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七章 硬骨头
    在斯卡拉那冰冷的眼神之中,张铁感到了他的愤怒,于是张铁越发的轻松起来。

    “你觉得我们不敢杀你吗?”斯卡拉冷冷的问道,语气充满了威胁。

    “你觉得落在了你们手上我还指望可以活着离开这里吗?”张铁毫不退缩的和斯卡拉对视,“你们现在让我活着的唯一目的,就在于还想从我身上得到一些东西,还想利用我来打击人族联军的士气,一旦你们的目的达到了,你们还会让我活下去吗!”

    “看来你什么都明白了!”

    “见多了生死,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别人会死,有一天我也会死。”张铁淡然的说道。

    “那你觉得你现在的生活怎么样?”斯卡拉突然语气一转的问道。

    “不错啊,这里有吃有喝,还有人服侍,作为俘虏能有这种待遇的应该不多!”

    “是不多,准确的说能有这种待遇的你还是第一个人,此刻在托克伊城中,这样的生活已经和天堂差不多了,看来优渥的生活环境并没有让你的内心有所软化,也让你对赛内尔家族有了一些误会,开始怀疑起我们的能力来,在通常状况下,我们对于俘虏,其实还有另外一套撬开他们嘴巴,让他们软化和服从的办法,你想试试吗?”斯卡拉的眼神之中已经泛出骇人的凶光。

    “求之不得!”张铁抱着自己的双臂,嘴角翘着。露出一个讥讽的线条看着斯卡拉。

    斯卡拉突然出手,快如闪电,两个人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他的一只手指一下子就点在了张铁的左胸的心脏位置。

    不要说张铁此刻的实力已经被封闭住,爆发不出来,就算张铁的实力完好无损,面对着一个级别超出他太多的高手,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想要躲开也不容易。

    只是瞬间,张铁就感觉到斯卡拉的手指上一股冰冷的战气像刀子一样的从自己的左胸位置刺进了自己的身体。那股冲入自己身体的战气像散乱的冰刀在自己身体内乱窜,乱割……

    在那巨大的伤害之下,张铁的脸色一白。只是短短一分钟,一层薄薄的冰霜就出现在张铁的脸上,两股冒着寒冷白气的鼻血一下子就从鼻孔中流了出来。

    斯卡拉用残忍的眼光看着张铁,那手指依旧抵着张铁的身体。“现在的滋味怎么样?”

    “很……很爽……就像……就像吃了冰淇淋……”在那巨大的痛苦中。张铁的身体颤抖着,那已经结起一层白色寒霜的脸上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咬紧的牙齿打开,“赛内尔……家族……就这点本事吗?”

    斯卡拉皱了皱眉头,张铁的顽强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此刻张铁在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他非常清楚,赛内尔家族的冰星战气在一个人体能翻滚的痛苦,已经达到了十二级的疼痛标准。完全可以让人痛不欲生,和女人自然分娩生孩子的痛苦等级一样。想不到张铁居然还能忍受和坚持。

    “你想尝尝更厉害的吗,好啊,就让你尝尝!”

    斯卡拉说着,眼中寒光一闪,那在张铁身体中肆虐的战气瞬间收缩成一束,不断压缩,不断压缩,最后凝结成几根牛毛一样的细针,狠狠的扎到了张铁的心脏上。

    “……爽……”张铁从牙缝间说出一个字,然后死死的看着斯卡拉,两只眼中一下子就布满了血丝,整个人的脸色由白转红,只是十秒钟不到,一口鲜血就从他口中喷出,整个人往后一倒,就晕了过去。

    张铁喷出的鲜血有些落到了桌子上,有些落到了斯卡拉的身上,都冒着寒气,很快的就凝固了起来。

    斯卡拉站了起来,抖了一下衣服,张铁喷在他身上的那些鲜血都像碎冰一样的从他的衣服上扑簌扑簌的掉落了下来,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张铁,拍了拍巴掌。

    这栋庄园的管家纳瓦斯就像一条嗅觉敏捷的老豺狗一样,一下子从门口钻了进来,钻进来的纳瓦斯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张铁,眼中闪过一丝报复的快意,然后才恭敬的对着斯卡拉鞠了一躬,“少爷,您叫我?”

    “这个人与托克伊城的蜜月期结束了,后面就交给你了,只要别让他死了就可以,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纳瓦斯舔了舔嘴唇,再次用歹毒的眼神看了一眼张铁,“全效药剂的制作方法,我记住了,这个……有些手段非常的有效,但用上了有可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严重的损伤,这个……”

    “我说过了,只要别让他死了就可以,但也别让他对活着没有一点留恋,连反悔都觉得没有意思,这个人很顽强,也很重要,他的手上沾着赛内尔家族的鲜血,要处决他也只能由赛内尔家族的人动手,明白了吗?”

    “明白了!”

    “这里不能呆了,等天黑了,我会派人过来和你一起把他押到铁棱堡,哪里要更安全一些,也更适合关押他!”

    “啊,少爷,难道还会有人来救他吗?”

    “人族联军那边已经传来消息,联军司令部已经在讨论派人来救他的计划,虽然这个计划还没有完全通过,但我们也不得不防,这个人是人族联军的英雄,现在弄出这么大的风波,那边可能不会完全无动于衷。在把他押走之后,这里再布置一下,要一切如常,装作他还在这里的样子,我们就在这里设置一个陷阱,如果真有人来救他的话,我们就等着那些人上钩好了!”

    “少爷你放心,如果他真的吐露出什么东西,我一定第一个让你知道,没有您的允许。就算鲁本他们问起,我也不会泄露半个字。”听到斯卡拉居然和自己说这些安排,纳瓦斯立刻乖巧的说道。

    斯卡拉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暗道,纳瓦斯这个老东西,果然是最会察言观色。

    “那么,我就把他交给你了!”

    “纳瓦斯一定不会让少爷您失望的!”

    “但愿如此……”

    ……

    斯卡拉随后就走了,纳瓦斯看着身受重创倒地昏迷的张铁,忍不住狞笑起来,他蹲下来。拍了拍张铁那冰冷的脸,“小子,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

    张铁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昏迷过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一阵彻骨的冰冷感,让昏迷中的张铁浑身一抖,再次睁开了眼睛。

    这一次醒来。张铁眼前看到的。再也不是那个陈设豪华的卧室和那涌过来的脆生生叫着自己主人的漂亮侍女,而是一个火炉,一个就在他前面七八米外的火炉。

    那是一个半人高的火炉,火炉里的煤炭发着红光,把周围的空间照得一片通红,在那跳动的火光之中,张铁看到了房间那石质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各样面目狰狞的刑具,因为那些刑具。整个房间里也充满了一股阴暗的气息。

    一滴滴的冰冷的水从张铁的头发上流了下来,张铁知道。自己是被人用水浇醒的,此刻,自己被固定在一个铁架上面,手和脚上都被铁锁锁住,不能动弹,身体有些虚弱,身上的衣服也被扒光了,只穿着一条裤子。

    那冰冷的水滴正顺着张铁的脚流淌到地上,让张铁再次打了一个冷颤,想起斯卡拉的战气在自己身体内肆虐的情景来,一直到此刻,张铁想起那一幕心脏似乎还在隐隐作痛,妈的,不知道那一下有没有给老子来上一颗铁胎果。

    看了看自己现在的处境,张铁苦笑了一下,赛内尔家族终于撕下伪装了吗,看到自己不吃软的,开始给自己来硬的,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些杂碎的心理战,两次醒来,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

    “小子,你醒了吗?”面目阴沉的纳瓦斯走到张铁面前,脸上有一种“你终于落到我手上”的得意而狠辣的神情,他的手上拿着鞭子,用鞭子的手柄顶在了张铁的下颌处,让张铁抬起了头。

    “原本还想再睡一会儿,没想到被你叫醒了!”张铁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怎么,给我换房间了吗,你们这里这叫人醒来的方式还挺特别的,这也是一种新的客房服务吗?嗯,很特别的摸宁扣……”

    听到张铁的这些话,纳瓦斯的眼角跳动了两下,然后毫不客气的就一耳光重重的抽在了张铁的脸上,“小子,你现在还嘴硬,希望过一会儿你还能说你的俏皮话!”

    “你这按摩的手法也太粗糙了些!”张铁扭了扭脖子,重新把脸转了回来,用舌头在口腔里脸颊的一边游走了一下,吐出一口血唾,继续若无其事的微笑着,“其实我的嘴不是最硬的,最硬的是我的骨头,待会儿好好的给老子按摩一下,弄好了说不定我还会赏你几个铜板!”

    “哦,是吗?”纳瓦斯阴笑着转过了身,从旁边的火炉里拿过一把头部的三角区域已经完全烧红的烙铁,那烙铁离张铁的身体还有十多厘米,张铁的皮肤已经感觉到上面的一阵阵热浪,“刚刚弄了你一身的水,真不好意思,你现在估计有点冷吧,要不要我给你热乎一下……”

    “看来这房间的客房服务还不错,还可以免费取暖!”张铁微笑着……

    纳瓦斯脸上出现了一个狞笑,手上那烧红的烙铁一下子就狠狠按在了张铁的胸膛上。

    一阵皮肤焦糊的味道飘了起来,纳瓦斯的手重重的压在烙铁的手柄之上,一双眼睛则盯着张铁脸上的表情……

    张铁的身体在颤抖着,额头上青筋暴起,紧紧的咬着牙,一声不吭,那汗珠像水滴一样的从额头上滚落了下来……

    整整一分钟后,等那烙铁的颜色完全黯淡下来之后,纳瓦斯才把烙铁从张铁的身上拿开,“怎么样,小子,现在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张铁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那块烧焦的皮肤,然后抬起头,虚弱的笑了笑,“你这里……取暖没想到……还有……纹身的效果……能……能给我右边……也来一下吗……这种三角形的图案……对称的会……会比较好看……”

    纳瓦斯得意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