱼,而那个东西巨大的个头也让张铁不得不抬头仰望才能看清它的全貌。

    就在张铁打量着那个东西的时候,那个东西身上那些蜂巢一样的空腔外面的一层薄膜状的东西不断破裂,一些褐红色的液体就从那些破裂的薄膜状的空腔中流下来,还不等那些液体流完,一个个浑身布满了褐红色粘液的魔化傀儡就赤条条的就从那个空腔中钻了出来,开始发出难听的嘶嚎声……

    而在有的薄膜破裂之后,里面随着那些褐红色液体滑出来的,却已经是一具完全没有反应的浑身腐烂扭曲的尸体,那些尸体刚刚从那个空腔中像被倾倒垃圾一样的滑出来,然后那座肉山一样的东西身上就伸出几根巨大的肉肠一样的恶心的口器,重新把那扭曲腐烂的人类尸体吸了进去,蠕动几下后就消失不见。

    肉山的下面,有一个坟墓入口一样的巨大的蠕动着的血盆大口,无数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哭喊着,在大量魔化傀儡的押送下,被丢到了那个地狱般的大口之中……

    只要那肉山上的蜂巢一样的空腔中有一个魔化傀儡诞生,就一定会有一个人被丢到那蠕动着的肉山的巨口之中。

    这肉山,完全就是魔族制造魔化傀儡的生物兵工厂。

    亲眼看着那些被丢入到那个蠕动着巨口中的人最后的挣扎,听着那些人撕心裂肺的哭声,有的人甚至就在此刻骨肉分离,看着自己的亲人被那肉山吞噬,见识着着惨绝人寰的一幕,张铁的心灵震颤着,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两行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这是傀儡蠕虫母虫的进化体,我们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坟塔魔,比起傀儡蠕虫的母虫来,它无法移动,但却有着更强的魔化傀儡的制造能力,一个人进去之后,只要十二天就能被转化成可以独立作战的魔化傀儡,成熟的坟塔魔有一万六千多个转化腔,它平均一天就能完成一千多个魔化傀儡的转化,为我们提供源源不绝的魔化傀儡大军,现在我们完成转化的魔化傀儡军团已经超过了1000万,而且还在以每天3万以上的数量在增加着,很快,我们就就可以用魔化傀儡军团完全撕破人族在赛尔内斯的防线,就算人族联军有再多的炼金炸弹也没用,这个东西可以用人族的力量消灭人族,在这个东西面前,你觉得人族联军还有胜算吗?”斯卡拉骄傲的对张铁说道。

    “去你妈的!”张铁暴喝一声,转身一刀就像着旁边的斯卡拉刺去。

    刀是小刀,是张铁在刚才的庄园的书房里里悄悄藏起来的用来切开信封的银质的小刀,刀刃只有一指长,而且还算不上锋利,但却是张铁此刻身上能拿得出来的最有威力的武器。

    此情此景,张铁实在无法再忍下去,不要说只是自己的战力被封闭,哪怕是只有一口气在,张铁都要挣扎着从身旁的三眼会这些杂碎的身上咬下一口肉来,何况自己此刻还有一把力气,手上还有一把小刀。

    大不了就是搭上自己的一条命而已,有什么好怕的,这些狗杂种!

    张铁骨子里悍勇铁血的性格爆发出来,一出手就是以命搏命的架势,根本不顾自己的防御,整个人义无反顾的一刀就朝着斯卡拉的咽喉部位刺了过去。

    小刀只有刺到真正要命的地方才会要命。

    斯卡拉只是用讥诮的眼光看着张铁,还不用他动手,他身边的一个侍卫一伸手,张铁就被击飞出十米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