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九章 脱困
    在身为老鼠所感知的那个世界中,一切对张铁来说都充满了新奇,所有的一切在张铁眼中都变得高大起来。

    张铁发现自己只能清晰看得见十多米左右的地方,再远就会变得模糊,这一刻,张铁终于知道了鼠目寸光是什么意思,而相对于视觉的迟钝,他的嗅觉和听觉则变得敏锐起来,可以轻易的分辨出各种的气味,对远处的声音也变得敏感,而且,张铁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牙齿非常的锋利,而且一下子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爬行的技能非常的厉害,好像还明白了老鼠交流的语言和方法。

    张铁绕着自己本尊的身体跑了两圈,前前后后的打量了自己的身体一眼,那感觉新奇无比,在适应了这个老鼠的化身之后,他随后就钻出了牢房的门,朝着刑室外面跑去。

    牢房和刑室的门都由手臂粗的钢筋组成,门上的缝隙很小,只能容一个拳头伸出去,不过那缝隙对张铁此刻的那个老鼠的化身来说,还是太大了。

    在通过牢房钢筋缝隙的时候,张铁抬头看了看,感觉就像是在通过一道高大的巨人的门户。

    在穿过了两道牢门之后,张铁很快就溜到了刑室的外面的走道上。

    说起来,这可是张铁这些天来第一次走出那间由他独享的“vip套房”。

    这似乎是在一座城堡之中,走道外面的光线有些昏暗,两边的墙壁上都是大块的灰褐色的岩石,在这条五六米长的走道两边,只有一盏略显昏暗的油灯挂在一边的墙壁上,发出一团蒙蒙的光,走道的前面有一个拐角。拐角旁边似乎是一间房间,那里的光线要明亮一些,隔得老远,张铁就嗅到了一股酒肉的味道。还听到了两个人吃喝的声音。

    张铁贴着那对他此刻的老鼠之身来说非常高大的墙角朝着走道的拐角处跑了过去。来到拐角的时候,悄悄的伸出一个头看了看。

    有两个人在七八米外的一张桌子旁边坐着。在吃喝着东西,那两个人张铁都认识,是赛内尔家族的走狗,也是这里的狱卒。这两天那两个家伙配合着纳瓦斯没少给自己苦头吃。

    张铁的目光在这个房间里面巡视着,也就在这两个人身后的另外一个地方,张铁看到了一张桌子,两把凳子,还有一个订在墙上的钥匙钩,那钥匙沟的旁边,还挂着两个人的帽子与两根腰带。

    结合刚才听到的声音。虽然因为视角的原因张铁看不到那桌子上的情形,张铁确可以确认那几把钥匙就应该丢在那张桌子上面。

    张铁很有耐心的安静的等着,一动不动,一直到二十分钟之后。其中一个吃喝着的家伙终于打着饱嗝摇摇晃晃的从桌子边上站了起来,“杰夫,今天晚上上半夜你在这里守着,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下,下半夜你来叫我,再顺便去厨房里弄点东西做宵夜……”

    “你这个家伙可别像昨天一样睡得像死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

    “放心,我今天喝的酒少,不会耽搁事情的,那小子也真能挨,都四天了还不开口,妈的,害得我们两个也在这里跟着一起遭罪……”

    “等弄完了这件事,我们也去找几个血奴玩玩,听说那些血奴之中有不少的女人,其中还有不少人是以前那些有钱人家的小姐和夫人,现在只要能活下去,让她们干什么都可以,就算做奴隶也比做血奴好,嘿……嘿……要是当初咱们也早点投靠赛内尔家族就好了,这样起码现在都有一个不错的职位,那些血奴还不是任我们挑选……”

    “哈……哈,你这个家伙……”

    站起来的那个家伙猥亵的笑了几声,拍了拍杰夫的肩膀,然后打着嗝从这间房屋的另外一道门走了,剩下杰夫一个人坐在桌子旁边继续吃喝了一阵,张铁看到那个杰夫把桌上的酒瓶都喝空了,最后摇了摇酒瓶,嘀咕了两句,也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

    看到杰夫睡着,张铁没有再耽搁,而是快速的从拐角处冲了出来,老鼠本身那强悍的弹跳力让他毫不费力的就从地上跳到了那张桌子面前的凳子上,然后他顺着凳子的以北一路轻松的爬高,最后在爬到椅背高处的时候,他终于看清楚了桌上的那一串钥匙。

    椅背高处桌子一截,但离桌子的桌面大概有三四十厘米的距离,张铁站在椅背上一冲,整个人就落到了桌子上,快速的来到了那串钥匙的旁边。

    那钥匙有三把,刚好对应着牢房里面的两道门和张铁身上的锁具。

    看到钥匙,张铁直接用嘴把钥匙紧紧的咬住,还用前爪按住钥匙调整了两个姿势,看到已经咬牢固,而且不会弄出什么响声之后,张铁快速的冲到了桌子边上,直接从桌子上跳到了椅子上,然后又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落到地上,最后快速的朝着牢房冲了进去,在离开这里的时候,他还一边跑一边扭头看了一眼那个睡着的杰夫。

    横着放在嘴里的钥匙在经过与刑室的那道铁门的时候被两边的铁栏给挡了一下,张铁放下钥匙,直着咬住钥匙扣,轻轻的把钥匙拖了进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穿过邢室,来到自己的身体面前,把钥匙放在了地上。

    闭着眼睛的张铁重新睁开了眼睛,那意识又重新回到了本尊的身上。

    他笑了笑,摸了摸自己身边的那只老鼠,然后捡起旁边的那串钥匙,翻出其中的一把,对准着自己脖子上的锁具插了进去,咔嚓的一声,脖子上的锁具就被打开了。

    张铁把锁具放到了地上,重新站了起来,然后走到牢房的门口,拿着钥匙,把手从牢门旁边的缝隙伸了出去,再次用钥匙轻轻打开了牢门。来到了刑室之中。

    突破了两道关锁,打开刑室的第三道门对张铁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困难,就这样,张铁来到了刑事外面的那条通道中。

    张铁赤着脚和上身。用两只手扶着墙。一瘸一拐的,拖着自己的一只断脚。向拐角处的房间走了过去,那只老鼠则乖乖的跟着他。

    来到刚才到来的那个房间,张铁也没有废话,直接从黑铁之堡中拿出了一把匕首。来到那个趴在桌子上酣睡的家伙后面,捂着那个家伙的嘴,然后一刀就捅到了那个家伙的心脏之中。

    那个家伙的身体只是抽搐了两下,就不动了……

    张铁松开手,把匕首从那个人的身上抽出,在那个家伙的身上擦了擦血,然后继续一瘸一拐的朝着这间屋子外面的出口走去……

    这间屋子的外面是一条向上延伸出去的幽暗的走廊。那幽暗的走廊在张铁的黑暗视觉的效果之下,完全宛如白昼,走廊不长,大概有三十多米。走廊的两边都是昏暗的油灯,在走廊的尽头,又是一道铁门,那道铁门是全封闭的,看起来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钢板,连一道缝隙都没有,而在这条走廊的中间,却有一个房间,房间的木门虚掩着,里面传出鼾声。

    张铁推开木门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二十秒之后,张铁从房间里出来,刀尖上有一丝新鲜的血迹,而房间里却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对投靠魔族而且参与折磨了自己几天的这些助纣为虐的狗腿,张铁当然不会对他们客气,唯一让张铁感觉有些可惜的是,纳瓦斯那个家伙居然不在这里。

    张铁继续拖着一条断掉的腿慢腾腾的来到了走廊尽头的那道铁门旁边,只从这道铁门,张铁就知道赛内尔家族对自己的重视了,因为这道铁门只能从外面打开,而根本无法从里面打开。

    在张铁的感知之中,因为时间已经晚了,大多数人估计已经睡着,铁门的外面很安静,但铁门的门口却站着两名守护,从门外那两个人的气息上判断,都是六级以下的战兵。

    而从这里出去,就是城堡里的其他通道,这个囚室,似乎是这个城堡里比较隐秘的一个地方,这个城堡里除了自己,好像也没有再关押着其他什么人。

    这几天中张铁都没有听到其他囚犯的任何声音,从那两个狱卒的聊天中,这里似乎在托克依城外的某个地方,并不是专门的监狱,而是赛内尔家族的一处城堡和产业,把自己关押在这里,的确神不知鬼不觉的,可以做到足够的隐蔽。

    来到铁门旁边的张铁用手轻轻敲了敲铁门,什么话都不说,隔了几秒钟之后,又伸手敲了敲,只是第二次比起第一次来要稍微显得急促一点……

    “谁?”外面传来一声低喝。

    张铁再次拍了拍,节奏显得更不耐烦起来,同时粗着嗓音,用喝醉酒一样的含混语气模仿着他听到的那个声音“我去看看厨房里还有没有东西?”

    “杰夫,班纳斯你们两个混蛋,这么快就把那些东西吃完了吗!”随着这个声音,那被从外面锁住的铁门再次打开,在铁门刚刚打开的那一瞬间,外面的一个家伙还没看清张铁的那张脸,两道束缚之链已经从张铁的眉心飞出,击中了外面的那两个人。

    张铁打开门,走出了那条狭窄的走廊通道,这外面,果然宽敞了许多,这里连接着城堡里的一座塔楼,这个时候塔楼这一层已经没有一个人,张铁看到了塔楼外面那巨大的窗子,还有窗子外面的托克伊城。

    麻利的两刀下去,张铁就解决了那两个守卫……

    到了此刻,自己再消失进入黑铁之堡的话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就算赛内尔家族到这里也不可能发现任何的东西,这总比自己闷在这个铁罐子里无缘无故的消失掉要更好,也更不容易让人发现自己的秘密。

    那么,此刻唯一的问题是,要继续找纳瓦斯算账还是就此进入黑铁之堡,等伤好了再出来。

    张铁微微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自己断掉的那条腿……

    就在这时,远处的托克伊城中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和火光,那喧嚣声让他所在的这座城堡也一下子被惊动了,许多漆黑的房间外面的窗户开始亮起了灯光。

    张铁看了看远处托克伊城中的火光一眼,那火光和爆炸声似乎就在自己前几天被软禁的地方。这让张铁的心跳了跳,会是谁呢?

    塔楼下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张铁咬了咬牙,这突发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犹豫,他蹲下。让那只老鼠跳到了自己的手上。随后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

    两分钟后,纳瓦斯和一堆人急匆匆的走到了张铁消失的地方。在看到那道敞开的铁门和委顿于地再也没有生命气息的两个守卫之后,他脸色一变,急忙就带着人冲了进去。

    囚室之中,班纳斯死在了床上。杰夫死在了桌上,囚室的各道门锁和牢房的锁具完好无损,没有经过任何的外力破坏,一看就知道是用钥匙打开的。

    “快,禀告斯卡拉少爷,被囚禁在铁棱堡的张铁被人族联军的高手救走了……”纳瓦斯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

    在纳瓦斯的印象中,救走张铁的那个人。一定是从外面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到了这里,然后从外面的那两个守卫开始,一路杀了进去,救出张铁。然后远遁——能进入防守这么严密的铁棱堡而不被人发现,那个把张铁救走的人,其实力之恐怖,已经超出了纳瓦斯的想象。

    一想到囚室中的那两具尸体,纳瓦斯就感觉自己的心窝有些发凉,要是他当时还在里面,纳瓦斯想,自己一定也被那个闯入的高手如屠鸡宰羊一样的干掉了。

    ……

    此刻的托克伊城太阳大道附近,早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和战场,成千上万的魔化傀儡像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涌来,就在那些涌来的魔化傀儡挤满太阳大道的时候,一道彩虹一样的绚丽箭影从魔化傀儡的肉墙中穿过,一路所向,魔化傀儡们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如血雨一样的一路炸开……

    这一箭之威,太阳大道上的魔化傀儡们就被清空了将近200多米的一段。

    兰云曦俏脸含煞,手上持着一张看起来灵巧无比的小弓,再次从身上拿出了一支小箭。

    “云曦,张铁不在这里,这里就是一个陷阱,走吧,再不走,我们都走不了了,北方已经有两道强大的气息冲过来了,南边也有一道气息冲了过来,几分钟就到了,到时候要真交起手来,你要有个闪失,我这张老脸再厚,也实在无法向张家和兰家交代……”兰长老整个人没有半丝烟火气息的站在兰云曦的身边,随意一挥手,就像用袖子扫去桌上的花瓣一样,上百个冲上来的魔化傀儡的脑袋就全部爆开……

    赛内尔家族原本想用这里来钓鱼,哪里想到上钩的会是这么一只母老虎和一条史前巨鳄,在看到兰云曦身边的兰长老一拳就让赛内尔家族埋伏在附近的一个强弓大队灰飞烟灭之后,赛内尔家族的人没有一个人这个时候还会跳出来。

    对赛内尔家族的人来说,能把眼前的这两个人物拖到魔族的骑士到来的时候就是胜利。

    咬着嘴唇的兰云曦再次射出了一箭,那彩虹一样的绚丽箭影再次让无数涌过来的魔化傀儡变成血雨炸开。

    兰长老看着不顾一切要再次开弓的兰云曦,心内暗暗叹息一声,情之一字,真是无法捉摸,如果不是这次兰云曦求他,他都不知道这个天之骄女的一颗芳心,早已经系到了张铁的身上,自己这次做的已经算是有些出格了,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过了这一次,无论是张家还是兰家,都不会允许她再这样任性的以身犯险了,魔族这边也不会再给她这样的机会了……

    “走吧……”兰长老的一只手搭在了兰云曦的肩上。

    兰云曦看了一眼眼前的战场,想到张铁在她面前那惫懒的笑容,一滴眼泪就流了下来……

    ……

    几分钟后,三道流星般的身影带着恐怖的威能从北方和南方同时飞临,在飞到了托克伊城太阳大道附近之后,就悬浮在半空之中,呆了几秒钟后就一起朝着东边追了过去……

    ……

    两日之后,因为张铁的事件,正在接受人族联军指挥部调查的福德少将的突然死亡在塞尔内斯战区再次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关于福德少将的死亡,有两种说法甚嚣尘上,一种说法是,福德少将是三眼会的走狗,张铁这次落在了魔族的手上,其中就有福德少将在从中谋划,福德少将畏罪自杀。而还有一种说法是,因为被牵连到张铁投降魔族的事件之中而且被调查,福德少将因为受到的不公正和不名誉的对待,为了保持自己军人的尊严愤而自杀。

    而不管哪一种说法是真的,无论是被三眼会渗透还是对张铁这件事所牵扯到的前线将领的处置失当,其最后的结果,都是让塞尔内斯前线各国的部队,开始质疑起联军指挥部的能力和权威来……

    就在这一片风风雨雨之中,有一个消息除了在水晶战堡之内引起震动以外,整个战区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晋云国的飞艇部队的指挥官兰云曦被调回国,在张家一名长老的“保护”下,悄然离开了塞尔内斯战区。

    对这个命令,晋云国和怀远堂都没有向外界做任何的解释。

    时间眨眼就进入到了十一月,从这个月一开始,铺天盖地无穷无尽的魔化傀儡军团就不断出现在塞尔内斯战区的北方,而且开始对人族防线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猛烈的进攻,整个塞尔内斯战区地面上的战斗,瞬间就进入到白热化的最惨烈状态之中……